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sp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暮雪绝夏 8》的后记
本文为《暮雪绝夏 10》的前篇

第四十九章:蓬莱钓蛇

青麟刚一飞走,慕容桓和阿雪就到了慕容净夏面前。慕容桓见到青麟向上飞走了,一甩袖子想要跟上去。

慕容净夏连忙跪下抱住他的腿,哭求道:“师父,别追了,求求您,您放过他吧。”

阿雪上前蹲在慕容净夏身边,扶住她的肩膀道:“净夏,他是魔,你何必为了他……”阿雪忽然感觉到了慕容净夏的不对劲,伸手去把她的脉,慕容净夏没有躲,任她检查。

检查过后,阿雪大惊失色:“你的法力呢?”

慕容桓一惊,伸手猛地拉过慕容净夏左手,也搭了脉检查了一下,检查过后脸色更加难看,扔下她的手,挥手一耳光种种打在慕容净夏脸上。

那一耳光很重,打得慕容净夏身子一偏向地上倒去。阿雪连忙抱住她,抬头看向慕容桓问:“掌门,怎么回事?”

慕容桓气得发抖,怒目瞪视着蜷缩在阿雪怀里的慕容净夏。

阿雪将目光转移到慕容净夏身上,慕容净夏解释道:“我刚才,把我的法力,都给了青麟。现在,以他本身修炼六百年的法力,加上我的金仙之力,应该没什么人是他的对手了。师父就算打得过他,应该也跑不过他。”

阿雪越听越心惊,听到最后她将慕容净夏从怀里推开,道:“净夏,你怎么能这么做?他可是魔!”

慕容净夏笑道:“我喜欢他,我愿意这么做,他不是坏……”话没说完,又挨了一耳光。

慕容桓用颤抖的手指着她,半晌才道:“喜欢?我慕容桓的徒弟,喜欢上一个魔?”

“他不是坏人!”

“住口!”

慕容桓提起菩月剑鞘,一下接一下重重打在慕容净夏身上。

慕容净夏双手支在身前,以背部受着师父的责罚。她法力尽失,仙身虽还在,但除了可得长生以外,与凡人无异。慕容桓盛怒之下用了十成的力气,菩月剑鞘是玄铁所制,打在身上疼不疼还是另说,没一下都能将慕容净夏打出内伤。

转眼已打了七下,阿雪回过神来,忙上前又抱住慕容净夏,对慕容桓道:“掌门不要打了,净夏没有法力基本上是一个凡人,您再打会打伤她的。”

慕容桓将剑鞘别回腰间,依旧气得发抖,她这回犯下这么大的错,他还打不得她了?不过阿雪说的没错,法力尽失,她现在很虚弱,受不得重责。慕容桓又看看慕容净夏的脸,看上去有些不对劲,猛然发现,她的灵石不见了。

慕容桓命令道:“回蓬莱。”

听到命令,阿雪扶着慕容净夏站起来,慕容桓抬手一道银光打在慕容净夏膝盖上:“没让你起来。”

慕容净夏乖乖跪在地上,她知道师父很生气,肯定饶不了她。

阿雪问道:“掌门,净夏跪着,咱们怎么回蓬莱啊?”

慕容桓手一挥,在三人脚下凝了一朵云。

没有了别的问题,三人驾云飞上了天。

蓬莱到山洞,如果是慕容桓驾云走,平时的话,最多半个时辰也就到了。而今天,慕容桓也不知道怎么了,云飞得慢慢腾腾的,足足一个半时辰才回到了蓬莱。

在蓬莱上空,慕容桓停下,对慕容净夏道:“起来。”

慕容净夏站了起来,习惯性的想去抓慕容桓的胳膊,手刚伸出去就收了回来,差点忘了,师父正生气呢。

落到蓬莱中心的广场,直接命令思过阁的弟子:“将慕容净夏押入仙牢。”

在场所有弟子全都愣住了,掌门命令将慕容净夏押入仙牢?这太阳是打东西南北一起出来了吗?

见没人动,慕容桓一眼扫向最近的两个弟子。

冷冷的眼神,看得那两个弟子心里直发毛,连忙走到慕容净夏身边。慕容净夏也听话,没等人押她,她自己就往仙牢去了,那两名弟子在身后跟着她,心里想着,这是他们押她去呀,还是她带他们去呀?

慕容净夏一切都很主动,仙牢门一开,她自己就进去了,没等那两名弟子反应过来,她自己又将牢门锁上了。

“两位师兄请回吧。”

慕容净夏下了逐客令,两名弟子更加抓狂了,这是仙牢,不是净华殿,她怎么那么,自然啊?

