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转载,作者为旭儿乖乖,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番外一:古代头牌不好当

莫子衿初来关雎岛时,便被这太平洋中的小岛震惊了一把,任谁都无法想像,沧海一隅四季如春,天碧波浅闲云逐,晓日溶溶鱼衔浪,一望而不见尽头的翠绿植被与土壤,彷佛置身梦境,一转眼将会出现一个树洞,一只兔子会引发他的好奇心,去到那神秘未知的世界。

––––事实上,莫子衿摸摸鼻子,暗自嘟囔一句,他并不想恶梦成真。

所谓恶梦,就是醒不来、逃不掉的牢笼,比如现在。

莫子衿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装束,忍冬卷叶衬团花暗纹的鲜洁白衣,盘金茜红腰带,青丝斜插素钗,罗袖宽、环佩响,蝠云铜镜中的少年俊俏无双,衣装过的模样真有陌上公子如玉的气质。

少年转了一圈身子,偷偷于内心替自己打了满分,他果然天生丽质,穿上古装照样玉树临风,好看得突破天际,顾丞一定也会夸他的!

莫子衿摸摸他莫名其妙变长了的头发,细软柔亮,披垂至腰际,正想扎一条辫子玩玩,不料罗袖卡了素钗,扯得他头皮生疼。

“嘶……”莫子衿咧嘴呼痛,跳了跳脚,小心翼翼的想绕开袖子,却不知怎么的愈缠愈紧,心下暗暗焦急––––要不,干脆找一柄剪子喀嚓了这要命的发丝吧!

乌亮眸子扫了扫古色古香的房间,上从梁柱下至床底,无奈任何尖锐物都没有……

“呀!公子您在做什么!快起来,别弄脏了衣裳!”四喜一推开雕花木门,忍不住惊叫出声,放下手中的托盘,上前几步扶起趴于地面、只剩屁股露在床外的莫子衿,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公子,您可是诗情画意的头牌,仪态、言词皆须注意,万不能失礼于达官显贵,否则您要吃苦头的!”四喜一边碎念,一边解开他家公子绞在一块儿的簪子衫袖,“公子,为何四喜觉得您最近变了好多……”

莫子衿眨眨眼,干笑一下,甩甩自己发酸的胳膊,总算从那个可笑的造型解放出来了。

唉……莫子衿倒了一杯青茶解渴,淡定的忽略四喜的疑惑,如果他说,’莫子衿’早早换了芯子,如今的莫子衿并非四喜认识的‘莫子衿’,以古代不科学的奇思妙想,他大约会光天化日的被绑去当妖怪煮了。

唉……

莫子衿又叹一口气,忽然有些无名火起,顾丞呢?!再过两天据说便是当朝五皇子点他入王府的日子,难道要他代替这个世界的’莫子衿’去伺候人?

绝、对、不、可、能!

咬牙切齿的踢了踢桌子,莫子衿恨恨的望着窗纸外看守的几个彪形大汉,明白他逃跑无望,只能认认分分的等待救援。

至于他莫子衿何以会跑来古代……全怪他手欠脚欠,非要一探关雎岛的禁地,非要好奇地去碰巫森用符文封住的透雕黄花梨木盒,活该白光一罩,他就成了另一个’莫子衿’。

唉……莫子衿三叹人生,忆起巫森那一身黑袍斗笠、条子铃铛的怪异行头,但愿巫森不是神棍,不然等他回了现代,定要让顾丞脱光巫森,种进泥地长萝卜!

红桃绿柳曲桥东,玉楼金阁春燕回,斜阳照深院,池亭荷净细细香。

莫子衿苦着一张漂漂亮亮的脸蛋,无心欣赏那些假山丛竹、青石飞檐,这侯府园景最好的观览角度便是从电视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俯视,而不是苦逼的置身其中,让几个彪形大汉押送进来,去服侍一个权势滔天的五皇子!

何况……那个五皇子是圆是扁,年龄气度如何,他都是两眼抓瞎、前路未卜的茫然感啊!

莫子衿双手沁出一层细汗,先前他一直盼着顾丞营救,倒没多少紧张,现今真被弄来王府,才开始止不住的惊慌。

抬起爪子摸摸脖颈,莫子衿微瞇双眸,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保住性命最重要,千万别掉了脑袋,他还想回去现代见栖梧哥、小白、小鹿、白少和小咕叽呢!

