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sp
本文为转载,为八月正暖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左后方的你 6》的后记

从那天后,蓝斯和白白再也没有交集。直到第三天,也就是蓝斯说要回肯辛顿的那天下午,我从二楼的窗户看到中庭的蓝斯在树荫下睡着了,这几天他心里相当煎熬,肯定睡也睡不好,也许是屋外温暖的冬阳太能治癒人心,连带着让他也平静了。

然后,我看见白白走出了屋外,小心翼翼的走近他哥,看起来像是一只小兔子般戒慎恐惧,他在蓝斯身旁坐了下来,抱着膝盖,低着头,似乎在思索些什么。过了好一阵子,白白用一种极缓慢的速度,将瘦小的身体偎向蓝斯,脸枕在他哥的胸膛上,身子蜷缩的像一只暖炉旁的猫,从我这个角度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但是我看到闭着眼的蓝斯抬起一只手,用同样小心翼翼的态度,把手轻放在白白毛绒绒的后脑勺,看着这一幕,我突然感觉内心涌上一股热,眼睛也迷蒙了。这对兄弟,相识了几年,可是却从未真正了解对方,现在的他们,才正要重新摸索对待彼此的方法,让两人能顺利的走下去。

「丁,你曾经有过怎样也无法得到的爱情吗?」

我问站在我左后方,一起看着这一幕的他,他沉默了一阵,开口:「我想是的。」

我转身望着他,「那要怎么样才能释怀?」

他直勾勾的看着我,说:「藏。藏在心里,直到自己完全忘了。」

他在说谁?是我的父亲吗?还是其他……?

我觉得好在意。

那天晚上,白白跟着他哥回去了。又过了几天,停学结束,处分下来,我们并没有被退学,我和白白表现一向良好,都是很有机会考上理想大学的优秀学生,所以惩处委员并没有让我们退学,只是等着我们的,是很多很多的劳动服务。

后来,蓝斯主动跟他的女友分手,这个举动彻底激怒了尼尔森男爵,他们父子大吵了一架,蓝斯正式与他父亲脱离了父子关系,他即将升上大四,学分修得差不多了,于是就在牛津市找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开始过着半工半读的生活。蓝斯已经不再是尼尔森家的二少爷,他的人生本来是条笔直又宽敞的康庄大道,如今却成了一条崎岖又充满荆棘的岔路,蓝斯渐渐的脱离他自己所认为的正轨,往未知的地方走去,到底遇见白白是他的幸还是不幸,就只能由日后的他自己下评断了。

白白脸上的表情一天比一天平和,给人的感觉也不再那么的锋利,最后他被牛津大学录取,终于如愿能搬到牛津市跟哥哥一起生活。

而我呢?

我没有选择丁所期望的牛津或剑桥,而是回到曼彻斯特念大学,丁得知后非常生气,可是他并没有揍我,自从上次他不小心把我屁股抽得开了花,几天后我就在垃圾桶里看到那根被折断的藤条,丁也渐渐的懂得尊重我的每一个决定,只是随着我的年纪越来越大,他却离我越来越远,态度也越来越生疏,我们之间的墙越筑越高,可是我却无力阻止。

我并没有白白的勇气,只要每次回头都还能看到他待在我的左后方,我就感到一阵安心。

————————

「您真英俊,奥格斯少爷。」

我低下头,望着正专注帮我整理衣领的我的管家,他细致的东方脸孔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美的,我痴迷的望着他,他用那纤长的手指灵巧的为我打上领结,我的视线却停留在那如落花般的唇瓣上,渴望轻轻的吻上去,当他抬起脸来望着我时,我马上将眼里的依恋收拾乾净。

我的管家,丁,从认识他到现在,十二年了,几天前,我才刚从曼彻斯特大学毕业,正式接掌了父亲留给我的公司。

回到曼彻斯特的这四年,我一面读大学,一面跟在丁身旁学做生意,我们朝夕相处,我对他的眷恋日益加深,外表却越显得不动声色,他对我的防备不再那么强烈,心里的武装却从未卸下,我望着他眼中投射出的我的倒影,已经完全是我记忆中父亲的模样,不只我的长相,我的谈吐、我的言行,全都模彷了父亲的样子,可是,可是,却还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得到他。

「少爷,今天的酒会,是您在社交场合的第一场仗,可得表现的好一点。」丁一边帮我整理头发,一边说着,他离我很近,脸庞微微仰起,嘴唇在我的眼底下一开一阖的,我的下身一阵躁动,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我知道。」我回答。嗓音有些粗嘎。

他摸了摸我的后脑勺,像对小时候的我一样,虽然我长得已经比他高出许多,「少爷,您真的成了一个好男人,等会在酒会上,您肯定会成为女孩子们目光的焦点。」

我抓下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捏了捏,「丁,你怎么还把我当小孩啊。」

他温和的笑了笑,把手抽了回去,「抱歉,少爷,一时半刻心态还改不过来,的确,您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个能独当一面的成年人了,可是呢,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记忆却还停留在您小时候淘气,被我按在膝上打屁股,哭得惨兮兮的样子。」

