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sp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暮雪绝夏 15》的后记
本文为《暮雪绝夏 17》的前篇
本章节无SP情节

第六十三章:神界再封

第二天的黄昏了,猜夏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石桌上,一颗很亮的夜明珠,满满当当的书籍。蓬莱五人在另一张石桌前坐着,看起来,无所事事。单焰羽,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荡着。小四趴在单焰羽跟前,随着她一前一后的晃脑袋。

至于断言,从昨晚开始就没出房间。

慕容净夏还在昏迷中,昏迷挺好,醒了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

猜夏显得越来越急迫,这个从表情上看不出来,只能从她翻书的快慢来看,越来越快了。

单焰羽也很着急,她就能从脸上看出来了,眉头越来越紧,很意外的是,她竟然还在笑!很担心,很不安,却还在笑。略微想想,忽然发现,单焰羽几乎没有什么时候不笑,尤其是回了神界之后,她笑得越发自然。

天色越来越黑了,夜明珠越来越亮,猜夏的翻书速度,也真的只是翻书的感觉,似乎没看,当然不可能没看。

眼看着书越来越少,猜夏却仍然没有头绪,蓬莱五人也是干着急。

忽然,猜夏右手覆上额头,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声音,像是在隐忍什么痛苦。

单焰羽更加奇怪,直接从秋千上一头栽了下来,双手抱头,靠在小四身上,很痛苦的样子。

然后就是断言的房间里,传出了茶杯掉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当单焰羽从地上站起来时,天空突然出现异象,一道金光照亮了半边天,源头似乎是,天门方向。

“吱呀”一声轻响,一道白影从战神府上空划过,飞向金光源头。

院子里的人回头一看,猜夏房间的房门开着。

断言从房间里出来了,看了一眼猜夏房间开着的门,又看了一眼仍然发着强烈金光的天门方向,转头看着猜夏,道:“又来了吗?”

猜夏摇头:“或许吧。”

断言的脸色白了几分,轻轻咬了咬嘴唇,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猜夏:“这次的祭品,会是我吗?”

“不会。”猜夏回答得很坚决:“是谁也不会是你。”猜夏走到断言身边,伸手将她抱到自己怀里,轻声安慰道:“别怕。”

两个字,对断言来讲已经足够了。

就在这时,金光骤然消失,天空陷入黑暗,无星无月。念夏院却还是亮着的,那颗夜明珠,真的很亮。

白影闪过落在院子里,慕容净夏回来了。

慕容净夏的脸色异常平淡,又异常严肃,面对着猜夏,道:“天门,又关闭了。”

闻言,蓬莱五人有些惊慌,战神府三人却更显得诧异,尤其是断言。

单焰羽急忙问道:“姑姑,神骨呢?被关在天门外了吗?”

慕容净夏左手一翻,两块神骨出现了,不同的是,神骨的光芒罡气没有了。慕容净夏一甩手将神骨扔给单焰羽,单焰羽伸手接住,迷茫的看着慕容净夏,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将神骨交给自己。

慕容净夏道:“你先收着,回头再说。”

单焰羽收起了神骨。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慕容净夏应该是虚弱昏迷的,不应该也不可以接触任何神力。而她现在,不仅好端端的,没有任何异常地站着,而且还接触了神骨和天门这两个蕴含了巨大神力的东西。

不明白她是怎么做到的,刚想开口询问,天空竟又出现了异象。

一只巨大的,由绿色光芒组成的鹰在神皇宫上空出现,一寸一寸的飞过神界天空,飞过了所有的府邸,却在战神府外停了下来,扭头飞回了神皇宫,消失不见。

蓬莱五人不懂这只鹰的含义,战神府的人,明显是知道的。

慕容净夏看向猜夏,问道:“怎么回事?”

众人都以为,慕容净夏问的是鹰的含义。

猜夏的回答却好像是答非所问:“神皇想要就给他了,反正你不在,也没什么用。”

慕容净夏点点头,看样子是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眼底涌上了带着玩味的笑意,再次问道:“还有吗?”

猜夏也挂上了这种微笑,对着慕容净夏一挑眉:“你说呢?”

慕容净夏轻笑出声:“那么,再飞一次吧。”

猜夏忽然收起微笑,正色道:“你真的要这么出现吗?或者,你真的要出现吗?”