没在外室久候,下人通报莫公子来后,他就被请了进去。

香雾画帘,绣屏锦靴,莫子衿不敢直视古代的大人物,规规矩矩的按四喜教他的法仪,低头向锦靴的主人––––五皇子,行了个半礼。

蹲着身子老半天,亦不见五皇子来搀,或者喊一句平身,莫子衿一个没受过正经训练的现代人,不到两分钟便维持不住姿势,踉跄了一下。

“抬起头来。”一声浅笑,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击入莫子衿心底,彷佛鸣雷,令他无比错愕。

这个声音,他化成灰都认得!

莫子衿仰首,黑白分明的大眼楮盈着不可思议和几分猜度,“顾……五、五皇子?”

男人着一袭银边谈墨雀金呢藏蓝衣袍,佩玉琤琤,嵌珠玉冠,衬得俊颜仪表愈发昂藏不群,可那张脸,不是顾丞又是谁!

莫子衿脑海一瞬间闪过诸多念头,既然他都能穿越过来,那……顾丞肯定也能!

––––这个人,是他的顾丞,亦或仅仅长相神似罢了?

男人含笑望着兀自寻思的小家伙,上上下下打量莫子衿,欲确定心上人是否安好,第一眼瞧见少年,他就能肯定这是他的衿儿……与另一个全然不同。

然而,男人的好心情在扫到莫子衿空空荡荡的手指时消失殆尽,面色一沉,冷声启唇,“你的鱼骨戒呢?”

莫子衿被突如其来的大嗓门一惊,一句握槽下意识脱口,方堪堪反应过来,男人说什么?鱼骨戒!鱼、骨、戒!

嗷!真的是顾丞!他的顾丞!

少年往前一扑,直接挂到男人身上撒欢,“顾丞顾丞,你怎么才来!我吓死了!”

想到顾丞警告过他,他若是敢拔了戒指,便要揍得他两手合不拢,连忙解释,“鱼骨戒我收起来了,戴脖子上呢!好好的,我怕这材质引起古人觊觎,特地贴身藏着的!你看,我用金链子串着!”

莫子衿赶紧从衣领内扯出金链子和鱼骨戒,献宝一般谄媚一笑,“我要把金链子顺回现代的!”

“……”

顾丞憋着的火气滋滋熄灭,就听莫子衿连珠炮似的细数其他妆奁饰物,连此处的灯盏玉器皆不放过,恨不能搬空整座王府,无成本盗卖古代文物。

待莫子衿说得口干舌燥,不得不停下来喘息后,顾丞慢悠悠的告诉莫子衿,“一样东西都不准带!”

“为什么!”莫子衿不由怒视顾丞。

“因为带不回去。”顾丞伸手整理少年墨长的头发,细细描绘莫子衿明净胜春的容颜,“巫森说我们不能扰乱这个空间,你肉身来此,恰逢这里的‘莫子衿’逃跑,你无意中替代了他的位置,所以没捅娄子,这是我们的幸运,否则你将永远回不去了。”

“……!”闻言,莫子衿飞快的拆掉金链子,把鱼骨戒套回手上,让他一生留在上个茅厕都险些能用糙纸擦出血来的世界,没门!

“对了!”莫子衿注意到方才顾丞话里的’肉身’二字,不禁琢磨半晌,“你是怎么来这里的啊?”

啪!

顾丞面无表情,赏了莫子衿身后一个大巴掌,“终于想起来问了?”

“哎呦!”莫子衿被打得往前趔趄,差点儿撞到顾丞,干脆顺势一手搂住男人,一手揉揉发麻的屁股,使劲儿撒娇,“我是信任你啊!还有还有,顾丞,你穿古装一样帅得惨绝人寰,惊天地泣鬼神!”

被稍微顺了点毛的顾丞拉着莫子衿进到里间,掀开楠木拔步床上的棉被,露出躺在上面的一个陌生少年,顾丞不甚怜惜的揭掉少年脸上的人皮面具,“我已经找到这个世界逃跑的’莫子衿’,一会儿我们便走,巫森只将我的灵魂送过来,借这具与我相似的身体办事……不许摸别人!”

顾丞陡然提高音量,制止了莫子衿即将碰到床上少年的手。

莫子衿急忙半途改道,爪子朝顾丞脸侧一滑,无辜的瞅男人,“没摸别人,只摸你!”

切!小气,他好奇跟他长一模一样的人而已,不摸就不摸!

