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凭伊慰我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戒 1》的后记
本文为《戒 3》的前篇

老师说着便将我拉过去,我顺从地跪在沙发上,脑中各种声音交织着。父亲的声音,老师的声音,父亲说,要将老师当做他一样看待,难道指的竟是这个?老师说脱裤子也是种惩罚,是了,父亲那时候也将这个当成是惩罚了吧?老师说自己当时也是这么过来的,他当时定然也羞耻,也难堪的,为何现在又要如此对我?父亲也这样罚我,也是因为原来爷爷也是这样责罚他的么?很多疑问在脑中一个个炸开,胀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我紧紧皱着眉头,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只觉得自己不能褪了内裤,无论如何也不行。忽然臀上一凉,内裤已然被老师褪到大腿根儿了。

我陡然一惊,立时伸手去拉,迅速地将内裤提起,转过身来,跪坐在沙发上,我抬眼看着微微惊讶的老师,尽量显得委屈一点儿,低声地求着“求您了,您罚点儿别的吧,多打几下也行,我只求这个,对不起……对不起……求您了……”原本是在演戏,但最后自己竟然也被骗了,就那样一直哀求着,哭了出来。

“好,别哭了,老师同意。就像刚才那样打吧,也不多打你,但罚你每日抄一篇《古文观止》,这可不许偷懒。”老师忽然将我搂在怀里哄着我,那样的温暖好像将我能灼伤一般,原来怀抱的温度竟然是如此的令人流连。我才猛然忆起,自从母亲走后,我便再没有被人这样揽在怀里了。

可惜,幸福总是稍纵即逝的。老师很快松开了我,拍拍我的脑袋,和蔼的说,“趴过去吧。”我顺从的做了,却有些心惊:这是真的要打我么?即使是家教姐姐,要打之前总要摆个佯怒的模样的,老师却一派平和,浑然不见通常打人之人常有的凶神恶煞或是不怒自威。当然,身后的疼痛提醒着我这个男人的危险。刚才仅仅挨了几下而已,加上穿着裤子挨的也不超过二十下,又已经过了许久,却依然在隐隐作痛。

“记着我刚才的要求了么?每挨一下要说一句什么?”正说着,第一板便随着微微拖长的语音,就这样落了下来,“啪!”清脆而响亮的,在房中回荡。我甚至感觉不到板子落在何处了,整个臀上全是热辣辣的灼痛,意识好像瞬间被抽空了,只剩下一个上圆下尖、恍若倒置水滴的形状,在脑中徘徊旋转,渐行渐远。它消失的一刹那,眼睛突然又看到了周围的世界,耳朵也听到了身后老师的声音,知觉从头顶倒灌下来,我才突然想到,老师适才,是问了个问题吧?

“……是不说,这一下可不算的。”老师的声音由模糊而清晰,“需要我提醒你一下么?”

我陡然一惊,来不及细想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大脑的运行好像被刚才那个诡异的“形状”拖得慢了起来,费尽地想起老师适才提过的要求。正要说出口,却觉得这句话实在是傻到家了,而没挨一下就要说一句的我岂不是更傻?就像小孩子抄写句子一样一遍遍重复一句我再也不如何如何的话,每说一次还有一块板子无情地击打在不着寸缕的臀上,抒写着疼痛,昭示着耻辱。原来,即使上了高中,我还依然是个孩子,被打着屁股,一遍遍重复自己不能犯什么样的错误。说了,就是承认了,就是妥协了吧?我咬着嘴唇,不愿说出口。

“不说?”老师的声音不再那么和蔼了,“你还真是不能给好脸看啊。”说着手使劲按住我的后背,将我压在沙发上,“啪啪啪啪啪!”又是快速落下的5下,不是很重,却痛彻心腑。大概这就是打得快的恐怖,一下连着一下,疼痛在时间空间上都总和起来,让人难过得要死。我感到唇齿间一丝腥涩,也许实在忍不过,咬破了,可抿抿嘴唇,却感觉不到痛。才想到大概所有的痛觉都被身后毫无间歇的击打缩填满,以至于一时间,所有的感官仿佛都在描绘着臀上无休止的痛。

