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未完结

第八章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过去了好几个月,日子一天比一天更冷了,因为孩子们年龄都超过了10岁,理解能力比较强,我已经把小学大部分的内容教给了他们,包括加减乘除、各种单位换算,也能认识大部分汉字了。团团和圆圆更是教到了初中,开始学代数、方程、英文。

但是不幸的是小翠和小虎姐弟俩,因为父亲在城镇开了饭店,被辍学去帮忙了,小胖因为天生身强体壮,也被家人带了出去打工,现在只剩下六个孩子,5个女孩,一个男孩。小雪因为不需要再时刻光着屁屁,也坐在了教室里和大家一起学习。尽管如此,教室里变得冷清多了。

剩下的孩子里,小亮是唯一的男孩,性格大大咧咧,比较马虎,犯错时,挨打也是第一个,不怕打,也不害羞,打完后也是一脸笑容的摸摸屁股回到了座位,让我有种继续加几下的冲动。

小芳是年龄最大的女孩,犯错并不多,每次挨打时,总是羞红了脸,尽管是隔着衣服,但是还是很害羞,打完后也总是低着头回到座位。

十一岁的红红,因为比较小,而且不怎么怕我,犯错也就比较多,挨打的时候,也完全不怎么害羞,但是打下去的时候瞬间蔫了下去,哼唧叫疼,惹来同学们的偷笑。但是打完后,就赶紧揉着屁屁,下去了。

十三岁的琪琪,是一个看起来比较有钱的人家,因为别人都穿的是开档厚棉裤和薄裤子,而她却是城里的毛线裤和时尚的小短裙,她平时不怎么喜欢和人交往,犯错也很少,打她的时候,我总是格外使劲,以便把疼痛传到她毛裤内的屁股上。

至于团团和圆圆,因为教的内容不同,一般只有写作业时才在教室,平时都是在里屋的卧室。团团至今没有挨过一次打,而圆圆,则是经常光着屁屁在卧室挨打。还有一个就是小雪,小雪平时也很乖,我对她也总是一种别样的情感,我会很细心的教她,她也会很耐心的去学,小雪年龄最大,也最聪明,学会了很多汉字,几乎和团团水平相当。

天慢慢的变冷,我买了两个电暖炉在卧室和教室里,很快整个卧室都变得极其温暖,也当然的,费了很多电,村民们当然舍不得用这个东西,但是我舍得,自然也是我来交电费。孩子们看到这个不烧煤不烧柴的炉子,纷纷张大了嘴,孩子们从此在早晨很早就来到教室暖和,放学后迟迟不肯回家,为了多暖和一会。

学生越来越少,我的工作也越来越清闲,于是,在村长的提议下,我决心创一个诊所,就叫许氏诊所。

这样下来,我的生活又充实了一些。团团早就想跟着我学医了,正好团团作为我的助手。在第二天,我驱车带着团团和小雪,又去了小镇,准备去买一些常用的医疗器械。团团是第一次坐车,难以保持平时的矜持,也是兴奋的看着窗外,一边和小雪欢快的说着什么。

和小雪第一次来到小镇一样,团团看到这么多人,也是紧张和好奇,紧紧的拉着我的衣服,生怕走丢了。我把小雪留在车内,牵着团团瘦弱的小手,走进了药店。我采购了大量的常用药品、一次性和多次性注射器、输液器、葡萄糖和生理盐水,还有缝合针、刀子、剪子、听诊器,附带了很多消毒液、酒精、棉球等。虽然药品便宜,但是全部下来足足花了好几千,在药店的帮忙下,几乎把车塞满了。

既然大老远来到了小镇,我顺便给团团圆圆买了几件衣服,让她们不再穿那种开档的旧棉裤,而是和琪琪一样,穿柔软的羊毛裤和羽绒服。团团一直拒绝接受,但是还是在我的威胁下,乖乖的去试了衣服,穿着新衣服出来了。团团很瘦,平时穿着厚厚的棉裤和棉衣,觉得很笨拙,现在换上了时尚的衣服,变得如同一个柔弱的小公主,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惜。因为毛裤不是开档的了,屁股被包裹着了,团团不时的扭头摸一摸屁股的衣服,反而觉得有些不习惯。

因为离小镇很远,当回到村子时,天已经快黑了,村长和圆圆慌忙来迎接,圆圆看到姐姐穿着漂亮的衣服,顿时眼里传来了羡慕的目光,我抚摸着她的头告诉她也有份。然后圆圆高高兴兴的帮忙一起搬东西,很快,在村长和团团圆圆的帮助下,一车的东西搬到了屋子。

很快,圆圆也如愿以偿的换上了自己的新衣服,两个瘦弱可爱的双胞胎站到一起,宛如两个下凡的玉女。连村长都直夸两个姑娘好看,村长用粗糙的大手抚摸两个丫头的头说:“你们可是遇到贵人了,许老师不仅人好,还对你们这么好,你们将来一定要记得报答啊!”