顾丞瞪莫子衿一眼,示意少年安分些,便从怀内取出一块凤鸟明月铜镜,牵着莫子衿坐至床沿,默念一句巫森教导他的咒语,凤鸟明月铜镜隐隐透出一股白光,笼罩住相依相偎的两人。

离开这个朝代前,莫子衿听见顾丞轻声的威胁,“衿儿,咱们回去后好、好、算、帐!”

––––妈呀,救命!

关雎岛上风光好,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莫子衿愁眉苦脸的看顾丞挑来拣去,依然是原来那个挂金锁的银箱子,琳琅满目的刑具,长鞭、板子、木尺、皮棍……唯一不同的是,他没了选择数目或工具的机会。

嘤嘤嘤。

莫子衿拔拉拔拉他变回原状的短发,凑近男人讨好卖乖,“顾丞~我知道错了,我发誓!我再也不去禁地、绝对不碰巫森的东西了,真的真的!”

“哦?”顾丞似笑非笑的拿起紫檀木板子,拍了拍自个儿的掌心,“那前些天你答应过我什么?莫非当时衿儿是戏耍我的?”

莫子衿把头摇成波浪鼓,“不是不是!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丧气的嘟嘟嘴,莫子衿心想,他那时真不明白他着了什么魔,瞥见禁地屋里墙角的透雕黄花梨木盒,便鬼使神差的掀开来,然后就被古怪的凤鸟明月铜镜弄去了古代……他觉得他其实有点冤枉。

“那……那你打轻一些,不要用这个!”莫子衿抢过檀木板子,又将挂金锁的银箱推远,自动自发的趴在顾丞腿上,撅高屁股,不放心的第二次提醒,“轻一些啊。”

––––既然逃不了一顿打,他自觉一点儿,争取从宽量刑。

但,事实总是不如人意。

顾丞似乎早早算计到莫子衿不会乖乖挨揍,一手褪了人的裤子,一手不慌不忙的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柄红木戒尺,在莫子衿目瞪口呆的神情中甩下不轻的一记责罚。

啪!

“……唔!”莫子衿昂起上半身,眼底瞬间疼出泪花,屁股一阵火烧火燎的痛楚蔓延开来,而尚未消化完毕,接二连三的尺子纷纷砸落,直把他打得四处扭动,嗷嗷乱叫。

啪!啪!啪!

无奈腰身遭人摁住,莫子衿手脚无助的挣扎,仍然无法躲避劈哩啪啦飞舞的戒尺,不过一会儿,莹白如雪的臀部便印满深深浅浅的红痕,错落肿起。

啪!

“顾丞……啊!疼……”莫子衿泪水糊了一脸,哭腔鼻音浓重,怀疑自己挨打的地方烂掉了,“呜呜呜……”

顾丞停下戒尺,有些心疼的揉揉莫子衿红肿滚烫的身后,“还敢不敢乱碰东西了?”

啪!

“嗷,不敢,不敢了……”

啪!

“能管住自己的手了么?”

“能!能!”

……

顾丞问一句,打一巴掌,莫子衿回一句,嚎一嗓子,总共十五戒尺、五巴掌,结束后,顾丞抱着莫子衿,柔声低哄,带着些许后怕,“衿儿,所幸你平平安安的回来了,我没有弄丢你。”

穿越古代作了短短几天头牌,莫子衿收获一个肿屁股,以及三日后,挂在墙上的一幅画──桥上少年水澄眸,绿鬓朱颜映垂杨。

正是关雎岛岛主心上最宝贝的莫子衿。

番外二:软萌小白兔?

话说这天凤栖梧在一本杂志里看到一个心理测试,自己测试过后觉得超准,遂拿去给桃之做。桃之做完也觉得超准,就拿去给子衿做。

“测试什么?”

桃之拉着子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把有答案的那一页撕掉,把杂志题目页给子衿看。

“是测试你内心期待的情人是什么类型。我和栖梧都做了,超准的跟你说!”

子衿于是也有了兴趣,几十道题目一道道做下来,最后得出结论––––

“是G型哎,那是什么?”

