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有声书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开门的哥哥诧异的看着站都站不稳的莫静被顾汐拽着,他将莫静甩进屋,并不想理会面前这个莫静嘴里的哥哥,准备转身离去。

“你站住!大晚上你把她灌醉什么意思?!”

“莫达,你没有资格质问我。”

“我告诉你,你要是想占莫静的便宜,我有你好看!”

“占便宜?又怎样?她是我的女朋友,难道不可以吗?”

顾汐走了,莫达退倒在墙上,女朋友?他们在一起了?

不可能,莫静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说,怎么可能瞒着他?

莫达回屋,桌上的饭菜都凉了,这是他尝试着为莫静做的饭,用心学着每个步骤,可是她却不在。现在,一点热饭的心情都没有。

莫静仰头躺在沙发上,天花板还在转。

“哥哥,生日快乐,我祝你生日快乐,哈哈哈哈。”

莫静还哼起了生日歌,可是她并没有发现,莫达的脸上多了两横涙。

眼前的妹妹再也不是小孩子了,就在刚才,他总算明白了,明明该为她而高兴的,可是心里却是难过,那么乖的妹妹跟着顾汐在一起却喝的烂醉,她从前真的不是这样的,但自己到底是在气什么呢,心里的火愈燃愈烈,莫静突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她起身跑到厕所,吐了半天也吐不出来,才晕晕乎乎的走出洗手间,却被哥哥拉回他的卧室。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莫静,你是个女孩子,能保护好自己吗?你知道吗?如果在你喝醉的时候出事,你会后悔莫及,那是一辈子的事情。”

莫静感觉到哥哥的脾气,点点头。

“嗯嗯,我知道,哥哥放心,顾汐保护我呢,哥哥生日快乐!”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和他在一起了?在你心里我还是哥哥吗?”

“哎,没多大事,哥哥,你别……”

莫达突然将莫静扯过来,反身一推,莫静趴在莫达腿上,想要挣扎却被莫达按住。

“你知道你爸爸怎么去世的吗?就是因为喝了酒骑摩托车,你难道忘了吗?”

一说这个,莫静忍不住哭了,她怎么可能忘记,爸爸的去世是她心里的伤,那件事情之后,家里人都不再喝酒,这成了一个软肋,可是莫静并没有刻意去不喝,她怕这个刻意会让她更加想念爸爸。

“我想他。”

“你这叫想他吗?!你万一出事了怎么办,莫静,你记住了,以后再也不准沾酒!”

“哥,不沾酒真的就是对爸爸的怀念吗?就像是爷爷奶奶,我不去看他们,真的就代表我不孝吗?”

莫达随手拿过桌子上的数据线,狠狠甩向莫静的屁股。

“啊!哥哥…”

“你别跟我提他们!你太不懂事了!”

嗖!又是一下,莫静疼的额头直冒汗。

“我真的觉得我心好累,面对家里人,我好累。”

莫静发现哥哥已经不再说话,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打着,她疼的忍不住用手去挡,却被抽到手背,迅速缩回来,发现手背上已经是条红肿的愣子。

“哥哥,你有那么恨我吗?”

没有回答,只有数据线抽打在身上的声音,莫静用力挣扎,却被莫达又按了回去,并且再加了三分力,莫静疼的哭出了声,酒全醒了,彻彻底底的醒了。

“你再动一下,我就打断为止!”

“疼,哥哥,疼。”

“你要记住,这就是背叛的滋味。”

莫静咬了咬牙,背叛?怎么是背叛,就因为曾经的疏远,就因为这样的家庭关系,就叫背叛?太可笑了。

“我没有背叛,如果我能感受到家里人带给我的温暖,我还会这样吗?奶奶爱过我吗?她只爱你,爷爷也是,如果不是爸爸死了,他们怕是问都不会问我,就算现在有关心,那是另一种感情?!”

“莫静,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疯了吗?你……你还在耍酒疯吗?好,我帮你清醒!”

莫达用力扯下莫静的裤子,眼看着内裤还有一半就要被扯下来,莫静拼命的阻止着。

“你不可以这样,哥哥,求你了,给我点尊严好吗?”

