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男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 fox_queen__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宽而栗 严而温 6》的后记

凌篇

凌是个T,我倒不是反对同性恋,只是没入圈以前还真有些接受不了,入圈见到了太多这类人也对她们予以尊重,其实什么样的感情都值得被尊重,只要是真心的。凌是个极其潇洒的女孩子,或许T都是酷酷的装扮,总是会恍惚的觉得那是个男孩子,所以无论说话还是实践,都把她当成男的。

我们认识是源于误打误撞,她说我的网名跟她以前姐姐的几乎一样,连头像都一样,但是她们已然陌路了。我对其他人的感情纠葛没什么兴趣,自然对她比较冷淡,说五句我也只回一句嗯,她明显感觉到我的敷衍,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打扰我。有天晚上过了十二点准备下线的时候凌发来一句,还在吗?我是个睡觉比较准时的人,一般十二点都会准时睡觉,显然我不想因为她的无聊耽误自己睡觉的功夫,就回了句晚安就下线了。

第二天下午,忙完工作打开手机就看到了凌的很多留言,她没头没脑的说了很多,但我却明白了她的意思。凌的姐姐怀孕了,准备退圈,但是她们感情很好,她知道她姐姐的不舍,也知道她姐姐去意已决,所以她跟她姐姐说她已经找了主,而且是在跟她没分的时候就找了。这样她姐就不会内疚了,也不是对她抛弃了,而是有个人背叛了她姐。说的有些凌乱,大致意思就是这样,事实朝着她想的结果发展了,她姐姐拉黑了她,彻底离开了这个圈子,带着对她的失望,对她的怨恨以及心痛。

我体会过那种心痛,背叛的心痛,却也为凌这个孩子心疼。圈子里分分合合的每日都在上演,我相信那些日积月累的感情不是假的,我也曾因为跟一个孩子分开之后哭湿了很多夜的枕巾。但是我想不出多深厚的感情可以让她愿意承受背叛这样的字眼,何况是虚无缥缈的无稽之谈。但是我仍然很理性的问了句

“你跟我说这些是想我做什么还是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我要去国外上学了,下个月就走,,我想……你了解的对不对”她很快回复了我,说实话我真的知道她想要什么,她想要救赎,想要解脱,她承受不了自己编织的背叛,她无法呼吸,她没想象的坚强,她想走的彻彻底底。我明白,不代表我会告诉她我明白的如此透彻,我要她自己说出来,亲口说出来,不然谁的帮助都没用。

“凌,我帮不了你”不是不愿意,是我没必要。我不缺人实践,也不想做这个烂好人。

“嗯,打扰了”我听到了她的落寞,也似乎看到她本来满怀希望却又挫败的面孔。懂她的人并不多,她愿意去诉说的人更不多,愿意帮她的少之又少,不该有的心软又再次袭上心头。

“答应我一个要求,我会再考虑下”算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

“什么要求都行”生怕我反悔样的。

“不许对我的工具以及实践方式有异议,就这样”其实我知道她肯定不会有异议,此刻她多么希望用身上的痛来缓解心里的痛。自以为是的背负那么多,却没有一笑而过的潇洒。用这样的方式放逐,放手,放弃,不知道是该心疼还是该安慰。

自从那次之后我们说话轻松了很多,为了这次见面又等了两个星期我才有空(再次不想吐槽我神一般的事业以及神一般的自己,因为我至今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反正用我妈的话说除了主席就我最忙)。现在距离她出国越来越近了,我也必须得抽出时间来了,她得有养伤的时间啊,总不能一身伤的出去吧。为了她我是真的动了脑筋,毕竟是个女孩子,不能太重,又不能太轻让她来的没有意义。

话说,做主真心累,除非乐在其中,不然揍两回没有了新鲜感就再也不想如此折腾。每次实践都不想重复,工具也好场景也罢,总想每次都是尽自己的努力做到最好,即便不完美也不想有什么遗憾。要考虑对方的承受力,需要带什么工具,总不能把所有的都搬过去吧。如果藤条的话还要事先泡,如果需要绳子还要自己一个一个拆自己鞋带,我不是专业爱斯爱慕的女s有捆绑工具,比如凌,她需要被绑,但是我只有鞋带而已。如果不往心酸的角度去想,其实鞋带是个不错的东西,柔软方便。