团团和圆圆听了这些话,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双双拥到了我怀里,表达感激之情。村长邀请我去他家吃饭喝酒,我驱车跑了这么久,很累,就拒绝了,然后村长很惋惜,拉着我的手说一定明天要组织一个诊所开张仪式,来隆重的开张。我看着村长兴奋的样子,没有拒绝,算是默认了。

等团团和圆圆回去后,我开始整理药品,让药品归类,准备明天的开张,小雪也欢快的爬来爬去帮我。刚收拾完准备做饭时,门口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开门一看,竟然是团团圆圆的妈妈,她拎着只鸡,还有一个口袋,我正在诧异时,团团妈说:“老师啊,真是太感激您了,不仅教两个孩子学知识,还破费给她们买衣服。不过无功不受禄,我们不能再要您的衣服,我已经让她们脱掉了,等会给您拿回来。我们家比较穷,没有什么东西,仅剩的两只鸡和这些自己种的花生,还请您收下。”

我赶紧拒绝,我告诉她:“您太客气了,这两个孩子我很喜欢,给她们买衣服也是我的一番心意,衣服是量身买的,不能退换,就让她们穿吧。这些东西您拿回去吧,你们家更需要这些。”

可是团团妈坚决要把东西留下,而且告诉我团团和圆圆已经做了我的饭,让我去她家吃饭,我拗不过,就带着小雪,去了她家。

在一个破旧又整洁的院子里,我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待的团团和圆圆,那就是她们家了。进到屋子里,比我想象的还要穷,整个屋子只有用绳子捆扎起来不至于零散的桌子,还有几个用树桩做成的凳子,屋子的顶上有不少漏缝,时不时有冷风吹了进来。屋子里阴冷潮湿,一只昏暗的黄色白炽灯照着屋子。里屋只有一个破旧的大床,床下还用木头和破砖头垫着以防倒塌,床上是一床破旧的缝满补丁的棉被,床边整整齐齐的叠着我给她们买的衣服。另一侧的里屋里,则是空荡荡的,只有角落有一些粮食,旁边挂了一根晾衣绳,放着她们全家的衣服。

团团妈特地拿来了一块叠好的布放在凳子上,拉我坐在了正位。然后团团和圆圆把菜端了过来,一共四碗菜,一碗炒鸡蛋,剩下的全是青菜,主食是自己种的稻谷,也就是大米饭。

团团妈一脸歉意的说:“老师不要嫌弃我家没肉,我知道我们家比较穷,但是这些蔬菜绝对是干净肥壮的菜,您一定喜欢。”

我摆了摆手让团团和圆圆来吃饭,一家人坐了下来,团团和圆圆赶紧尝了尝那碗金灿灿的鸡蛋,刚尝完,遭到了妈妈的瞪眼,意思是告诉她们要客人先吃。我猜测这晚鸡蛋应该是送到我家的那只老母鸡生的,平时根本舍不得吃。我笑着示意她们去吃,然后团团妈就和我拉起了家常,不停的感激我对两个孩子的好。

吃着聊着,突然团团妈带着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我说:“那个,许老师,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我很好奇,说:“您请说!”

团团妈看着两个孩子说:“老师,我知道您是个好人,您不仅收留了孤苦伶仃的小雪,还免费给孩子们教书,还对我的孩子这么好,真是感激不尽。我这两天打算去外地,去看着孩子的爸爸,并且呆在那一段时间,正好邻居的郭子可以用摩托车捎带着我。”

我说道:“是不是想让我帮忙管着两个孩子一段时间呢?”

团团妈赶紧说道:“不用不用,她们可以在家里做饭吃,也可以自己洗衣服和干家务。只是,老师不嫌弃的话,能不能让两个孩子带着被子去你那的教室住啊,晚上睡下,早晨再收起来…因为听说最近村子里有小偷,我放心不下两个孩子单独在院子里,但是又不想错过这个去看孩她爹的机会…”

我赶紧说道:“您放心,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她们的,明天让她们搬来就行,正好我那里还有炉子,不冷。”

团团妈感激的不停道谢,然后又夹了一大筷子鸡蛋在我碗里。转身对着团团和圆圆说:“妈妈要出去一个月去看你爸爸,你们两个要听老师的话,帮老师做家务,吃饭时要回来吃。记住了吗?”

