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打板子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人物表:

  • 李令月—太平公主
  • 薛绍—太平公主驸马
  • 星竹—太平公主侍女
  • 梦竹—太平公主侍女
  • 紫竹—太平公主侍女
  • 绿竹—太平公主侍女
  • 上官婉儿—宫中女官
  • 顾飞—大明宫掌宫女官
  • 义阳公主—罪公主
  • 高安公主—罪公主
  • 武则天
  • 唐高宗

一、序幕

“大唐永隆二年三月,全国竞选五百秀女充实后宫,那一年我刚刚十八岁,我就是那一年入宫的……秀女们经过调教被分往皇城各个宫苑。可以说从那一天开始我们才真正成为大唐皇城的宫女。我与一同调教的四十九名宫女被分到了大明宫—大唐太平公主的宫殿。从这一天我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星竹。”

而那一年,离武后继位还有九年,这个故事就从这位叫星竹的宫女开始……

二、开皮试刑

公元681年。即大唐永隆二年。阳春三月。大明宫。

这日大明宫掌宫女官顾飞要给新来的五十名宫女开皮试刑。所谓的开皮试刑就是让这些少女们尝尝以身犯禁的滋味,以后少犯错。说白了就是来个下马威,给每名宫女过一遍板子。

这板子是有讲究的,所用的是三尺长、六寸宽、一分半厚的薄檀木板子。此种板子是后宫惩戒宫女的常用的,相比其它的工具要薄许多。之所以要选薄檀木是因为檀木坚硬无比,打在屁股上比其它板子更痛,更响脆,也更能震慑这些少女;由于薄还不会伤到筋骨;并且这个板子还要脱了裤子挨,这样才会将少女们从肉体到心灵再到尊严彻底摧毁。一般几板下去,少女们光不留丢的屁股就会晚霞般红肿起来。

今天基本数量是四十下。

在天井中整整齐齐地摆着五十个春凳,每个春凳之间相距一米,这个距离刚好能抡开板子。五十名宫女别无选择地走到春等前俯身趴下。这时从四面的门中涌进一百个小太监,整整齐齐的走进天井。其中五十个小太监手里拿着板子。

一阵窸窣的脱衣声中,五十个娇滴滴的屁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在这瞬间,羞杀了五十张脸。兴奋了一百颗心。

星竹趴在春凳上,无可奈何地被撩起裙子,扯下了裤子,裙摆一直撩上胸衣,裤子一直扯到双膝之下,将丰雍高挺的双峰及腰腘之间展现无遗。阳光射来,深邃的臀沟里展现的红嫩与皮肤的白皙形成明显的对比,淡淡的阴影的遮掩下分外诱人。星竹本能地夹紧双腿,尽量地将羞处掩藏。突突跳的心充满了恐慌。

行刑—

一声令下,五十个小太监蹲在少女们的脚下,将少女的双脚按住,白皙的双腿间的缝隙与臀沟形成一条优美诱人的直线。臀沟的弧度下端连接着温暖的黑暗,更是让人产生遐想。

五十个板子,夹带着冷风抽向娇臀。板风将衣角微微吹起。

啪……

雨点一样的板子,暴雨一样摧残着娇嫩如花的双臀。

啊……

坚硬的大木板子粗鲁地抽在星竹丰盈高跷的娇臀上,娇嫩的臀峰被震得剧烈的一颤,竟暴下一层柔皮。吃痛的臀峰本能地收缩起来,将原本娇红深邃的臀沟夹的纤细。

星竹的叫声仿佛是没有料到会有如此剧烈疼痛的惊慌所参合的。富家千金出身的她常居深闺,平时犯错,母亲最多打几下手心。天真的星竹还以为这板子最多像打手心一样,哪知道二者竟是小巫见大巫。这份疼痛真的让星竹毕生难忘,板子抽在屁股上就像一只铁手将臀峰连皮带肉撕下去一样。屁股上火火的疼,让星竹的娇臀不自主的微微扭动。白皙的臀峰上立时胀起的一道四指宽的娇红色僵痕。

“方才叫喊的加罚五板。再喊双倍罚。”

此言一出春凳上的少女,纷纷咬紧红唇,生怕不小心,双臀多遭摧残。而这一次都无一例外得到了加餐。

啪—

嗯。星竹从紧咬的齿间发出一声呻吟。

第一次的疼痛才微微消逝,第二次的蹂躏却再度袭来。深邃的臀沟再次夹得纤细,夹紧的双腿渴望保存最后的尊严。

啪—

啊……

星竹终于忍不住了,第二次叫出声来。

星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加罚十板”一起加罚的还有四五人。还有一些人是第三次加罚。

