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终章RSolenya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The Dawn》的前篇


“姐姐!姐姐—!”

“唔?怎么了吗?”

我翻过身,勉强地支起自己的身体,伸出一只手轻抚着她的小脑袋,疲惫不堪地露出一个微笑—我现在着实有些累了。

她垂下眼帘,脸红了红,两只手背到了背后去。

“只是想让姐姐多陪陪我嘛—”

“这样啊,那等姐姐休息好了之后再来陪你,好吗?”

我捏了捏她软软的脸蛋,稍微有些烫手。

“不嘛不嘛—姐姐已经这个样子好几天了,究竟什么时候才休息得好啊!”

她后退了一步,嘟着嘴别过头去,明显是在赌气,亦或者说是在撒娇。

“别闹哦,不然等姐姐有了力气之后,第一个关照的就是你的小屁股哦。”

我轻轻地说出这句话,随后翻回身去,仰面朝天。

淡淡的轻风流过我的衣角,吹动我散在床上的长发。

我闭上双眼,想要沉浸在这温暖之中。可每当我想起那些事情时,嘴角仍是会不由自主地抽搐,心里也完全静不下来。

—恶心的人类。

在那一瞬间,我只感觉到了肮脏、与无助。我看到的是黑暗。

随后,我的我的一切便悉数崩塌了。

“姐姐?”

她伏在床边,轻轻地呼唤我。

当然,她除外。

她是我见过的,最纯洁的人类。她是我唯一的光明。

她是我的妹妹,比我小六岁。自从她选择离开家里而跟着我一起出来生活时,我知道,我的生命此时已经不专属于我了。

当然,我也不是自愿离开家里的。

妹妹一直都很活泼,很开朗,但也十分听话。是个很可爱的小萝莉。不过在只面对我时,她会展现出一些在别人面前根本不会出现的性格—

突然,我听到一声不大的动静,凭声音可以判断出是她爬上了床。我的大脑高速运转,试图猜到她爬上来的目的。

然而,当一只小手拽住了我的裙角时,我便知道,我的猜测没一个对的。

“嗨——!!”

她用力向上一掀,我的裙子瞬间成为了风中起舞的无用布料。然而,还没等我睁开眼坐起来,她的身体便向前一倾,倒在了我的身上,将小脸紧紧埋入了我的那处。

“唔!”

方才所有的思绪瞬间都中断了,我从床上猛地弹了起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随后一个转身坐在了床沿上,勉强整理了一下裙子,将她按在了大腿上,右手高高抬起,随后重重落下。

“啊!姐姐疼疼疼疼—!”

“现在知道疼了?嗯?”我看着她一边喊着疼,一边露出窃笑的嘴角,便止不住地苦笑。

这孩子,怎么在我面前就这么皮啊。

—虽然还蛮可爱的。

我也抓住了她的裙角,轻轻地撩了起来,露出了她淡粉色的小胖次。随后几下连续的巴掌打了上来,发出了几声清脆的声响。

按理说,平常这个时候,她已经半哭着喊对不起了。但这次,她不仅不认错,还一脸坏笑地说道:

“嘿嘿,姐姐今天穿的胖次也是粉色的哟。”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还是打的太轻了。

我稍微狠了狠心,手臂暗暗用力,重重地打了十多下,手心已经有些发麻了。不过我还是尽量不直接打在肉上,而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胖次—即使这样也抵消掉了不少的力道。尽管如此,她的小屁股此时已经和胖次是一个颜色的了。

我没有急着去脱掉她的小内裤,而是停下手中的动作出神地看着她的小脑袋。她没有哭,也没有任何叫声,只是一直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我还在想她是不是闹了什么情绪,或是犯了什么难以对我启齿的错误时,抚摸着她的小屁股的右手却感觉到一股略带温暖的湿意。我立马就猜到了这是什么,不过我没有开口,也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抓住了那胖次的边缘,缓缓地将其脱下。随之的是一道晶莹的丝线被拉长,最后落在她大腿的内侧。

我沉默了一小会,随后微微侧身,将不远处的抽屉拉开,缓缓地取出了里面厚重的小木板。然后将它轻轻地放在她那轻微颤抖的小屁股上。

“我说过了哦,第一个关照的就是你的小屁股。”我斜着上身,左手捏了捏她那发热的脸蛋,“这次没有规定的,疼的话想哭就哭哦。”

还是一声不吭,不过她将那小脑袋一转,挣脱了我正在捏着她红红的脸的左手,随后一转头,将我的手指轻轻地含住。

我看着她已经蔓延到了耳根的潮红,无奈地笑了笑,也没有将左手抽回来,而是就这样重新坐好,右臂举着木板高高抬起—

这木板是当初专门为她定制的,大小刚好能覆盖她那稍有弧度的小屁股,厚度也是我最常用的10mm,力道刚好可以控制在带来最大的疼痛而不留下伤害的程度。

“啪!”不轻不重的一击,似乎还是在热身一样,只在原来的淡粉色中增添了些对比度。

她仍是没有任何喊叫,但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明显可以看出来是在强忍着疼痛。

我下了下狠心,用力地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吐出一点。随后调动了手臂上的所有肌肉,使足了最大的力道,手臂与木板此时合二为一,在空中划出一道圆满的弧线—

“啪—!!!啪!!啪!!啪!!!!!—啪!”

