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MM
本文为转载,作者为旭儿乖乖,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请务必了解此类小说性质后再进行食用

第32章 火上浇油

比挨揍更可怕的是什么?

是挨完一顿揍,还有一顿揍!

我颤颤巍巍地走到家法箱子处,一眼就看见摆在最上头一把不算宽大也不算厚重,但是却让我现在面如死灰,面如菜色,面如土色,面如……所有不好看的颜色的戒尺。

屁股刚被巴掌饱饱揍过一顿,呈现亮丽的大红颜色,每走一步路,皮肉都是一跳一跳的疼……

我站在顾丞面前,把戒尺藏在身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苦苦哀求:“明……明天再罚吧。”

呜呜,真的太疼了……轻轻碰一碰都疼得我要跳脚的屁股,怎么能挨得住这凌厉的戒尺?

“顾丞呜呜……”

我哭得可怜,顾丞却一点儿也不怜惜,手往前一伸,道,“延迟惩罚是不可能了……不过你明天要是还想挨,我一定奉陪。”

几句话吓得我魂都没了,赶紧把戒尺交了出去。

“过来趴好。”

我哆嗦着身子再次趴在他腿上,想到一会儿要经受的,恨不得不要这个屁股才好。

冰凉的戒尺贴了过来,我下意识绷紧了臀肉。

顾丞却没有马上打,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用戒尺点着我的臀面,镜子里,他的脸认真的可以,“我这一生,最讨厌的就是欺骗。在我的认知里,任何理由,都不足矣成为一个人撒谎的借口。特别,是对最亲近的人撒谎。”

一番话,听得我心里发酸。

顾丞……他很伤心吧。

虽然我总是觉得那只是顺口说的几句话……可是对于顾丞来说,可能就是我不信任他的表现。

其实我可以直接跟他说的……说要帮朋友的忙,不能陪你了。

顾丞不是刨根问底的人,肯定不会问那些让我难堪的问题。

可是……怎么一顺嘴,就跟他撒了谎呢?

“顾丞,对不起……”我咬咬牙,诚信请罚,“你狠狠打我吧。”

头顶传来一阵轻笑,顾丞好像释然了许多,“自然是要狠罚……你不要哭得太厉害就好。”

我松了口气,只要罚过了,能翻篇儿就好。

比起生气,伤心要更可怕的多。

我……我不想顾丞伤心。

最后定下30戒尺的惩罚。

听起来实不算多。

可是对于我刚刚被饱揍一顿,肿得像发糕一样的红红屁股来说,已经算是可怕至极的酷刑了。

为了防止我乱动乱挡,顾丞把我的腿压得死死的,胳膊也被他反扭着压在背上。

四肢被控,四面八方的无助感和恐惧感细细密密地涌来,让我紧张得口干舌燥。

啪!

第一板打下来,我几乎是像条未死透的鱼一样剧烈地晃动着。

半晌,才“啊”的一声叫出来。

不同于挨巴掌时的疾风骤雨,顾丞的戒尺下得极慢,往往一下子打完,还能容我哭一阵子,才不紧不慢地落下一板。

可是力道,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十板子打完,我已经哭得泪眼模糊。

即便是被压住,也挣扎地不成样子。

顾丞索性解了禁锢,帮我摆好了姿势,沉声警告我,“再敢动,就换红木板子打!”

可是我疼得哪还有理智在,迷迷糊糊应着是,等板子打在肉上,

先几下还不敢十分躲,顶多晃一晃身子,后面痛得狠了,早就忘了答应过什么。

啪啪啪!

待顾丞连着三下戒尺砸在臀腿交接的地方,我“嗷嗷”叫着,眼泪瀑布似的刷刷下来,使劲儿一躲,就滚在地上。

屁股跌撞在地板上,疼的我抱着屁股蛋大哭。

顾丞阴沉着脸看着我,眼睛里浮起一抹狠厉。

“看来我说的话,都被你抛到千里之外去了!”

我下意识地摇头,“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顾丞气头上哪里肯听,拖着我来到皮制小床上,把我贴着床边摁在上面,屁股自然翘高。

戒尺早就丢掉了,换了那可怖的红木板子。

我知道即将大难临头,后背被顾丞摁着,再躲,也只能蹬蹬腿,趴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

啪!

红木板子威力十足。

我“哇!”的一声,哭得更大声了。

“屁股撅高!”

