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老师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小诺,女,22岁,爸妈早逝,留下了丰厚的家产,哥哥在20岁的时候,就继承父业,把家族事业发展壮大,是个典型的成功男士,是那种用眼神就可以给你信心的人。从小被比自己大9岁的哥哥带着长大,哥哥很疼我,但对我也很严格,从小就是在哥哥的教导下长大的。我是那种还算有点小聪明的女孩,只要自己好好学,成绩一般情况下不会有大问题,哥哥也从来不会因为成绩罚我,但是哥哥说:无论男孩女孩,必需做一个负责任的人,对自己负责、还要敢做敢当。而且,哥哥说:体罚是最有效的管理方式,而打屁股又是最佳选择,因为那样不会打伤,于是,记忆中,我一直是在哥哥的严厉下长大的。

高中时候,遇到现在的老公,他是我的英语老师,长得很帅,(至少我这么认为),因为我外语成绩一直不错,我们的接触也比较多,高考报了外语类专业,在他的管教中慢慢成长起来的感情,让我们最终走到了一起,他跟哥哥同岁,比我大九岁,大学毕业以后,我们就打算结婚了!

其实,老公跟哥哥都管教我,从认识老公开始就是这样,但是,从高中毕业后,我跟老公确立恋爱关系以后,管教的方式有了不同,虽然他们都是打屁股,都是要求我脱了裤子、内裤,撅起光屁股挨打,但是哥哥每次打我,都是真正的惩罚,都是用那个被哥哥成为“家法”的皮板子,而且,每次打之前都会告诉我要打多少下,要我自己报数,报错、没报就算没打,而打完了会帮我上药,无论多晚都要陪着我,给我讲道理。

而老公打我,从来都不用工具,只用手,虽然一点都不比其他工具轻,但还是真的让我吃不肖。(当然,上学时候他还是用教鞭打我的)

被老公打完都不需要上药,只要在老公怀里,让老公揉揉就好很多了,其实,我觉得老公是真的舍不得打我,每次都是被我气的没办法了,才会狠心打我的。

好了,都交代差不多了,该讲讲他们是怎么管教我的了……

高中时候,我成绩很好。一直是老师们的宠儿,而到了高三,因为文理分班,课程不是那么多了,别人压力很大的时候,我反而轻松了很多。我跟老公彼此有好感,其实都感觉的出来,但碍于师生的关系存在,我们都只是心照不宣。但是,我是占有欲极强的那种女孩,最受不了其他女同学缠着他讲题,(偏巧,几乎所有女生都喜欢缠着他讲题,好像都只想学英语似的),所以我经常“莫名其妙的”跟他生气,他总是觉得又好笑、又好气,通常也不太计较,只是当考试成绩出来,我考的不理想的时候,非常生气的惩罚我。

第一次被老公打,是因为那段时间,老有一个女同学找他讲题、补课,弄得我每次想找他的时候,她都在那儿,我就特别生气,于是,每次英语课,我也不管他怎样暗示我,我就是拿本数学试卷做题,即使他站在我身边也不管;英语自习我就叫上班里一直跟我成绩不相上下的男同学一起出去,讨论政治或者历史题。他拿我没办法,就把我叫到办公室,当着很多老师的面叫我,我也没办法不去,进了办公室,很严肃的对我说:我不问你最近这种表现的原因,我也不会管你,你可以继续这样下去,但是,我提前警告你,这次月末测验,你的成绩出来如果不理想,自己小心了!说完理都不理我就出去了。

我看到老公生气的样子,其实心里挺不好受的,但是又觉得,谁让你给别人霸着的,我就不好好学,看你能把我怎样。其实,在我们这帮学生严厉,张老师是一个不会生气的人,从来都没跟学生真的生过气,所以在他面前大家都比较自由,他又没有老师的架子,再加上年龄也不太大,又没成家,所以没有学生怕他。

本来想去跟他解释,结果那天晚上的英语自习,他又在不停的给那个女生讲题,我一看就更生气了,完全打消了解释的念头,继续自己的方式跟他生气。结果两天后的月考,惨不忍睹。我考出了学英语以来的最低分,150满分,我才考了108分,而按平时我的水平,一般都在140左右。

