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男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 fox_queen__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宽而栗 严而温 2》的前篇

不负责任的是主,渣的也是主,分开被喷的肯定是主。

撒娇卖萌的是被,嘚瑟无罪的也是被,楚楚可怜的肯定是被。

一个理性的代名词,一个感性的代名词……

费时,费力,费金钱,往往换来的是不被认同。看似光鲜,谁又考虑过这集体是怎样一个存在。

包容是应该,疼爱是必须,谁又抬头看看那坚强背后承受了多少不为你知的种种。

圈子里向来不能平衡这种关系,你来我往的多少人进来又退,退了再来。互相理解很难,这只是你情我愿基础上的一场游戏,谁认真谁就输了,到时候千疮百孔还怎么去爱。

江昊篇

江昊是我第一个被,认识的时候他高三。

总是幻想着辗转在疼痛下的小人儿,泪眼婆娑的求饶,然后各种兴奋。如果真要我发帖找被,说实话我还真做不出来,对于傲娇主来说最好的方法就是等鱼上钩!加群然后潜水,还真有几个来小窗搭讪的,偏偏是我最烦什么就来什么被,我记得第一个搭讪的是一个女孩子,地区我忘记了。

“姐姐,你可以管我么”

我不知道其他主对于此类小贝怎么看,但是我很反感,第一,她没有问我是否有被。第二,她没有询问我是否有兴趣管她。第三,她都没有说出自己的优势让我去关注她。我记得我只回了她三个字,没兴趣。然后她就知趣的再也没有出现。

第二个跟我搭讪的人就是江昊,巧合的是他也刚加群,只是来碰碰运气,用他的话说,男被三年等个女主都是奇迹。巧不巧的我就是一眼看上了这个孩子,非常懂礼貌,即便带着目的找女主,却不会让人生厌,既然看对眼,在一起就是水到渠成。小昊距离我的城市大概两个小时车程,不远不近的距离刚刚好。平时他的学习我还是会监督的,很聪明的孩子,物理非常好,就是英语太差。

第一次实践是期末考试以后我提出来的,首先我想见见这个孩子了,再次,他攒的帐够他好好享受一顿了。电话里我能听出他的紧张,他是第一次实践,我能说这也是他第一次坐火车嘛,没出过远门的娃。

我没有去火车站接他,男孩子哪那么娇气,再说宾馆就在火车站边上一眼就可以看得到。宾馆里的我也很紧张但我思路清晰,我知道我可以把控这个场面,哪怕从来没有过,再说在个小屁孩面前我也不能让他看出我的紧张,多逊!很温柔的敲门声,我问了句谁啊,门外回了句姐姐我是江昊。

我起身打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小昊,即使看过他的照片,见到本人还是觉得暖暖的,是想象的样子,柔和的轮廓,坚挺的鼻子,南方男子独有的清秀,他带着浅浅笑意低着头,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本以为会紧张的发抖,看来他比我淡定。

我拉着他的手进宾馆,他有条理的将自己的包包放在角落的地毯上,然后双手垂直在我面前站定说了句姐姐好,这孩子虽说平时也有礼貌,但是还是经常撒娇卖萌一起上,很难见到他这幅认真淡定的模样,看来这是进入状态了。事后才知道,他来之前跟一个关系好的经验男被学来的,实践一定要乖巧懂事。

我让他先去洗澡,这段时间我把工具摆好放在桌子上,皮带一条,檀木戒尺一把,数据线一根,不多但是足够可以让他记忆深刻,我始终认为数量和工具只是运用恰当就好,手劲才是关键!大概十分钟左右,带着一身沐浴乳清香的毛茸茸小脑袋就出来了,自觉的换成了小背心和宽松小短裤,活力逼人,真是甚得我心!他眼神慌乱的看了一眼放工具的桌子,只有一瞬间的慌乱,立马恢复正常然后站我面前低着头不吭声了。

“规矩不需要我再重复了吧”来之前跟他沟通过,基本的规矩他还是懂得。

“我知道了姐姐”说完就跪在离我最近的墙角,上身笔直,手掌贴裤缝放好,这是反省的步骤,也是他将自己交给我的开始,必不可少。

头发还有未干水滴在脸旁,氲氤水汽弥漫的感觉,瞬间觉得很美好,也有了好好疼他的冲动。脱离这层关系,甘心下跪认罚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尤其女人,感性的动物。我抱胸站着,他低头跪着,我没有说时间,他也没有问,很和谐的画面至少是我想看到的画面,二十分钟就让他起来了,他嘴角歪在一边,手撑着大腿站起来。平时我也让他跪过,毕竟没在眼前看着,姿势能有多标准,这次他是没敢放水,二十分钟也不会一点反应没有。

