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sp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暮雪绝夏 3》的后记
本文为《暮雪绝夏 5》的前篇

第二十九章:神骨现世

慕容净夏从慕容桓房里出来已是半个时辰以后,内伤已经痊愈,肩上的伤也已结痂。慕容桓耗损了不少真气,也要打坐运气,恢复功力,慕容净夏便退了出来。

敖烈早知道慕容净夏一定会来向她师父请罪,因为怕她受罚,便跟了过来。谁知完全进不了仙尊的结界,只好一直在房间外等慕容净夏出来,结果一等就等了将近三个时辰。

终于见到门开了,慕容净夏从里面走了出来。敖烈立刻上前问:“怎么样?仙尊罚你了吗?”

慕容净夏摇摇头:“没,师父说回家再罚。”

敖烈着急道:“为什么还要罚你?仙尊不是知道是我自作主张了吗?”

慕容净夏道:“我也有错,我是拦得住你的,可还是跟着你去了。”

“可是…”

“哎呀,敖烈哥哥!”慕容净夏打断他:“挨打的又不是你,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敖烈叫道:“我担心你呀!你是我妹妹。哎,虽然我不在蓬莱,可对净烨仙尊护短一事可是有所耳闻,今日一见,似乎和传闻有所不搭呀。”

慕容净夏苦笑一下,道:“护短是对外,严厉是对内。在外人看来,我犯了什么错都有师父护着,可私下里师父怎么罚我谁看得见慕容净夏叹口气:“我也是个不老实的,从小到大没少挨打,师父打我你只看见过一回。老实说,就是蓬莱弟子,也就只有我师伯和软汗巾知道我受罚的内幕,那还是因为我和软汗巾一起犯过事,剩下的,连我小奶娘都不知道。”

“没人知道,用私刑啊!”敖烈不过脑子的来了这么一句。

慕容净夏一脚踢过去,道:“什么叫私刑啊!师父教训徒弟,天经地义,不让人知道是师父向着我,顾忌我的面子!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当你妹妹了!”

敖烈慌忙道歉:“妹妹,妹妹,我错了,我说话不过脑子,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我计较哈!”

慕容净夏白了他一眼,心中暗爽,她这招是刚跟师父学的,还真管用!想想当时,师父说不要她,真是把她吓得够呛。

“敖烈哥哥,晚上还有任务,你回房歇着吧,昨晚打架挺累的。”慕容净夏道。

敖烈摆摆手:“我不怎么累,一开始被你护着,后来又被他们护着,我根本没打几下!倒是你,那女鬼一直对付你,你还受伤了,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慕容净夏笑道:“师父刚刚帮我疗伤,现在已经全好了!”

“仙尊帮你疗伤?”敖烈吃惊道。

慕容净夏道:“怎么?你以为师父只会打我?师父很关心我的!”

敖烈问:“仙尊到底是严师还是慈师啊?”

慕容净夏道:“是严师,也是慈师,这不冲突啊!好了,我要去睡觉了,你也去睡吧,日安!”说完,慕容净夏便蹦蹦跳跳的回房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蓬莱加上西海一行十一人,走遍了白莲村附近的所有小村子,大大小小的鬼捉了有上千只。

这些鬼中,大部分是被厉鬼所害的村民,百年厉鬼有上百只,也有几只千年厉鬼,不过道行都不算太高。而像那天一样的万年厉鬼却再没遇见过。

鬼怪不算厉害,慕容桓也就没再出过手。小鬼就十个人一起上,以最快的速度收了。遇见了百年厉鬼,慕容桓就全交给了火贺和敖烈,因为火贺刚得仙身,敖烈法力也不高,百年厉鬼正好给他们练手。慕容净夏本也想上的,可是百年厉鬼对金仙来说实在不算什么,不过,千年厉鬼就全归了慕容净夏。

慕容净夏经上次一战,深知千年以上的厉鬼有多厉害,师父让她一人对战,让她不由怀疑,这是不是师父给她的惩罚!

