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打屁股姐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晓拂鸾纱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我们这个世界,如同一整座孤单的城市,触目的是冷灰色的建筑,擦肩而过的是永远陌生的人流。

你我同所有人一样,被困其中。

严舞走在渐渐被夜色笼罩的街道上。秋叶开始飘零,似乎是瞬息间的事情,绿叶好似在一夜间便开始枯黄撒落。季节的变换总是在人的盼望和惊觉间兀地突现。让人措手不及,黯然萧索。

回到家不出意料地看到了严浩面无表情地对着电视。即便已经五年了,严舞还是不能够坦然地接受这个事实,她在二十岁那年得知老爸在外面已经给她造了一个弟弟。而一个月前,严浩的母亲去世了。那是个不图名利跟了老爸将近二十年的女人,老爸不可能放弃抚养严浩的责任,而严舞的妈妈又难以接受同自己丈夫在外面生的孩子生活在一起,于是他就成了严舞的责任。

严浩看了一眼严舞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他们似乎都还不太习惯彼此在这个狭小的存在。严舞见过严浩的妈妈,其实是个很有些妖娆的女人。严浩和他妈妈长的很像,挺漂亮。只是严浩他小小年纪看起来总是有些阴郁。

这一个月来,严舞一改在家很少做饭的习惯开始尽职地做一个姐姐。很快地端上了三菜一汤。严舞酌量着言语开口︰“严浩,你高三了。”

“恩。”严浩低着头继续吃饭。

“所以……要抓紧学习。”严舞尽量克制自己生硬的语气,努力想做到一个姐姐和弟弟,或者哪怕只是朋友那样地聊天。

严浩手中的筷子顿了顿,转而继续往嘴里扒饭。

“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想法,你都可以跟我说。”严舞想扯出一个温和的笑脸,结果还是皱了皱眉头。

严浩放下碗筷,抬起头直视着严舞︰“学校给你打电话了?”

严舞反倒像做错了事一般,马上低下了头。“恩。你今天没去上课了。为什么?……我是说,你要是有什么困难……”

“没什么。”严浩打断,“我去外面转转,桌子我回来收拾就行。”说完起身就往外走。

严舞犹豫着该不该拉住他,眼看他都走到门口了,吼了句“严浩,你站住!”但随即又被自己僵硬的语气下了一跳。

严浩也有些吃惊地看着她。严舞清了清嗓子放缓语气︰“这么晚了,别出去了。”

严浩看了严舞一会,说︰“好。”然后就走回来开始收拾碗筷。

严舞耷拉着脑袋,中气不足地问︰“你不觉得你有必要跟我解释一下,今天你为什么不去上课,又干什么去了吗?”

严浩淡淡地说︰“你放心!你们都可以放心。我的学习成绩不会有什么问题,考大学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我的人生,我自己也能经营好。”

严舞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想起自己在工作上也是很精明干练的,怎么现在就跟欠了钱是的没气势呢。

严浩突然又说︰“其实你也不必那么费劲地要学着别人做什么姐姐。你继续你的生活,我也活我自己的。你完全可以当做我其实不存在,我也不会碍你的事。”

严舞愣了半天,说不出是生出了一丝恼怒还是一丝心痛。“不准你这么说话!”

严浩撇嘴笑笑,神态中有些不屑。洗了手,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严舞一个人琢磨着,这是不是从小家庭的关系,让这孩子生出了这么个性情。他觉得全天下人都对他不起吗?难道我和妈妈在家庭上就没有受到伤害吗?严舞二十岁那年看着妈妈猝然开始变白的头发时也是恨的痛彻心扉,可那又能怎样?事实不是只能让人坦然接受么?她又凭什么?二十五岁,就要照顾这么一个整天也没个好脸色的大男孩。

一个月,已经够久了,她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

严舞一脚踹开严浩的房门。“严浩!你高不高兴,我都是你姐姐。你最好放端正你的态度!”

“是么?”严浩漫不经心地回了句,头也没抬地继续翻手里的一本漫画。

严舞看着他那没心没肺的样子,火气直往上串。一把扯过他手里的漫画书摔到了地上。

严浩伸手又拿起了一本书,低头继续翻︰“你这么快就更年期了?”

严舞又把严浩手里的书用力地摔到地上,彻底吼了起来︰“什么时候了你还看漫画?高三了你知不知道?”

严浩看着严舞突然粗暴起来,眉梢挑了起来。“怎么?你管我?”

“我当然要管你!”

严浩有些惊讶地看着严舞,“因为……”

“不管你高兴不高兴,现在我是你姐姐,我就要对你负责任!”

严浩认真地看了严舞一会,俯身把书拣了起来。一边收拾一边说︰“因为你是个有责任感的人,所以,你要对我负责任,对吧?你会不会太勉强自己?你有把我当成弟弟么?你其实希望这世上没有我这么一个人吧?又有必要强调你是我姐姐这个事实么?”

严舞如受重击。严浩说的似乎都对。这几年她确实希望世界上没有严浩母子这两个人。可事实依然如此,不去面对,难道要继续逃避?

严舞整理一下情绪,说︰“严浩,我们好好谈谈好么?”

严浩没搭理她,竟然抬手脱掉了身上的T恤,上身顿时赤裸。他双手撑在腰上的运动裤上︰“我要睡觉了。你要不要看着我脱裤子?”

严舞觉得脸上如同烧了一把火,不是害羞,而是真的生气。他这是什么态度!压住发火的冲动,严舞咬牙说︰“好,你脱!”