莫达拉过莫静的手,硬生生扯下了内裤,看着莫静屁股上的一片红肿,莫达悬着的手停在了半空,打的太狠了,还要继续吗?他能感觉到自己颤抖的手,莫静已经瘫软在自己的腿上,眼泪湿了一地。

得让她记住教训,莫达一狠心,接着抽了下去,莫静已经疼的叫不出来了,她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什么,莫达也听不清楚,一阵疯狂的抽打完,莫静直直的摔倒在地,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她想要提起裤子,却发现肿到提都提不起来,莫达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莫静。

“你走吧,不要再来了。”

莫静流着泪,咬着嘴唇,泪无声的往下流,不停的流。

“现在有人照顾你,你不需要我了,等哪天你需要我,只需要我的时候…再说吧。”

莫达突然明白,今天晚上发了这么大的火,说了这么多的话,其实那都不是关键,也许导火线只有一条,那就是莫静有了她爱的男人。

八月份的街头空气里都是憋闷,莫静难过的走在大马路边,她只能一小步一小步慢慢行走,身体的疼痛时刻不告诉自己已经被赶出来的事实。

“他有病吧!我去找他!”

丹丹听到莫静所说的一切,忍不住就往门口冲,莫静拉住她。

“别去,已经这样了,算了吧,我想短时间内我也不会再见他。”

“这种人还有什么好见的!莫静,我就跟你说过,你们不是从前了,他对你不单纯好吗?我看他打你,就是因为发现你跟顾汐在一起了!气死我了,怎么有这种人?他还好意思说那些话。”

莫静庆幸她还有丹丹,一听到替自己着想的丹丹说出打抱不平的话,莫静眼泪又开始不听使唤,她偷偷擦了眼泪,不想让自己显得太狼狈。

“他那样说我也没想到,我以为我们至少也住了一段时间,虽然感情一时半会回不到以前,但也好多了,之前没有原先的误会了,可是我错了,他一直都没有变过他的想法。”

丹丹伸手拍拍莫静的肩膀。

“你就别想那么多了,自己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些人的话你再也不要在意了,哎,你看看,你要是听你家顾汐的话,也不至于被打,你跟顾汐说了你在我这里吗?”

莫静摇头,她觉得没有脸见顾汐,毕竟今天他也生气了。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不告诉他?”

“我……”突然莫静的手机响了,顾汐的来电,莫静看着震动的手机,半天没有接起,丹丹实在看不下去,自作主张的抢过莫静的电话。

“喂,我不是莫静,我是丹丹,莫静被莫达赶出来了,现在在我家……嗯……好。”

挂了电话,丹丹故意戳了戳莫静的脑门。

“顾汐说一会过来接你,这才够男人,你这傻丫头也就这点福气啦,好了,别愁眉不展的,以后你就跟你家顾汐好好过,不行还有我呢。”

“丹丹,你真好。”

朋友就是这样温暖所在,不论你受了多大的伤,朋友总是让人安心,莫静知道丹丹懂她,十多年了,她自己不仅仅是熟悉,而是渗透在生命里。

很快顾汐就来敲门,他没有进屋,而是让莫静出来,临走还对丹丹说莫静不该这么晚打扰她。电梯里顾汐没有机会莫静,出了电梯门,顾汐径直往车的方向走。

“顾汐,对不起。”

夜里的安静使得莫静的这声对不起显得突兀,顾汐准备开车门的手停滞在空中,他抬头望着莫静,依旧没有表情。

“先上车。”

看着莫静一步步挪到车里,顾汐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禁抓紧,莫静坐上副驾,艰难的系好安全带,顾汐欲言又止,他加快了车速,所以莫静并没有受很长时间的罪。

直到进屋,莫静还是没能忍住。

“你还在生气吗?你要是怪我,就说出来,我…”

“我没有怪你,只是觉得你太傻了,莫静,我告诉你,你真的在考验我的脾气,我恨不得狠狠的骂你一顿,你真是活该!”

