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训诫
本文为转载,为医大女生原创,文本为聆雪提供
本文为《住院医生 1》的后记
本文为《住院医生 3》的前篇
本文为含有SP内容的训诫文,请务必了解此类小说性质后再进行食用

文宇习回房间泡了个澡,外科医生比较辛苦,作息时间没规律就不用说了,神经还总是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就算今天没有炎壤的事情,估计他也是睡不安稳的,白天给一个有凝血功能轻度障碍的病人做的手术,现在还没完全脱离危险期,医院要求像文宇习这样的大主任的手机是要24小时待机的,方便有事情直接和他们联系,虽然文宇习的电话不至于像热线一样每天响个不停,但是非常时期响起来的时候通常就是千钧一发,病人命悬一线了。

靠在床上翻着书,不一会就歪着睡着了,昏黄的灯光中男人睡的很沉,习惯皱着的眉头终于也有些展开。

总算是让男人安静的睡了一觉,闹钟这时响了,凌晨3点,常年形成的职业习惯,没有忽然被吵醒的睡眼惺忪,文宇主任灵活的起身,还是放心不下那个小孩儿啊。

轻轻的推开炎壤的房门,床上趴着的少年呼吸均匀,脸上满是安静,皮肤很光滑,稍稍呈现一点小麦色,眉毛浓密,不是剑眉但是英气十足,挺拔的鼻梁绝对是整张俊俏的脸上的最亮点,还是刚刚撒娇时候的嘟嘟的小嘴,满透着可爱。

文宇习却皱起眉头,手背轻轻碰了下炎壤的额头,因为是侧脸接触的面积不大,但是以一个医生的素质,让文宇习一下子就判断出小孩儿在发烧。揭开被子看伤,壤壤的臀部还是肿的的厉害,靠近大腿两侧的地方都是一个个的檩子,是开始用板子打的,臀峰更是严重,都发紫了,板痕已经被巴掌印盖住了。自己的学生一定是累坏了,不然这么疼的伤,怎么还能睡的这么安稳。炎壤就是这样,自己虽说是医生,可是自己的身体是从来不会照顾,发绕不知道,39度多还上大手术,术中感觉患者的皮温太低,请麻醉师看下情况,没发现问题,才知道是自己太热了。被老师知道带病上手术,当然也是一顿教训,但是还是不会善待自己啊。

文宇习去厨房冲了一碗麦片,放上炎壤喜欢的敲碎的奥利奥。

回到房间,炎壤还是没醒过来。

“壤壤,起来吃点东西,”炎壤的胃不好,退烧药又伤胃,所以先给小孩儿吃点粥。

“不饿~”含糊的声音,一般人觉得是听不懂的。

“那也得吃啊,来,张嘴~~”文宇习耐心的把一勺粥伸到炎壤的嘴边。

“我要睡觉,困~~”有人有起床气,炎壤这时睡中气?

“壤壤,你在发烧,吃完粥好喝药啊~~”

“不要喝药,不要吃粥,睡觉”显然还是没清醒啊。

文宇习索性把炎壤抱起来,避开屁股上的伤,侧靠在自己身上,“来,壤壤最喜欢的奥利奥,吃一口。”谁说只有漂亮的护士姐姐有耐心,雷厉风行的文宇主任也是可以的!

“不吃~~”把自己的身子重新出溜下去,把枕头盖在头上继续睡。

“炎壤,我再说一遍,你发绕呢,吃完粥,吃药!”文宇习急的都有些额头冒汗了。

“不,干吗逼我!”枕头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文宇习知道炎壤的房间里,有急救箱,找出来,取出一个10ml空针,抽好消炎针和退烧针,在炎壤的红屁股上,用酒精消毒,凉凉的感觉倒是没让炎壤警惕起来,反而在扭扭小屁股。文宇习扔掉棉球,按住炎壤的腰,右手利落的把针扎在炎壤的屁股上,不是伤最重的地方,但实在避不开,所以炎壤彻底醒了。

“好疼!“这声叫的倒是没看出他的虚弱。

“不许动!”文宇习轻喝。

“疼疼~~疼~~慢点推~~”刚才让你吃药你干嘛了,这叫自作孽不可活啊~~炎医生~~

好不容易坚持过来,炎壤给老师一个控诉的眼神。

“30下!现在就还!!今天为什么挨打??怎么就记不住呢!!”

“唔~~唔~~,疼~~~好胀啊~~不打~~”现在装没睡醒了~~说着手伸到屁股上自己想揉揉,可是手还没到目的地就停下了,抻的好疼啊.

