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sp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暮雪绝夏 1》的后记
本文为《暮雪绝夏 3》的前篇

第十二章:梦魇之毒

慕容桓抱着慕容净夏回了蓬莱,如六年前一样直接飞进了思过阁。

“师弟?”萧染见师徒俩面色皆苍白无血色,忙上前询问。

慕容桓将慕容净夏交给萧染,道:“净儿腹中有一只魔界血蜈蚣,劳烦师兄帮忙布阵将它逼出来。”

萧染迅速布阵,将慕容净夏放在阵里。师兄弟二人一左一右坐在慕容净夏两侧,施法为她逼毒。

逼毒过程异常痛苦,血蜈蚣再慕容净夏腹中来回翻滚,撕咬,慕容净夏醒了,感觉到了疼痛,可她的身体被禁锢在阵中,加上师父师伯的两股法力,她整个人完全动不了,连嘴也是。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呻吟声,还有不停的落泪。

慕容桓看到小徒弟痛苦的样子,心疼却又别无他法,他感受过这种痛苦,知道这有多难以忍受,只得轻声安慰:“净儿,别怕,师父在。你再忍一会儿,一会儿就不疼了,净儿乖。”

师父。听到了师父的声音,慕容净夏逼着自己不发出声音,有师父在身边,她不怕,什么也不怕。

过了很久,慕容净夏全身战栗,喉咙里发出干呕的声音,,片刻之后,一股鲜血伴着一条血红的蜈蚣从慕容净夏嘴里吐了出来。蜈蚣在地上四处爬,将慕容净夏吐出的血全部吸入体内。

慕容桓和萧染撤了法力,失去了禁锢,慕容净夏再也忍不住的大哭起来。慕容桓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安慰道:“没事了净儿,不疼了。”刚刚消耗了百年真气,此时的慕容桓有些虚弱。

萧染也很累,但他没有中毒,因此很快调整了过来。他将血蜈蚣收入一只瓷瓶中,对慕容桓道:“蜈蚣虽然出来了,但毒素还留在她体内,别人无法帮她排毒,她又没有仙身,无法自行排毒,最多可能也活不过三年。”

慕容桓道:“三年之内,我会让她修成仙身。”

萧染摇头:“三年?她今年才六岁,九岁修成仙身?你觉得可能吗?”

“没什么不可能,就三年,她必须修成仙身。”慕容桓异常坚决,净儿不能死,所以她必须在三年里修成仙身,没的商量。

知道他的性子,萧染也就没再劝,只是说:“那你就试试吧,回头我再帮她炼些仙丹什么的,不过希望不是很大。”

“我知道了,多谢师兄。”道过谢,慕容桓抱着慕容净夏回了净华殿。

哄睡了慕容净夏后,慕容桓回了房间,刚关上门,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中了单焰羽的毒,又耗了百年仙力为慕容净夏解毒,能挺到这时才吐出这口血,也亏得他慕容桓法力高强。用清洁术去除了血迹,上床打坐调息。

慕容桓走进净华殿,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飞奔过来抱住他的腰。

“师父!”

“夏儿?”怎么会是何夏?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师父你怎么才回来呀?夏儿饭都做好了!”何夏笑着,抱着慕容桓的胳膊撒娇。

慕容桓愣愣的看着她,怎么会这样?

“师父,夏儿喜欢你!”

“不可以!”慕容桓甩开她的手臂:“我是你师父!”

何夏忽然变成了十七岁的少女模样,胸口插着菩月剑,嘴角流着血,流着泪问他:“师父,为什么要杀了夏儿?夏儿喜欢师父,有什么错?”

慕容桓猛然惊醒。他怎么睡着了?不应该呀。还有,怎么会梦到夏儿?何夏,那个爱上师尊的孽徒,那个背叛仙门的罪人,那个他亲手杀死的徒儿,他怎么会梦到她?

算了,不想了,净儿还有三年时间,太紧了,没时间想别的事了。

梦魇之毒,不停造就各种令人恐惧、不安的或心念所致的梦境,唤醒服毒之人的心魔,借此削弱其法力,扰乱其心智。可冷情如慕容桓,会中此招么?