两名弟子走了,慕容净夏正想坐下这会儿,慕容桓的传音就过来了:“给我跪着,没我的命令不许起来。”

慕容净夏咬咬下唇,擦干了刚流出的眼泪,跪在了地上。

阿雪这几天很忙,蓬莱弟子几乎全都挤到她家院子里,询问关于慕容净夏的事。不过阿雪也不是谁都说的,她看得出掌门的意思,不许外传,尤其不许流出蓬莱。

大部分弟子,都被阿雪阿邦拒之门外,只有两个人被请进了院子,阮汉谨和火贺。

阮汉谨一进门就问:“她是怎么了?”

火贺道:“是那只魔?”

阿雪问:“你怎么知道?”

火贺淡淡道:“我偶然撞见过一次,一年前。净夏求我别说,我就没说。”之后,火贺就和他们说了慕容净夏的净化计划。阿雪也说了当天的情况。

阮汉谨听了之后直翻白眼。

阿邦一拍桌子:“这孩子疯了吧?”

阿雪问阮汉谨:“汉谨师伯,这两天在大殿上,掌门说没说这件事?他打算,怎么罚净夏?”

阮汉谨叹口气:“师父师叔一直在讨论,按他们的想法,净虾应该不会怎样,他们关心的是那只魔。”

阿邦道:“那他为什么关着净夏?净夏现在法力尽失,在仙牢里不吃不喝的能挺几天啊?”

阿雪道:“不然我去求求掌门,就算不能放她出来,总要给她送点吃的进去。”

阮汉谨皱着眉头,转身向火贺发难:“你说你都发现了,为什么不说?就算不说,那你怎么不劝劝她?她疯了你也疯了?”

火贺道:“我劝了,可她的性子,我劝得动吗?”

“那你就说出来,大家一起劝她呀!”

“我答应了不说。”

“师伯师叔你们别吵了,”阿雪来劝架:“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是想想怎么劝掌门比较好,我去做饭了。”

阿雪在净华殿门口等了好长时间才见到慕容桓,又求了好久,慕容桓才同意她去仙牢给慕容净夏送饭。

此时,慕容净夏已经在仙牢里跪了整整三天了,又累又饿,几次差点昏过去,她掐着自己的胳膊,逼着自己清醒,想着师父会怎么罚自己。

阿雪进了仙牢,看见慕容净夏跪着,忙跑到她身边,放下手里的篮子,蹲着扶着她的肩膀道:“净夏,你怎么跪着呀?快起来,奶娘给你送饭来了。”

慕容净夏勉强笑一笑:“师父罚我跪着。”

“掌门?”阿雪问:“你已经跪了三天了?”

慕容净夏点点头。

阿雪摸摸她惨白的小脸,道:“别跪着了,起来吃饭吧,回头奶娘去跟你师父说。”

慕容净夏摇头:“我不敢,师父会生气,我不敢惹师父生气了。”

阿雪哄着她:“不会的,掌门不会因为这件事生气的,再说你都跪三天了,再跪下去身体吃不消了。”

慕容净夏还是摇头,阿雪正一筹莫展,慕容桓的传音忽然到了:“起来吧。”

阿雪松了一口气:“掌门让你起来了,快起来吃饭吧。”

慕容净夏强撑着起身,根本站不住,还好她身边就是床,直接就坐在了床上。

阿雪从篮子里拿出给慕容净夏熬的粥,递到她面前道:“三天没吃东西,怕你的肚子受不了,先喝点粥,明天奶娘给你做好吃的,啊。”

慕容净夏接过粥,慢慢喝了起来,粥很好喝,可慕容净夏已经完全尝不出滋味了,饿了三天,也饿过劲了,感觉不到太饿了。

喝完了粥,慕容净夏有了些体力,抓住阿雪问:“小奶娘,师父没抓住青麟吧?”

阿雪也忍不住跟她生气了:“你还关心青麟?现在你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奶娘快急死了你知道吗?”

慕容净夏道:“我喜欢他,他也答应我了,等魔气全都净化了……”

“不大可能。”

“小奶娘!”

“我不认识什么青麟。”阿雪打断慕容净夏:“他是死是活与我无关,有没有魔气我不关心。你是我女儿,我只关心你。”

“小奶娘。”慕容净夏又哭了出来,扑到阿雪怀里。

阿雪拍拍她的背,道:“净夏,你不可以喜欢他,你是仙,他是魔。

“可是……”

“或许他不是坏人,”阿雪道:“但仙魔殊途,你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抱有希望。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不管怎么处理,那也是掌门的事,与你无关了。”

慕容净夏从阿雪怀里出来:“那青麟就死定了。”

阿雪笑着安慰她:“也不一定,只要他不出现,掌门也没处找他去。过一段时间,等掌门气消了,你就回净华殿,重新修炼,你虽法力没了,但仙身未失,没几年就练回来了。净夏,听话,别想青麟了,不可能的。”

慕容净夏想了想,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了,只要青麟活着,不要被师父发现。

两天后,关着慕容净夏的仙牢里,来的人比较多,阮汉谨,火贺,阿雪和阿邦,全到了。

慕容净夏道:“今天人好多啊,什么日子?”