“不打?打还记不住呢!”说着在炎壤的屁股上掐了一下,小孩儿疼的直锤床,文宇习都松手了,还在锤,那样的紫屁股真是受不住这样持续刺激脊髓的疼啊~~

“别废话,自己把枕头垫在肚子下面~~”说着已经拿了板子站在炎壤的身后。

看老师的脸难看的就像自己跟老师查房的时候回答不上简单问题时一样,炎壤害怕的缩缩身体,恨不得把自己团成个团,可是稍稍一弯就疼的不行,加上发绕,小脸更红了。

文宇习深深吸啦口气,看老师的眼睛都瞪起来了,这是正运气揍自己啊,炎壤往远离老师的方向蠕动下,可是作为一个伤员,一个屁股很疼的伤员,一个发着烧的伤员,这种行为我们称作无谓的挣扎。

怎么还向前迈了一步啊,“别~~别过来~~我~~我~~真的疼啊,真的,疼的快死了!”炎壤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刚才叫你反省的什么?”

“照顾???照顾好自己的???健康,”真是不敢不回答啊。

“生病不吃药,还怎么哄都不吃,你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真是气死人的小孩儿。

“不??不??不是,”有本事现在就别那么心虚啊~~

“什么不是,我看就是,炎壤啊炎壤!你真是一如既往的欠收拾!”说着一下板子拍在炎壤的臀腿相接的地方,刚刚揍他时候,想着这小子明天还得坐着做手术,就都打在不影响做的地方,现在~~哼哼~~明天你炎壤你也不用去上班了。

炎壤疼的紧紧抓着床单,老师着实气的不轻,就算刚刚看出炎壤在和自己耍小聪明。下手都没有现在重。自己真是的,明明发誓再也不让老师失望的啊,怎么刚刚老师让自己吃药的时候没乖乖的听话呢,真的好自责,炎壤生自己的气了。

慢慢的爬起来,强忍着身后的巨疼,真的就把枕头拉过来放在自己的肚子下面。把头放在小臂上。默默的流眼泪。

看着高高翘起的红紫的臀,一颤一颤的肩膀,文宇习放下板子,叹了口气,“本来怕你疼,就只给你喷药,现在既然某人那么不听话,就罚把伤揉开吧!”文宇习的语速不快,但是压迫感十足。

炎壤抬起头,对上老师的目光,一时无法判断老师的生气指数,只是貌似用嘴形说了个“不”字,然后就又低下头了。

其实炎壤接受的西医的教育使他对揉伤没有很高的赞同感,确实临床上是不经常用的,所以每次被老师教训,上药的时候都是用云南白药,先用冰敷,12小时后再热敷的方法。但是听中医科的医生说揉伤确实很疼,所以医生自己受伤都不愿意用,就像妇产科有的女医生因为怕疼不会选择自然生产是一样的。

“先试试表吧。”要是发着烧还是不要再刺激他了。甩甩表,炎壤赶忙接过去,“夹好了~~”依然是关心的语气。

炎壤看老师的神情有些缓和,但是还是不敢撒娇的,“是,老师,我夹好了。”那份儿恭顺的劲儿,就差在床上给文宇习鞠躬了。

看着炎壤难得委屈的表情,文宇习再次被灭火了,“壤壤~~”

“是,老师~~”炎壤迅速答道。看来是吓的不轻。

文宇习没忍住,笑了出来,“你那么怕我?”。

“不~~不是~~就是~~”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声音渐渐小了。

还是主任稳的住气氛,“好~~好~~你现在要是不烧了,就不罚了~~好不好?”再次给出优惠。

炎壤迷糊的眨着眼睛。“36.8~~”,拿出体温计看了下。说着又双手给老师看,好象不相信老师刚刚说的话。

“恩!!无罪释放~~”主任潇洒的转身走出房间。身后的某壤,舒服的在枕头上蹭蹭头,继续和周公谈论多少茅台可以成功麻醉一头牛的问题去了~~

清晨的阳光总是会给人带来好心情,即使是昨天被折腾的很惨的炎壤也是这样的,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糟啦!!”炎壤一跃身坐起来,“呦~~好疼~~”慌乱的侧着身,开始往身上套衣服。抓起床头的T—恤,有张纸条。

“炎医生,当你看到这个留言的时候,我很肯定的通知你,你迟到了~~”也是隶书,比炎壤写得有力很多。炎壤崩溃,“不叫醒我,现在又说人家迟到!!”。

纸条继续,“请不要那么大声的抱怨我没叫醒你,现在又说你迟到了,如果不想因为迟到被罚的话,就现在稳当的穿好衣服,别乱套哈,然后去厨房。”

