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终章RSolenya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The Setting Sun》的后记
本文为《The Dark》的前篇

现在想来,那日的场景已很是模糊了。

那房间在什么地方,我是被怎样带到那里的,我通通都记不得了。甚至连“他们有几个人”这种问题都回答不上来了。努力回想,也只能忆起那混乱不堪的场景:

昏黄的光线随着残破的简陋吊灯不止摇曳,房间内无比闷热—即使所有人的衣服都早已脱光—但那沉闷感像是从胸口直接诞生一般,令人几近窒息。扭曲的面庞与吱呀作响的床板,低声的笑语与高声的叫喊,欢叫声与呻吟声,呼救声、绝望的哭喊、流干泪水的呜咽与无尽的水声……

我的思绪戛然而止,然而胃中仍是泛起了一阵浪潮。我急忙弹起身,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冲向洗手间,伏在洗手池上。霎时,一股恶心的感觉直冲咽喉,我哇地一声吐了出来,随后便狂呕不止。

良久之后,这恶心感才渐渐淡了下来,我这才勉强止住了呕吐。我茫然地抬起头来,泪眼模糊地看着镜中无比憔悴的自己,以及脖子上再次清晰可见的、深深的红色印记,不由得再次俯下身痛哭起来。

我向来没有害怕过肉体上的疼痛,可这由心底里产生的痛感却几近使我窒息。

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

朦胧中,我似乎听见了一声略有些刺耳的杂音—那似乎是开门声,我仅存的本能判断道。

我的身体却骤然一软,本就模糊不清的双眼突然宕机,我瞬间失去意识,向地面倒去。在最后清醒的时刻,我仿佛听见了一声熟悉的惊叫,以及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大概是我自己摔碎了吧。

随后我便失去了意识……

…………………………………………………………

………………………………………………

……………………………………

………好熟悉的味道……

…是有人在…哭泣吗……?

……我仿佛…听到有人在……呼唤我…

………………仔细听来…好像并不是在喊我的名字……

她是在叫我……姐姐?

是……青时吗?

是她吗?

她在担心我吗?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呢……?还是说是……幻觉?

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了……

不行……我要…醒来…………

…………

“姐姐!!!!”

一声因为哭腔而严重失音的哭喊将我从黑暗中拉了回来。

我勉强地抬起眼皮,却被白昼般明亮的灯光晃得睁不开眼睛。

“怎么…了吗……青时…”

即使还没有睁开眼睛,我也知道她是谁。我吃力地抬起手臂,想要抚摸她的脸庞。她急忙用她的那两只小手地抱住了我的那只手,并紧紧地贴在胸前。

眼眶中湿润的泪水此时干涸了些许,模糊不清的泪眼也重新聚焦,我这才看见她那无比紧张的神色和满眼泪水的面庞。

“没…没什么……姐姐没事就好。”

她一边说话一边抽泣,似乎真的是担心坏了。

我的意识这才逐渐清醒,我这才感觉到,我早已被妹妹抱到了床上躺好,还盖上了厚厚的杯子,一旁的药柜被半拉开,许多药盒散落在地上。与此相同,我的枕边也有放着一些药品,不过此时它们都派不上用场就是了。

“青时…这么担心姐姐的吗……”

我勉强地撑起身子靠在床头上坐好,挤出了一个笑容,轻声问道。

“当…当然担心了!怎么可能不担心!”她抹掉眼泪,声音稍微有些失控。但她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便急忙噤声。过了一小会才低声问道:“姐姐的身体…好些了吗,需不需要去医院看一看?”

“不用,已经没事了。刚刚只是心情不太好。”我轻轻笑道,我自己也清楚,刚刚只是情绪突然失控了,并没有什么需要去看医生才能解决的问题。

“心情再差…会差成那样吗……还是说…发生了什么很难过的事情?”