顾汐看着莫静,她埋着头,看不见表情,刘海在眼帘投下一片阴影,她也觉得自己理亏,好像随时等待着审判的犯人。

顾汐伸手将莫静拉入怀里,感觉到莫静微微颤了颤,顾汐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好了,以后跟我住,没有人再伤害你了。”

“嗯。”

莫静将脑袋靠在顾汐肩膀上,好幸福。

换上干净的衣服,顾汐看到莫静的伤,一拳将桌子上装药的塑料盒砸碎,他没有想到的莫静这次伤的比上次还重,在他的强行坚持下,他看到了莫静身上所有的伤。

“你以后不准再见他,我绝对不会容忍我的女人身上有其他男人带来的伤,别说他已经不是你哥,就算是,谁都不可以,你听清楚了,这是最后一次。”

这话里每一句都像是带着刺,顾汐身上突然散发的独霸让莫静觉得这才是他,莫静忍着痛终于抹完了药,但愿睡一觉能好一大半。

顾汐摸了摸莫静的额头“你身上有伤,必须早点睡,今天已经很晚了,快休息!”

关了灯顾汐便出了房间,莫静闭上眼睛,以后就要跟他天天在一起了,像是在做梦。

“阿仔,我给你一个人的信息,你带几个人给我收拾一顿,别打残了就行,记住,这件事情不要声张。”

顾汐挂了电话,一脸漠然,他很快将莫达的姓名工作地址发给了阿仔。

敢欺负我的女人,必须付出代价!

住在顾汐家的第十天,俄国项目圆满完成,虽然中间有很多插曲,但总算完成的出色,顾汐在董事长那边才有了交代,为了好好庆祝一番,莫静下班买了一堆菜,要好好做顿丰盛的晚餐犒劳顾汐。

吃的差不多了,顾汐拿出柜子里的红酒,关了灯,点上蜡烛,想要制造些浪漫的气息,这样的事情对于顾汐来说是第一次,快三十年的生命里竟然没有为一个女人而花过心思,莫静是第一个。

“过来。”顾汐让莫静坐在自己腿上,莫静脸色泛红,她还不习惯在顾汐面前表现的太随便,她有些僵硬的坐在顾汐腿上,透着昏暗的烛光,她看见顾汐眼里的醉似的迷离,顾汐靠近莫静的脸,将嘴唇靠近她的脖颈,只是轻轻触碰,莫静敏感的缩了下脖子,不敢出声。

“紧张?”

莫静摇摇头,不想在他面前表现的笨拙,顾汐扬起嘴角,用力的亲在莫静脖子上,他的呼吸渐渐加深,他的手开始在莫静身上游走,尽管隔着衣服,但莫静依旧浑身发烫,她感觉这个男人正在唤醒她身体里的某个灵魂。就在不经意间,顾汐的手马上就要伸进莫静的胸衣,莫静也是条件反射拉住了顾汐健壮的臂弯。

感觉到这丫头一直很紧张,很僵硬,顾汐抬起头,看着莫静的眼睛。

“第一次?”

莫静慌乱的移开视线,顾汐眼里闪现一点的吃惊,但后来马上就是无法掩饰的欣喜。对于莫静而言,她不知道这算不算丢人的事情,没经验?小白兔?有的男人不喜欢这样的,好在顾汐似乎并不介意。

好像一切到了时间就会顺其自然,莫静只知道那个夜晚有些痛,但是当她躺在这个男人厚实的怀抱中,却是从来没有过的踏实,许是太久封闭着自己的心,当一个男人硬生生闯进来的时候,带给了自己别样的阳光。顾汐的身体很结实,他整个晚上都很小心,莫静从没有觉得他这样温柔,台灯光线微弱,顾汐倚靠着床头点着了一根烟,莫静从顾汐胳膊弯钻出来,含羞的看着烟雾缭绕中男人的脸,伸手摸到顾汐胸膛皮肤的凹凸不平,莫静低头仔细一看,顾汐的身上很多伤疤留下的痕迹,还有左胸上那朵暗黑色的云,纹身很是精致。

“这是纹身?”

顾汐吸了口烟,缓缓的将烟雾吐出,他摸了摸莫静的头发。

“嗯,喜欢吗?”

“不喜欢,好好的干嘛受那疼痛,你说你又不是黑道的,弄什么纹身,不过挺好看的。”

顾汐拿着烟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湮灭烟头,躺下来盖好被子,把莫静拉入怀里。

“快睡吧。”

莫静的鼻息渐渐均匀,她睡着了,顾汐看着窗外暗沉的夜色,却异常清醒,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最近灰龙那边安静的异常,也没再找过他,如果真的再要过回以前的生活,莫静怎么办?他又还能坚持多久呢?想着顾汐抱紧莫静,下意识的将她拱在怀里,想要让她永远这样安心。

每到周五顾汐要与董事长例行汇报工作,莫静就得独自回家,今天的地铁好像比平时人少很多,街上的人也没有很多,莫静觉得哪里有些异常,但又说不上来,直到马上到家,出了电梯,两个看上去很高大的男人一左一右立在顾汐家门口,莫静以为走错了门,抬头看着门牌号也没有错,其中一个男人先开了口。

“小姐,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是谁啊?我们认识吗?”