我坐在了床尾,示意他趴我腿上,江昊两手穿过我的大腿直接扶在地上,他个子不算很高,175的样子,拱起来还是可以不碰我的腿,我知道他不太敢把全身重量压在我的身上,就自己撑着地面,现在的状况是我像个多余的人,我拍拍他的屁股告诉他不需要这样,我可以撑得住,让他放松趴腿上,手可以抓住床尾床单,好吧,小家伙全身僵硬了。我把他往怀里拢了一下,揉揉他的头发让他放松,然后伸手去拽他的裤子(对于谁主动去脱裤子我没有要求,很多主都要求贝贝自己脱好)棉质松紧运动裤,抬下他的腰,裤子连同内裤就一起脱到膝弯以上挂在那里,手放在他赤裸的臀部,感受着年轻活力弹力的肌肤带来的美好触感,轻轻掐了一把,果然水嫩有弹性,男孩子如此好的皮肤让很多女孩子都汗颜啊,况且身下的人儿开始伴着一些轻微的颤栗。就那么有一下没一下的触着微凉的肌肤,开口问他:

“刚才反省的怎么样,说说吧”

“姐姐,我知道错了,我认罚”

“都说说有哪些错误,别冤打了你,错说漏说都翻倍”其实现在还没规定数量,翻倍只是吓唬小孩子而已。

“晚睡两次,喝酒一次,撒谎一次,成绩距离姐姐规定的分数差了40分,还有一次逃课……”

江昊的声音很小,但是语速刚刚好,吐字清楚,思路清晰,对于一个趴着的人来说我很满意。没有再继续刁难他,直接宣布他的惩罚:

“逃课20,晚睡每次20总共40,喝酒60,分数每差一分2下,总共80.,一共200”话还没说完小兔崽子就扭头补充。

“姐姐还有撒谎呢”是不是孺子可教也,生怕我落掉惩罚,我不紧不慢的告诉他。

“我没有忘记,撒谎的帐另算,我们先算其他的,你准备好了吗”手轻拍了下他的屁股,让他回答。

“准备好了姐姐”

“那好,规矩是不能躲,不能摸,但是可以喊,只要你不怕被人听到,明白吗”身下的人儿点了下头。

“啪—”手快速扫到他光洁的裸臀上,震的胳膊一麻,手掌迅速传来热度,不亚于这孩子的疼痛(如果有主愿意为你用手OTK,尤其女主,请记得感恩,手的疼痛远远大于屁股带来的疼痛),身下的小人儿脸迅速涨红了,我知道不是因为痛,是害羞,这种最原始的打小孩子的打法最能让人产生羞愧。紧接着是第二下,同样的震麻我的胳膊,他的臀肉正以一种飞舞的姿势在狂奔,风景真好。只是手上的热度提醒我不出二十下我的手肯定会肿起来,江昊哼了一声,小到我几乎听不到。

“啪—啪—啪!”后面的节奏快了许多,手依旧火辣辣的疼,手下的两团已经变成了好看的浅红色,如果实践是场视觉盛宴,颤抖的身躯,略微扭曲的五官,害羞的表情,压抑在喉咙的呻吟,白里透红的肌肤,那么这个部分就是视觉最好的享受。二十下很快打完,发现我没再动手扭头看了我一眼,我竟然在他眼里看到了期待,小家伙多半是享受的,很好,不会辜负你的期待。

“这20是惩罚你逃课,不多但是你记住没有下一次。”打的过程不说话可能是我个人习惯吧。

“谢谢姐姐,我知道错了,没有下一次了”认错神马的在什么时候都有爱~

把他从腿上拉起,命令他伏趴在一张空桌子上,双手平行前伸,桌子的高度略低于他的腿长,所以趴下的时候屁股会自然撅高,完美的弧度,远观一下,姿势很好,修长的双腿与肩齐宽挺直的站着,双手自然的向前延展,脑袋偏向一方,脸贴在桌面,最高点落在了即将受刑的部位。