面对陌生的人,我往往更淡定,反倒是对熟悉的人容易心软。不知道是不是以为有所期许,她没问我要过照片我也没开过口,想来估计这也是唯一一次见面,以后估计没什么往来吧,至少我没打算在跟她见面。

我会说她颠覆了我对T的印象嘛,不是应该是个假小子或者至少是个坚强的女性形象嘛,眼前的人除了是短发,其他特征都写着柔弱俩字,说弱不经风都不为过。除了很白很瘦也没啥让人记得住的特征,跟潇洒半点不沾边,不过瞬间她就带起来了我心里的那块柔软,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带了绳子和鞭子,对一个体重不过八十几斤的孩子来说我瞬间变成了巫婆。

我们在宾馆楼下吃了点东西就匆匆上楼了,俩人话都不多,她很腼腆,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紧张,甚至有点结巴。进了房间之后,她就开始抓耳挠腮不知所措,我问她经常实践嘛,她说她姐是她第一个主,也是唯一一个。我又问她她姐打的重嘛,她说除了有次喝酒胃出血打过一次狠的,其他都舍不得打狠。最后问她找我实践不怕如果她们还有以后,她姐会计较嘛。如果是我,便会。她说她姐其实一点也不适合圈子,因为生活中她姐更优秀。所以她没有想过退路,也知道她们再也回不去。我真想说,傻孩子,适不适合只有她自己知道,没欲望早就离开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只是这个孩子还是太偏激,我的问题很简单,却让我看到她自私专断的一面,自然对她的一点柔软也就慢慢耗尽。

谁愿意让一个孩子为自己背负什么所谓的背叛,不知道便罢,有天她姐知道了,该是怎样的悔恨。所以凌是自私的,至少我觉得她自私的可怕,也清醒的可怕。以为自己行侠仗义,善解人意,有个这样的孩子如此为我,我会感动还是愤怒,我想愤怒大过感动吧。

“我知道了,现在把衣服全部脱了,记得是全部”,她明显一抖,然后开始脱衣服,她不是第一次,尽管别扭,还是听话的照做了。

为了避免她尴尬,让她撑着床尾趴好,这个状态腿直屁股翘,头很低,貌似闭着眼。我惊讶她一句话不说,就那么做好准备了,甚至比我还快的进入状态,脱了衣服更加的瘦弱,一碰就倒的感觉,总算屁股上还有点肉,摸上去也是弹性十足,毕竟年轻啊。

出门的时候阴差阳错的不知道怎么就把一块竹板放包里了,其实我没打算用其他什么工具,看来天注定的。带来了就用吧,第一下竹板打下去她就整个身子扑到床上然后又很快的站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没做好准备而已。声音清脆的让她红了脸,我也纳闷怎么那么响,看到红起来的愣子才注意第一下打偏了,打在了臀腿之间的空隙处,有声音没质量,好不尴尬。也就是这一下注定了今天的实践不平常,不平静。后面几下打的比较快,不管怎样的节奏,她都尽量不吭声,小身子一前一后的移动着,后来干脆用一只手固定了她的腰,竹板似砸在骨头般的感觉,屁股上的肉很快失去了弹性,板子能轻易打出肿块,她的皮肤上就更加明显。

她姐以前怎么动手的,这是要打哪里啊,小屁股就那么一块地方,大腿都瘦的可怜。她还是不动声色,顶多轻微的哼一句。放开禁锢她的手,看着肿成硬块的臀部,第一次有了中途停手的冲动,我承认从一开始我就是个工具,她用来救赎的工具,我不计较这个,抛开道德责任不谈,哪怕我只为了发泄而来,可眼前发泄的对象是不是太不合心意了点。我不是闪着光的菩萨,救苦救难,不图回报。

“我能不能趴着,我站不住了”她的话把我带回现实,难道这个时候我告诉她让她哪来的回哪去?不是怂一回了,我就当一次菩萨好了,早完事早送这位爷回去。

“趴着吧”她就顺着床沿趴到了床上,只占了床的一小半。我拿了个枕头给她垫起来,只有一根鞭子了,很短的鞭子,不用也没办法了。鞭子是软工具,即使用了那么多次依旧会失手,如果对方再乱动,误伤的几率更高,想了想还是把她的双手用鞋带绑了起来,她眼里写满惊恐,手却配合着被绑起来。只是绑起来被放在头的前边,也不紧,全是骨头的手我也不忍心绑紧。