“我,我再也不吸毒了。”颤颤巍巍的,口吃已经不甚清晰了,却终于还是说了出来。自己仿佛也觉得自己太没骨气,竟然就这么轻易地妥协了。恍惚间觉得有些屈打成招的味道,却又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却也来不及分辨清楚,“啪!”又是一下,落在臀锋上,不知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感官不那么敏锐了,竟然觉得,板子的声音,似乎不那么清脆了。

“这是第二下,”老师松开了压住我的手,大概是怕我挨不住痛,又呼吸不畅,会痛晕过去吧,“中间的五下是给你提个醒,别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是,谢谢老师,”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实在是贱得要死,被人这样掠尽尊严的揍还要感恩戴德一番,好像生怕人家打得不狠似的。其实有些时候,尊严放下了,反而不觉得羞耻了,只是厌弃这样的自己罢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地说,“我再也不吸毒了。”

全身紧绷的肌肉却没有迎来预想中下一次疼痛的洗礼,老师意外的停下来,我仿佛感到老师举起的右手缓缓放下,然后是有些颓然的声音,“恨我了?”

我愕然了。恨么?我问自己。也许,还是恨了比较轻松吧。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该打我,恨得咬牙切齿,把一切都归罪给老师,对自己说,一切都是他逼我的,可能会好过得多吧。痛是他给的,羞耻是他给的,所以,即使恨了,大约也理所应当。但,正如自己不恨父亲一样,其实,也是不恨老师的啊。

我摇头,臀上的疼痛灼烧着皮肤,想伸手去揉揉,却还是忍住了。突然老师的手覆上来,轻轻揉着,“疼了吧,老师也不想这么逼你,你是个好姑娘,不能被毒品毁了。只要能戒掉,恨我也没关系。”叹息般的,让人不由得心痛,“都打肿了,后面的我打的轻点儿,疼就叫出来,没关系的。”

不知为什么,竟然因为老师的话突然伤感起来,老师是在心疼我么?即使今天才刚刚认识,老师就相信我是个好姑娘么?之所以会打我,只是因为不想我误入歧途么?若是老师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多半和“好”字不太沾边儿的话,会不会就失望到不想管我了?“老师您打吧,我没那么不禁打。我真没恨您,真的。”我试图说得更真诚些,心底还是希望老师能相信的。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即使是给你疼痛的人,也可能是爱着你的。

老师是如此,那么父亲,也是如此么?

“对不起,老师别生我气了。”看老师不说话,我竟然有些紧张起来,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做得不好,跪直了身子,屁股撅了撅,也没觉得丧气了。心里竟然希望老师打了我,心情就能好些,只盼着能乖乖挨过剩下的板子,扑在老师的怀里,撒一次娇,哭上一次。这些从未对父亲做过的事情,却都想着落在老师身上了。

“好了,没生气,”老师又拍拍我的头,“我打了,你准备好”说着,板子轻轻地压在臀上,不知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老师揉的太好,竟然觉得没有那么痛了。

“啪!”声音明显小了些,老师似乎手下留情了,可能是有准备的原因,这下的痛并没那么难捱,依然咬着唇挺过去,紧接着就乖乖的说,“我再也不吸毒了。”陈述的语气,平和的语调,即使痛的难受,也尽量说得如日常对话一般。

“三下了。”老师报着数目,又把板子放了上来。灼痛的感觉立刻袭来,其实,再怎么样,却不像初时那么害怕了,仿佛有了盼头,疼痛也不那么骇人了。

“啪!”这下稍稍重了些,我疼得一颤,紧紧地抓住沙发的靠背,试图用这样无力的举动舒缓一下自己的疼痛。突然意识到,老师要求我说这恼人的话,大约还有另一层意义。若是不用说话,我大可以想些别的,想象挨打的不是自己,用意识的出离来缓解难捱的痛楚。现在却只能直面痛苦,适时重复着老师规定的句子,用脆弱的神经消化每一次袭来的痛。

……

“我再也不吸毒了。”我的声音仿佛从牙缝中挤出一般。这已经是第十九下了,右半边屁股已经痛到麻木了,大概是老师一直站在我左边的关系,右边总是挨得重些。我始终都没有叫疼,即使已经疼到觉得自己心脏负荷过重了,也没有叫出声来,大约想要证明自己可以忍耐,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没用吧。