对此,慕容桓的解释是,慕容净夏的修为已经足以对付千年厉鬼,她只是经验不足,只有实战才能让她获得经验,眼下正是现成的机会。

于是,每当他们遇见了千年厉鬼,慕容桓便会将除慕容净夏以外的十人全部关在结界里,只留慕容净夏一人在外面与厉鬼纠缠。

每次看到慕容净夏小小的身子与厉鬼缠斗的时候,敖烈和阿雪都在担惊受怕,忍不住向慕容桓求情,但慕容桓向来不为所动。有时,慕容净夏想找小四帮忙,慕容桓干脆把小四也封印住,使得慕容净夏完全孤立无援。

慕容净夏非常想抱着慕容桓的腿求他,求他不要再让她一个人收厉鬼了,真的好可怕,好累啊!不过慕容净夏是最要面子最不服输的,尤其是对着阮汉瑾的时候,在她胆怯不想上场时,只要阮汉瑾一句轻飘飘的挑衅,慕容净夏立马像打了鸡血一样去打鬼,然后,在后悔、紧张、崩溃中与鬼对战,最后将厉鬼收入净瓶之中,然后累得倒在地上歇半天,最后以此为由向慕容桓撒娇,赖着师父御剑带她。

白莲村周边的小村子里的鬼怪,已经全部清除干净,几个年轻孩子的战斗能力也都强了不少,这天晚上,一行十一人终于进了白莲村,寻找白莲村的秘密。

进村之前,慕容桓用自己的法力又将白莲村探测了一番,之前慕容净夏探测的结果没错,白莲村里确实有宝物。

依慕容桓的探测,那件宝物在白莲村至少存在了上万年,它就像活物一样,之前一直处于沉睡状态,以吸收天地灵气来强大自己,也因为有它的镇守,白莲村万年以来一直安静祥和,从无天灾人祸。

只是最近几年,沉睡的宝物似乎是要醒来了,万年积蓄的力量开始涌动,纯净的灵力扩散,招来了鬼魅精怪。这些鬼怪既垂涎宝物的灵力又惧怕宝物的正气,于是不敢进入白莲村,只停留在周边的村子里,也就造成了厉鬼屠村的悲剧。

“师父,我们这次是要取走这件宝物吗?”慕容净夏问。

慕容桓道:“不是取走,无主之宝不可轻易挪动,可能会造成大祸。这件宝物似乎有思想,觉醒定有它的目的,我们只要弄清楚它想要做什么,若于六界没有什么影响,就由它去,若有影响,便要制定出对策保护六界不受影响,最好能使它继续陷入沉睡。”

慕容净夏思索了一下,道:“可就算让它再次沉睡,它也总有一天会再醒来,到时它的力量只会更强,那我们该怎么办?而且,就算它的目的会对六界有影响,我们怎么知道是有益还是有害?就算眼前看着有害,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有益于六界?宝物都是上天赐予,存留于世间的目的也均是上天对下界的干预,我们为什么要逆天行事?”

慕容桓闻言沉默了许久,方才斟酌着语句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宝物的价值是上天赐予的没错,但若是天谴打到了头上,我们总不能因为是天谴就宁死不躲,生灵总是求生的,纵使天罚也总要反抗,不然也不会知道到底是天罚还是天赐良机。净儿你记住,只要有心,大多数命数都是可以改变的,你的命运,应由你自己掌控。”

慕容净夏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毕竟才十三岁,听不太懂也正常,就让她在成长中慢慢参悟,总会有明白的一天。

除了慕容净夏外,没有人敢和慕容桓交谈,事实上,有慕容桓在的地方,基本上也没人敢说话。净烨仙尊诶!仙界中法力最高,说话分量最重的人物!除了慕容净夏这个从小被慕容桓养大的小徒弟外,谁还敢与他如此亲近,说话如此肆无忌惮?