星竹白皙的双腿痛的抖得仿佛暴风雨中的花枝。

小山丘般隆起的娇臀上刚刚挨了三板,但这宽大三板早已将星竹的小屁股全部盖住,现在她的整个屁股就像晚霞一样娇艳。

还有五十二下,可怎么挨呀。

一滴泪水从眼中滴下,落在面前的青砖地上,溅出一朵水花。

啪—

嗯……

现在星竹已顾不得羞臊,夹紧的双腿已经露出了缝隙,羞处在腰肢的痛苦扭动下,时隐时现,此景引来按足的小太监兴奋的目光,他双眼直直地盯着星竹双腿之间:娇嫩的下体在痛苦的呻吟中簌簌颤动。裸露的皮肤洇出细汗,阳光的照射下盈盈闪动。

现在星竹似乎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硬生生打成两节了。

……

泪水已打湿了面前的一大片青砖。在这之中,星竹不小心又叫了一声,又加罚了十下。

……

板子落了三十下,晚霞一样娇艳的屁股,胀得暗红。累累胀起的僵痕让滑嫩的皮肤变得不再平滑。衣裤早已被香汗浸透。

板子还是一下接一下地落着。屁股已经麻木了,板子抽在上面似乎也不那么难挨了。

啪—

嗯……

啪—

嗯……

……

四十下屁股板子打完了,板子停了。随之走来了五十个中年宫女,她们每个人手中端着一盆热水,和一条毛巾。趴在春凳上的少女们自然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但片刻她们就全明白了,热热的毛巾敷拭在伤痕高胀的屁股上,方才的麻木立刻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渗透骨髓的痛,简直比板子抽的还难挨十倍。唤醒了知觉的屁股是为了分毫不落地感受新一轮的加罚。

热毛巾敷在屁股上的痛让星竹全身颤抖,腰肢不停地扭动,下体一热,小便失禁了。星竹再一次羞红了脸,她似乎看到了按足太监看到液体从自己黑丛之中射出的猥亵的笑。在这瞬间星竹想到了死。千金小姐出身的她竟要接受在众目睽睽之下坦然地被剥光后被参观。

宫女走下去,换来的是体力充沛的加罚。因为五十个按足小太监换下略有疲惫的执刑小太监—这是规矩。

星竹加罚的比较少,但还有二十五板子要挨。星竹一旁的雨竹加罚的就很多,竟要五十五板。其它人还有加罚得更多的。而且这板子与先前的四十板子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说先前板子的疼有十分,那这板子的疼就有十五分不止—刚刚遭受了一番狂抽的粉嫩娇臀,抚弹之力也会引起钻心的痛,更何况棍棒相加?

好在加罚的板子可以叫喊。要不然,一轮轮的加罚,定会有人为此送命。

—就这样,星竹前后共计挨了六十五记檀木板。粉嫩的翘臀变得惨不忍睹,要再加十板肯定要破。而像雨竹早就血肉模糊了,毕竟她挨的可是九十五板。

这就是入宫的第一天!

三、刁蛮公主

星竹逃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蹲在地上,委屈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为什么父亲要送我进宫?为什么?

她轻轻揭开裙摆,慢慢褪下裤子,纤手轻轻揉着高肿两指的双臀,触手只觉得原本娇嫩圆润的双臀此时遍布一檩檩的僵痕。

“还疼吗?”一个声音传来。

星竹一惊赶忙提上裤子。擦干泪水。抬头一看,竟是掌宫女官—顾飞。

“哎。都是这样过来的。再挨几次就没那么疼了。以后这样的板子不会少挨的。”

星竹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少见的和蔼。

“以后,还……脱光……打?”星竹纤手不自主的摸了摸屁股。

“这是宫里的规矩。别说是你,就是公主贵妃也得露出屁股,一下一下地挨。”

星竹低下头。

“进了宫就只好认命。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俗话说:春凳一抱,屁股一翘;板子一响,无关痛痒。就是这样。奴才的屁股就是挨板子的。主子说打多少就得挨多少,主子说怎么打就得怎么挨,一板也逃不掉,既然逃不掉,就只有,翘起屁股受着。叫喊求饶,只会让那两瓣肉变得更惨不忍睹。知道么?”

“星竹谨记顾掌宫教诲。”

顾飞一笑,走掉了。

星竹忍着痛往回走。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少女,她身上的衣服比顾飞还要华丽,年纪与星竹相仿。星竹险些和她撞个满怀,那女孩看着星竹,怒道:“你是干什么的?”

“我……我是新来的宫女。”星竹胆怯的退到一旁,诺诺的道。

那少女一见星竹楚楚可怜的神色,怒气也消了大半,语调略显平和的道:“你哭什么?”