严浩果然利落地把长裤也脱了下来,只是背着身体不肯转过来,毕竟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他也尴尬了,等他转过头来,发现怒气冲天的严舞已经抽出了花瓶里的鸡毛掸子。

严舞扬着头说︰“你可以把内裤也脱下来。”

严浩不说话了。

严舞心里哼了句“吃硬不吃软的家伙,我今天必须把你的态度矫正!”“我今天就要教训你了!现在,是你自己趴好还是让我动手?”

严浩和严舞生活了一个多月还是第一次看到严舞这么严厉的样子,怔怔的反应不过来,小声说︰“打我?凭什么?”

“你说凭什么?”严舞拿着鸡毛掸子有毛的一端,另一端在手里轻轻敲着。

我说凭什么?严浩心里一窒,咬了咬嘴唇,往床上一坐,双手抱住头,把脸埋到膝盖里。闷声闷气地说︰“快点打!打完了我睡觉!”

暴露在严舞面前的是一段光滑白皙的脊背,脊椎骨从薄薄的皮肤中突现出来。严浩蜷缩的姿势如同一只脆弱的小兽。严舞手指刚触上那突出的骨头,心里突然一动︰我这一个月没有饿着他呀?拍了拍他的脊背︰“严浩,我让你趴在床边上。”

严浩脸一下红了,想必是猜到了要挨打的部位,他双手还环在脑袋上,咬着下唇瞪着严舞。很孩子气的动作,很孩子气的神态。他腾地站起来,红着脸低着头。严舞突然发现他比自己竟然都已经高出一个头了。严浩站了半天,不知在想什么,却突然转身,趴在了床边上。

严舞看着在自己眼前翘起的被白色内裤包裹着的小屁股,心里突然涌上复杂的情绪。也不再犹豫,提起鸡毛掸子就打了下去。

第一下打下去,严浩顿时觉得屁股上烧起了一道灼痛。严舞其实也就用了五成力,只是在大学时就是校羽毛球队的主力站将,手臂上的力气跟一般的女人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接连抽了十几下,越打越大力。严浩还仍然一声未出,连动也没动一下。膝盖跪在地板上,腰跨横在床边上,双手却还抱在头上。一个无比虔诚的挨打姿势。

其实严浩很是吃痛,屁股上火烧火燎的。严舞手中的鸡毛掸子还在不停地抽下来,每听到那呼啸而来的风声,说不想躲是假的,只是他已经习惯了安静地挨打,也只是习惯性地保护着头。

小的时候妈妈偶尔也会打他,不过不会这么集中地打他的屁股,通常是火气上来了就不分地方的一通乱打。严浩的妈妈是个娇小的女人,手上没多大的劲,对自己的儿子也不舍得拿什么东西来打。她其实只是拿严浩出气,严浩从小就很乖。所以挨打也不哭不躲不求饶,他还怕妈妈会心疼,就那么抱着头等妈妈把气出完。

鸡毛掸子总是重复地落在屁股那么小的区域内,疼的厉害。严浩第一次领教这么正规的责打,不过心里并不似被妈妈打那么委屈,只是有点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屁股上的疼痛越来越强烈,严浩觉得严舞越打越狠了。他没想到严舞和他妈不一样,他妈对别人的气撒在他身上总是有限,可严舞不是拿他散气,而是要他的认错态度。

足足打了有三四十下后,严浩白色的内裤里透出了红色,小屁股明显地高肿了起来,开始不自控地扭动。严舞摁住严浩的腰,又是几下狠抽下去,次次正中臀峰。

严浩的感觉如同被扒了一层皮,然后又被砍了一刀一样痛不可言。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喘着粗气说︰“别打了,太疼了。”

严舞一愣。他说这话的语气很像︰“我饿了,吃饭吧。”

严舞怒着又加力抽打下去。“你不服气是不是?”

痛的严浩几乎想跳起来还手,却被严舞死死地按着,双腿又因臀上的疼痛直发软。下意识地伸手到后面去挡,也被严舞一把抓住摁在了腰上。

严舞一边打一边说︰“反了你了!我还教训错了?你没大没小的,还知道不知道我是你姐?!”

严浩疼的眼泪的都快出来了,拼命控制着自己千万别那么丢人,竟被鸡毛掸子打哭了。另一只手紧紧地拽着床单,把床单都搅成了一团。一会的时间屁股上又挨了好几下,严浩气急败坏地喊︰“你不是我姐,我能让你这么蹂躏我吗?”

“我蹂躏你?”严舞不敢置信地睁大眼楮,万没想到严浩会用这个词。“你是不是想没人管你就好了?你就有理由自暴自弃,说全天下人都对不起你了?”

“我没有!”严浩斩钉截铁地说。一边说一边想挣扎出严舞的控制。严舞用力地按住他,又是七八下狠抽了下去,“喀嚓!”一声,鸡毛掸子竟然断了。

严浩痛的压着嗓子叫了出来。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滑了下来。

严舞这才意识到那白色棉布下已经透出了很深的颜色,皮肤应该已经是黑紫纵横了。

“姐姐……”

严舞恍惚着,却第一次听到严浩这么称呼自己。他的声音很小。

严浩倒吸着冷气,把头枕在手臂上,偷偷擦掉了落下的眼泪。他说︰“今天是我18岁的生日。谢谢你……送我的成人礼……”

1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