看着青时担心的神色,我的心却怵地一紧,不愿再想起的回忆被再度揭开

—我以为我可以瞒着所有人,但唯独她—我做不到向她说假话。

“我…我……我…”

我深深地低着头,大脑一片空白,犹如机械一般重复着同一个字。

“怎么…了吗……”

她更加担心了,将她那担忧的脸庞凑得更近了一些。

那个场面在我的脑海中反复重播,重播,再重播。耳边似乎响起了令人恶心的低语声与碰撞声,我的视线再度扭曲,地面仿佛在旋转—而我却完全无法将它变成一句话说出来。

耳边似乎更加喧闹了,我甚至感觉到我的肉体也扭曲了,现在的我仿佛置身于梦中—令人崩溃的噩梦中。眼前的一切越来越不真实,嘴巴张张合合,但就是无法说出一个字来。

在似乎无尽的恍惚中,我的嘴唇无知觉地翕动,断断续续地吐出那几个字:

“我被一群人………………

轮奸了。”

世界此时是无比安静,仅有窗外风儿抚动嫩叶的莎莎声。

一切的混乱感在此刻全部消失了,我的身上此时却沁出了冰冷的汗水,原本轻到无法感知的微风此时是那样无情,一点一点地夺走了我身上仅有的热量,使我此时似乎置身冰窖一般寒冷。

突然,她扑在了我的身上,紧紧地抱住了我。一股温暖包裹住了我—此时,我像是被温柔的夜空拥抱一般,轻柔地感知着这毫不吝啬的暖意。

“没事……没事的哟,有我在,绝对不会再让姐姐被伤害了。”

她淡淡地笑着,但这笑容中有一丝不容侵犯的坚强与愤怒。

此时,我们的身份像是互换了一般:她是那个决心保护妹妹的姐姐,而我是那个犯了错的妹妹。

良久之后,她才松开了怀抱。但那股温暖却迟迟没有消散。

她扶着我躺好,又为我盖好了被子,随后转身走出了我的视线。我本想坐起一些,看看她到哪里去了,但此时一阵强烈的困意向我袭来,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眼睛无法控制地闭上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闻到了一股十分浓郁的香气,我缓缓地睁开眼,一扭头,却发现青时正端着一个碗向这里走来,随后爬上床,跪坐在我的枕边,从碗中舀起了一勺,轻轻地吹了几口气,随后放在嘴边—大概是在确定温度—然后将勺子探到了我的嘴边。我侧过身,微微支起身体,含住了汤匙的前端,轻轻仰头—是米粥。

一碗粥很快便喝光了,我满意地躺回床上,轻轻地笑道:“没想到青时还会煮粥啊,真的很好喝哦。”

她放下碗,也笑了笑:“看姐姐做得多了便学会了一点点,不过主要还是参考网络上的教程才做出来的。”

“那也很厉害哟。”我轻轻地说道,随后将头转向了另一边,看着窗外无尽的云与天。

世界此时都很安静,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姐姐……”她缓缓地开口,似乎是经过了无数次考虑才决定说出这句话一般缓慢。她略有些沉声,并且一字一顿地问道:

“你报警了吗。”

虽然我早知道她会问这样的问题,但我心里仍是一惊。我不由自主地蜷紧了身子,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低声答道:

“没…没有……”

“为什么呢。?”

她的语速十分缓慢,明明是笑着说的,但听起来却还是会让人不寒而栗。

“因为……因为害怕被人知道……”

“就因为这个?因为这个要低头吗,就因为害怕被人知道所以就要放弃反抗吗?就要承认自己是好欺负的吗?就要放过那群罪犯吗?”

她的语气很激烈,也很着急。我回过头,不敢相信这是十四岁的她会对我说的话。

“可是……我也有犯……”

“不,在这件事上,姐姐才没有错,错的是他们。姐姐不要…害怕,法律…是…公正的……”

她的语气越来越激动,最后甚至哽咽了起来,眼角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但她很快便擦掉了。

“但是,姐姐在发生了这件事情后的做法是错误的,为此……”

她站了起来,从一旁的床头柜上拿起了发刷,最后坐在床沿上,回过头来看着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为此,姐姐要收到我的惩罚。”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感觉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很缥缈,如虚无一般。而她便坐在这不真实的中央。

她重重地用发刷背面敲了敲床板,将我从不真实感中拉回,见我还没有动作,便微微回过身,拽着我的胳膊将我从床上拉了起来—我没有抵抗。

她将我拽到了床边,随后转过身,跪坐在床上,将我按在了她的腿上,随后伸出了略有些颤抖的手,掀起了我的裙子。

她的全身都在发抖,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紧张,但她仍是故作镇定地模仿着我以前对她做过的动作—