四人都显得心事重重的,阿雪笑着说:“没什么,就是都来看看你。对了,今天奶娘给你做了桂花糕,你不是最爱吃了吗?吃饭吧。”

阿雪将饭递过去,慕容净夏接过来,却一口也吃不下去,直觉告诉她,一定有问题。

“师父,说了要怎么罚我了吗?”慕容净夏问。

四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阮汉谨道:“师叔说,两天后,要在休闲台上,将你剩余的仙骨,全部剔除。”

“然后呢?”慕容净夏不相信这是最终结果,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四个就不会来看她,而是去净华殿找师父求情了。

阮汉谨在心里不停感叹她脑子真好使,但接下来的事,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和她说清楚。

阿雪和阿邦更是不知怎么说,最后,是火贺说清楚了:“掌门觉得,那个魔一定没有离你太远,所以……”

“所以,师父不是想废了我,是想用我做饵,去钓青麟是吗?”慕容净夏问着,眼睛在四人脸上来回转。

阮汉谨叹口气:“聪明。”

慕容净夏深吸几口气,大步向仙牢外闯:“我要找师父,我要找他说清楚!”

四人连忙拦住她,她要是这么闯出去,这计划恐怕就进行不了了,基本上,这个计划,他们都同意。

阮汉谨一把拉过慕容净夏,将她推回牢里,道:“你可别胡闹,这个计划,蓬莱弟子都知道,也都同意,包括我们四个。”

“为什么?这不公平!这是利用!”慕容净夏叫道。

阮汉谨吼的声音比她还大:“是利用,没错,但你要知道,蓬莱上上下下都是想救你,你师父更是想把你的法力要回来,如果成功了,除了蓬莱,没人会知道你与妖魔为伍。这计划一举多得,你可别把它毁了。”

慕容净夏气得笑:“这样做,太卑鄙了吧?这是仙门的作为吗?”

阮汉谨道:“对付的是魔,卑鄙就卑鄙了。”

慕容净夏道:“软汗巾,你这理由未免太冠冕堂皇了吧?”

“大家都是为了你!”

“是吗?我不需要!我喜欢他,你们这是要我亲眼看着我喜欢的人死在我面前,我还是那杆枪!”

“你喜欢他是吗?你师父应该是喜欢上你了。”阮汉谨此言一出,世界都安静了。

慕容净夏被这句话吓得不轻,愣了半天,缓缓摇头道:“不,可,能。”

阮汉谨抱着胳膊,轻笑一声,懒得解释。

火贺淡淡道:“可能。”

阮汉谨看看火贺,道:“你也喜欢这只净虾了?”

火贺问她:“也什么这么觉得?”

阮汉谨道:“有些事情,情敌看得最清楚。”

火贺点头道:“所以,我看的出来。”

没等慕容净夏再接受一下火贺也喜欢她的事实,阿雪又道:“我也有这种感觉,掌门喜欢净夏。”

阿邦问她:“你怎么看出来的?你喜欢掌门了?”

“你胡说什么?”阿雪捶了他一下,又看看慕容净夏道:“我接触掌门不多,是从净夏那里听到的事推测出来的,掌门对净夏,的确不同。”

“我是他徒弟,他自然对我不同。”慕容净夏争辩道。

阮汉谨道:“可是他现在对你的态度,和你小时候他对你的态度,也完全不一样。”

“我长大了自然不一样!”慕容净夏还是不愿相信,他是她师父。

阮汉谨摇头道:“你爱信不信,这么多人都看出来了,难道这时候我们逗你玩?你自己好好想想。”

慕容净夏低头沉思,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里都是祈求:“可是,这不可能,软汗巾你记得的,我十三岁那年……”

“就是从那时开始,”阮汉谨道:“他防,但他是在防着他自己而不是你,这点恐怕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旁观者清,我接触你们师徒俩最多,早就发现了。只是你肯定没那心思,我就没必要说。”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说?”

阮汉谨看看她,道:“想起小夏了。”

慕容净夏忽然笑了,苦苦的笑:“他让我别走亲师姐的老路,现在他是走了亲师姐的老路了吗?”她看着阮汉谨,但她真正想问的是师父,他为什么会喜欢她?还有火贺师兄,他为什么也喜欢她了?他们很熟吗?