“啪!”最后一板落下的时候,我如释重负,甚至没有给自己消化疼痛的时间,便急切的说:“我再也不吸毒了。”一瞬间,所有的忍耐筑起的壁垒都轰然倒塌,我仿佛再也支撑不住,跪坐着转过身来,扑到了老师的怀里,“对不起,对不起,我就靠一会儿,就一会儿。”眼泪成片的濡湿了老师的衬衫,我边哭边呢喃着“对不起”,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道歉,为什么而哭泣。

老师拥着我,默不作声的。许久,他才摸着我的头,有些突兀地说了句,“下次你爸回来,叫他爸爸吧,他喜欢听。”

我瞬间仿佛冻结了一般呆住了。肩膀仿佛忘记了自己正在抽泣中一样,停息了所有的颤动,只余下自己难以平息的粗重的呼吸声。爸爸,是个多么遥远的词啊。

印象里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离开我和妈妈,到北京来工作。父亲离开的时候,我大概也是正是开始记事的年纪。那时父亲正教我背春江花月夜,一字一句的重复着,亲手将纸页上我不认识的字注上音,细心地纠正我背串了的句子。那正是春日里,江水涨起来的时候,父亲抱着我,眼里满溢着宠溺。我刚学到“捣衣砧上拂还来”却无论如何也背不对了,怎么念都是“捣衣砧上还拂来”,父亲有些着急,便威胁我再错就要打了,假装生气的神情,一看就是在哄我的样子。我撒着娇说困了,不想背那些长长的句子,父亲也不强迫我,将他仔细誊写的诗句压在桌子的玻璃板下,帮我洗了澡,哄我睡了。那时候,我总会甜甜地叫着“爸爸,爸爸”,好像永远也不会腻一般。

第二天父亲就离开了,只余下书桌上压着的那张默了《春江花月夜》的稿纸。妈妈说,爸爸出门了,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回来。

我想:很久大概也没有多久吧,也许我背完诗,爸爸就会回来教我新的了。然而一首《春江花月夜》背全了,父亲没有回来。我又想:也许把以前背过的诗再多背上几遍,爸爸就会回来了吧。我将床头父亲给我抄的诗稿的小箱子翻出来,一首一首复习,一百多首唐诗,连诗里最艰涩的字句都熟识了,父亲还是没有回来。于是我开始接着背诗,直到几乎背完了《唐诗三百首》,父亲也只是打了几个电话而已。

父亲一走就是三年,直到我已然忘记父亲的怀抱的时候,他才第一次决定回家看我。那是我刚刚要上学的日子。年幼的自己知道爸爸要回来啦,紧张得几夜都没睡好。我想我是要给他背诗的,背《长恨歌》,背《蜀道难》,背他临走时教到一半的《春江花月夜》。有关父亲的记忆当时已然忘记了大半,只余下那个春日里的夜晚,他抱着我,一字一句的讲着春江花月夜。

结果父亲并没有过多停留。只是参加了学校的开学仪式,到我身边来嘱咐了一句好好学习,就离开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轻轻的对他的背影呢喃着来不及说出口的“爸爸”。

再见到父亲,就是两年后妈妈生病的时了。那时候我们心情都不算好,以至于互相间的称呼都十分勉强。父亲于我,早就与陌生人无异了。我不知道,不确定,他是否还是我印象里那个抱着我教我背诗的男人。

妈妈并没有坚持多久,手术之后只活了三天,睡了很久很久,醒来了一小会儿,便再睡了过去,就再也没醒来了。后事是在家乡办的,墓地也选在家乡,我那时是茫然无措的,好像人一下子被掏空了一般,母亲,当时几乎是我全部的世界,而父亲却与我形同陌路。但我必须跟他走,因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去哪里。我的心里却总还是有幻想的,幻想他能体会我的绝望,能安抚我的悲伤,能抽出一点儿时间,再听我背一背那些儿时记忆里美丽的诗篇。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依然是叫着爸爸的。

直到那一天。父亲第一次打了我,不留情面的,不带一丝温情的惩罚,让我再也叫不出那两个字。那天晚饭后,我是怎样挺过那五十板的,其实已经忘记了。或者,因为连知道它藏在记忆的深处都会太过痛苦,所以干脆地抛弃了。那一天,我感到父亲真的不爱我了,那冰冷的沉默和清脆的击打声埋葬了我对儿时那个慈爱的男人的全部幻想。那一刻,我诚然不知道他是否还像我记忆里的那样爱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爱他了。于是剩下的,便只有尊敬、谦恭、顺从,想着忍过去就好了,很快,很快我就会长大了。