慕容净夏同样正了脸色,边大步向猜夏房间走边道:“天门关了,我必须出现。”

房门关了,猜夏颔首,断言与单焰羽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决定。

终于,猜夏默默从袖中取出一颗拳头大的绿色琉璃球,眉头一紧下定决心,将琉璃球狠狠摔到地上,琉璃球碎裂,更大的鹰冲上云霄,飞遍神界。

在猜夏摔破琉璃球的同时,单焰羽被断言强行拖走,拖进了单焰羽的房间。

猜夏走向蓬莱五人,抱拳道:“劳烦仙友,等下随我们一同去神殿。”

慕容桓终于问出口:“那究竟是什么意思?”

猜夏解释道:“神尊召令,召神界众生灵,包括神兽妖兽及各种飞鸟游鱼蛇虫鼠蚁。不过它们都会在神殿四周不会进入。”

蓬莱五人一惊,战神竟有如此权利。

没过多久,断言和单焰羽就出来了。单焰羽很明显是被断言精心打包过了,衣服扔是大红色,却比平时的那些显得稳重庄严,高高梳起的发髻上戴着各种头饰,数量之多,从单焰羽不停抱怨的话中就突显出来了:“小姑!我不想戴这些,太重了!”的确太重太多了,但是看上去并不俗气,而是一种难以言说的高贵。

断言好言相劝:“小羽乖,这是重要场合,你必须穿着正式。”

单焰羽不服气:“你和娘亲也都没有这样!”

断言早知她会这么说,一句话堵了回去:“你是魔神正神,我们不是。”

单焰羽果然没话说了。

直到慕容净夏出屋后,单焰羽看着虽然换了一件绣着金边略华丽一点的白衣,但却将头上的头饰拆得更干净,只留一个牛角簪子的慕容净夏,更加气恼地说道:“姑姑也是正神!为什么她不用?”

猜夏淡淡道:“因为她是战神。”

最合理,也最不合理的理由。

猜夏看着慕容净夏,回忆着万年前的那个人,九成九都已重合,只有一点不对劲儿,是哪儿呢?

慕容净夏接收到了猜夏不解探寻的目光,知道她的不解是什么。于是,伸手取下了,额间挂着的冰莲额坠。

猜夏眉头舒展,对上了,完全对上了。

猜夏舒心了,慕容桓却在揪心。那是他给他的净儿的!净儿几乎从没摘下过,如今……

忽然又想到,自从净儿出现在神界之后,就再也没有和自己说过话,而且似乎,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无论是以慕容净夏的身份,还是以战神的身份。

可她却一直以战神的身份,与战神府的人交流,那么自然。刚刚还亲手取下了额坠,丝毫没有犹豫不舍!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怒气和危机感涌上心头,战神府抢走了他的净儿!抢走了他一手带大的净儿!他的徒弟,他的女儿。

慕容净夏仍然没有看慕容桓,她淡然地走到猜夏身边,道:“半柱香,我先去见神皇,你们再出发。”

猜夏点头:“了解。”

慕容净夏也一点头,转身走出了念夏院。路过了蓬莱五人,她也就这么走出去了,依旧未曾看他们一眼。

阮汉谨四人,都感受到了慕容桓的冷气怒气。但是战神府三人没有感受到,或许,是因为她们没有心思去理会。

半柱香之后,准时出发。

沿着来时的那条小路,一直向前走,谁都没有说话。战神府的人不想说,蓬莱五人有太多想问的,却不知从何问起。

感觉没有走很久,就来到了神殿。

此时的神殿已经人满为患了。神尊召令,召集众生,可不是上次普通的上朝。这次,说不好听一点,喘气的都来了。

正神都在殿里,其他人都在神殿外,仙人因为是客,所以被安排在神殿外最靠近大门的地方。

众仙看见蓬莱五人来了,都让出了位置,让蓬莱五人站在众仙之前。

神殿中,众神的气氛有些奇怪,非常紧张,看到猜夏出现的一刻,立马安静下来,更加紧张,气氛安静到凝重。

战神府三人,虽然猜夏和断言都不是正神,却一脸理所当然的走进神殿,且没有一人阻拦。战神府的人,从法力到权利都不是他们能比的。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猜夏带着断言和单焰羽走到了众神最前面站定,没有理会众神看着自己小心翼翼紧张兮兮的眼神,只盯着神皇宝座略偏一点,略小一点的座位,看得出神。

那个座位,之前是没有的,今天临时加上的。众仙都不知道那是谁的位子,以为是皇后的。蓬莱五人却猜到了,那座位,应该是慕容净夏的,不,应该是战神神尊的宝座。

神皇还没有出来。

若是在平时,众神早就开始抱怨了。而今天,没有人敢抱怨,甚至没有人敢大声喘气。

神皇终于出来了,看起来与那天极不相同,兴奋得满面红光。神皇身后,跟着一位少女,一袭白衣清丽端庄,神色威严眸光清冷,高傲冷淡,霸气内敛。

本以为是皇后来了的众仙,在看到女孩儿的脸的时候,集体倒吸一口气,净华上仙?看看净烨仙尊,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早就知道了。再看看单焰羽,她正看着净华上仙笑得开心,一点不满都没有。好吧,这两位都没什么别的反应,他们就没必要有什么惊讶的了,静观其变吧。