看到成绩我也着实吓了一跳,早自习发的卷子,他什么都没说。上午有英语课,他讲卷子,也没有理我,我知道自己理屈,认证的听,但他看都没看我一眼,我隐约觉得不好。下课时候他走到我桌边,说,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很温和,看上去好像也不是很生气。我低着头跟他走了过去,跟他同办公室的徐老师正好也在,看着我低个头进来,开玩笑的说,咱们英语高才生进英语办公室怎么能是这副模样啊?怎么了?老公冲徐老师笑笑,说,你看看咱们高才生的成绩吧。就把我的卷子递给徐老师,顿时弄得我无地自容。徐老师也挺吃惊,但还帮我打圆场,说,哎,偶尔一次没考好,也正常。下次努力就好了。老公没接话,走到自己办公桌旁坐下了。我默默走了过去,乖乖的站在旁边。其实,无论我心理觉得自己多委屈,但终归,成绩不好,我就觉得自己没脸说话。徐老师走出去了。老公说:卷子我讲了,你自己在你的卷子旁边标注出来,有多少题是你不会的,有多少是不改错的。下了晚自习拿着卷子去我宿舍。依然没有特别生气的表情,弄得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一天都没心思上课,总在想老公面无表情的样子,很害怕,不知道晚上等着我的是什么。无论多么怕,晚自习还是下了,平时多悦耳的下课铃,今天都变得特别的刺耳。平时老公都会等我下自习一起往宿舍那边走,今天我看到英语办公室的灯已经灭了。我一个人慢悠悠的往他的宿舍走,心里七上八下的。到了他的门口,敲门,他给我开了门。我默默的走进去,站在墙角低着头,不敢看他。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问我:怎么样,标注出来了吗?有多少是你不会做的?!语气里含着不可抗拒的严厉。我吓得一哆嗦,小声说:没有真的不会做的!他突然站了起来,一拍旁边的桌子,说:那好,我给你一次机会解释为什么会做的做错了!我眼泪都下来了,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说:没有理由,就是不认真。

“好,不认真是吧,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不认真的代价!”说着,老公拿起桌上放着的教鞭,是那种半米长的圆型的皮质教鞭,打在身上,有很深的印记。我吓得腿都软了,虽然这些年,哥哥也没少打我,但终归,这是老公第一次要打我,而且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过分。只听见老公大声说:“过来,裤子脱了,给我爬在床边上,屁股撅起来!”我没反应过来,站着没动,老公又说:“我数三下,你要是不动……1,”我一下反应了过来,连忙过去趴下,说:“张老师,别数,别数,我趴,我趴”。但是,我没有脱掉裤子,总觉得不好意思,刚趴下,教鞭就抽在了身上,啪啪啪!连着三下,全部抽在左半个屁股上,特别疼,“我让你脱了裤子,要不我打到你脱为止”我知道老公是真生气了,不改再挑战他的忍耐度,赶紧把裤子脱到膝盖处,为了不让老公有更大火气,我连内裤也直接脱下去了。

老公的教鞭狠狠的抽打了下来,和着火气,力度实在不轻,而且,老公不说要打多少下,让我一点心理准备都么有,哥哥虽然也常常打我,但每次都会预先告诉我这次打多少下,好像总觉得有结束的盼头,但老公这个打法,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停的哭着叫喊:“张老师,我错了,真的错了,轻点,轻点啊,疼,真的疼,我再也不敢了……”

我越叫喊,老公的教鞭下来的越狠越密:“现在知道错了,上课看别的时候怎么没想着会这样啊!你觉得我不会惩罚你,不会打你是吧?今天就让你记清楚!不用求饶了,晚了!”