第十三章:前路难行

第二日,慕容净夏被自家师父带到了剑阁。说是剑阁,里面虽大多是剑,却也有其他的武器。

“净儿,你去挑一件趁手的兵器。”慕容桓指着里面对慕容净夏说。

慕容净夏走进剑阁,按着顺序一件一件看过去。宝剑全都看完了,没有一件喜欢的。然后是鞭、枪,唔,还是不喜欢。

“师父,扇子也可以做兵器呀?”慕容净夏指着一把玉骨扇子问。

慕容桓道:“只要合适,什么物件都可成为兵器,不止扇子,乐器、书卷甚至是一支笔都可以。”

慕容净夏点点头,接着看下去。终于,在剑阁最深处,她看见了一根银色的长棍,觉得很喜欢,走上前将它拿了起来。真奇怪,足有一丈长的棍子,她一个小女孩拿起来竟是毫不觉得费力。

“师父,我要它。”

长棍?也好,虽然女孩用长棍怪了些,不过既然她选了它,它也选了她,就是缘。

慕容桓道:“此棍名叫‘悟愠’,是上古战神的兵器,后来战神殁,它便遗落在了凡间。三百年前你师祖意外寻到,带回了剑阁。”

慕容净夏听着不由瞪大眼睛:“它这么大来头啊!”

慕容桓淡淡道:“如今它选了你,就是你的了。”

慕容净夏点头道:“师父,您要净儿选兵器干什么?”

“修仙。”

净华殿,后山

慕容桓递给慕容净夏一本棍法图册:“照着这本图册,先练一遍。”

慕容净夏接过图册看了一遍,里面绘着一个练棍的人,棍法一共三十七式,五百零三招。慕容净夏放下书拿起长棍,依着刚刚的记忆练起来。

慕容桓看着小徒弟练棍不由暗暗吃惊,初次练习,一招一式几乎毫无破绽,招招相连如行云流水般自然,只有个别处还有着生硬。若搁在平常人,要练到这种程度,至少需要三个月的功夫。

平时教她读书,没见她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没想到她武学天分这么高!慕容桓看着慕容净夏,觉得三年修得仙身也并非希望渺茫。

一遍结束,慕容净夏看向慕容桓,笑着问道:“师父,净儿练得对吗?”

慕容桓点头道:“不错,再练一百遍。”

“啊一百遍?”慕容净夏看着自家师父,确定了师父不是在开玩笑,点点头,练起来。

慕容桓看她练了几遍,便回到书房处理事务了。

慕容净夏独自在后山练棍,觉得练棍比背书好玩多了,因此也很听话的一遍遍练着。了烈日当头,练武又很耗费体力,没一会儿小丫头就满头大汗,小脸绯红一片。练到第五十八遍,慕容净夏手脚都酸得不行,长棍落在地上,她也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这边慕容净夏刚刚停下,那边慕容桓就回来了。

“怎么不练了?又想偷懒吗?”慕容桓眉头微皱。

慕容净夏看出这是师父生气的前兆,连忙站起来:“没有师父,净儿没偷懒,就是太累了想休息一下。”

慕容桓问:“第几遍了?”

“五十八遍。“慕容净夏答道。

慕容桓算算时间,知道她没偷懒,道:“继续练,练满一百遍才许休息。”

慕容净夏撅着嘴:“可是师父,净儿练不动了。您让我休息一会儿,就一小会儿,行吗师父?”

慕容桓面无表情的答道:“不行,练满一百遍才许休息。”

慕容净夏没想到师父今天这么不好说话,但她好累,只想休息:“净儿练不动了,不练了!”

慕容桓语气严厉了些:“怎么这么不听话!”

慕容净夏也很委屈,对着师父大吼:“净儿没有不听话!是师父在难为净儿!”

“混账!还学会顶嘴了!”

“净儿没有,就是师父在难为净儿,我不要练了!”慕容净夏扔下长棍,转身跑了。

慕容净夏回到房里,将房里的桌子、椅子等能动的东西全部抵到门上她挪不动。算了,应该够了。

慕容净夏钻进被窝里生闷气,师父今天怎么了?她又没偷懒,师父为什么还骂她?不要理师父了!

慕容桓走到慕容净夏房间外,敲敲门:“净儿,出来。”门里没声音,慕容桓想推门进去,发现门推不开。观微一看,正间屋子都要被小徒弟给挪空了,也就是床榻挪不动。慕容桓不由好笑,她以为这样就能拦得住她师父吗?

慕容桓化作一缕青烟飘入房中,落在慕容净夏床前:“净儿。”

慕容净夏从被窝里探出头,看见师父就站在自己床边,心里又是一百个不高兴。她知道拦不住师父,可师父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慕容桓手一挥将房间恢复原样,对慕容净夏道:“去练功。”

“不去。”慕容净夏扭头赌气。

慕容桓严厉道:“现在你也休息够了吧,为师最后一次警告你,去练功!”