团团和圆圆赶紧点了点头。

第九章

告别了团团家,我领着雪儿回去了,现在的雪儿,已经把内衣穿到了里面,睡觉时,直接拉开背后的拉链,就把棉衣脱掉了,然后穿着开档的秋衣秋裤睡觉,小雪现在对我格外的依赖,晚上总是翘着小屁屁睡在我身边,任凭我抚摸着她光光的小屁屁,才缓缓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外面村长在叫我。我起来后,看到村长拿了个用布缝成的旗子招牌,上面已经用毛笔洋洋洒洒的写了几个大字:“许氏诊所”

村长看到我起床,非常高兴,拿出来一盘鞭炮,噼里啪啦的放了,村子的人,包括邻村的,都赶紧跑来看热闹,顿时,围了一大圈人。等人到的差不多了,村长拿起绳子,把大招牌挂在了我的大门的屋檐下。这时大家也都明白了是开了诊所,都议论纷纷,脸上带着欣喜的表情。村长扯了扯喉咙,站在了一个高高的石头上,面对大伙说:“大伙静一静,我给大家介绍个贵人—许老师!”

村长把我拉到了身前,然后对着大家说:“这个许老师别看年纪轻轻,事业有成,特地来我们这穷地方献爱心,不仅免费教孩子们读书,给孩子们买本买笔。还收留了一个孤儿,给穷苦的孩子买衣服。而且许老师,是个医生,大学学医毕业的,现在又花了一大笔钱买了医疗设备,准备救死扶伤,实在是我们这的贵人啊!”

说完这些话,围观的人纷纷鼓掌叫好,接下来,村长继续说:“许氏诊所今天正式开张,许老师是个活菩萨,绝对价格公道,让我们终于告别了看病难的问题。下面让许老师讲几句!大家鼓掌!”

接下来在掌声中,村长把我推上了刚才站的石头上,我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并不是什么大人物,我只是怀着一个感恩世人的心来到这里,希望能用自己的能力让更多的人过的好一些,帮助别人也是我的快乐。我也并非能起死回生的神医,不过我会努力的帮助大家摆脱疾病,过的更加幸福。谢谢!”

台下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接下来,村长开始发糖了。发糖是一般喜事里不可缺少的,就是买一些糖果,撒向众人。发糖时,更热闹了,不管男女老少,都弯腰去抢,还时不时有人因为笨拙不慎摔倒,引来一阵哄笑。

仪式结束后,大家纷纷散去,并没有人来看病,因为看病毕竟不是好事,这个风头没人去抢。也正好让我先轻松,不然当着这么多人面去诊断,也会让我紧张。

等人散去后,已经中午了,团团的妈妈已经把团团和圆圆的被褥背来了,放在了教室的角落。然后又嘱咐了团团和圆圆一番,在那个叫郭子不耐烦的催促下,背了一个小包裹,坐上摩托车走了,留下了依依不舍的团团和圆圆。

忙活了一天,终于到了晚上,团团和圆圆在卧室里安静的学习,小雪则是静静的在看着书。团团看到我回来了,慌忙要去帮我做饭,我倒是想尝尝团团的手艺,没有拒绝,任她去了。不一会团团做好了热腾腾的饭,然后团团和圆圆听了妈妈的话,准备回去做饭,我拉住了她们,让她们一起吃,可是团团坚持回去,我就说:“你帮我做饭,圆圆帮我刷碗,以后就在这吃饭吧,要听话哦!不然老师生气了!”

听到生气俩字,团团乖乖的回来了,坐在桌子上,我们四个人吃了热腾腾的晚饭。吃饭后,圆圆乖乖的把碗洗了,然后烧了一锅水,团团则是收拾了桌子扫了扫地,显得其乐融融。

团团和圆圆继续学习,她们已经换上了我买的新衣服,温暖的炉子下,她们静静的学习,小雪依偎在床头看着书,我则是玩着iPad上网和朋友们联系。

很快,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也到了每天的惩罚时间。我检查她俩的作业,根据错误来决定惩罚,一般没有什么惩罚,只有偶尔圆圆犯错,被扒下裤子惩罚一顿。所以每次检查作业时,也是圆圆心里最紧张的时候,如果有错题,会在小雪和姐姐的面前露出屁股,被狠狠的打一顿,不仅疼,而且很羞。好在今晚她俩的作业完成的都挺好的,不需要挨打。

团团收拾了作业和书本,去教室准备打开被子去睡觉。但是打开被子的时候,发现团团妈不小心把被子放在了窗户下,刚好今天的一阵雨把被子打湿了。这下,团团和圆圆犯了愁,被子湿了,而且家里就一床这样的被子,该怎么睡觉。两个丫头愁眉不展,在想着办法。

我笑了笑,招呼她俩过来说:“你们两个跟老师睡在这吧,这个床很大,而且被子很柔软,比你们睡地铺舒服的多。”

团团说道:“老师…我们再想想办法吧,睡一起会影响您睡眠的…”