巨大的响声在空旷的房间中回荡,握着板子的虎口也被冲击力震得发麻。我左手的指头此时传来却一阵刺痛,疼得我惊叫了一声,想都不用想便知道是她吃疼咬了我一口。

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狠狠地咬了我一口,于是慢慢地张开了嘴,我才得以将左手收回来。仔细一看,几根指头上早已沾满了她的口水,还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齿痕,星点的血迹零零散散地布在其中。再看她的小屁股,早已变成了正红色,质感也变得不像一开始那样光滑,而是滚烫的类似于皮革的质感,皮肤下也微微渗着血痕,看来刚刚那几下的确打得有些太重了。

我将板子放在了一边,用手背轻轻地抚了抚她的头。她安静地伏在我的腿上,但全身上下已经淌满了汗水,身体的颤抖也越来越剧烈,变成了抽泣一般的起伏。她的头发也已被浸湿,粘在了一起。

我将她的裙子放下,打算就此终止这次的“惩罚”。但就当我抱着她坐起来,想要站起身时,她却一把抱住了我,不让我离开。随后她微微起身,捡起了一旁的板子交给我,随后趴在了我的腿上,红着脸用自己的小手慢慢地将自己的裙子重新撩起。直到这时,我才听到了她轻微的抽泣声,

我这才明白她之前做的所有事的目的,只得无奈地笑了笑,摸着她被汗水打湿的小脑袋:“真是的,想让我多关注你也用不着这样吧。”

“我害怕…姐姐……不喜欢我了……”她断断续续地说出这句话。

“傻孩子,怎么会呢。我不喜欢你的话,就不会再有人有资格被我喜欢了。”我轻轻地抹掉了她的眼泪。感受着她的呼吸逐渐平静了下来

她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继续拽着自己的裙角,不让它掉下来而重新遮住自己早已经红彤彤的小屁股,随后身体向前一探,将自己的红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

我摸了摸她已经冷却下来的红屁股,但每次轻轻一碰,都会感觉到她猛烈的颤抖,刚刚留下的疼痛远没有散去。

我举起右手来,随后扭过头,轻轻地对她说道:“那就打你50下哦,记得报数。”

“嗯。”她点了点头,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轻轻地附和。

“啪!”

“一!!”

她有些失声了,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她正在忍受的疼痛有多么强烈。

“啪,啪啪—啪!”

“二!三…四……五!!”

我的力道并没有多重,但她的声音却很痛,看来是之前用板子打的那几下过于凶残了。

我摸着那重新滚烫起来的小屁股,它现在已经皱巴巴的了。不仅如此,上面还布满了汗水,如果这里破了皮,渗进去的话应该会超级疼的吧。

我用着不轻不重的力道均匀地打在她屁股上的各个部位。臀峰处最为鲜红,看起来就像从此处均匀抹开的果酱一般。她的反应也逐渐减小,看来是已经麻木了。

“……二十九!…三十!!”

不知不觉已经打了三十下了,我的手掌也有些麻木了,拿起来一看,也是通红。但我仍是决定不拿板子,因为这并不是惩罚,而是奖励。

她的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就这样趴在床上轻轻地哭却又不做任何反抗,我看着她这样反而心疼了起来,不舍得继续打下去了。

“姐姐?”她微微抬起头,仰着脖子看着我。我这才发现,她的眼眶也是也是红红的,眼内噙满了泪水。

一滴泪水慢慢滑落,滴在了她的衣服上,很快与原有的汗水融合,沉没在布料中。

“姐姐……你为什么…哭了?”

我霎时才惊醒,我的腮边不知何时流满了泪水。

“姐姐…没有哭哦!这是高兴的泪水…”

我急忙抹掉自己的眼泪,露出一个轻柔的微笑,然后拍了拍她的身子,淡淡地说道:“好了,我们继续吧。”

“嗯!”