“我刚刚开了皮。”星竹诺诺的道。

“什么叫开皮?”那少女略有疑惑的问。

“就是……剥了……裤子……挨板子。”星竹羞怯的道。

“这也是常有的。打了多少?”女少女语调柔和关切的问。

“六十五下。”星竹道。

“好玩吗?”少女笑问。

星竹连忙摇头。

那少女暗暗点头。她用余光瞟了星竹一眼,忽然道:“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好不好?”

“这……”

“什么这那的。跟我来吧。”不由分说拉着星竹就走。

星竹只好忍着疼痛往前走。

那女孩带星竹来到一间好大好大的房子里,栓上门。对星竹说:“我和你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星竹疑惑的问。

“你先闭上眼睛。”那少女含笑道。

星竹闭上了眼睛。忽然感到两个人肩头一震,便全身动不了了。她赶忙睁开眼睛,只见那女孩一脸得意,星竹不禁有些慌乱:“你想干什么?”

那女孩,将星竹的衣带解开,竟将星竹剥得光不留丢的。并且将星竹摆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双膝跪地,上身趴在床上,屁股高撅,臀沟外舒。

“你到底要干什么呀?”星竹已经显出哭腔,唯唯诺诺的哀求着问。

“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告诉你,我就是太平公主。”

“公主?殿下,要把奴婢怎样呀?”星竹的眼泪已然簌簌落下。

“刚才你说,你们刚刚被揍了屁股,长这么大,我还没亲自揍过别人的屁股呢,今天我就想玩这个。”太平公主面色兴奋的道。

“还打呀!公主殿下,奴婢……奴婢的伤还没好呢,求……求太平公主开恩,不要打了。”星竹哭泣着。

闻听此言,太平公主不禁看向星竹高翘的部位,果然僵痕未腿,她眼珠一转:“要不,你揍我。”

“奴婢不敢,这样做要杀头的。”星竹闻听此言更加慌乱。

“有了,我这有颗夜明珠,是西域进贡的,据说有疗伤奇功,我们试试。”说吧,从怀里掏出一颗比雀卵略大的乳白色明珠,精光闪烁。纤细的手指将明珠送向星竹双臀之间。

“嗯……”

偌大的珠子顶在关口,一阵酥麻涩胀的感觉侵蚀着星竹的神经。星竹感觉偌大的圆物在关门一顶,关门扉开,但圆物却失去了动力,嵌在那里片刻又慢慢滑落。接着圆物二次冲开关门,说进不进说出不出地撑满关门,将双臀撑向两边,牵动了双臀上的伤痕,星竹感到分外难挨和心慌,羞处忽然感到湿湿的。初懂人事的她自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就在这时,那圆物突然一滑冲关而入,此时羞处早也湿的一塌糊涂。口中嗯嗯呻吟着,目光也变得惺忪。由于明珠偌大,撑得关道艰涩外扩,关门半扉着不得合拢。夜明珠的光辉从一片而变成一缕从臀沟半扉着的关门中射出,仿佛清晨第一缕霞光,灼人双目。山丘般的娇臀透着夜明珠的光辉,那一双娇臀仿佛白玉雕就,晶莹剔透。慢慢的白皙的肌肤竟回复了平滑。

嗖—啪……

嗯……

太平公主不知从那里拿来一条食指粗细的青柳条,一甩风响,抽在屁股上立时胀起一条檩痕。

星竹正沉浸在春心荡漾之中。臀部的一缕刀割般的疼痛让她措手不及。苦于被点了穴,周身动弹不得。

嗖—啪……

啊……

柳条抽在屁股上,丰雍的双峰荡动着水波一样的臀浪。臀沟深处的圆物也随之颤动,一种微妙的感觉,从那里蔓延到全身。痛苦的叫喊之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几许惬意。

两鞭过后晶莹的双臀上留下了滑稽的红红的大叉叉。

嗖—啪……

哎呀……

这一声星竹叫得声嘶力竭。双臀之间的鸿沟痛彻心扉。太平公主竟将第三鞭抽在了臀沟里的嫩肉上。星竹简直不敢相信世间竟会有这种痛,如果可以选择,星竹情愿在屁股两边抽上二十下,来抵消这一下。

“公主。求您别揍这里。再揍奴婢就死了。”星竹颤声道。

“我才不信有这么痛。你不让本公主揍,本公主偏揍。”说罢,又是一鞭,不偏不倚直落沟底。

啊……呜呜……

星竹痛的全身直颤。苦于全身动弹不得。

“你怎么没死呀?竟敢欺骗本公主。”

说罢,啪啪啪啪啪……又是七八鞭,鞭鞭直捣黄龙。换来的是星竹声声凄惨的嚎叫。痛的星竹大汗淋淋,手足冰冷,气若游丝。

这几鞭远远比昨天的六十五板难挨得多。

还好接下来柳鞭没再次落在那里。只是左右开弓在剔透的双臀上抽了四五十下。相比之下就要好受得多了。白皙的高耸的粉臀,像乱了线得渔网一样,檩痕满布。而那撩人的圆物在深处,左右晃动,就像一双手在乱摸,那欲火焚身的感觉竟比鞭子的滋味难挨。就在身心娇脆之时,鞭子停了,星竹肩头一震,被解了穴位。

“起来吧。难道要本公主扶你?”