我笑了笑说:“没事,睡的好,第二天才有精神更好的学习,你们两个听话,就睡在这里。”

她俩虽然有些害羞,但是暂时只能睡在我这里,只能点了点头,并且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我拉下了雪儿的棉衣拉链,脱下了雪儿的棉衣,雪儿只剩下了秋衣秋裤,也就是内衣。因为是开档的,雪儿的屁屁完整的露了出来,因为以前雪儿在团团和圆圆面前经常光着屁屁,所以并不在意,反而开心的翘着屁屁调皮可爱的扭了扭,我拍了她的屁屁一下,示意她进被窝,然后我去洗了脚,换了睡衣。

当我回来的时候,团团和圆圆依然愣在那,不知道怎么办,我摸了摸她俩的脑袋说道:“乖,怎么还不睡觉?来上床上睡觉。”

她俩依然愣在那里,最后团团小声的说:“那个…还要把衣服脱掉吗…”

我笑着说:“傻孩子,难不成穿着衣服睡觉啊,那样明天起床会冻坏你。”

这时,她俩都呆住了,迟迟没有动静,最终,还是圆圆脱下了裤子,因为新衣服不是开档的,脱下的时候,下半身已经一丝不挂了,圆圆站在姐姐身后,脱掉了下半身。

这时我才意识到农村的孩子根本没有内衣可穿,她俩是太害羞了,因为一旦脱的话,就是脱的一丝不挂的。我转身拿了两套给小雪买的内衣,也就是秋衣秋裤,给了她俩说道:“你们两个还挺害羞呢,给,这时给小雪买的新的内衣,你俩换上吧,但是是开档的,不过也比不穿好。”

团团接过了两套内衣,和圆圆一起区隔壁的教室换衣服了。不一会,她们两个走了过来,穿着两套粉红的秋衣秋裤,圆圆还好,平时在我面前光着屁屁挨打,也是开裆裤,也习惯了。可是团团却用衣服挡住腿间,低着头,红着脸过来了。

团团没有挨过打,屁屁更是没被人看过,这时的她,脸红的犹如樱桃,转过身放衣服的时候,还不忘把手挡住屁屁。我有些不高兴的把团团拉到了怀里,然后拿起她挡在屁股的手,对着她光光的屁屁拍了几下说道:“在老师面前就这么害羞吗?”

团团没有说话,但是不再挡着屁股,反而脸更红了。

我摸了摸团团的头说:“乖,别害羞,去睡觉吧,今晚你睡在老师这边,她们两个睡一边。”

小雪和圆圆听了我的话,自觉的到床的另一头去睡了,团团则是乖乖的钻进了我这边的被窝。刚到床上,团团就背对着我,把头埋进了被子里,让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我灭了灯,在她身边轻轻躺下,然后轻轻的一只手搂着团团,另一只手抚摸她光光的屁屁。刚碰到她的屁屁,她浑身一震,但是没有闪躲,她的屁屁很热,甚至有些烫手。

我关切的小声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把你打痛了?”

她不回头,不说话,只是埋在被子上的头使劲摇了摇。团团比较瘦,但是屁屁肉却不少,而且屁屁捏起来特别的软,很舒服的感觉,这是圆圆和小雪的屁屁都没有的感觉。于是我轻轻又拍了下团团的屁屁说道:“既然不痛,屁股怎么这么热,再不把头伸出来就是讨打哦!”

我拍了她几下屁股,她没有躲闪,也没有挡,反而把屁屁又翘高了一些,但是头埋进被子更深了。我心里不解,我继续拍了她屁股几下,并且稍微加大了力度,然后说道:“还不把头伸出来,难道是喜欢被我拍着屁屁?”

没想到的是,听完我这句话,她竟然把头伸出了一些,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很快的又把头埋了进去。我一诧异,然后对她轻声问道:“你喜欢被打屁股?”

团团最终探出了头,看不清她的表情,她轻轻点了点头,用有些哀怨的声音说道:“从小,我就知道自己家的贫困,我在家人也是很懂事的孩子,我每天小心翼翼的,生怕犯错,我妈妈也几乎没打过我。我也希望有时候能放松,能过一过小孩子的生活,可以松懈一些,可以不乖的时候被打。或者,我想用挨打来发些一下自己。我会觉得那个时候我才能无忧无虑的过着孩子的生活,不必小心翼翼。”

我把她楼了过来,有些心疼的说道:“你是个乖女孩,老师很喜欢,在老师这里,不管是你,还是犯错的圆圆,都很喜欢。”

对面的圆圆和雪儿早已熟睡,而团团在仅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中,把自己内心隐藏最深的秘密告诉了我。我搂着团团,团团就像一只乖乖的小猫一样趴伏在我的怀中,我轻抚她柔软的翘臀,伴随她进入了梦乡。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