她也想用我的方式,来将我唤醒啊。

我心里苦笑了一下,随后便决定乖乖地接受这次惩罚。于是我微微调整了调整姿势,将屁股抬得更高了些,随后自己缓缓地脱下了内裤。

“请…请责罚我。”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在被打屁股前多少还是会紧张的。我的屁股不禁绷紧了些,身上也沁出了一点冷汗。

她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配合,反而有些手足无措了。她的手不断地变着位置,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最后将它放在了我的腰上。她高举发刷,手臂稍稍有些僵硬,片刻后,它直直地落下—

“啪—”

声音并不是很响亮,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的姿势和动作并不对,这样直直地打下来肯定是打不出多少效果的—事实上,她打歪了,对我造成的痛感还不如我在用手打她的小屁股时手心的疼痛度。

她自己似乎也感觉到这一下没有什么力道,于是重新举起了发刷,又将胳膊稍稍弯曲,随后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形—

“啪——!!!”

“呜!!!”

这一下的力道十分大,它重重地打在了我的右臀瓣上,猛烈的冲击力几乎使我丧失思考能力,拍子离开后,那里留下了灼烧般持续而又剧烈的疼痛。

青时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借着力,再次高抬手臂,以同样的力度打在了左面的臀峰上。刺痛感如狂浪一般掀起,随后便随水波分散到各处。我从来没有被任何人惩罚过,仅仅是这两下,便已经让我产生了逃避的念头。

“啪!啪!啪!啪!!”

重重地四连击,均匀地打在了两边的屁股上。这速度和力道不禁让我怀疑她究竟是不是第一次打别人的屁股。但我现在没有精力去想这些,那里的疼痛让我几乎要忍不住叫出声来,身体也在剧烈地颤抖,手脚是能感知到的冰凉。我咬着牙,不希望自己仅仅在这里就示弱了。

“姐姐。”她突然说话,“这可不行哦,要记得报数才行。”

报……报数?

几乎丧失思考能力的我想了好久才想起这个词是什么意思,随后便深深地低下了头,羞红了脸—被小自己六岁的妹妹打了屁股就算了,居然还要大声地报数。我咬着嘴唇沉默了良久,才缓缓地点了点头。

“记得要大点声哦,声音太小的话就重新打~—”

她的声音带着笑意,同时还有挥动拍子的风声—我很难想象这个平时还很稚嫩的、天天对着我撒娇小脸庞是如何说出这样可怕的话的。

“准备好哟!”

她将发刷在我的屁股上贴了贴,似乎是在找到舒服一些的动作—但过了五六秒后,刷子仍是没有落下。我刚准备回头看看是怎么回事,发刷忽然划破空气,伴随着巨大的声音、重重的打在了我刚刚放松下来的屁股上。我心里一惊,数字随着哭喊声一同被喊了出来。

“一!!!”

羞耻感比痛感先一步占据了我的内心,我匆忙噤声,脸红得比刚刚被打过的屁股还要再烫一些。

但随后的事情便容不得我继续顾及羞不羞耻了—接下来的击打接踵而至,没有一点休息的机会。前几个数字我还报得出来,到后面则全然变成哭喊了,至于自己喊的是什么,大概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了。

“十八!十九!!!二十!!!”

“啪!!啪!!啪—……”

“呜啊!!三十二!!对不起对不起!!啊!!!三十三!!!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打了呜哇啊啊啊!三十四!!!……”

三十多下之后,我已经顾不得自己原本的身份和形象了,只能凭着本能大叫着求饶,同时剧烈地扭动着身体,想要化解掉一点疼痛—然而不管我的屁股躲到哪里,她的拍子都能精确地打在最疼的地方。

“四十九!!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

她的动作此时却稍微迟疑了一下,就在我以为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了的时候,最后一记、也是力道最大的击打却仍是打在了之前伤得最重的地方。我惊叫了一声—已然听不清是不是在报数了,随后从青时的腿上弹开,倒在了一旁。