桃之抓着答案,细细看过之后,差点笑死。

“是软萌小白兔型哈哈。”

桃之直接大声念了出来,子衿听见软萌两个字就知道不好,上手去抢答案。

谁知桃之灵活的闪避开来,存心想逗逗他,念的更大声了,“你内心期待的情人是一个娇小可爱,性格温柔体贴的小女生,可爱又黏人,生气的时候都跟撒娇一样。性格强势的你享受被依赖被信任的感觉……哈哈娇小可爱,性格温柔哎!还撒娇哈哈”

子衿吓得魂都要没了,“桃之哥,求你了别念了……”

“哎呦怕什么,做着玩玩的而已!”

桃之躲开他的手臂,刚想继续念,一回身就看见顾丞抱着手臂靠在卧室门的门框上,面色阴沉,看样子已经站了有一会了。

因为是背对着卧室,这俩人竟然都没发现!

桃之唰地一下把手里的纸藏在身后,脑袋动了动,又唰地一下把杂志也拿起来藏在身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顾少不是回岛上了吗?”

子衿真是欲哭无泪,“刚回来,还不到两个小时……”

桃之一阵无语,这人行动也太快了吧,要知道今天顾丞在屋里,他打死也不带来的。赶紧打了个哈哈,“顾少哈哈好久不见啊……再见!”

桃之趁顾丞不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仗着自己离门口近点,直接窜出去了。

门哐的一下被拽开,又哐的一下被关上。

只留下子衿在客厅里随风颤抖。

“顾丞……你,你什么都没听到是不是?”

顾丞为了早些回来陪自家宝贝,几天几夜都没合眼,这会儿虽然睡了几个小时,眼睛还是因为熬夜而泛红––––看在子衿眼里,就是满满的杀气啊杀气。

“嗯……”顾丞懒洋洋的开口,却阴冷得很,“什么软萌,什么小白兔,什么娇小可爱,什么温柔体贴……”他缓缓看向子衿,竟然还挤出一个微笑,“我都没听见。”

呜呜呜这哪是没听见啊,这是听得不能再全乎了呀。

子衿手足无措地蜷在沙发上,“你,你听我说,这都是写来骗小孩的……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顾丞轻轻哼了一声,身子一晃,就朝沙发走来。

没什么废话,直接把人拽到腿上,巴掌就往肉肉的小屁股上开始招呼。

一点点小情绪,加上连天熬夜又没睡醒的起床气。

拍得小子衿像条死鱼一样在他腿上乱蹦哒,还偏偏蹦哒不出他的手掌心。

“小白兔,嗯?”顾丞说一个字就打一下,他还存着理智,并没有用多少力道。

可是打得多了也还是疼的。

“娇,小,可,爱?”

子衿扭着身子,想着能避开一下也是好的,可是就是一下都避不开。

好在不是正式的惩罚,顾丞也不介意他某些明显的“抗刑的行为”。

稍微消气了,就打得慢一些,偶尔还能揉一揉,“喜欢温柔体贴?”

子衿赶紧摇头,“不喜欢不喜欢,我就喜欢霸道不讲理的,特别带劲!”

顾丞笑了,把小孩儿拽起来抱在腿上,用一个略微强势的吻宣告着主权,“这辈子,你只能喜欢我!”

子衿点头如捣蒜,“喜欢你喜欢你!”

顾丞满意地亲亲他的耳垂,把手伸进他睡裤里给他揉揉屁股,“疼吗?”

“还行还行……”子衿笑得一脸谄媚,“多谢三爷手下留情。”

关雎岛的老人儿,都是这么叫顾丞的。子衿偶尔开玩笑的时候也会这么叫。

顾丞的手揉着揉着就溜到了某处禁地,“那……你怎么回报我?”

被摸到敏感处,怀里的人儿冷不丁一个激灵。

顾丞心里一热,打横把人抱起来,送到卧室的大床上,“好些日子没见了……你就不想我?”

“我……我屁股疼!”

顾丞剥开他裤子,看见只有粉粉的一片,这能疼到哪去?

“唉,是了,我一点都不软萌。”

他离开子衿的上空,倒在床的另一头,脸偏向一边,生无可恋的模样,“算了,谁让我一点都不娇小可爱。”

“也不温柔体贴。”

“也不会撒娇。”

“算了!”

“好了好了!”子衿无奈,“给你!给你!”

几日后。

“换个姿势。”

子衿浑身无力,连摇头都幅度不大,“不行了,睡觉吧。”

顾丞意犹未尽地咬着他的耳朵玩,“娇小可爱……”

“好好好!换哪个,你说!”

唔,顾丞发现自己好像知道了点什么。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