“开始咯,规矩不再重复,自己报数。”报数会让人的羞愧感无限放大,很多贝贝排斥报数,小昊还是极其懂事的点点头表示准备好了。

皮带是很好的牛皮皮带,我曾在自己的胳膊上用三成力甩了一次,红肿持续了三天才消退。铁扣握在手心,站在了离他半米较好动手的地方。

“啪~~啊~~”这两个声音我是同时听到的,难道这孩子反射弧如此短?我低估了自己的力道,尽管我觉得我仍然只用了七成力,原本光洁的皮肤迅速隆起一道二指宽的突起,并迅速膨胀起来。他没有动,只是原本的平摊的手掌变成了握紧的拳头。在我以为他忘记了报数的时候,小昊嘴里吐出了一声“一”,很好,我很满意。“啪—”第二下紧挨着第一下的下缘落下,很整齐,强迫症此时发挥着良好的作用。“二,姐姐疼…”拳头小幅的砸在了桌面上,下半身依旧没动,我也依旧没有开口说话。

第三下紧接着第二下的下方迅速的扫过,小家伙的膝盖弯曲了下又站回原样,嗓子嗯了一小声,报出“三”,可能知道喊疼没用,接下来的几下顶多哼几声并小范围的晃一下身体,我都没有在意。“二十..”这俩字是从喉咙深处喊出来的,此时的屁股颜色已绯红,一道道肿痕整齐有序的排列着。江昊的脸有些红,额头上开始有了细密的汗珠,我停下来,上前去摸了下小昊的脸,用手将额前的头发拨开,他轻声叫了句姐姐,就用那双无辜的眼睛望着我,他的表现很好,很乖巧,我冲他点点头表示满意,皮带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贯穿两块臀肉,手法够准的话可以扫到任何想打的地方,并且肿的非常均匀。

二十下一组是个很好的打法,方便计数也可以给他一个缓冲时间,第二组开始,我承认理科好的孩子数字都很敏感,不管他怎么叫喊,怎么喊疼,报数都没有出过错,但是姿势确实越来越不标准,膝盖弯曲,身子挂在桌子上,手肘有些撑在桌面上,纠正了几次仍然下滑。我一把就他拽起来,由于太过突然,他的脚下没站稳,差点摔倒,趁势扶了一把才站好。

“说的话听不懂是吧,不会趴?”声音很严肃,脸色自然也不好。他没有说话,就是低着头,不看我的眼睛。

“手”貌似他没听懂我的话,我又重复了一遍“手伸出来”,即使慌张还是伸出右手,“啪”“啊……”很痛苦的叫了一句,我确信十成力用皮带打到他的手上,他第一反应就是缩手然后用另一只手反复的揉搓。

“手”依旧没去管他,又是一次十成力,江昊带着哭腔的叫着姐姐,五官狰狞的缩成一团,我知道是真的疼了。

“手…”加重了语气,看到他伸出的右手已经明显红肿起来,小孩还是尽量绷直手掌手指,其实皮带很容易扫到手指,疼痛感更强烈,没有留情的又狠狠抽在肿胀的手心。小昊嘴里发出一声很长的闷哼,捂着手跺脚。手上的神经密布,十指连心绝不是夸张的说法,如果打屁股或许在疼痛的基础上可以带来愉悦,而打手心真的只是单纯的疼痛,无法摆脱的疼痛。三下不多,只是让他长个记性,既然效果有了,目的也就达到了。

“现在知道怎么摆好姿势了吗?”用皮带抵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看着我。

“知道了”呜咽着声音,楚楚可怜的双眼,我想他是真的怕了。

看着他继续趴好,这回姿势非常标准,屁股轻微的肿着,用手揉了会,又继续开始,之前的打算就是皮带100,正好是惩罚晚睡和喝酒,接下来的速度快了很多,力度依旧没变,小昊的表现还算满意,轻微的挣扎和叫喊我当做是乐趣,就在快要结束惩罚的时候,记得没错应该是过了90了,他突然用双手捂住屁股,实践之前我想过很多种可能,就连对方摔门出去的可能性我都设想过,真实发生抵抗的时候我还是不可抑制自己的火了,即使刚才打他手也只是立立规矩,并没有生气。

他两手使劲在屁股上揉搓,好像可以把疼痛揉走一样,看来规矩只限口头啊。调整了下情绪,挥起皮带就往捂着屁屁的手上打去,由于他的手在动,这一下几乎贯穿了两只手,并且手腕连接小臂的地方迅速变红,可能对江昊来说也很突然,惨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他不敢起身,也不敢再揉,立刻重新摆好。

“两个选择,第一我把你绑起来,第二,刚才的90下不算,重来。”

“姐姐,不要,我不会再动了,实在是太疼了,我保证老实…我不要绑起来也不要重来…姐姐”声音带着略微的颤抖,求饶是吧,早干嘛去了!