其实,不是没有恨过。拖着青肿的屁股,一本正经的翻看《民法》,《刑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之类,在父亲高大的书架上翻找着一本本厚的吓人的书,案例一个接一个地翻阅,想要从里面找到一线希望,想要保护自己再也不受这样近乎虐待的责打,想要报复父亲对我的无情狠心。父亲看在眼里,并不生气,也并不制止,仿佛一种无声地鼓励。我这才发现自己其实根本连阻止父亲再一次惩罚我的能力都没有,更何谈报复了。大概只有离家出走了吧。我可以带着父亲给我的钱,回到家乡去,先住在同学家里,再想办法生活下去。我计划了很久,却在准备离开的前夜,发现了父亲放在钱夹里的那张纸片。

纸上有5个字:爸爸我爱你。我握着那张纸,哭得喘不过起来。

那是我最初学会写字的时候,写给父亲的第一封信。只有五个字,我写了很多天,爱字实在太难写,我一遍遍看着字帖临摹,几个字练了整整一个星期,才挑了最满意的一张,寄给了父亲。妈妈说漂亮极了,爸爸一定会喜欢的,但父亲一直没有回信。原来,竟在这里。

不知是因为害怕那种无依无靠的日子,是还是真的被那张古旧的纸片触动了,我就这样心甘情愿的留了下来,却将那张纸片烧掉了。看着火焰中飞灰湮灭的字迹,我仿佛觉得,那个饱含了崇敬和依赖的称呼,也随着青烟,燃尽了。

后来委屈淡了,恨意也淡了。也许,我还是爱父亲的,我为他去学按摩的手法,学做他喜欢吃的意大利菜,学他喜欢听的钢琴曲,在他回家的日子讨好他,很多曾经想为妈妈做却来不及做的事,都一一为他做了。又或者,我对父亲的爱,随着那张纸片燃尽了,剩下的,只是对妈妈的无处排遣的思念。后来的后来,无论是因为什么,都已经习惯了。

“叫父亲不好么?不是更加尊敬,更加正式么?”许久的沉默后,我这样回答老师。

“我要是你爸,就把你按到腿上,打到你叫了为止,也不知道你爸怎么想的,容你这么扭着他。”老师说着,忽然坐了下来,一把把我拉过来,真的将我按在了腿上。

我吓了一跳,以为又要挨打,顿时委屈得紧,刚刚缩回去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怕什么?不是打你,我给你看看,要是打出淤血了,得揉散了才行。”老师笑着,伸手轻轻拍了我屁股两下,不是很疼,却让我害羞到极处。

“我自己揉吧,老师就别辛苦了,我不好意思。”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实在是疼得脱力了,动弹不得。

“还打得不够是不是,怎么就不知道听话呢。你就乖乖趴着吧,自己揉下不了手的。我给你揉一会儿,你还得给你爸做小童工呢。先擦点儿红花油吧,我回头给你买点儿三七回来,咱们做点三七炖螃蟹,化瘀效果特别好。”老师一边说,一边从茶几下面拿了一瓶红色的液体,刺鼻的气味,立刻扑鼻而来。

红花油的味道,居然十分熟悉。一时也想不起,曾经在哪里闻到过了。

既然挣脱不开,我索性也就趴在那里不动了。老师将药油倒在手上,然后两手搓了一会儿,“我揉了啊,你忍着疼。”油从皮肤里渗进去,热辣辣地痛,刀割一样,接着老师双手的力度渐渐增大,强烈的疼痛让我有些惊讶,“嗷呜,疼!”不知为什么,挨打的时候忍得牙都快咬碎了,现在却这样没骨气地,趴在老师腿上叫着疼。

“忍着,你爸给你揉你也这么叫啊?哪有那么疼。”老师说着,手上的力却丝毫不松,大力的按揉着。

“嘶,痛死了,父亲打完了就完了,才没这么多事。”喊痛的间歇,我不服气的顶着嘴。

“啪!”老师用手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净胡说,还顶嘴了。你爸特意交代我打得重了给你把淤血揉散,再弄点儿三七炖蟹吃,说这样好得快,怎么可能没给你揉过。”说着,巴掌好像又要拍下来。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