其他九人之中,要数敖烈对慕容桓最有意见了,本来想着四年没见妹妹了,要带她好好玩玩,可还没等他带她玩,慕容桓就出现了。许是因为自己把慕容净夏带进险境,慕容桓基本不让自己单独与慕容净夏一起了,害得他连话都很少能跟慕容净夏说,这算不算自作孽不可活啊?

进了白莲村,慕容净夏的左手开始不停抖动,引着慕容净夏往白莲村外去。慕容净夏努力用右手控制着左手,左手的抖动却越来越强,连带着她全身都在发抖。

“净儿,怎么回事?”慕容桓察觉到慕容净夏的异样,问道。

慕容净夏道:“不知道,好像小四,不太喜欢那个宝物的感觉,上次我探查的时候,它就很不舒服。哎哎!”小四挣扎的太厉害,慕容净夏完全不受控的向白莲村外走,一出了村子,小四立刻不动了。

一行人的目光又集中在慕容净夏身上了,慕容净夏颇为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左手,对慕容桓道:“师父,要不,我把小四留在村外吧!”

慕容桓颦眉道:“若是让凡人看见,会造成恐慌。”

慕容净夏道:“大晚上的,最近又不太平,应该没人会出门吧?小四自己也会躲着人的。”

慕容桓还是觉得不妥。

慕容净夏撅嘴道:“关键小四在灵契里我就进不去了,师父,您舍得净儿一个人在外面吗?”慕容净夏睁着大眼睛看向师父,努力做出委屈的表情。

阮汉瑾看着慕容净夏,一副想吐的表情;阿雪和阿邦比较淡定,这夫妻俩都是见过慕容净夏撒娇的;火贺最为正常,其他人包括敖烈皆满头黑线。

慕容桓有些尴尬,小徒弟这么明目张胆的跟他撒娇,不过他还真拿她没办法,真的不能留她一个人在外面:“放它出来你进来。”

“哎!”慕容净夏瞬间变脸,笑得阳光灿烂,张开左手,一道蓝紫光闪过,小四飞出来,瞬间跑远了。慕容净夏在它身后大喊:“小四你躲着点人呐!”

“净虾你小点声啊!要把村民都吵醒吗!”阮汉瑾埋怨道。

净虾?慕容桓听到这个词,转身看了一眼阮汉瑾。

阮汉瑾被那眼神吓得胆战心惊,低头玩头发,不敢与慕容桓对视。

慕容净夏平衡的很,开心得很,终于师父这种吓死人不偿命的眼神不是对着自己了,原来从旁边看上去,那眼神也不是很恐怖嘛!

慕容净夏开开心心的跟在慕容桓身边,其他所有人都跟在这师徒俩身后,阮汉瑾在最后面走着,满身的不爽,搞什么?你徒弟还叫我“软汗巾”呐!

由慕容桓带队,十一人在白莲村进行地毯式搜索,不过搜寻这种宝物主要靠感觉,一般看是看不到的。

要论感觉,当然是慕容桓的第六感最为强大,所以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慕容桓身上,慕容桓也用自己强大的仙力进行了多次探测,但范围还是只能锁定在白莲村。

众人没办法,只好一寸一寸搜寻地面。可白莲村实在太大,他们人又不多,找了半夜,一无所获。

“嘶~”正当大家快要放弃时,慕容净夏忽然感到一阵头痛。

“净夏,怎么了?”离她最近的阿雪忙问道。

慕容净夏摇头,双手抱着脑袋,很痛苦的样子。

所有人都围了过来,慕容桓将手放到慕容净夏的额头上检查了一番,没有结果。

敖烈担心极了,以为慕容净夏突发了什么急症,连忙抱住她,死活都不放手。

“敖烈哥哥你放开我,快被你闷死啦!”慕容净夏在敖烈怀里大叫。

敖烈忙放开她,急忙问:“妹妹,没事吧?没闷坏吧?”