“那我帮你选择,我们重来,这回再乱动,这个门你今天是不用出去了”

“嗯,我不乱动乱摸了,别生气了姐姐”小家伙的手捏着我的上衣下摆可怜的说着。

“手拿回去,开始”再次重来,果然乖了很多,除非疼的忍不了喊几句,整个过程身子都是轻微的浮动,除了报数也不说话,身后已经没有不烫的地方,这次过了五十我就瞄准了臀腿连接的地方,这个地方很敏感,每抽一下都是惨叫,头会高高的抬起,然后又落下,手还不敢乱动,直到最后一下皮带狠狠掠过,他长呼一口气,然后软软的趴在桌子上。我把皮带丢在床上,左手按着他的腰,右手摸上那一片滚烫,臀峰处泛着白,摸上去明显的肿块,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将他搂过,靠在我的肩膀,手在他后背上轻拍着。

“疼吗”

“嗯,疼死了,还不能动,但是我好几次都好想摸但我忍住了”说的那般委屈。

“疼就记住,喝酒晚睡熬得是你的身体。小昊,我们还没有结束,对吗”

“再抱会好不好,我知道没有结束”粘人的小家伙。

我把他扶好站着,转身去把两个枕头拿到床边,然后示意他趴过去,裤子还在小腿处挂着,就那么一小步一小步挪过去趴好,直到纠正到自己满意的姿势才转身去拿桌子上的戒尺,这是一把黑檀戒尺,非常沉重,光泽度也很好,最爱的工具之一,上面的刻字也很适合小昊“花有重开时,人无再少年”

青春年少谁无错,又有多少少年有个正确的引路人指引他走向正确的人生道路。很多孩子的父母或许认为物质更重要吧,却忽略了这一颗颗等爱哪怕等待严爱的心。我不是菩萨,不能普度众生,至少我发自内心的想要小昊进步。主,没有伟大一说,但也大部分怀着一颗善良的心。谁说非亲兄弟姐妹没有真正的感情,那圈子里的这些又是什么。

这个姿势对于被来说是最舒服的姿势,OTK毕竟不能趴实了,桌子上又硬,看他现在放松下来的样子也知道他准备好了,戒尺平行横在他的屁屁上来回蹭着。

“小昊,接下来的八十是惩罚你的成绩,对你要求是有些高,你可能会觉得委屈,但你给我把这些委屈收回来,你只要知道今天这些是你该受的,下学期你会知道该怎么做。”他的成绩这次是有很大进步的,但我给他规定的分数确实有些难为他,他知道他的目标,我只是一个引导。

“没有委屈,你说的我都懂,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在他还没防备的时候突然打下来,“噗”黑檀木木质较沉,在水里都会沉底,发出的声音并不是板子类的清脆,而是闷闷的一声,这次江昊的反射弧变长了,有那么几秒后才大叫着昂起头,手指拽着床单,在地上的脚也向上抬起,然后自己又慢慢恢复原来的姿势,没有给他喘息的情况下迅速打下第二下,我的印象里女孩子才会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这次我颠覆了,杀猪声也不过如此,电视的声音已经盖不住了,既然说了可以叫,就不会去管他的叫喊,第三下的时候江昊除了肚子还在床上,其他部位全部抬起了,并且开始求饶,我并没有强调不许求饶这回事,首先应该没有主会对僵尸感兴趣,其次求饶在这种时候是真的会让主心软,哪怕没变现出来。

好吧,我有点心软了,但还是对他这个三下就求饶的事感到啼笑皆非(后话,总结看来,女孩子耐打尤其对于长时间的打击,男孩子虽然皮厚但是不耐久,耐受力要好一些)。都说心软了就帮帮他吧,我一只腿跪在床上,左手压着他的腰,右手开始抡戒尺,由于姿势问题力道还是受了限制,他不再大幅的挣扎,一直小声叫喊,屁股上的肉也就那么大一块,没几十下就几近全肿,无处下手,敲下去的时候很多地方都是肿块,到处犯着白,臀腿处更是肿的跟屁股没什么两样。后面的十几下我放水了,其实是心疼了,草草打完最后几下就放开按着他腰的手,去了卫生间。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