黑帮家法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黑帮的家法 15》的后记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82章

屋中的气氛仿若凝结。一个服务生恰好端着盘子走进,看到这仗势手一抖,瓷盘子“啪”一声摔在地上。霍一飞喝了一声,“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服务生也顾不得收拾满地的碎片,猫着腰忙退出去,顺手把房门关死。

周进笑一声,转头瞟一眼身后那把SOCOM。“ou你几岁?扎把花枪吓唬我玩呢?我是吓大的?”

Ou大脖筋给霍一飞拿酒瓶碎茬顶着,也丝毫不惧,面孔扭曲而狰狞,“你以为H市你只手遮天了?你的地盘我就不敢动手了?我在这儿不存上三两油,磕头拜的祖宗岂不都白拜了!”

霍一飞听他这句话话有所指,细看跟他的几个人,各个腰间鼓鼓,看上去竟像是炸弹。心想Ou如此有持无恐,难道是打了破釜沉舟的注意?倒是没想到阿秋断手给了他这么大刺激。霍一飞也一直以为ou对这个儿子毕竟不大满意,现在看事实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ou为了阿秋几近搏命。

周进大笑,“好!说的漂亮!这么厉害,那你就开枪!”猛一转身抓了身后持枪那人手腕,提一提直指自己面门。霎时ou带这些人各个掏出枪来,拉扳机上膛。但是老大ou在霍一飞手里,谁也不敢轻易开枪。

Ou的人只有阿秋缩在角落,不知是惊是吓,还是伤口疼痛,兢兢战战。周进这边除了霍一飞和赵森就只有律师胡安威,站在一旁,对这阵势倒也不害怕,慢条斯理插言,“大家别冲动!别冲动!有理说理,何必动刀动枪呢。你看那服务生出去了,万一他报警,回头可不要麻烦?”

Ou闻言不由激灵一下,方才霍一飞让那服务生滚出去,他知道饭店里闹事儿,老板都绝对不会报警,因此没有在意。但现在想想万一这家饭店糊涂的报了警,这里到底是H市,匪道上他有点交往,官面上可不行。

周进蔑视的推开身边所围众人,抬手把赵森指着杀手的那手臂带下,吩咐霍一飞,“别没大没小的,ou好歹是你长辈。”

霍一飞应了声儿是,缓缓放下手里的瓶颈。但僵持这半晌的功夫,已足够时间让他掏出兜里手枪,后退两步,一手还是抓着枪,直对ou背心。

周进说,“ou老板,你拿枪指着我也没用。你觉得你这么指着我,我是能赔给你人呢?还是能赔给你钱呢?今儿你在这干了我,九泉之下我也不怨恨你,我还敬佩你是条汉子!有胆量!”

说着挑起大拇指,眼前划半个圈,举在空中,“但是你自己掂量掂量,干了我,你能不能走出这个门口,能不能回到缅甸。”

抖一抖风衣转身,“走!”

他走在前,赵森和胡安威都跟在后面,杀手的一只只枪口都直抵到跟前,周进宛若不见,好像在走康庄大道。杀手们纷纷侧头,就等老大一声令下。Ou两只铜铃般的眼睛冒着仇怨的火,恨恨怒视周进,嘴唇蠕动,好像是要喝令开枪,但终究还是没喊出来。

Ou前后掂量,周进说的没错,在这个饭店里他有所准备,可以先下手为强,但是出了这个门呢?ou实在没有这个信心和把握。何况他也不希望这样,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自允生意人,求的是财。其实ou今天来找周进,说什么要他交霍一飞出来,他也知道周进不会,他这么说无非是想要找这个借口,给与扈中和合作占条道义。

事情弄成这样,倘若周进就这么走了,就算ou到底还是不敢动他,两人的关系也算彻底掰了。当在这么多人,周进没给ou面子,没给阿秋这件事交代,ou固然是大失颜面,但也未尝全无收获。

不想霍一飞这时走上来,“ou老板,刚才不好意思,对不起了!阿秋这件事,我也不怕认,你也不用特意叫着阿秋来跟我对质。人是我藏的,他逃家是我帮的,一直是我的安排,你找我算账也没有错。不过阿秋的手,与我,与进哥都没关系。该认的我认,不该认的我不会乱背。”

Ou冷笑,“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就算没关系,你窝藏我儿子这事儿又怎么说?”