“不要不要就不要!”

慕容桓的耐心用尽了,一把将慕容净夏从床上提到地上,在她房里设下结界,变出一根藤条命令道:“跪下!”

慕容净夏大吼:“不跪!”

慕容桓一藤条打在慕容净夏小腿上,,慕容净夏吃痛猛地跪了下去。

慕容桓用藤条抵着慕容净夏的背,问:“你知不知错?”

慕容净夏道:“净儿没错。”

“啪。”一藤条打在背上,慕容净夏双手拄地,眼泪瞬间涌出,可她死咬着牙关不叫出声。

藤条又抵上慕容净夏的背,慕容桓道:“违背师命,无理取闹还不是错?”

慕容净夏接着吼道:“无理取闹的不是净儿,是师父!”

“啪。”

“啊!”慕容净夏叫出声来。

慕容桓道:“再加上顶嘴和不敬师长。”

“我没有!啊!”慕容净夏的吵闹完全被尖叫所代替。

慕容桓也不再说话,手中藤条重重的打在慕容净夏背上。本来觉得小徒弟天分高,或许不需要太操心,可她到底是个小孩子,不愿意吃苦。

若是没有那毒,他可以由着她慢慢修炼,可是现在没有时间。这三年,就是用藤子打着她赶着她也要让她好好修炼。她觉得他严厉也好苛刻也罢,总之他是为了她好,不能由着她。

慕容桓心里想着,手下的力道还是减轻了几分,到底还是心疼她的。这傻孩子,挨打不疼吗?认个错呀!

慕容净夏挺着挨了半天打,终于心里那点委屈还是被师父的藤条打没了,认起错来:“师父,净儿知错了,净儿不该不听话,不该顶嘴,不该跑掉,师父别打了!”

慕容桓停止责打,问:“真的知错了?”

慕容净夏点头抽抽搭搭的说:“真的,知错了。”

慕容桓接着问:“以后还敢不敢了!”

“不,不敢了。”

慕容桓收起藤条,将慕容净夏的长棍递给她说:“去练功,两百遍。练不完不许休息。”

慕容净夏起身接过长棍,师徒俩又回到后山。

慕容净夏刚刚被打得有些脱力,背上又很疼。棍法练起来明显没有一开始那么流利了。

慕容桓看的心急,干脆又将藤条取出来攥在手里,看到慕容净夏哪里练得不好了就一藤条打过去。

在师父的逼迫下,慕容净夏只得集中精力练功,不敢有一丝懈怠。

直到两百遍练完,慕容净夏又不知挨了多少打。慕容桓才终于放过她,让她回房休息。

第十四章:御剑御棍

慕容净夏觉得自己的生活突然变了一个模样,不对,主要是师父变了一个模样。以前师父虽然也打她,可打完之后一定会给她上药,还会抱着她哄着她。而且如果不是错的太离谱,师父还是以训斥为主,不会打的太重。

现在,她觉得师父像故意找茬打她一样,每天拿着藤条在她身后转悠,她每天格外小心,说不准什么地方她又没达到师父满意就要挨上一下,一天下来,说她是遍体鳞伤也不为过,当然那伤都不是很重啦!就是全身上下哪都有。

若是想着有伤能休息一下那就错了,师父的药好用的不得了!头天晚上上药,第二天一早就全好了,连红痕也不会留下。慕容净夏不得不承认她师父的打人手法真不错,绝对让她疼又丝毫不伤筋骨。

有时慕容净夏会想,她究竟是哪里得罪师父了?得出的结论是—没有。而且作为慕容桓一手带大的小徒弟,她还是绝对信任师父的。不管师父怎么打她,她也相信师父是疼她的。反正不管怎样,听话就会少挨打,那她听话就对了。

练了半个月的棍法,慕容净夏终于可以做到不挨打了。第十六天的早上,慕容净夏提起悟愠去后山了,也不必问任务,师父一天给她加五十遍,她直接练就是了。

当她走到后山,发现慕容桓已经在等她了。

“师父!”慕容净夏依旧笑着跑上去,反正师父还是师父,严厉些也是师父。

慕容桓看着她撒娇的样子,心里感到安慰,小徒儿没因为他的严厉记恨他,真好。

“师父,今天九百五十遍净儿知道了!”