炎壤明知道,这屋里没监视器,可是还是很不爽的向周围看看,但是还是慢下动作,稳当的穿好衣服。

下楼时身后的伤还是疼,只好一点一点的慢慢走,到厨房的时候比刚起那时疼的好些了,应该是适应了吧。桌上果然有张纸条,“哎~~老师什么时候也这么玩了~~”修长的手指拿起纸条。

“嘲笑我和你玩这么幼稚的游戏的话,先小心某人的屁股!”纸条的第一行这样写道。

“天!!我想什么你都知道,不玩了~~不活了~~”

红着脸继续向下看“把饭菜热了,上午的手术我安排人替你去了,下午两点你直接去手术室找我。”

炎壤“哦”了一句,拿起筷子坐下就准备吃,“嘶~~疼”,慢慢的坐下,恩?筷子伤贴着一个便利贴,上书:你确定你热着吃的吗?

某人彻底语塞~~

炎壤这次好在长啦记性,身后有伤,没有热有点淡的你牛肉,只是把蘑菇汤热了,加了些白米饭,又添着老师新做的蔬菜水果沙拉,饱饱的吃啦一顿。走到水池旁边洗碗。炎壤下意识的向后跳一步,又是便利贴!“我热饭了啊,也没想不洗碗啊。”自言自语的说着~~

“吃好了就别又睡了,把伤热敷下~~热水袋在沙发上。顺便看看ROU-Y吻合的术式。”认命般的洗好碗,找来热水袋给自己热敷,不是炎壤不想偷懒,而是不敢啊,下午要是还一瘸一拐的,文宇大主任要是看不出来他没热敷,那主任也不用在外科混啦~~

敢于实践永远都是优秀的品质,炎壤就是这样的典范,不久前忍着疼用开水给自己热敷后,果然现在走路姿势顺溜多了,当然这样的实践也许不只是因为他炎小壤想做个伟人。更大的、起决定性的问题应该是,炎壤医生知道下午是台儿不大不小的ROU-Y吻合的胃肠手术。

按时到达手术室,和门口的护士老师拿了套刷手服,换了拖鞋就往里走,带好口罩,穿过半无菌区,来到可以做ROU-Y吻合的手术室,病人已经开始麻醉了,主任还没来,炎壤赶紧找了个没人的水池开始刷手。

用手感应开关,水流出,冲手,再感应开关,水停,用洗手液洗了遍手,冲干净。取出刷子,挤上消毒液。指尖,指腹,手关节,掌心,手背,换另一只手,还是指尖,指腹,手关节,掌心,手背,小臂,手肘,肘上三分之一,再换另一只手,小臂,手肘,肘上三分之一。冲干净,用头按着瓶子的开关,挤了些消毒液继续刚才的顺序。整整好的三分钟。烘干后,涂上保护液,双手举到胸前,走到手术室边上,用腿感应开关,门开。

“护士长,今天您的器械班啊,开始消毒吧。”炎壤微笑的说着。

“壤壤~~今天精神不错啊~~一会和你老师好好配合。”护士长熟练的的给炎壤传递夹着碘酒纱布的卵圆钳一边说。

三遍消毒,铺好大单,中单,四块小方巾。

“护士长,今天麻醉是哪位老师?”炎壤准备再去刷手,走到门口问。

“别客气了,炎医生,是我~~”熟悉的声音。

“吕贤!”确定是中气十足的声音,来自炎医生。“今天把这病人的生命体征给我盯紧了!”说着又往外走了几步。

“放心好了,文宇主任钦点我上这台儿呢~~”很自信的声音,也确实,吕贤对年纪大,基础病多的病人的麻醉倒真是这个医院数一数二的。这方面难度大的手术都是让他跟麻醉的。

刷手回来的炎壤回来。

“现在穿手术衣?”巡回护士问道。

“恩,谢谢,穿吧,先打开再说。”很职业的声音。

“就是,一会文宇主任来了,肚子还没进去的话,某人~~哈哈~~”没继续说下去,就被炎壤冒火的目光烧回去了

炎壤拿过电刀试啦一下,放在随手可以拿到的地方,接过器械护士递过的有齿镊子,在病人的皮肤上比划了一下,和助手商量了下刀口需要开的大小,在大概范围的两边用镊子夹出一个白印。