霍一飞说,“这事是我不对,进哥也教训过我。”

Ou刚想开口说他教没教训过你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看着,就听霍一飞又继续说,“不过ou老板没看着,我知道你也不会信。Ou老板和进哥共事合作这么多年,若是为了我这一点事,弄的不欢而散,一飞对不起进哥。Ou老板今天无非是想要个交代罢了,可是ou老板,你也不能让进哥把板子搬到这饭店来,执行家法给你看是不是?不如这样,我在这儿给您陪个礼,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本来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就一笔勾销了吧。”

凑上前压低声音,“吸毒的事我一直瞒着,也是为了进哥和ou老板之间平静。不然依着进哥的性子,ou老板和阿秋都消停不了,更不好赚钱了。”

退开一步刀光一闪,只见血光飞溅。Ou晃一晃眼睛才看清楚,霍一飞贴到他跟前的时候,不知怎么那么快抽走了他怀里揣着的一把藏式蟠龙匕,对了自己右手腕上连插三刀。刀刀对穿,殷红的鲜血转眼横流了一地。

满屋静的无声,只有角落里阿秋低哑一声惊叫。给ou扫了一眼,忙用手捂了嘴。霍一飞左手按了右腕,瑟瑟发抖,惨白的脸色,说话有些虚,“ou老板,一飞的不是,三刀六洞跟您赔罪,您看可当得?”

Ou万万没有料到霍一飞会来这手,一时间面色有些发僵。周进已经走出些步去,此时也回过头来,问ou,“可当得么?”

如此赔罪,可以说是到家了。Ou再也无话可说,直直看了霍一飞好半天,接过他递回的匕首,一字一顿道,“得罪了!”

霍一飞紧纂着受伤的手腕,跟着周进身后出门。一路血不住的流,好像刹闸的水,显然是扎破了不止一条血管。而且手腕上有手筋,他三刀扎的这样密,必定伤了筋,疼的浑身发抖。

杀手们都纷纷撤了枪,由着这几人离开。出了门周进退回两步,一把抓了他肩膀,几乎是半扯半拖的疾走出饭店,一边撕了自己外衣,扯两缕布条飞快给他裹了,向赵森道,“去医院!”

赵森看周进面色不善,霍一飞手流血流的厉害,更不敢多话,一脚踩了油门,跑车几乎是横着冲出去。一路闯灯,开到最近的一家医院。

这时是下午,在医院手术,包扎,点滴消炎针。赵森和那胖律师胡安威跑前忙后,等一切处理利落已是晚上。赵森没听见医生说霍一飞手伤的情况,但看周进那张阴沉的脸,心猜恐怕是不好。这也难怪,手腕上各种筋络血脉这么密集,也真亏了霍一飞就敢拿刀扎,这手只怕十有八九要废了。

他靠着走廊墙壁抽烟,隐隐动起心思:赵森之前最大的担忧就是周进虽然用他,但其实是心有防范。他毕竟是姚顺的人,周进不会全信任的。当年姚顺就害怕周进早晚扶植霍一飞顶了自己,后来赵森害怕的也是这个。现在出了事,如果霍一飞这手真的废了,日后还能有多大作为?周进再宠他,也是爱他的才能,能给自己做事,若是人无用处,他才不会养个废人。

赵森嘴角不由得微微露出一丝笑意,缓缓吐了烟圈。心想若是这样,自己就拣便宜了,这日后的形势还不定怎么发展。又想到今天周进当众抽葛老辉那一巴掌,看来葛老辉的好日子也不长久了。只要葛老辉倒了,他弄掉姚伟那个匹夫轻而易举。到那时候,后有靠山,内无抗敌,堂口才真正是自己的天下。

正想的入神,忽然听到病房里乒乓声响。赵森心里一惊,以为又有什么状况,抓了枪冲到门口,小心来开门侧身欲进,不料周进正好出来,差点撞个满怀。赵森急向后躲,几乎闪了腰。

周进看他一眼说,“你回去料理自己的事罢,堂口有事再找我。”

赵森点头称是,看着周进大衣带风去了。扒到门口一瞅,就见屋子架子,杂物倒了一地,霍一飞倒在地上,脸颊一片紫青,嘴角明显带着血迹,正在试图起身。赵森看见他右手手腕绑着很厚的绷带,貌似不能动,就赶忙上前扶了一把,问他,“没事吧?”