慕容桓摇头:“今天不练棍,为师教你御剑。”

“御剑?可我没有剑。”慕容净夏一脸天真。

慕容桓道:“御剑术只是一个名称,其实不一定要御剑,御什么法器都可以。”

慕容净夏问:“师父是说,说是御剑但我是御棍的是吗?”

“对。”

慕容净夏看看慕容桓腰间的菩月剑,又看看自己的悟愠,道:“会不会太长了点?”

慕容桓道:“为师教你口诀,可以把它变短一点。“

慕容净夏学了口诀,按着自己心意将悟愠伸长缩短,玩得不亦乐乎。

慕容桓看的无奈,果然还是好玩,当即沉了脸:“这就玩上了,是不是又想挨藤条了?”

慕容净夏慌忙摇头:“没没没,师父!师父你教吧。”

慕容桓眉头微皱,开始传授口诀心法。慕容净夏一边听一边庆幸,师父没有一藤条挥过来,真好。

“记得了吗?”慕容桓问。

慕容净夏点头:“净儿都记得了。”

悟愠被变成和菩月一般长短,横放在地上,慕容净夏小心踏上,念动口诀,试图飞起来。慕容桓站在她身后,防止她从空中掉落。

慕容净夏踏着悟愠缓缓升到空中,很慢,但很稳。在离地几丈高的地方停下,慕容净夏显得很兴奋,她会飞啦!稳了稳心神,想着师父刚刚教的,御着棍向山顶飞去。

慕容桓在地上愣了半晌,才御风跟上去,看着慕容净夏飞得自由自在,他感到很不自在。想他生来仙身,天资很高,当年掌握御剑术也用了一个月,已是同门弟子中最快的了。慕容净夏肉体凡胎,第一次便可御剑腾空,控制自如,好像生来就知道该怎么去飞,如同本能。说是天分,又不是天分高就解释得了的。太厉害了,太可怕了!

慕容净夏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开心的在后山山顶飞来飞去,不时地还摘两片树叶,追一追小鸟。疯玩的差不多了,才飞回了练功的地方。

慕容净夏下了悟愠,将它便会正常模样,回身对慕容桓笑道:“师父,净儿飞得好不好?“

慕容桓难得的笑了笑:“不错。”何止是不错?简直太神奇了!

慕容净夏笑得更开心了,师父夸她了,还对她笑了!她好久没看见师父笑了。

慕容净夏又想到什么,问道:“师父,您说什么法器都可以御,那鞭子呢?”

慕容桓一愣,道:“鞭子,御不起来。”

“那御剑术也不是万能的呀!师父骗人了。”慕容净夏仰着小脸,娇笑着看着自家师父有些尴尬的神色。

慕容桓接不下去,只好摆师父架子,冷了脸:“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连师父也敢戏弄。”

慕容净夏娇笑着说:“今天净儿真没有!是师父自己圆不下去了,还怪净儿!”知道师父今天没生气,慕容净夏也大着胆子撒娇,不过为防着师父突然来火,她还是转身跑掉了。

第十五章:五行之术

这天,慕容桓给了慕容净夏几本书:“这是五行之术的基本心法口诀,还有施法要领,你先拿回去自己修炼,五天之后,为师要检查。”

慕容净夏接过来,问:“师父不是说,每人都只专修一种吗?”

慕容桓道:“是选一种,但在此之前需要知道你适合哪一种,才能进行专修。”

慕容净夏带着书离开,开始了五天的修行。

五天后,后山

慕容桓问慕容净夏:“可有觉得,哪一种术法用着比较顺手?”

慕容净夏道:“好像,都还好吧,就是水系练着有点困难。”

都还好?慕容桓再次吃惊,道:“你将五行术,全部练给为师看看。”

慕容净夏点头,将这几天的练习成果一一施展给慕容桓看。

金系,点石成金;土系,开山碎石;木系,治愈术;火系,炎火咒;最后是水系,凝水诀。

果真如她所说,五行术不分伯仲,只是火系相对较强,而水系较为吃力,当然,只是相对之下,相对别人,她还是强的太多了。

慕容桓忽然想到,既然小徒弟有这份天资,五行皆修也未尝不可。

慕容净夏看到慕容桓好像发呆许久,便唤道:“师父?怎么样啊?”

慕容桓回神道:“净儿,你想不想五行皆修?”

慕容净夏问:“五行皆修,会有什么问题吗?”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