慕容净夏坐在床上,将脸埋在手心里,闷闷的声音传出来:“让我自己待会儿行吗?信息量真的有点大,我有点接受不了。”

阮汉谨道:“慢慢接受吧,你还有两天时间。两天之后,计划开始执行,做好准备。”

阿雪见慕容净夏身子抖得厉害,碰了一下阮汉谨道:“汉谨师伯,你就别说了。”

阮汉谨道:“她早晚都得接受,这可都是为了她。”

“你出去,求你了!”慕容净夏带哭腔的声音从手心里传出来。

阿雪听了心疼,推着其他三人往外走,还不忘回头嘱咐慕容净夏:“净夏,奶娘把饭放这儿了,你一定记得吃。”

两天后,慕容净夏戴上了手铐脚镣,被押往诛仙台。负责押送的弟子,还奉了掌门之命,给慕容净夏施了噤声术。慕容净夏面无表情,任由他们摆弄。

慕容净夏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既然想出了这个计划,那他就一定不会让她死,她现在担心的只是青麟。青麟,拜托,千万不要来,求求你,不要出现,不要让我师父发现你。

到了诛仙台,蓬莱弟子全员到齐,慕容桓和萧染坐在最高的位子上,长老们在下,弟子们围在诛仙台周围,看上去庄重异常,其实人人心里都清楚,这不过是一场戏,师父和青麟是主角,师伯是配角,其他长老弟子都是龙套,而她慕容净夏,是最重要的道具,钓蛇的饵料。

“跪下。”是师父的命令,慕容净夏远远看看师父,对着他直直跪了下去。

萧染询问似的看了一眼慕容桓,慕容桓微微一点头,萧染叹口气,开始陈述对慕容净夏的判决:“蓬莱弟子慕容净夏,勾结魔族,修习邪术,罪不可赦,身为掌门弟子,受捕时出手狠毒,欺师灭祖,天地不容。现判你剔除仙骨,驱散魂魄,你服是不服?”

慕容净夏不说话,被施了噤声术,她本就说不出话。一场戏而已,她服不服,认不认罪,也没什么区别,她就是个道具,问她干什么?直接判,判完直接罚好了。

慕容桓走下高台,来到慕容净夏面前,抬手施法摄出她一块仙骨。

剔仙骨的过程很痛苦,慕容净夏疼得满头大汗,浑身颤抖,由于被施了噤声术,她喊不出声来,张着嘴跪伏在地上。

慕容桓忽然解了慕容净夏的噤声术,抬手摄出她第二块仙骨。

噤声术解了,可慕容净夏没反应过来,冷不防一阵剧痛,惨叫出声,声音凄厉。在场弟子无不心惊。

阿雪咬着下唇泣不成声,阿邦抱住她,将她的头埋进自己胸口,自己也偏过脸去,不忍心看。

不忍心的何止这夫妻俩,慕容桓也是心疼不已,阮汉谨和火贺不停看天,盼着青麟早点到。

慕容桓看着地上发抖的徒弟,又一次举起颤抖的右手,正要摄出慕容净夏第三块仙骨。一个青色的身影旋风一般飞上了诛仙台,抱起地上的慕容净夏,退到了慕容桓十步以外。

知道正主到了,蓬莱弟子全部祭出兵器,指向青麟。

青麟只是对着慕容桓笑道:“仙尊想要的是我的命,何必这么对净夏?她可是您唯一的徒弟。”

慕容桓冷道:“是你来晚了。”

青麟道:“是晚了点,不过我来了。”

慕容净夏刚才快疼晕了,现在清醒了过来,看见青麟抱着自己,伸手推他:“你来干什么?你快走!”

青麟看着她,道:“我喜欢你,不能让人伤害你。”

慕容净夏哭笑不得,推又推不开他,急得大喊:“你放开我!离我远一点!”

刚才还是艳阳天,现在天开始下雨,阴沉沉一片。

青麟依然笑道:“你的东西,我还给你以后,自然就走了。别着急,很快的。”

青麟转向慕容桓道:“仙尊,我把法力还给净夏,您不会反对吧?”不等慕容桓说话,青麟设下了一层结界,将自己和慕容净夏罩在里面。

青麟扶着慕容净夏坐下,点了她的穴道,将他身体里,原本就属于她的仙力还给她。

慕容净夏感觉到仙力的回归,还从两人相接的掌心之间,感受到青麟的魔气已经完全消失,而且他本身的修为也不见了。

仙力本就是慕容净夏的,完全不需要青麟渡,掌心刚一相接,仙力就迅速回到慕容净夏体内。

蓬莱弟子围在他们周围,静静的看着。没有人闯入结界,他们害怕会伤到慕容净夏。

仙力转移结束,青麟已经奄奄一息。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