却只是指导姿势的板子,不算做惩罚数目里的。

我赶紧尽量撅高了屁股。

奈何还是达不到他的要求,又挨了好几板,才听见顾丞冷冷地道,“还剩下十板子,报数认错。”

说完也不等我回应,板子就兜风而下。

“哇呜……呜呜……”

太疼了……呜呜……身后的皮肉像是裂开了一样。又像是被火燎过,又浇上了一层滚油。

“没报数没认错,不做数。”

“呜呜顾丞……”

我没有来得及为自己求上一句,顾丞的板子就再次落了下来。

啪!

“哇呜……一呜呜……一!”

顾丞重重叹了口气,“没认错,不算。”

我几乎崩溃了,哭得越发没了章法。

再来,却没有忘。

“一!呜呜……我错了我不该撒谎!呜呜……”

啪!

“二!!!哇!!我错了我错了……呜呜别打了……我不敢了……”

啪啪啪!!!

“三四五!!!我错了!哇……”

最后五下一气呵成,覆盖了整个屁股。

我疼得扬起了脖子,半天才“嗷嗷”地叫出声来。连着报起数来。

“嗷!六七八九十!顾丞我知道错了……”

“呜呜……我错了我错了……错了呜呜……”

“呜呜……我错了我错了……错了呜呜……”

我趴着哭了好一会,明明顾丞已经不打了,可是我还是觉得那板子还在追着我的屁股敲。

再看我的屁股,青紫斑斓,真的像开了花一样。

打完了,顾丞提着我到镜子前跪省。

惩罚性和羞辱性十足的跪趴姿势,我却再没有骨气站起来和他分辩。

我不敢。

我终于明白之前的那些无畏举动,也许都是因为,那时候的顾丞,还不想让我怕了他。

可是现在……我是真的怕了。

最起码,犯错的时候,肯定怕。

顾丞帮我调整了一下姿势,既要保证我能痛苦的反省,又不会因为低头抽泣而呼吸不畅。

姿势摆好后,顾丞竟然把那可恶的板子放在我臀上,警告我,“顶好了,敢掉下来,咱们就重头来过!”

说完就离开了游戏室。

我当然不想重头来过!

可是那板子沉重不说,我的屁股也不是方的。板子在我的臀上摇摇晃晃,一个不小心……就掉了下来。

我吓得心惊肉跳,赶紧拾起来重新放好,只盼着一会儿顾丞不要看出端倪来。

这个姿势确实太难挨。

一开始还能勉强维持身子不动的时候,板子还要掉,后来膝盖也疼,屁股也疼,浑身摇摇晃晃的,那板子更是噼里啪啦掉个不停。

等我不知道第几次捡起板子放在屁股上的时候,顾丞回来了……

脚步声由远及近,牵动着我的心跳。

顾丞围着我转了两圈,在我身后站定。

我紧张地绷紧了屁股,生怕这板爷儿不给面子,这时候跳下来……那我真是……命里就该屁股开花啊!

顾丞却弯下腰来,把板子取了,拿在手里把玩。

我松了口气,皮肉都放松下来。

就感觉臀上一凉。

顾丞蹲下来,抚摸着我青紫斑驳且高温不退的屁股,漫不经心地问,“刚才……板子掉下来了吗?”

我心里一紧,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下来。

不敢说掉了–––他今天铁了心要收拾我,万一真说话算话重头来过,我的屁股就不用要了。

又不敢说没掉–––刚为着撒谎挨了重罚,这时候怎么敢顶风作案。不是找死?

左也是挨打,右也是挨打。

我左右都不敢走,只能呜呜呜的哭。

顾丞听见哭声,把我扶起来揽在怀里,又问了一遍,“板子掉了吗?”

我“哇”地一声,哭得更伤心了。

他就托着我的小屁股把我抱起来,“好了好了好了,不哭了……”

走到小床上坐下,让我坐在他两腿间,额头抵着我的,与我对视,“莫儿……”

我咳嗽了两声,搂住他脖子,把脑袋埋在他肩窝里,慢慢抽噎着。

耳边是他温热的气息,和故意放轻的说话声,“……板子掉了吗?”

“哇!”

他就贴着我耳畔笑起来。

笑声迷人。

罚跪之后是例行的惩罚书,加进了新的规矩和惩罚。

在撒谎这一条的后面,顾丞把着我的手一笔一划地写下惩罚:打烂屁股。

我几乎又要大哭起来。

好在这就算结束了。

我站好了又认认真真做了一番检查。

顾丞乐此不疲地问——

“为什么打你?”

“知道错了没有?”

“打你对不对?”

“下次还敢不敢了?”

“再敢怎么办?”