她也轻快地回应,随后再次乖乖趴好在我的腿上。

“最后二十下,来,我们换个姿势吧。”

我淡淡地笑了笑,将她横着抱了起来,自己稍微站起来,跪坐在床上。而她的双臂抵着床面撑起上半身,双腿跪着微微分开,红红的小屁股高高撅起。

我将她的小内裤从膝盖处拉到脚裸,身子稍微一侧,用左臂伸过她的身体,从后面整个抱住了她的上半身。我的手臂稍一用力,她的上身便伏得更低了,最后几乎整个上身都趴在床上,只高高地撅着红屁股正对着大开着的窗户。

我将她的双腿微微分开,那处娇嫩的花园便一览无遗。窗户的缝隙中偶尔有一两阵凉风吹来,激得她的臀肉不断收缩,花瓣处也落下一丝透明的花蜜。

我轻叹一口气,侧身从一旁的枕边抽了一张纸,为她稍微擦拭干净。那处留下的蜜汁却更加多了。

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屁股,示意要继续“惩罚”了,而她也很听话地将小屁股抬得更高。

“啪!啪!!”

“三十一,三十二—”

我打的不疼不痒,她的报数也没什么情感波动。

“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

我一点点地加大手上的力度,她却始终不如之前的反应那样激烈,仿佛还有一些遗憾在里面。

“想要我打得更重一些吗?”我轻轻地问到。

“……”

她没有作声,只是紧咬着嘴唇,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却将脸埋得更深了。

“想要吗?”我笑了笑,暗暗用足了劲,重重地一掌打在了她的臀尖上。

她明显忍着疼地惊叫了一声,随后快速地喘着气,终于在缓回说话的力气后低声说道:“我…我想要更重的惩罚,请……请姐姐…惩罚。”

我淡淡笑了一下,揉了揉刚刚打疼她的那处,随后正色起来,快速挥动手臂,重重地轮流打在她那红屁股的左右两瓣上。

“呜!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三十八!!!三…啊啊啊疼疼疼疼疼呜呜……”

随着我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速度也随之变快,她已经顾不得报数了,终于忍不住疼痛,开始喊着疼捂着小屁股哭着求饶了。

“呜呜姐姐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呜呜哇!啊啊—!疼疼疼!!”

打到差不多四十三四下的时候,她已经语无伦次了地不断向我求饶了,整张脸已经梨花带雨地哭成了小泪人。

我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又侧身抽了一张纸,轻轻地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把她散落下来粘在脸上的头发撩到脑后,又帮她擦干净流淌着的汗水,轻轻地在她头上一吻:

“乖,只剩五下了,要结束了哦。”

她是小脸红了红,再次安静了下来。我重新坐好,将她按在原来的位置上,抓着她的小胳膊反绞在背后,重新拿起放在一旁的板子—

举起—

—落下。

“四十六!!!”

她重新开始报数,并且忍着泪水,不让自己再次哭出来。

“啪!!”

“四十七!”

微风拭过我的脸庞,一丝明显的凉意使我打了一个冷颤。不知不觉,我的身上也早已沾满汗液,湿透了全身。

“呜哇!四…四十八—!!”

我是什么时候忘记了从前的人生呢?是考入自己都没有听过名字的大学时,是担任周围“朋友”都不愿意入职的底层职位那一刻,还是那样一群人围着我,露出恶魔般的笑容的时候呢?

“四十………四十九—!呜!”

一切流逝的都是如此之快,我的人生的意义,似乎早就消失了。

“啪——!!!”

这最后一下似乎是因为自己陷入回忆的思考中而忘记了现实,力道有些太重了,而且没有打准,以至于直接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出来。木板险些脱手,手腕似乎也有些扭到了。这一下更多像是打在了我自己的脸上,将我打醒,将我叫回到了现实。

“五十!!!!!!!”

她一声痛呼,已经听不清是不是在报数了,只知道是在吃疼地惊叫,音量竟和刚才那一板子发出的声响相差无几。

还没等我说话,她便已经蜷成一团,连裙子都来不起放下便扑入了我的怀中,紧紧地抱着我。我稍稍惊讶了一下,随后便笑了笑,用手背拭去她眼角的泪痕,不断地轻抚着她的脑袋。

不管我的人生怎样,她永远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啊,无论什么事物也无法相媲美。

她是我的太阳。

为了她,我一定要好好活着。

她抱着我的力道松了下来,哭着哭着哭累了,竟抱着我沉沉地睡着了。

我将她抱起来,轻轻地放在床上,帮她盖好了被子。

窗外已经是夕阳了,温和的金色斜射在房间里,轻柔地撒在我们的身上。

她紧闭着眼睛,脸上是甜甜的微笑,想必是正在做很美好的梦吧。看着这张小脸,身上的疲惫便全然消散掉了,心情也终于逐渐好了起来。

我轻轻地掀起她的刘海,吻在了她的额头上。

良久,我才重新坐了起来,擦干脸上的泪,低声道:

“晚安,我的太阳。”

深沉的柔光下,只有我与她。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