「丁!」我羞愤的低吼。脸热烫烫的。

丁轻笑了一声,拍拍我的背,「走吧,少爷,威斯特已经把车开出来了。」

我感觉今晚的丁心情似乎挺好的,跟他平日一板一眼的严肃模样大不相同,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揶揄我,不过我猜不透为什么。

————————

丁把我接掌父亲事业的消息让媒体散播开来,有些人似乎认为我会继承父亲的经商才能,更多人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在酒会上,突然多了很多与我攀关系的人,有些人是来道贺,有些人是来试试水温,更多的人是巴结和奉承,但无论他们肚子里藏得是什么心思,我依然不动声色的和他们交流,我真的长大了,磨了那么多年,我也为自己打造出了一副假面具。

一个中年男士带着一个女孩子来找我攀谈,那女孩年纪和我差不多。

「奥格斯,你还记得我吗?」

因为丁早就让我把英国政商名流界能呼唤唤雨的有力人士都给记熟,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他是知名服装品牌的老板。

「史都华先生。」我向他点了个头,以示招呼。

「哈哈,真见外呢,奥格斯,你忘了吗?你以前都叫我汤姆叔叔呢,你还小的时候我常常去你们家拜访,你父亲恩佐是我的老朋友了。」

他热络的说。我对他说的事情没有任何印象,他说和我父亲是朋友?可是在我父母过世不久、公司潦倒的那几年,我并没有听说他有给过我们任何的援助。

「奥格斯,这是我女儿朵莉,你还记得她吗?你们小时候常一起玩。」史都华转而对他女儿说:「朵莉,让奥格斯陪你跳只舞吧。」

他女儿似乎不是很情愿,扭怩的过来对我伸出了手,我展现了绅士风度的挽起她,把她带到了舞池。

可是我的视线却落在舞池边的丁,他正在和汤姆史都华畅聊着,摆出了一副商务人士谈案子的模样。

朵莉搭着我的肩踏着舞步,「霍伊尔先生,你的确是长得很英俊没错,但我是不会答应和你结婚的,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我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抱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结婚?只不过跳了一只舞,为什么就马上谈到结婚了?

她迷惑的望着我,「你怎么可能听不懂?你的管家来拜访我父亲好多次了,每次都是在商谈我们的事情,可是,虽然我父亲很看好你,但我不认识你,对你也完全没那种意思,而且,我是不会乖乖任由父亲摆布的。」

我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恍然大悟,她是个很迷人的女人,漂亮、有主见、家世好,看起来也很聪明,很棒的女人,这就是丁那家伙,擅自为我物色的妻子。

我压抑着怒火,礼貌的对朵莉史都华说:「你很迷人,小姐,可是这完全是我那自作主张的管家自己做的决定,我现在并没有和任何人交往,甚至是结婚的打算,请你放心吧,失陪了。」

音乐间奏时,我步出了舞池,抓住正专注和史都华攀关系的丁的手腕,「你跟我过来一下。」

他压低声音斥了一句:「您这样很没礼貌。」

我几乎要对他咆哮了,「你要是不跟我走,我保证马上把你用扛的扛出去!」

他似乎被我捏痛了,冷汗从光洁的额际滑落,我有点不忍心,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他马上甩开我。

「少爷,请您注意自己的行为。」

他冷着脸警告,可是我已经不是十一岁了,不再因为他只是稍微沉个脸就怕得半死。

「丁,你最好听我的话,否则——」

我话还没讲完,就被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嗓音给打断——

「哎呀,这不是丁洋吗?」

我和丁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是我的伯父,理察霍伊尔,他也来了,我看见丁一瞬间煞白了脸。

「丁洋,好久不见了,你都没什么变呢。」理查霍伊尔无视于一旁的我,擅自伸出他肥短的手指碰了我的管家的脸,我看见我的管家眼神充满了恐惧,连闪躲也忘了。

我不知道丁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看来他们彼此认识,他甚至还知道丁的本名。

「拿开你的脏手!不准碰我的管家——」因为愤怒,我感觉我的声音都变了,听起来有点像是狗吠。

「你的?」理察霍伊尔眯着他豆子般的双眼打量我,「我愚昧的侄子啊,你确定他是你的吗?这个漂亮的小贱人是我的——是你父亲——该死的恩佐霍伊尔,从我身边偷走的——」

他狠狠扣住丁的下巴,把丁惊恐的面容转向他自己,恶意的欣赏着,用力到让我的管家疼得扭曲了脸。

「小贱人,你逃走就算了,这些年,竟然还敢跟我斗?」他恶毒的说,「丁洋,你伺候完老子,接着换伺候儿子,你怎么那么贱啊你——」

我听到他这么说,忍无可忍,扑上去揍了他。

我知道我明天可能会上报纸头版,也许可能会因为伤害罪被拘提,可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无法眼睁睁看着丁露出那种表情。

在我狂踹理察霍伊尔时,丁勐然从身后抱住了我,「住手——少爷——」

他在发抖,他微微颤抖的瘦削身躯紧紧贴在我的背,我转身,一把将他扛上了肩,不顾所有围观人群的视线,步出了宴会厅。

我知道明天这些人会把我说的有多难听,可是我不在乎。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