……

他一遍又一遍的狂轰滥炸。

我一遍又一遍回答。

不厌其烦。

也不敢厌……

最后顾丞满意地把我抱起来亲亲,笑得眉眼弯弯,“那刚才板子掉下来了吗?”

“呜呜呜……”

“哭什么?”他替我擦着眼泪,估计是眼睛肿得太厉害了,他眼里划过一丝心疼,皱着眉问,“真掉了?”

我哭得更大声,打死也不敢应下这个罪名。

他抱着我在地上走来走去,看我哭得不那么厉害了,又问,“那就是没掉是不是?”

我更不敢答,只能哭。

最后怕他真要追究–––这种高级的娱乐场所,怕是每个屋子里都有监控的,索性滚在他怀里撒娇,“呜呜……不打了不打了……”

他吻着我哭花的小脸,柔声细语,“好,不打了。”

我舒了口气。

……

“那板子到底掉了没有啊?”

“呜呜……”我搂着他脖子,其实已经哭不出来了,可是还得哭,“顾丞顾丞……”

我软软地叫着,一声又一声。

反正……我是真的不敢撒谎了。

顾丞轻轻抚着我的背,在我侧脸上亲亲,略微严厉了些,“说实话,不许逃避!”

我看向他,他眼睛里都是宠溺。

他刚才……是说过不打的……

“掉下来了。”我说着又想哭,强忍着解释,“板子太平了……我,我屁股不是方的……顶不住呜呜……你你要是把我屁股打成方的就掉不下去了呜呜……”

我语无伦次,都不知道说了些啥。

顾丞笑得不行,“那你下回教教我,怎么把屁股打成方的?”

“我不会……你不要拿我练手啊!”

“那我找谁?”

我就想起荺之来,突然紧张地抱住他,“你……你也不要找别人练!”

顾丞低下头来看我,眼神柔得能滴出水来,“莫儿不喜欢我打别人是不是?”

我犹豫了一下……坚定地点头。

“不喜欢。不喜欢你打别人。……也不喜欢你打我。”

简而言之–––你就不能不打人嘛!

顾丞就跟我保证,“那我以后就不打别人了。”

–––直接忽略了打不打我这个问题!

又奖励似的摸摸我头,“莫儿乖,以后都不要撒谎了。”

第33章 无法释怀

白洺过来给我上药,消过毒后,戴着透明手套的手上挖了一大块药膏,半天也下不去手。

“你也舍得!”

顾丞老神在在地抱着我,“是他该打。”

白洺皱着眉,问我,“药性太烈,要不要咬个毛巾?”

我还没说话,顾丞就道,“不必了。”

我也只好说,“不用了。”

只是禁不住紧张。

药膏被搓得温热,挨上皮肤时,一开始只是火热,随后若烈火燎原一般连成一片的疼。

火辣辣的,像是抹了辣椒。

我呜呜地哭,不停扭着身子,偏偏上半身都在顾丞怀里,被箍住,动弹不得。

一着急就咬上顾丞手臂。

“嘶……”

顾丞吃痛,笑着骂我,“怎么跟小狗似的。”

我咬的越发用力。

真是的,有仇有冤,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白洺速度更快,那痛也更热烈。

上药完毕,我几乎下意识就想去摸屁股,结果被两只铁爪同时摁住。

一只是顾丞的,一只是白洺的。

“不能碰。等上20分钟,药力都吸收就好了。”

顾丞抱着我轻声哄,“乖~一会儿就好了。”

我也知道碰不得,只是忍不住。

再看顾丞手臂,已经是血淋淋的,忍不住,也得忍了。

白洺又给顾丞上药。

同样的药,顾丞边上着,还能给我讲笑话,一个两个,都不好笑。

我听得只想哭。

他又唱儿歌。

从小兔子乖乖到两只老虎再到摇篮曲。

我伏在他胸前,听他柔声唱“小宝贝,快快睡”。

真的就觉得平静下来不少。

“小莫。”

白洺突然叫道。

我吓了一跳,总以为他上药过后就离开了的。

……没有走吗?

顾丞却不满地抿着嘴巴,“白洺!”

警告意味十足。

然而白洺不是我。

他也不怕被顾丞打屁股。

“小莫……如果蒹葭给你道歉……你愿意接受吗?”

顾丞一听蒹葭两个字就要发火,我赶紧握住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费力地转头看着白洺,冷笑道,“道歉,是他应该的。跟我接不接受有什么关系?还是你认为,如果我不接受,他就没必要道歉了?”

白洺眼波荡起一丝波澜,他的声音比我更冷,“我去叫他。”

“不必了!”

