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讲讲我初中的故事吧 4

女孩打屁股

考试失利 初三的最后一次月考成绩出来以后,我没能保持年级前3名的成绩,顺势滑到了年级第7名,虽然班级还是第一,但是这个压力对于即将升入初四的我属实算得上小小的打击。而且一向英语成绩没有第二的我,居然没有拿到英语第一,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找不到原因。 但是心里确实也是挺压抑的。怎么就会突然变成这样了呢 […]

阅读全文

SP回忆录 上

笞尻

(一) 我上世纪60年代出生在台湾的一个小镇中,那里的家风传承久远,家法自古以来就是笞尻。七岁那年,我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三婶当众挨家法,那场景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那是一个仲夏的早晨,祖宅的家族祠堂门前围了一圈男女老少,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一会儿就要在这里被处以家法,特意一早都跑来围观。我也 […]

阅读全文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4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八)落入圈套的丽佳 “你…你…”陈博捂着自己的左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丽佳。 耿直的丽佳也毫不示弱,得意洋洋的看着陈博,好像自己是个英雄一样。 就在二人僵持的时候,沈敏跟赵露‘碰巧’走了进来,看见伸张正义的丽佳跟捂着脸的陈博,赵露主持公道说道:“丽佳老师!你怎么能打学生呢?” […]

阅读全文

斯班克系统2.0 – 斯班克集团总部的考核 

斯班克系统

“哇!” 尽管不是第一次来到斯班克市,但看到这座如同山峦一般的巨大建筑——斯班克中心大楼,顾玥蘅依旧难以抑制地惊叹出声。 仿佛是刻意为了证明即使在建筑领域,自己也能做到极致一般,占据了一整座城市的斯班克集团总部,建造了一座足有六百多层,高度超过两千米的超超超超大型大楼,伫立在这座城市的中央,站在楼底 […]

阅读全文

黑帮的家法 16

黑帮家法

第76章 霍一飞撑了下沙发靠背,却没能起来,脚下发软反而歪的更厉害。其实周进打的虽狠,毕竟是用的藤条。那天在破楼里拿刑堂的藤杖打了50杖,粗大沉重,打的皮开肉绽,比这狠多了。过后还罚跪半宿,他也咬牙挺过来。江湖上摸爬滚打的,远没有平常人的娇气。他不是起不来,还是在有意的撒娇耍赖。 周进伸手拽了一把。 […]

阅读全文

黑帮的家法 15

黑帮家法

第71章 此时也无别的办法,霍一飞既已决定,转头叫陈耀清。“清哥,我求你一件事。” 陈耀清愣愣,“什么事?” 霍一飞靠着他,“清哥,帮我把手机拿过来,我想看一眼。在我衣服里卷着,扔沙发那了。” 陈耀清笑起来,“这也算事?还求我。”到沙发跟前把手机翻来,提给霍一飞。霍一飞接过了,手指微微发抖,按了几个 […]

阅读全文

黑帮的家法 14

黑帮家法

第67章 酒店因为命案被警方封锁,受此牵连,其余几家店里生意也陡然清冷起来。扈宇被几个手下一口咬定是主使,本来不许允保释。律师很花了一番功夫,又拿了许多钱才把他保出来,但随时要听候警,他就招呼方的传唤,一步不能离开。既然酒店清淡,又没其他事可以做,扈宇倒闲起来。有事没事,他就寻些有意思的玩意儿,吃喝 […]

阅读全文

异世界症候群(三)

“早栗,我们周末出去玩吧”“早栗,我的蝴蝶结好看吗?”“早栗,你怎么又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早栗,你怎么了?” “你是谁? “我是小惠呀,早栗,你在发什么神经?” “我的名字…是早栗?” 少女又梦到了那个蝴蝶结女孩,此时场景和上一个梦到的场景一模一样,唯一区别是,少女清楚的听到那个蝴蝶结女孩称呼自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