霍一飞摇摇头,张嘴说话,深红的血一下子涌流出来。赵森吓了一跳,这才看见他前胸后背,胳膊大腿上全是带泥的鞋印,显然是周进踹的,不由吃惊。想周进或许是生气霍一飞弄伤自己,但这下手也太狠了,生生把人踹的吐血!赵森搀扶着摇摇欲坠的霍一飞,看他小脸煞白,侧头咬着嘴角不出声,知道他是在强自忍疼。没想到进屋撞见这个情景,赵森不觉尴尬,想着是不是该叫医生进来,给他看看。

番外之云峰版本(受赠)

本来说跟云峰大人互换番外的,结果我还没有给他,他已经给我发全了。拿到好开心!最近很多事情,弄的很乱,心情也不好。但是拿到好多礼物,好开心!真的好开心!不仅有云峰大人,还有读者也送我番外,都写的好好。

真好,谢谢你们爱护我,:)

话说,在某日(实在是扬扬自己也不知道未来的具体发展方向,只好未来进行时来发生了),进哥安排好身边所有的事情,将平时一直在德国休养的太太接了回来,准备彻底放松一下,也好多相聚一些时日,好好陪陪独自在国外的太太,另外……—

书房。

周进坐在沙发上正在与太太聊天,两个人之间举手投足间都能展现的爱意曾经让小小的霍一飞羡慕不已。书房一角,霍一飞被周进罚在一边不是很规矩的面墙立着,低着头看着手中足有寸余厚的旅游指南,有一搭无一搭的翻着,时不时的向沙发的方向偷偷瞄上一眼。

周进有些好笑的看着难得露出些孩子气的霍一飞,安慰似的轻轻拍了拍妻子amanda的手,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柔情,故意板起脸对着霍一飞冷声问道:“贼眉鼠眼的看什么呢?都看完了是吧?那过来。”

“嘭”的一声,厚厚的一本旅游指南掉在地上,倒让本没有火气的周进阴了些脸色。霍一飞急忙的拾起来,低着头脚尖顶脚跟的一路蹭啊蹭的蹭到沙发旁边,小心的抬起眼扫了下周进,不自觉的向含笑看着自己的嫂子又蹭了蹭,扯了个谄媚的笑给周进:“进哥……”

“说说吧,看了那么半天,想好去哪玩了没,让我和你嫂子也听听。”周进淡淡的说着,甚至没有多去看霍一飞一眼,面无表情的样子让霍一飞有些心里没底,本来仗着有amanda这个历来疼他的嫂子在,霍一飞是知道周进不会怎么罚他的,尤其是在嫂子面前,可是谁让他最近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出些错儿呢,可怜了自己那个又挺又翘的小屁股基本上就没有消过肿,总是一片青紫。

“那个,进哥,我还是不去了吧?您和嫂子好不容易一起出去走走,我就不跟着当电灯泡了吧。”霍一飞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亲昵的抱着amanda的胳膊对着周进赔笑着说着。

“哪那么多话,快点,别让我再说第三次。”周进指了指茶几后面的空地,示意霍一飞站过去,耍赖不成的霍一飞只好不情愿的远离了自己最大的救星站到了贴近周进的一边。

书里介绍的旅游名胜虽然众多,却是一个也没有进到霍一飞的脑子里,此时硬要他说出哪里好玩,有什么特色……这个不是国内游啊……霍一飞踌躇着不知该怎么交差,脑子里想的是周进之前交代的话:“选的如果不合你嫂子的心意,就自己拿了家法过来好了”。虽然知道这九成九是不会变成现实的,可心里毕竟还是会犯嘀咕。

慌乱的四下看着,就见刚才被自己放在了茶几上的旅游指南被翻到了介绍柬埔寨的页面,amanda优雅娴静的翻看着,仿佛屋中的对话与自己没有关系。

霍一飞眼睛一亮,当下稳了声音规矩的说道:“进哥,嫂子长年在欧洲,我觉得还是在东南亚玩玩比较好,一来嫂子能多看看咱东方的景色,二来离家也比较近,有什么事情都方便,这三来东南亚的气候现在正是适合旅游,不会对嫂子的身体造成影响。”

轻咬着嘴唇顿了一下,看看周进没有什么生气的迹象,霍一飞轻轻松了半口气,忙又敛目低头继续接着说道:“一飞觉得去柬埔寨比较好,嫂子一向喜欢宗教性质的古迹,柬埔寨的吴哥窟我想嫂子可能会喜欢。进哥,您看呢?”

眼看着周进的目光瞥向自己腰间,霍一飞觉得包裹在牛仔裤下的屁股都紧张的跳了几下。

“吴哥窟吗?小飞有心了。”Amanda合上书抬头温柔的笑了笑,看向霍一飞的眼神中满是慈爱。

周进拉着amanda的手,疼惜的抚摩着,嘴里轻声叫着amanda的小名“阿彤”。

晾了霍一飞足有十分钟,才在霍一飞夸张的逃脱大难的表情下饶过了他:“算你这小子有良心,还知道嫂子喜欢的是什么。回去把手边的事情好好交代清楚,三天后咱们去柬埔寨!”