“奴婢不敢。”说吧,忍着臀沟娇嫩之处的难挨之痛缓缓站起。双腿竞不敢相合,下身分毫的摇动都会带来双臀之间震慑周身的痛。关中的圆物丝丝的下坠,嵌在关壁上。片刻,伤痛竞慢慢减轻。

“本公主玩累了,你走吧。”

星竹缓缓的穿上衣服,恭恭敬敬地退出房门。

星竹每走一步,都会感到关壁上圆物摆动得全身酥软。她急忙藏到无人之处,褪下裤子,纤手伸向翘臀,经奇迹般地发现,伤痕已退。

纤指探进臀沟伸进关门,指尖触及圆物,圆物竟借力滑向深处,那滑动的感觉竟让星竹感到从未有过的受用,好奇之下她又刻意的推了推圆物,这一推不要紧,周身竟酥软异常,下体又有了那种潮湿的感觉,差点瘫坐在地上。星竹怕被人撞见,赶紧取出圆物,用手帕包好,踹进怀里。

星竹赶忙回宫坊,一路上心头不停地回想着,圆物在臀沟深处蠕动的感觉。

一转弯竟撞上了掌宫顾飞。星竹心头一震。

“到哪里去了?”顾飞愤愤的责问。

“我……”星竹一脸慌乱,不知该说什么。

“好了。别我我地了。真不知道你交了什么好运,太平公主点名要你作贴身侍女。”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经过刚才与太平公主的一面之缘,星竹对太平公主产生了畏惧,或者说是羞怯“我……”

“跟我走。”顾飞边走边说:“皇上和皇后为太平公主择了婿,驸马就是城阳公主的公子薛绍,三个月后也就是六月初九行大礼。既然你被选为贴身宫女,就会随公主迁居驸马府,今后就会远离皇宫,虽然不会有侍上的机遇,但也免去了诸多的勾心斗角,以后福祸自斟。”

顾飞走在前面,后面跟着星竹,东拐西拐,走到的一个厅堂。正中的座椅上坐着与星竹有过亲密接触的太平公主。

“参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顾飞星竹双双跪下。

“宫女星竹。”太平公主一脸得意的道。

“奴婢在。”星竹喏喏的道。

“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公主的贴身婢女。你可愿意?”

“奴婢……愿意。”

“来人。”

旁边的宫女应声而出,作揖行礼。

“带她去换衣服。”

那宫女口中称是。带星竹走向后堂。

四、思笞

星竹躺在床上—原来贴身婢女有自己的房间,这总算让星竹感到一丝欣慰—翻来拂去的睡不着,圆物在臀沟深处蠕动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

她的手总是自作主张地摸着那颗让星竹心慌的珠子。那只手就像中了魔法似的,总想将那颗珠子伸到后面。最终星竹还是对那只手失去了控制,那颗珠子,在被子的遮掩下,慢慢移到了丰雍的双臀之间。

那冰凉凉的物体贴在了关门之上,与此同时一种兴奋的感觉控制了星竹的躯体,整个娇躯不住的颤抖,并且烫的像一块烧着的碳。

星竹将珠子放到臀沟与床褥之间,扭摆腰肢,那圆物被慢慢蠕进关门,星竹蜷起身子,臀部后伸,臀沟外舒,伸手将珠子慢慢地往里送,关门被一分分的撑开,慢慢地撑大、撑圆、撑满,就在珠子刚好蠕进一半的时候,将蜷缩的娇躯慢慢的伸开,绷紧臀部,珠子在关门的挤压之下,慢慢地滑向里面,那慢慢滑动的惬意让星竹陶醉。

不知怎地,星竹突然希望有人用板子狠狠地抽自己的屁股,甚至是双臀之间的柔软,抽红、抽肿、抽破……无奈之下,她撩开被子,欠出温臀,用手掌狠狠击打,一下、两下、三下……

一下下的抽打之下,翘臀竟泛起娇红。

但星竹还是觉得不够过瘾,于是从床边拿起鞋子。用鞋底在双臀上抽打。这声音没有手掌抽得响脆,但却很痛。

双臀间的圆物扭动得越发厉害,羞处也一湿再湿。

在一声声的击打呻吟喘息声中东方的天空已泛起鱼白……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