神皇走到宝座前,并没有落座,而是先将慕容净夏请到了另一个座位前。慕容净夏也不客气,施施然坐了下去,左手搭在扶手上雕刻出来的鹰头上,右手放在腿上,静静在众神脸上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猜夏身上,与猜夏对视,眼神柔和了一些。

在慕容净夏落座之后,神皇才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众神看起来更加紧张,愣了一会儿之后,除了猜夏三人和火神之外,所有神人齐齐跪倒在地,对着上位三叩九拜道:"参见皇上,参见战神神尊!"

众仙彻底蒙了,什么情况!战神神尊?慕容净夏什么时候成战神的?又去看慕容桓的反应,这位做师父的仍然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这到底,什么情况?

神皇抬起右手道:"众卿平身。"

没有一个人起来。

神皇抬着的右手尴尬的停在那里,半晌才落下来,求助似的看着慕容净夏。

慕容净夏接到求助,将眼神从猜夏处移开,一离开猜夏的脸,慕容净夏的眼神立刻变冷。

冷冷的再次扫视一周,慕容净夏道:"起来吧。"眼神冷,声音更冷直接冷到了众神心底。

众神战战兢兢的起身,无一例外的低着头,不敢去看慕容净夏那双眼睛。

火神是个例外,盯着慕容净夏,道:"神尊回来的可真是时候,一回来,天门就又关了。"

慕容净夏缓缓转过头看向火神,道:"有什么想说的,一口气说完。"语气之冷淡,完全没有把火神话里的东西当回事。

火神眼睛里好像真的要喷出火来,对着神皇抱拳道:"皇上,战神关闭天门,使神界被封万年,实在罪孽滔天!"

火神说完,神皇为难的看着慕容净夏。神皇早就没有什么实权了,一切都要看其他人的。没有慕容净夏,众神以火神为尊,慕容净夏存在,可就不一定了。虽然按理说,慕容净夏权利更大,可是一万年了,她突然回来,什么情况谁又说的准呢?

慕容净夏没什么反应,她知道火神还没说完。

单焰羽却不干了,对着火神道:"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姑姑?要不是我姑姑,你们早在万年前就死绝了!"

火神被单焰羽吼了,肯定接受不了,他可已经几十万岁了,单焰羽拜多大?面子问题,忍不了:"一万多岁的黄毛丫头,还有你说话的份?"

"你!"

"小羽。"慕容净夏对着单焰羽招手:"过来。"

她让单焰羽过去,那就是让单焰羽从台阶上走上高台!那象征着至尊的地方!

单焰羽也知道,这不是闹着玩的,也是不太敢。断言对单焰羽使了一个眼色,告诉她可以去没问题。

单焰羽看看姑姑,又看了一眼可以说是嚣张的火神,心一横,跑到了慕容净夏身边。

慕容净夏右手拉着单焰羽的胳膊,稍一用力,单焰羽就坐在了慕容净夏座位的右边扶手上。

在朝堂上坐着,那是绝对的权利和身份的象征。神皇坐在那里,是因为他继承了上古神皇血脉,所以尽管他能力不足法力不高,众神仍然以他为众神之首,当然他早已成为了一个吉祥物,他们还是默许了他坐在高位。

而慕容净夏,不,战神神尊,除了上古血脉以神皇为皇,战神为尊以外,更是因为她那让人无法忘记,即便过了万年也不可低谷的实力。而且,神界中人知道,这姑娘不只看着身量小,她的年龄更小。正神之中,除了单焰羽之外,其他神的年龄的零头都比战神大。就算算上失踪的万年,转世的四百四十四年,他也才只有五万六千二百三十七岁而已。对神来说,她还只是个黄毛丫头。这么小的年龄就能给人这种压力,那她坐在高台上,又有何不可?

可是单焰羽,她凭什么在朝堂上坐着?就赢战神是她的姑姑,这名她这个姑姑在神界出了名的护短,而且这个姑姑无视礼数,藐视神规还没人敢反对她。所以,有这么一个姑姑的单焰羽就是坐着也理所应当了。

慕容净夏就是护短,让单焰羽坐在自己座位的扶手上之后,还含着冰冷的怒气对着火神道:"让你一口气将质疑本尊的话说完已经给你面子了,你居然还敢说小羽?本尊的侄女本尊万年来都不曾说过一句,你火神炙烽谁给你的这个权利?"