霍一飞应着是,脚下已经溜回嫂子身边,贯彻的做电灯泡就要专业的精神,准备立刻进入状态,终是被周进大脚踹出了房门。

机场,咖啡厅。

Amanda歪靠着周进宽宽的肩膀坐着,眼睛望着正在柜台买咖啡的霍一飞。

Jack&Jones的新款休闲西服套在双扣纯绵衬衫外,领子处两颗故意没有系上的衬衫扣子里是周进送给霍一飞的玉观音半掩半露着,下身同样是Jack&Jones的牛仔裤,利落又不会太过随便。这身衣服是Amanda在回国的时候特意去挑的,明知道国内一样有卖,却宁愿拖着病体自己买了带回来。

咖啡这种刺激性饮料与Amanda终是无缘的,霍一飞自然不会买来讨打,温柔缠绵的水果茶顺理成章的成了首选,三个人坐在咖啡厅里喝着温热的水果茶,也引来了不少目光。周进只是陪着妻子默默的喝着茶,尽量让她靠着自己省些气力,添茶倒水的事情自然落到了霍一飞的身上,倒也是做的心满意足,甘之如怡。

Amanda的精神到底是无法支撑沿途的劳顿的,勉强坚持到下飞机整个人已经显出非常明显的疲态,出租车走在金边的路上,人就靠在周进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Rafflesleroyalhotel,霍一飞偷偷的松了口气,总算是有个看着还不错的地方了,这一路从机场到市中心这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金边与名字极其不匹配的破旧直接给了霍一飞当头一棒,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那天光顾着交差,就完全忘记了吴哥虽然是世界著名的古迹,同样的柬埔寨的贫苦、战乱也同样闻名世界,这里真的适合体弱多病的嫂子吗……

Amanda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轻轻一动已经惊醒了靠在床头搂着她的周进。笑笑,又搂紧了些,就在黑着灯的屋里,只有彼此,和窗外不算太亮的些许灯光。

“阿进,小飞呢?”Amanda轻声的问着,心里惦记着那个总是乖巧懂事的孩子。

“在自己屋里吧,我让他去休息了,起来吃些东西好不?”周进倒是没有迁怒霍一飞,毕竟地方是自己太太选的,也是自己拍板定下的,只是心疼妻子的身体,还是有了些小小的不悦,却说不上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

听到开门声,霍一飞停下已经在门外徘徊了很久的脚步,一脸不安的看了看Amanda,随即低下头,象个做错事等着家长训斥的孩子一样。Amanda轻笑着,拉起霍一飞的手,没有言语,只是温柔的笑着,让霍一飞不安内疚的心稍稍平静了些。

感觉着周进的不悦指数持续攀升,霍一飞识相的把嫂子交还给了臭着张脸站在旁边的周进,带着周进拍到脖子上的巴掌印溜去打前站了,身后留下周进的笑骂声与Amanda的闷笑声。

第二天一大早坐飞机到了SiemReap,趁着Amanda的精神还好,三个人租车直奔了吴哥,一月的吴哥天气温和,稀疏的游客也都沉浸在吴哥静谧的氛围中,整个吴哥象是一幅柔美沉静的油画,处处都是恬静安详,让久在江湖纷争中沉浮的周进和霍一飞也渐渐放松下来。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日落时分,Amanda站在Bakheng上闭着眼静静的,呢喃着,任那些柔和的金色阳光飘飘洒洒的落在自己的身上、脸上,纤细而柔美,周进象个守护神一样站在身后,阳刚又柔情。只有被Amanda拉住一直站在身边的霍一飞在暗暗叫苦,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估计他已经被周进的眼神杀到死的不能再死了,电灯泡的工作果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的!

不想打断这种宁静,可让霍一飞一直承受着周进射过来的目光实在是太过挑战自己的心脏承受能力。笑着双手扶了Amanda的胳膊,霍一飞小声的说:“嫂子,这里风大,咱们找地方歇歇吧?您看进哥心疼的眉头都皱到一起了,呵呵。”

“几天不打你皮痒是吧?”周进瞪了霍一飞一眼,随手将Amanda被风吹起的头发拢了拢,把自己身上披的大衣罩在了妻子身上:“喜欢的话我陪你看,不过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

到底是心疼这两个男人的,Amanda虽然留恋那诗样的感觉,还是亲手把大衣为周进穿上,随着他向山下走去。霍一飞不知道第几次在心里感慨着,也只有在嫂子面前进哥才有这样的样子,为能看到这个醋意盎然却人情味十足的进哥,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偷偷的笑着,忍的很是辛苦。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