慕容净夏没回答他,只是揉着太阳穴,嘟囔道:“东南方向,一棵老槐树下。”

“什么?”慕容桓问。

慕容净夏抬起头看这师父道:“宝物好像在哪儿。”

慕容桓问:“你感应到了?”

慕容净夏道:“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在哪儿。”

尽管有疑惑,众人还是根据慕容净夏的指示,前往白莲村东南角,寻找老槐树。

还没等到老槐树下,一阵清风过,吹来了一股醉人的香气。

闻到香气,慕容净夏忽然觉得很害怕,下意识的紧紧抓住慕容桓的衣袖,很熟悉的香气,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

慕容桓也闻到了香气,顿时警惕起来,在周身设起结界,将所有人都护在里面。

众人继续往前走,所有人都被慕容两师徒弄的紧张兮兮的。阮汉瑾也非常警惕,这香气她也闻到过,在几次非常激烈的仙魔对战中。

又向前走了一会儿,香气渐渐浓郁,老槐树也显出了踪影。看到了老槐树,却没人上前,全部停在了大概五丈远处。

老槐树下蹲着一个火红色的身影,那身影似也察觉到了十一人的气息,起身回头望去。

火红的衣裙,深紫色的眸子,长及地面的墨色发丝,绝色的容颜,好个艳丽无双的女子!女子回头看到慕容桓,唇角勾起了一个笑,眼里闪出冷光:“慕容桓,好久不见。”

慕容净夏看到那张艳丽的脸,勾起了七年前她最恐怖的回忆,被迷晕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被眼前的女子喂下了一只血红的蜈蚣,还与一条蛇关在了一起,当然,小蛇还算不错,但这并不能缓解她的恐惧。

慕容净夏紧紧抱住慕容桓的手臂,吓得浑身发抖。慕容桓将慕容净夏完全护到身后,声音寒冰般问道:“单焰羽,你怎么在这里?”

此言一出,几乎所有人立刻警觉起来,武器纷纷出鞘。阮汉瑾早在闻到香气之后,便将承翎剑握在了手中,此时默默上前,在慕容桓身侧停下,竟是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慕容净夏未被慕容桓挡住的半边身子。

单焰羽却并没有忽略掉慕容桓身后,那只有慕容桓胸口高的小姑娘,娇笑着道:“小净夏这是怎么了?七年不见,不认得姐姐了吗?”

慕容净夏身子抖得更严重了,又拼命往慕容桓身后躲。阮汉瑾见状,密语给她:“胆小虾,不是只怕虫子和师父吗?怎么现在吓成这样?真没用。”

慕容净夏没回话,她是真的害怕,但换了谁不会害怕?知道阮汉瑾是在激她,但面对魔君单焰羽,就算被激到了,她也不能不顾一切往上冲啊!

白光一闪,菩月剑出鞘,慕容桓右手持剑,对着单焰羽。

单焰羽的笑声里似是带了些无奈:“你们干什么?本尊连兵器都没带,你们十一个有十个都出剑了!仙门不是讲公平对决吗?现在仙界领导人要以多欺少了吗?”

“对付邪魔外道,讲什么公平?”阮汉瑾出言挑衅。

单焰羽眼中闪过杀气,慕容桓心头一紧,喝道:“退下!”

阮汉瑾其实也惊异于自己刚刚的胆量,此时被慕容桓一喝,下意识退了小半步,但仍是挡在慕容净夏之前。

单焰羽又面向慕容桓,笑道:“气场不错,七年前的毒,现在怎么样?”

“毒,什么毒?”听到单焰羽说师父中了毒,慕容净夏也忘了害怕,或是比起面对单焰羽,师父中毒更让她害怕。

单焰羽看到慕容净夏的反应,道:“小净夏还不知道啊!你师父当年可是服了毒,才救你出了魔界噢!”

