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sp
本文为转载,为八月正暖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左后方的你 3》的后记
本文为《左后方的你 5》的前篇

暑假,白白邀请我到他家作客,他大哥罗勃特尼尔森要和未婚妻在家办订婚派对,其实白白很讨厌这种场合,他是尼尔森男爵的私生子,尼尔森家的一个污点,所以在这种充满宾客的场合经常会招受到各种指指点点,白白他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他同时拥有高傲的自尊和自卑的心理,即使外表装着不在乎,但我相信他的内心是有感觉的,会痛苦也会受伤,蓝斯一定也察觉到这点,所以他才提议白白邀请我去他家,这样我就可以陪在他身边,白白也许就能好过点。

白白他家是一栋位於肯辛顿的豪宅,他家的庄园比我在曼彻斯特的家还大,派对就是在庄园里举行,罗勃特是个爱慕虚荣的男人,把派对布置得十分豪华,并且邀请了许多贵族名流,我并不喜欢罗勃特,他是个小家子气的男人,对待白白的态度也很不好,我真不敢相信这样粗鄙的人未来竟是尼尔森男爵的继承者,只因为他是长子。

就外貌和才华,他都不及蓝斯,罗勃特长得跟他父亲很像,都不是太出色,无光泽的棕色头发以及黯淡的灰色眼珠,就像田鼠。蓝斯英俊的外貌大概遗传自母亲,他今天把一头茂密的金发往后梳拢,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他的脸就像希腊众神那般完美,健壮的胸膛包裹在燕尾服下,派对上无论男人女人视线都追随着他,那些目光有爱慕有欣羡也有妒恨。其中也包含了白白的。

我跟白白低调的在派对穿梭,我们还是孩子,不太有人会留意我们,毕竟这种场合只存在两种人,巴结的人和被巴结的人,我们只是两个小毛头,谁理我们呢?

然后在那些巴结与被巴结的人当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理查霍伊尔。我父亲的哥哥。我的伯父。霍伊尔家的现任当家。

即使多年不见,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他没什么变,只是头秃了,肚子又大了一圈,看起来更加面目可憎。

我永远记得父母过世的那天,他来找我,假仁假义的说要收养我,实际上却是觊觎我爸妈留下的财产,我父亲没有继承任何贵族头衔,可是他却是个很优秀的经营者,开了外贸公司攥了不少钱,这家伙没有我父亲的天份,就趁着他们过世后要来掠夺,好险有丁在,我想到去年他又对我们下手,想要倂吞爸爸留下的公司,丁虽然之后找到了资助者,度过这个危机,但因为那段时间过于操劳,身体都搞坏了,他的胃病到现在还经常复发,虽然他瞒着我,可是我还是察觉了,因为我嘱咐打扫家里的女佣约瑟芬,只要一看到垃圾里有胃药的胶囊外壳就得告诉我,要不然以丁那样的能忍和演技,我根本看不出他身体的异状。

那阵子我在伊顿常打电话回家关心家里的状况,并且要家里的人盯着丁按时进食,但丁是管家,又有谁真的动得了他?我不知道他对我是否阳奉阴违,我多希望我能尽快回到曼彻斯特,待在他身边随时盯着,那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任性成年人,我希望有一天我长大了,能好好的管管他。

丁不健康的身体,有很大的原因是拜眼前这人所赐,我一想到这就觉得很火大,根本冷静不下来,身旁的白白察觉到了我的异状,问道:「怎么了?」

我把事情始末跟白白一五一十的说了。

白白开口:「我也很讨厌他,那家伙是个变态。」

我皱眉,「怎么说?」

他表情厌恶的说:「那家伙每次都用一种很诡异的目光打量我,我想他一定对东方面孔存有下流的幻想,而且还是个有恋童癖的变态,他前阵子身边都会跟着一个孩子,也是亚洲人,不过肤色比较深,可能偏东南亚的血统,那孩子每次都带着伤,真是恶心的家伙,一定热爱玩性虐之类的游戏。我真没想到他竟然是你伯父,奥格斯。」