啪—啪—啪—啪—

老公的教鞭始终落在我撅高的屁股上。其实老公没有压着我,也没反扣我的手,我是能逃脱的,但,当时真的不敢,一动都不敢动,我觉得自己的确也该打。

“你太让我失望了,小诺,所有老师都觉得我太宠着你,说这种教育方式并不对,我都说,你成绩好就是最好的证明,好,现在你倒好,利用我对你的宠爱,来放纵自己,不想学英语了是吧?大学也不要上了是吧?好,我今天就好好把你打醒!”边训斥我,边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教鞭。

我真的有点受不了了,哭的话都说不全了:“张、张老师,我真的错了,我记住了,轻点行吗?我再也不敢了,我保证,小诺保证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5555

不知道是我实在哭得太惨了,让老公心疼了,还是他觉得教训够了,教鞭终于停止了挥舞,我趴在床边一下都动不了,就一直在那里抽泣,也不敢大声哭。屁股上只觉得火辣辣的,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老公把教鞭放在桌子上,任我趴在床边上哭,也不说话。

老公让我在床边趴着缓了大概有十分钟,说:“行了,别哭了,把裤子穿上,站墙边反省去!”老公话语里已经听不到什么怒气了。其实,屁股疼是疼,但老公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还不至于让我站不起来,走不动,但我觉得老公打也打了,气也好像消了不少,这时候不撒娇,恐怕就没时间说他的“问题”了,于是,就趴在那儿,继续哭,说:“起不来了,疼死了”。老公一下笑了:“起不来了?再打两下就起来了吧?我还不知道我打得有多重啊?别跟我这儿装,小心再挨几下!”我扭头看着老公又要拿教鞭,利马站了起来,把裤子穿好,但没有走到墙边,而是走到他面前,边哭边说:“张老师,别生我气了。我错了,好吗?我保证下次肯定不会这样了!”

我信誓旦旦的说。他没接话,直接拿了一张卷子给我,说:“坐这儿,把这张卷子做了,阅读题做两个就行了。以你的速度,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要求也不高,准确率达到95%就算你过关,如果达不到,今天的打重挨!”我没想到老公会这样,说实话,老公下手虽说不太重,但现在坐到板凳上还是着实让我受不了的。再说,已经10点多了,瞌睡了,万一达不到标准,老公又说到做到,我岂不惨死。于是就撒娇到:“张老师~,明天早自习做好吗?今天太晚了,再不回去生活老师会说的。”“别给我找借口,我已经给你们生活老师打招呼了,你今天就睡这儿,我到隔壁赵老师那儿住,别耽误时间了,从现在开始半个小时。”完了,原来老公早有准备,没办法。只有硬着头皮做了。老公站起来,把凳子让给我“必须坐着做,记着点疼对你有好处!”说完就不理我了,自己坐在床边上看书。

坐下来,我简直痛不欲生,但看着老公低垂的眼帘,自己又不敢说什么。做吧,我小心翼翼的做,生怕再出什么低级错误,不过还好,这份卷子没有什么新题型,阅读题有一个我还做过。差两分三十分钟的时候,我做完了,抬头:“张老师,做完了,我能站起来等你判吗?”老公看了我一眼,说:“挺准时,行了,站起来吧”。老公看了我做的题,除了完型填空有一个错误以外,都对了,满意的笑了:“这还象话。挨了打记住了?”我看到老公的笑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老公吓了一跳,拉我过来,坐在他的腿上,两腿叉开,把我挨过打的屁股刚好空出来,不挨着他的腿。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说:“打疼了?是不是太疼了?别哭了,下次不打这么重了,啊,别哭了。你也太过分了,你自己说,这一个多星期,你看过英语吗?我的课你听过一节没有?晚自习也跑出去,虽然我知道你没有干别的,也是在学习,但你说自己是不是也太过分了?我怎么惹着你了,你要这样?”