慕容净夏一惊,松开了抓住慕容桓手臂的双手,满脸震惊与愧疚。慕容桓伸手将慕容净夏揽到怀里,对单焰羽道:“毒已解了。”

单焰羽发出一阵娇笑:“哈哈哈,你知道是什么毒吗,你就敢说解了?”

慕容桓叹口气:“梦。”慕容桓又不傻,从魔界回来后他就一直在做梦,梦中又是那样的影像,他早就猜到了那毒的作用。

单焰羽又是一阵娇笑:“慕容桓啊慕容桓,我还真佩服你,知道毒性还不着急解毒,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你已经沉溺在那些梦中了?”

慕容桓揽着慕容净夏的手轻轻抖动了一下,由于慕容净夏也在颤抖竟没发觉,其他人更是察觉不到了。

“你想怎样?”慕容桓问。

单焰羽笑道:“执兵器的是你们,你怎么反过来问我想怎样?”

慕容桓道:“你是为了白莲村的宝物来的?”

“宝物?”单焰羽从广袖中掏出一件东西,问:“你说这个吗?”

单焰羽手中的东西发出一阵金光,慕容桓定睛一看,只是一块手掌大小的骨头一样的东西,带着很强的罡气。

“啊!”慕容净夏一声尖叫,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很痛苦的样子。

“净夏!”阿雪蹲在慕容净夏身边把她抱在怀里,敖烈也蹲了下来,不知所措,只能抚着她的头想帮她缓解痛苦。

阮汉瑾见状,向单焰羽走进一步,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单焰羽也微微有些疑惑,收起那东西,道:“小姑娘,责怪也是要有道理的,你们都在你们掌门的结界里,我能做什么?是小净夏自己对神骨的反应太大了,怪不着我吧!”

“神骨?什么神骨?”慕容桓问。

单焰羽不屑的一笑,道:“你慕容桓这么厉害个人物,连神骨都不知道?神骨是战神的尸骨所化,其本身含有战神的全部神力,若能炼化出它里面的神力,我魔界将会实力大增,到时候,或许就是我单焰羽一统六界的时候。”

单焰羽丝毫不隐瞒她的野心,何必要隐瞒?让他们知道死期将至,却完全无抵抗之力的感觉,让她更有征服的快感。

慕容桓眉头微皱,厉声道:“把神骨留下!”

单焰羽变作冷笑,道:“慕容桓,你有命令我的权利吗?以你的修为,不过只能与我打个平手,你身后还有这么多小孩子,放得开手吗?”

没等慕容桓再说话,单焰羽又道:“还有你的小净夏,她离神骨这么远都觉得头痛欲裂,若再离近一些,弄不好会承受不住,脑浆迸裂,死了也不一定。”

“你胡说!我妹妹不会死的!”敖烈也冲着单焰羽大吼大叫,单焰羽完全不在意。

“哥哥,哥哥,”

听到慕容净夏叫“哥哥”,敖烈立刻抓住她的手,道:“妹妹,妹妹哥哥在这,别怕!”

慕容净夏喃喃叫了几声“哥哥”以后,又咬住下唇不再出声,双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阿雪和敖烈一人抓住她一只手,阻止她抓头发。

慕容净夏挣扎了一会儿,忽然大叫一声:“师父!”然后便昏了过去。

“净儿!”慕容桓蹲下身子,从阿雪怀里接过小徒儿。

单焰羽道:“看来小净夏已经受不了了,慕容桓,你确定你还要这神骨吗?”

慕容桓皱着眉,好一会儿才命令道:“我们回客栈。”

十一人在结界中正要离开,单焰羽忽然道:“小心啊慕容桓,本尊随时会去找仙门报仇的。尤其蓬莱,可要小心一点了!”

慕容桓冷冷道:“恭候。”随即抱起慕容净夏,带着十人离开了白莲村。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