我蜷缩着身体,不断地揉着自己那好几处已经发硬、并肿起来好高的屁股—然而我的手也不敢用一点力气,仅仅是接触,屁股那里就会感受到钻心的疼痛。我无法控制地哭泣着,眼前的一切都是一片朦胧的雾白色。

隐约中,我听见青时下了床。不久后,她又走了回来,将什么东西放在了一旁。重新爬上了床。

她轻轻地抓住了我的手臂,想要将我翻过来,但我扭动着身躯试图挣脱—我真的不想继续挨打了。

突然,两瓣柔软的嘴唇轻轻地吻上了我的额头,瞬间停止了我所有的动作。她的嘴唇轻柔地离开,随后笑了笑:“没关系的,已经结束了。”

我的身体骤然软了下来,任凭她的双手摸来摸去,最终找到了合适的施力点,随后吃力地将我抱起,放在了床铺的最中间—腹部的下面还垫着垫子,刚好是可以撅起屁股来而不让我感到难受的位置。

我原本还在担心她会不会继续进行惩罚,直到听见一旁拧干毛巾的水声,才将全身彻底放松了下来。片刻后,她将热毛巾轻轻地敷在了我的屁股上。我的屁股刚刚接触到毛巾时吃疼了一下,但随后这痛感逐渐变淡,只剩下了令人舒服的暖意。

一段时间后,她又将毛巾拿起放回盆中。我听着一旁悉悉索索的声音,心里不由得又绷紧了一些,直到她的手沾到我的屁股上,一股冰凉的感觉刺激着我的神经,随后被那双柔嫩的小手迅速抹匀

—是伤药啊。

一股比方才的热毛巾还要温暖的暖流包裹住了我的心,我鼻尖一酸,竟又落下泪来。

“诶诶诶,姐姐怎么又哭了,是哪里弄疼了吗?”她急忙将手一缩,有些紧张地问道。

“没有…姐姐不是在难过哦……姐姐只是,太开心了……”

“有青时陪在姐姐身边……姐姐就很幸福了……”

我抹掉了眼泪,微微扭过头,向她露出一个笑容—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嗯,青时以后也一定会永远陪在姐姐身边的!”

她又回到了往日的那个活泼可爱爱撒娇的样子,满脸开心地承诺道。

窗外的天已有些蒙蒙亮了,屋顶刺眼的电灯此时显得有点多余。

“青时……”

我望着那略有泛白的天际,在心中轻轻地喊道。

————

一两天后,我们一同去报了案。

这件事还没有过去多久—我仅仅隐瞒了半个月。正巧的是,这群人最近又犯了一起案子,我们的到来刚好提供了重要的情报和证据。

最终,这群人在两个月后于不远的另一个城市中被成功抓获。

而法律,也的确给了我们满意的答复。

从法院离开后,我看了看表—已经快要十二点了。青时现在大概已经饿了吧。我急忙打了一辆车赶回家,一路跑上了楼,却发现青时早已开着门在等着我了。她见我回来,歪了歪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我也略有疲惫地笑了笑—不过这是代表胜利的笑容。

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跑进了厨房。我走入家门口,刚关上了门,便闻见了饭菜的香味。

我换好了鞋,走进餐厅,却赫然发现餐桌上摆满了丰富的菜肴,而青时正在将碗筷放好,随后自己拉开凳子,欢呼着坐了上去。

“这是……你做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鼻子,就算是我也很难做出这么多菜来的,更别说时间和食材都不够。

—除非,她从昨天就开始准备这些了。

“当然了!不然还能是谁做的!”她鼓了鼓嘴,装作很生气的样子,不过下一秒便又笑了出来,“以前和妈妈有学过一些饭菜的做法,后来偶尔也有练手的啦—我从昨天就开始购买各种食材,今天姐姐一走就开始做这些菜了—”

她的脸上是藏不住的得意和幸福。

我拿起筷子,夹起了一道菜放入最终,美味瞬间在舌尖融化开来,顿时占领了我的味蕾。

“好好吃—真的是太棒了!青时做饭比我还要好—”

“嘻嘻—”

她再次绽放了那可爱的笑脸,双手托着腮,就如……

我轻轻地笑了笑。

“就如黎明那般美丽。”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