鞭子掠过她的臀,来回扫着,她没回头看,也没问是什么工具,平静的趴着,等着。

“嗖”自右上方至左下方一道鲜红的印子贯穿整个屁股,最快的速度反方向也是同样一道,现在她的身后,看到的是火辣的一个X,脚不停的蹬着,手却不敢动,也不叫,我不知道她忍什么,我不相信这两鞭不痛,所以下一鞭又稍微加了力气,她屁股突然侧到了一边,扭曲着,我没有防备,生怕抽到她的腰,过去看了下幸好没有。

我也很少用鞭子,首先自己功力不够,容易失手伤人,再次对女孩子确实残忍了些,今天吓唬她的成分多,并不是要把她打多重。如果真的抽到腰上,真不是闹着玩的。看她没事,又老实趴好,心有点动容,也准备好再打五下就住手,吓唬吓唬就得了。谁知道快要结束的时候她又乱动了一下,这次鞭子直接抽到自己胳膊,隔着衣服还是火辣辣的痛,也没顾着看自己,就去看她有没受伤,只是扫到了腰下方一点,应该不要紧。

凌全身抖的厉害,头依旧埋在两个被绑着的胳膊中间,我过去叫她也没反应,依旧在抖,我告诉自己没什么,把她的手解开,搂在怀里,她闭着眼睛往我怀里拱,一下子安心了,有反应就好,摸着她的头发搂了一会就觉得我裤子湿了,好吧,这娃无声的在哭,背后一起一伏的。胳膊上也火烧火燎的疼,她又哭不停,看来今天只能这样了,她的心结也许没那么容易打开,哭就让她哭会吧。

“对不起”看来哭完了,肿着眼睛小声说。

“起来吧,穿好衣服带你去喝点东西”想跟她不动武力的好好谈谈了,或许我一开始就理解错了,她需要的是一个人的懂得,释放内心放不下的情绪。

“不打了?”真是服了她,还能问出这个问题。

“要不把你吊起来继续?”真是傻丫头啊。

“哦,我穿衣服”速度飞快的穿着衣服,然后站在那里看我收拾工具。

下午的咖啡厅谈话算是很愉快,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她们姐俩的过去种种,看的出来那些回忆很美,她也很陶醉。如果爱情都没有永远,这种感情就别奢望永恒。如果爱情都不能保证付出就一定有回报,这种感情就别贪恋她人的全部关注。真的有分开那一天,能做到笑着对对方说,希望你过的好,就是再温暖不过的话了。记住烟火绚烂的美丽,别去在意燃放时刺鼻的味道以及燃烧殆尽后满地的垃圾。

我从来都不愿相信人心险恶,也从不把人往坏的方面去想,但现在我不得不说有些人真不是东西。小语已经退圈,我们之间的事也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如果你是恶意挑拨,请你有多远滚多远,如果你是为她打抱不上你,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不要打扰她的生活,也不插手别人的事情,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我把关于小语的帖子都删了,也不会再写,所以,最后一次警告,别太过分了!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却对我所有的事了如指掌,也打扰了小语的生活,请适可而止,我不想说更难听的。

谢谢大家这一个多月以来的支持,这篇文正式完结了。虽然不是自己意想的结局,但也是该收场的时候了。每个人带给我的感动我都记得,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也不可能写这么多回忆。有人共鸣,是很美好的事情,曾经让很多人找到方向,让很多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家的感觉,足以。

回忆录是一个写起来满满幸福的东西,也留给自己一个念想,那些回忆伴随了自己那么久,这里是我的宣泄口。但我还是希望带给大家的是满满的正能量,向日葵般的温暖。很多人待久了,受伤了就会迷失就会消极,千万不要有消极的情绪,暖暖的感情是要靠自己的努力以及缘分得来的,你准备好了,上帝自然愿意先去拥抱你,所以,祝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小主小贝们能互相理解。

啰嗦了那么多还是有不舍吧,曾经掏心掏肺的说了那么多,感谢你们的倾听,这楼本就水,大家捧场的结果,以后有人想我了还可以继续来水哦,有空我也会回大家的。

回见,各位!就不一一谢过了,再次感谢,包括那些潜水看文的朋友,又给了我一段美好的回忆,么么大家…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