在神皇面前自称"本尊",大庭广众对火神直呼其名,护短护得名正言顺连理由都不找,这套做法实在惊人。

众仙大开眼界,本来以为慕容桓对慕容净夏的护短已经很极品了,没想到这慕容净夏青出于蓝胜于蓝呀!不对啊,单焰羽是慕容净夏的侄女这是什么鬼?上面坐着的那个,真是慕容净夏吗?

单焰羽是没管别人怎么想了,她是对她姑姑说得那句话止不住的想笑。万年来都不曾说过一句,拜托拜托姑姑啊!不是失踪就是投胎你拿什么说我啊!

火神被慕容净夏这么堵回去,心里更是火大。火神也是上古血脉一脉相承延续至今,他向来认为自己家并不比战神府差。可是从远古至今,战神府一直压他一头,他不服!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凭什么在他面前这么趾高气扬?别人看不出来,他可知道,战神是转了世回来的,投了一回胎,他不信她还有当初那么厉害!

火神上前一步道:"神尊消失万年,这一回来就坐上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就不怕众神不服吗?"这句话,摆明了就是挑衅。

断言都有些压不住脾气了,猜夏握住了断言的手,让他忍下去,让慕容净夏自己解决。

慕容净夏左手食指很有节奏地敲着鹰头,安抚了一下又有点炸毛的单焰羽,对着火神饶有意味的一笑,左手一翻取出一块木制的,看起来很简陋的牌子,对着火神道:"火神此话有理啊!如此,这神尊的位子,予了火神可好?"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这就好像是,别人看着有无限权力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在这个姑娘看来什么都不是,如此轻易的说要送出,好像巴不得要脱手一样。

对火神来说,根本就是变相的羞辱。

火神气的脸都扭曲了,对着慕容净夏狠狠一抱拳,道:"这神尊之位,自然是能者得之,若是战神尚有这个能力,小神岂敢……"

"如此,火神就是要与本尊比试一番了?"慕容净夏打断了火神的话,挑出了其中的含义提了出来。在她看来,其他的那些都是废话。

火神再也做不下去恭敬的姿态了:"是,神尊之位宁缺毋滥,即使无人来做,也不能给一个没本事的黄毛丫头!"

慕容净夏轻笑几声,听得让人发毛。

笑声持续了几息时间,骤然停止,慕容净夏眼中闪着冷光,对火神道:"既然如此,火神殿外请吧。"

慕容净夏从座位上站起来,足尖点地飞身而起,从众人头顶上飞出神殿。

火神紧随其后,但他不是飞出去的,是走出去的,没办法,起点没有人家那么高,飞不起来。

单焰羽愣了一下,立刻跑下高台跟着就出去了。猜夏断言跟在单焰羽身后。

之后,所有人就都跟着慕容净夏离开了神殿。

神殿外的某处很大的空地,众神与众仙围成了一个很大的圈,慕容净夏和火神站在圈子中间,面对面,相距三十步左右。

猜夏三人和蓬莱五人站在一起,八人全都内心极度担忧,但面色平静。

断言悄悄问猜夏:"猜夏姐姐,你觉得,她现在还会是火神的对手吗?她能赢吗?"

猜夏摇头:"不知道。"

单焰羽插了一嘴:"要是以慕容净夏的法力,那她绝对不是火神的对手。"

猜夏问道:"慕容净夏,法力很低吗?"

阮汉谨立刻道:"以仙界水平来说,她是上仙修为,仙界已无敌手。"

单焰羽脸色愈加苍白,微微颤抖着声音小声道:"可现在,她面对的不是仙界之人,是火神,为数不多的远古神族血脉。"

慕容桓忽然问道:"你和她交过手,你觉得如何?"

单焰羽舔舔嘴唇,道:"和保持三成法力的我,能打成平手。"

猜夏感觉到呼吸一窒。

慕容桓接着问道:"你觉得你和火神打,谁能赢?"

"火神不会是我的对手。"这个答案,单焰羽说的出奇的肯定,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不过,听到的人都信了。

单焰羽似乎还怕他们不信,又补了一句:"就算我不行,我小姑娘亲,也都比火神厉害多了。"

圈内,慕容净夏与火神已经对视很久了。不,应该是火神怒视慕容净夏,慕容净夏完全懒得看火神。

终于,慕容净夏道:"开始吧,能近身就算你赢。"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