我无辜的望着他,「我也不想啊,一想到身上流着跟他一样的血缘就感到羞耻……白白,我讨厌那家伙,我想给他点教训,你得帮我。」

白白挑眉,「怎么做?」

我搔了搔头发,「抱歉,我没有什么主意……」

他嘲弄的看着我:「我们奥格斯是乖巧的少爷,当然想不出什么坏主意啦。」

我怒瞪他,他满不在乎。

「让我想想……就让他出一点糗,以后都不敢现出在这种场合,如何?」白白说,我困惑的望着他,「要怎么做?」

他一脸邪恶的开口:「你看到西蒙家小姐胸前那枚胸针了吗?那是西蒙家的传家之宝,作工精细,价值不斐,我把那东西摸来偷放进那家伙的袋里,让他身败名裂。」

我犹豫,「这不好吧……」

他用一种看胆小鬼的眼神看我,「是你说要教训他,我才帮你想法子的。」

我很不安,「那万一你被逮到怎么办?」

他很有自信的说:「不可能,我绝不会失手。」

我瞪着他,真不晓得他哪来的自信。他继续说:「等会你只要假装热络的和西蒙小姐聊天,吸引她的注意,我就一定不会失手。」

我苦恼,「我又不认识她,要聊什么……」

他不耐烦的说:「唉,随便啦,那西蒙小姐都年过四十了还没嫁出去,有你这样年轻又英俊的男孩和她聊天,她肯定连目光都舍不得离开你。」

————————

我被复仇迷了心窍,终究答应了白白这荒谬的提议。我主动和西蒙小姐攀谈,果然,就像白白说的,这位年过四十的女人,竟然露出了少女般的神情,她的眼睛简直像要黏在我脸上。

白白这时候撞了过来,「抱歉,女士。」他说,我看到在一瞬间他的手伸到了西蒙小姐的胸前,灵巧的取走了那枚胸针,我不知道他究竟怎么办到的!那手法简直太熟练了,西蒙小姐甚至浑然未觉。

我终於顺利摆脱西蒙小姐的纠缠,回到白白身边,他把胸针摆在帕子里,一脸的得意,「不错嘛,大帅哥。接下来看我的。」他冲着我一笑,说道。

然后我看着他走向理查霍伊尔。

「您好,先生。」白白对那老家伙打招呼,脸上挂着一抹奇怪的微笑,我从没见他这样笑过,像是在挑逗人似的,他脸本来就有点女孩子气,配上了这样的笑容更显娇媚,然后那老家伙的眼神马上上就像着了魔似的,直勾勾的望着白白。

我站近了距离,仔细听他们的对话。

「霍伊尔先生,最近您很少来拜访呢。」白白用一种撒娇的口吻说,「我很想念您。」

那老家伙马上难掩喜悦,「你这样漂亮的孩子竟然也会想念我?我记得之前来拜访,你都不太撘理我……」

白白露出媚笑,两只黑眼睛眯成了勾人的月弯,「那时我年纪太小,不懂礼貌,请您见谅。」

理查霍伊尔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我听说你父亲把你送去读伊顿,那是一所好学校吧,对於矫正像你这样骄纵的小少爷很有法子,我们家族世代都是读那。」理查靠向白白,「伊顿的体罚很有名,我想你漂亮的小屁股肯定没少挨打吧?」我看到那老家伙的手竟然开始揉捏白白的臀部!

白白的手一直插在口袋里,我知道他随时都会把那枚胸针放进理查的西装,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后悔了,我不想看白白为我做出这种事,这不是报复,反而像小孩子般无聊的恶作剧,幼稚,且不成熟。为此白白还得出卖自己,忍受那老家伙的咸猪手,我根本无法眼睁睁看着那家伙的手在我最要好的朋友身上游移!我决定要终止这荒诞的一切。

我走过去拉住白白,对他说:「白白,走了。」

白白怒瞪我,用唇语说着:「我快成功了。」

我看着白白的双眼,赫然发现这家伙有着我所不了解的深沉和疯狂,他是享受这一切的,享受这种干坏事的快感,我有点惊呆了,「算了,白白。」我脱口而出这句话,猛拽着白白的手,彷佛想把他拉到光明处。

白白想甩开我的手,「你弄痛我了!」他吼道。

「你这没礼貌的小子在干嘛?」理查说着,他以为我在破坏他的好事,愤怒的过来推开我,我一个重心不稳,往后摔在长桌上,桌子垮了,发出巨响,桌上的食物溅了我一身。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这儿来了,我觉得我好狼狈。白白奔过来扶我,「你还好吗?」我看着他,他已经回到了原来的模样,我松了一口气。

理查眯着眼瞪着我,好半晌才出声:「奥格斯?」他认出我了。即使我已经长大许多,他还是认出我了。

「奥格斯——我亲爱的侄子。」他假装热络的说。

「我没有你这种禽兽伯父!」我咬牙切齿的回答,他的脸马上沉了下来,扬起手揍了我一拳,我感觉到嘴里都是血的咸腥味,跳起来要跟他大干一场,这时,蓝斯过来拉住了我。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