我和顾丞异口同声。

我看了看顾丞,会心一笑,“他若是真有这个心,我领了就是。”

“我不会再恨他。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

说话时,我一直看着顾丞。

顾丞吻我的额头,“你高兴就好。”

白洺默默退了出去。

我大概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思忖着劝顾丞,“都过去那么久了。蒹葭也被你折腾得够呛。……算了吧。”

顾丞在我头顶上叹气,“你总是容易原谅……”,再开口,声音就冷了几分,“我却无法释怀。”

“关雎岛,可是我们以后要共度一生的地方!怎么可以让他踏足!”

我看他气得不行的样子,突然就觉得好笑。

“你干嘛那么在乎他呢?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再说……你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可不是能防着他再起异心?”

“他还想起异心!!!”,顾丞面带笑容,却大声吼了一句,“反正白洺要是敢把他带到岛上去,我就敢把他沉了海!”

我下意识看向门口,果然发现有一些颤动。

我要不是屁股疼,绝对要笑晕了。

这回,就看白洺敢不敢赌了。

第34章 无限宠溺

削皮去核切成俄罗斯方块的苹果盛在粉彩瓷的大碗;剥皮去籽粒粒饱满的葡萄摆在透明玻璃浅盘;火龙果木瓜切成小块拌着足足的沙拉躺在白瓷鲤鱼小盆……

顾丞蹲在我床头边上,一脸期盼,“想吃哪个?”

我吞了吞口水,后臀的伤隔了一天依旧叫嚣的厉害,痛的我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又赶在离别之际,顾丞心疼加不舍,更是加倍宠我。只是……我看着他一脸邀功的表情,打定主意不要他得逞,皱着眉故作犹豫,“我……我想吃瓜子!”

顾丞“啊?”了一声,愣了一下,乖乖拿瓜子过来剥给我吃。

一边剥,一边小意劝我:“瓜子吃多了上火,咱们吃一点就好了,啊。”

哄小孩似的。

我嘟嘟嘴,看着顾丞葱白如玉的手指灵巧地剥开一个一个瓜子,完整饱满的瓜子仁下雪似的落在他手边的盘子里。

“摆个白雪公主给我。”

顾丞凝眉敛目,注意力集中在手中小小的瓜子上,笨手笨脚勉强拼了一个人形,别说公主了,连男女都分不出来。

不过我还是很给面子地都吃掉了。

“再摆一个……花儿吧。”

这个就简单多了,顾丞信心满满地拼了一个五瓣的花朵,告诉我,“这是丁香。”

我撇嘴,“丁香是四瓣的吧?”

“嗯。不过就像有四叶草一样,也有五瓣丁香。听说五瓣丁香可以帮人实现一个愿望……你要不要许个愿?”

一向英明神武的顾岛主,竟然讲出一个这么傻里傻气的故事,还问我要不要许愿?

我看着顾丞摆出的五瓣丁香,歪歪扭扭的花瓣几乎是争先恐后地想要脱离花径……

心里突然一软,“好吧。我,我许个愿。”

我看着顾丞,他的面庞那样俊秀,眼睛亮的像宝石,冲我笑的时候,多黑的夜我都觉得是天亮。

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掉下来。我急忙抬手去擦。

顾丞已经俯下身来把我圈住,温热的指腹划过我的面颊,“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我咬着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从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这样脆弱。

哪怕是早早就失去了父亲,哪怕是一年也见不到妈妈一次,哪怕是与弟弟同在一个城市生活却不能时时相聚。

我都没有流过泪。

可是一想到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就要过身边没有顾丞的日子,没有顾丞抱着我入睡,没有顾丞拥着我醒来–––明明从前就是这样生活,可是此刻想起来,便觉得十分难过。

还没有分别,就已经不舍。

偏偏,无论是阻止他离去或是要求同往的话,统统说不出口。

顾丞是一岛之主啊。应该有很多事务要处理吧。

我怎么能拖他的后腿呢……

只是,答应过刘叔下雪的时候搬进天字一号,不知道,他还赶不赶得上啊。

“顾丞……”

一开口就是哽咽不止。

顾丞心疼地拢着我,“你说你说。”

“再陪我等场雪吧。”

顾丞吻着我的眉梢眼角,一脸宠溺地答应,“好。”

即便他处处由着我,可是我还是怏怏的提不起精神。

顾丞担心不已,一直追问我原因。

我怎么好意思说是舍不得他,就说疼得厉害。

他就心疼了。躺在我身边替我揉着小屁股。

温热的手掌包裹着我的臀肉,有种……整个人都蜷在他手心里的感觉。

很安心。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