“刀。”器械护士把弯头手术刀准确的放在炎壤伸出的手上。按照刚才确定的记号,一刀下去,表皮被切开,继续用电刀划开皮下脂肪层,期间遇到小的出血就用电刀凝血,接下来是筋膜,炎壤和助手换了两把中弯剪刀,一人夹住一侧,向上提起,炎壤另一只手持电刀轻轻一碰就开了,两人默契的向自己的方向撕开,用纱布固定好已经打开的层次,接下来是肌肉了,依然用电刀,电刀的好处就是可以同时起到切割和止血双重功效。肌肉随着电流的刺激一收缩一收缩的。几乎没出血。

“生命体征平稳。“吕贤看已经进去了,说道。

“胃窦,十二指肠,一部分空场已经看到了,我先摸摸啊。”说着探进食指和中指。

“粘连的厉害啊,病人吐,是吧?”手又进去些。“你摸摸,十二指肠和胃窦那儿,我觉得还行,不是很厚,应该不窄啊。”自己的手退出来。二助继续探查。

“看看肝有问题吗?光滑度还可以哈~~”炎壤轻松的说道。

二助也退出手,“老师怎么还不来啊,”随手捅捅暴露出的一段小肠,引着没在台儿上的巡回护士看,“你看,这就肠的固有波,人死了这个波还会存在一段时间的。”

小护士好奇的看了下,点点头。

“那具体存在多长时间呢?”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炎壤不自主的站直身子,“老师。您来了。”把自己放在手术台最应该站定的位置。

主任朝护士长礼貌的点头,麻醉和几名护士也和主任问好。

“先帮我穿手术服。”很快主任从小隔间出来,站在术者的位置。

炎壤还在纠结老师的问题,可不会就是不会,想破脑袋也没用,文宇习狠狠的瞪了炎壤一眼,炎壤赶忙道,“我们俩探查了下,肝脏没发现异常,十二指肠情况还可以,就是粘连的厉害。”听炎壤说着,文宇习已经伸手进去。

“胃窦紧挨着的那你给我好好摸!”

炎壤再一次探查,抬头看看老师,“确实肠壁厚了。”

“一个好的探查非常重要,甚至比手术本身更重要,因为你要通过你的手,你的眼,有的时候还会用上你的嗅觉,确定最终手术的方式和范围,以后你们都给我仔细点,总是随随便便的,总觉得最后拍板的不是自己,是吧?“一边用电刀游离粘连一边教训着。

炎壤配合着老师的进度,把十二指肠和下腔静脉游离出来。“空肠拉上来,你那边是近端吗?”

“接上5厘米就行”

“注意边距,针距”

“千万一针是一针!”

手术有条不紊的进行,时间过的好像就不那么慢了,三个多小时过去,主体部分完成。“老师您下吧,剩下的我们来就行。”炎壤适时的开口。

文宇习恩了一声,转身,一旁的巡回护士赶紧帮主任把手术服后面的带子解开,文宇习把衣服脱下来,扔进大桶里。

炎壤这边也开始缝皮,用的是大切口使用的间断缝合法,他和二助俩人以人一头往中间会和,很快就搞定了。

文宇习开口,“叫家属吧,炎壤,你去和家属交代下,护士长,送病人进监护室,谢谢。”说完露出绅士的笑容,当让带着口罩呢,看见的只有眼睛而已。

见文宇习走了,吕贤凑到炎壤耳边,“得瑟吧,叫你在台儿上还调戏我护士妹妹!”这语气,好像他自己现在没占人家护士的便宜似的。

“得!得!你小子以后再我面前少出现,我上的手术你别来!”这嗓门拔高的还真快,“对了,你先把病人推苏醒室去,把病人捣鼓醒了啊。”接着又垂头丧气的,“我先把任务完成了在收拾你啊~~”说着跑向手术室专门的家属接待室了。

“195床的家属?哦,您们就是啊,手术很顺利,一会病人就出来,我们手术完的病人常规是进监护室观察的,一两天没事儿的话,就可以重新回普通病房了,您们可以在这等,一会儿和病人一起回去就行。”虽然是刚刚还和朋友幼稚的抬杠的男孩,但是面对病人却变现的大方得体,说话也是面面俱到。果然是文宇习培养的好苗子!

这边的事一结束,炎壤赶快回到病房,也到了快下班的时间了,文宇习正好在转病房,看炎壤来了,“去我办公室等我。”轻声的耳语。

用老师给自己的钥匙打开主任办公室的门,在窗边站好,不说是标准军姿吧,也绝对的张肩拔背,炎壤拿起外科书开始看。

背后开始冒汗珠的时候,文宇习进来了,随手锁好门。“手撑桌边上!”,声音依然很低。

炎壤知道又要挨揍了,也不敢慢半点,赶紧摆好姿势。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