莫静不由抓紧了背包带子,难道遇到打劫的?没这么衰吧?

“我们老大请你去一趟。”

老大?莫静摇摇头,这哪儿跟哪儿啊,她什么时候认识什么老大?

“你们一定找错人了,不好意思我家在这里,你们挡着我的路了。”

“我们老大是顾汐的养父。”

“什么?!”

莫静手里的钥匙没拿稳掉在地上,养父?莫静并没有问过关于顾汐养父的事情,看着他们平日里也没有交集,为什么突然找她?

“我能先打个电话吗?”

“不可以,小姐,你还是老实跟我们走吧,我们也不想弄伤你。”

好汉不吃眼前亏,莫静并没有再挣扎,毕竟这两个男人看上去并不是很好对付,既然说是顾汐养父了,应该也不会对她怎样,可是,这种感觉总是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这些人看上去一个比一个死气沉沉,都找上门了,莫静也只能老实跟着他们下了楼,坐上车扬长而去。

9

不知道坐了多久的车,莫静感觉脑袋晕晕沉沉,好像是开过了一片郊区,来到另一片莫静未曾来过的区域,这里到处空旷,不远处有几幢独栋的小楼,车子正在向那个方向驶去。她的手机一直在那个男人手里,她没有办法给顾汐电话,这里前不准村后不着店,出了事只能抛尸荒野,想到这里莫静伸了伸脖子。

“快到了吗?”

“就在前面。”

心里还是不安。

仿古欧式建筑,并不是很张扬的别墅,乍一看与平日里看见的街道两旁的别墅并无差别,小花园被打理的甚是有韵味,莫静环顾四周,顾汐的背景这么深?

到了客厅,那人便上去叫人,莫静看到后院里好像有好几个人,他们都是浑身黑西服,看上去像是什么组织。

就在这时候,一个男人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他的眼神没有离开莫静,仔细打量一番,难免有些诧异。

“你跟顾汐现在关系不错?你是他的人?”

男人的眼底流露出岁月的痕迹,他走到莫静跟前,示意她坐下说话,大拇指上金色的戒指证明着他的地位与权威。

“您…是他的养父?”

灰龙点点头,挑眉继续审度这个女孩。

“这样吧,我就跟你开门见山,我需要你的帮助,让他回来助我一臂之力。”

“你让他回来他周末都可以的,我帮不上您什么忙。”

“不,你可以,你只需要在这里等着,他会一会来接你。”

“有什么问题非要这样解决吗?”男人喝了口桌上的咖啡,有点哭,不由皱了眉。

“他已经三年多没有踏入这里一步,哎,顾汐也许并没有告诉你,他真正的身份不是总经理,而是云会昔日的第一把交椅。孩子,看你还稚嫩,顾汐经历过的女人可能比你想象还要多,如果他要回来,你必然倒霉。我不好多说什么,你们俩的事情,自己决定。”

这是什么意思?莫静突然感觉手脚冰凉,脑海里浮现的全是顾汐在办公室里叱咤风云,专心致志,全神贯注于工作的样子,从开始到现在,她只认识这样的顾汐,可是,一个人还能有几面的?面前的男人并不像在说谎,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顾汐究竟是谁?心里突然像是塞满了浆糊,粘稠苦闷,他是真的爱我吗?为什么他的身份还需要陌生人来告诉?莫静强忍住眼泪。

“这件事,你得问他,你把我抓来不一定有用,他如果不想来,怎么都不会来。我没那么重要。”

灰龙长舒了口气,起身理了理衣服。

“这样吧,我让人带你去客房休息,很快就有结果了。”

别无选择的时候,只能妥协,莫静现在没有更多的心思想其他,她只是伤心,为什么顾汐变得她一点都不懂?但是,他会来吗?莫静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喂!站住!”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