我一边趴在老公肩头抽泣,不敢看他,一边说:“谁让你老给马萍讲题,你明知道她什么都不会,怎么讲都白搭,还是每天给她讲题,我每次想找你,你都在给她讲题,你不管我!我就不听你的课!”老公一听我这么说,大笑了起来,把我的头搬过来,捏了一下我的鼻子,说:“你个小东西啊,想什么呢?我是老师,有学生问题,我怎么能不讲呢?你这醋吃的是不是也太不着调了啊?我能跟学生说,别问了,反正你也学不会吗?想让校长开除我吧?啊?再说,我怎么不管你了?她问我题,我讲完了都要看看你在干嘛?故意在你身边转转,你就是不理啊,我哪儿知道你那小心眼里想什么呢?”我被老公说的也没话可说,但还是要没理也要抢三分,不讲理的说:“我不管,反正你不能给别人讲题,要以我为先,要不我就不好好学英语!”“行啊,你试试,看我下次怎么打你!”老公也不惯着我了。我又大哭:“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了,才这么狠打我,我就知道你不管了!”边哭边嚷嚷,就要甩开他下去。老公废了好大力气才把我又重新抱住,抱得很紧很紧,说:“好了好了,我吓唬你的。不理谁,我也舍不得不理你啊,小诺,你听话,好好学习,考个理想的大学,等你考上大学了,我也不是你的老师了,到时候,我就只属于你一个人,好吗?”我知道老公的意思,脸不禁红了起来,把头钻到他的怀里,不敢看他,他抬起我的头,说: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必须考上理想的大学!我在他怀里小声说:“嗯,我保证”,老公知道,我真的下了决心!

这件事情就过去了,老公还是像以前一样,每天关注着我的,无论学习还是生活,就是开始有了新的内容,从打了我一次以后,开始对我要求越来越严格。而且处罚也越来越明确,更可怕的是,范围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英语了,高考的科目他全管,我哪门学的不好,他都要狠狠训我,严重的时候就会揍我。老公给我订了规矩,高考的科目必须保持在班里前两名,老公自己是老师,所以对考试太了解了,他不规定具体分数,但是每次考试结束,他都要求我把每次错误的题目的原因找出来,如果是不会,就没关系,如果是粗心之类的,每错一个题打10下。我的悲惨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但是,总体来说,挨的打也不是很多,而且,说实话,老公打我很有分寸,当时很疼,但是一般第二天坐板凳有感觉,第三天就不会有什么感觉了,这种惩罚成了一种对自己的提醒,而也成了一种幸福,因为每次打完我,我都可以撒娇坐在老公腿上不肯下来。老公一般也由着我这样。但是老公很有原则,该受的惩罚是一下都不能少的。

有一次,数学考试,(说实话,对文科生来说,数学是最头疼的科目),我考了86分,满分也是150,虽说还是班里的第一,但老公特别不满意。他早就跟我说过很多次,文科生数学最拉分,也最提分,一定要抓紧!而且对我的要求就是100分,只能高,不能低。其实每次月考和模拟考我也差不多能达到这个要求,偶尔查也就是查一两分。这次考86,跟题目有关系,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数学老师是我们年级组长,理科班的班主任,而我是我们班的班长,因为周末留校的问题,他一直针对我们班,我就跟他较劲,数学上当然也不好好学了。老公当然都知道,提前就警告过我,别的他不管,如果成绩掉下来,就要我好看!

我也真没想到会有这么明显的下滑,拿到成绩那天心里就忐忑不安的,我知道要完蛋了,老公提前提醒过的,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果然,下课在楼道碰到老公,老公扳着脸跟我说,自己知道应该怎么办吧,下晚自习到我宿舍。话语中含着不可抗拒的严厉。

忐忑的上晚一天的课和自习,一步一挪的往宿舍走,老公又没有等我,我知道今天一定比第一次惨,平时觉得很长的路,今天多希望没有尽头啊。来到老公宿舍,在门口愣了好半天,鼓了好半天勇气,都没有敢敲门,老公突然打开门,吓了我一跳:“站了多长时间了?不准备进去?”

“我,我,不敢,我,我,我知道错了”我支支吾吾的说。

“行了,进来再说”老公还是那种没有表情的感觉,我最怕的状态。我跟着老公低着头进去。令人痛恨的教鞭又在桌子上!我真是都有点眩晕。老公说:“站到墙边上去,站直了,不许靠墙,你好好反省一会,咱们再说”,说着就自己坐在桌边看书去了,我听不出来老公到底有多生气,或者是不是已经不生气了,但是,无论如何,我还是应该好好反省反省自己的错误。毕竟高考也就是两个月的事儿了,我再这样耍脾气不好好学习,我对老公的承诺怎么可能实现啊?于是,我就在那儿一边想自己的错误,一边偷偷看老公,试图找到一点信号,可老公始终没有看我一眼,越是这样,越是恐怖,我的心理承受几乎到了局限,到不是怕老公打我,是怕老公真的对我失望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