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打屁股姐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晓拂鸾纱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脸猛然涨的通红。严浩还想讨价还价一番,给自己争取个不那么难堪的挨打方式。可是严舞耐心已尽,一把又把严浩按在腿上,也不用他动作,连外裤带内裤的就扒了个干净。严浩忍不住想拦住她把自己最后那点面子也剥尽,手却被反摁在腰上。稍微挣扎了两下,也就罢了。心知今天再不顺着她的意,恐怕她不理他的日子长着呢。

臀上猛然一凉,严浩的头几乎想钻到地缝里。又不住的自嘲般地安慰自己︰你看你们多亲近,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对你的。她其实也不是很讨厌你,只是生气,生气而已。让她出了这口气,她就又会像之前那样对你好了!想到这,心里似乎平静了几分。严舞的巴掌就狠狠地落了下来。打的严浩不住的倒吸冷气,没想到手也可以把他打的那么疼。

严舞心中有气,巴掌下去的不留余地,高频率的打击很快就把严浩那本来很白皙的皮肤打的通红。两条长腿虽然尽量的克制,仍然有些控制不住地在地板上蹬了几下。严舞自己的手掌都是火辣辣地疼。

狠打了七八十下,两个人都喘着粗气。

“疼不疼?”严舞问。

“还行。”严浩低着脑袋,“疼”字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说出口的,实在太没面子了。

似乎早知道有此回答,严舞一把拽过书桌上一把长柄圆身的梳子,光滑的背面狠狠地朝严浩的屁股上击打下去。这一下的疼痛超出了严浩的预料,冷不防地呻吟出声。严舞心中快意了几分︰不疼是么?不停歇地抽打下去,才打了二三十下,严浩已经克制不住地扭动着屁股想要躲闪,脚更是在地板上蹬来蹬去。他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工具在收拾他那可怜的屁股。那硬质的东西虽然不像上次挨鸡毛掸子那样一下就抽到肉里一般的痛,可是没有间歇的连续重打却像把肉都打软打坏了般的疼成一片。

好一会,直到严舞胳膊酸得厉害,终于停了下来。“疼不疼?”严舞继续问这个问题。

严浩鼻子一酸,什么和什么啊?打击肉体还要刺激灵魂么?他喘着粗气不回答。果然不出意料的又是昏天暗日的一顿好打。都不知道挨了多少下了,屁股好象被打烂了一般的疼,严浩一身都是汗,到底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了起来。然而严舞并不为他所动,不出声的一味狠打。严浩头昏脑涨的,觉得屁股几乎都被打麻木的时候,严舞终于停了下来。

“疼不疼?”还是这个问题。

严浩眼圈都湿润了,心说你这不是废话么!干什么非得要我说出口。这么想着,屁股上一痛,严舞竟然轻轻地在他那片火辣的疼痛上轻轻地揉了起来。虽然被揉的很痛,严浩心中一暖,眼泪就克制不住地吧嗒吧嗒地掉在了地板上。他不免觉得有点委屈,整整一个星期都对着一张冷脸,现在又被痛打了一顿,真是……

不过,此刻那患得患失的心却似乎放下几分。

严舞隐约听到了严浩那竭尽全力克制也没压抑住的抽泣声,她挑了挑眉,突然用左胳膊肘部压住严浩的身体,把那欠揍的屁股压得又高翘了几分,抡圆了胳膊继续把手中的刑具狠狠的抽了下去。几乎都被打麻木的屁股被温柔的揉过之后更敏感了,再加上打击来的太出人意料,严浩忍不住压着嗓子哀叫起来。

严舞一边打一边重复那个问题︰“疼不疼?恩?你知道疼了么?”

严浩无力地瞪着腿,两条腿都又酸又软。也不知道到底是疼的受不了了,还是严舞这种折磨人的打击和审问方式,严浩实在是撑不住了,哑了嗓子叫︰“疼!疼!姐,你饶了我吧。”

严舞停了停,让自己的胳膊有短暂的休息后,又没命的抽打起来。严浩那要面子的防备完全被攻破,强烈的疼痛侵袭了他的思考。

“对不起!姐,我不该惹你生气!对不起!求你不要打了!”

听到他这般求饶,严舞冷静了几分,严浩的臀部连带半个大腿都青紫的高肿起来。终于停了手,问︰“你知错了么?”

严浩吸吸鼻子,闷声闷气的回答︰“恩。”

“错在哪儿?”

“不该惹你生气。”

严舞皱皱眉,“还有!”

严浩想了想,好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地回答︰“没了!”

没了?严舞无法置信地看着趴在自己腿上身体仍隐隐发抖的严浩!“你不听我的话私自篡改志愿,没有错?”严舞这么问着,又是一下打了下去。

严浩身子一抖,似乎这短暂的歇息让他也冷静了几分。竟然咬着牙没出声,执地有声地说︰“是我不对!但是我不后悔。”

严舞气窒,一边打一边训斥︰“你不后悔?这是一生的大事!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说你不后悔!”

严浩的倔劲儿又上来了,竟然还咬着牙回嘴︰“我说我不后悔就不后悔!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后悔!”

“我倒要看你会不会后悔!”严舞气得在那伤痕累累的臀上用指甲狠狠地掐着。严浩痛得几乎从她身上翻了下去,却被死死按住。

“疼!好疼啊!姐,你为什么非得逼我认错?我只是不想离开你有什么错?”

严舞停了手,一怔︰“就是不想离开我?”

严浩带着哭腔说︰“我一直在说一直在说,你根本就不听。我又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可是我跟你说了你也不会答应。我也没办法啊!姐你饶了我吧,别生我的气了。求求你了……”

严舞有些哭笑不得,“你这理由成立么?你怎么不说你有多任性,就是为了这点想法,就把自己的前途都赌进去么?”

严浩的身体抖了抖,没说话。他这行为简直就是招打,严舞扔干脆把手中的梳子扔到一边,巴掌又落了下来。严浩的屁股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巴掌也都快挨不住了。无奈地咬着牙低声说︰“你生气了要打我罚我都没关系,但是你不能这么说我。”

“我哪里说错了?”严舞虽然仍不肯放过他,却终究还是心疼了。看着他那被白皙的完好皮肤衬托的格外刺眼的伤痕质问他︰“你说你不是小孩子,可是做事还这么不计后果。多少莘莘学子努力了那么多年,不都为了这一所学校。可是你干了什么,无故地糟蹋了自己的好成绩和这么多年的努力。你对的起谁?你对得起你自己么?”

严浩把自己被摁住的右手轻轻地严舞手中抽了出来,擦了擦眼泪,没说话。

严舞叹口气说,“我能不生气么?这样大的事,你既不和我商量,还瞒着我。”她说,“你知道我有多失望么?”

“对不起……”严浩低声说,撇撇嘴又强忍住又要掉下来的眼泪,“姐,你别怪我好么?我会努力学习的。我再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严舞叹了口气,想把严浩抱到床上,手却一软两个人几乎都跌倒。严浩半跪着顺势抱住严舞的腰,“姐……”

这一声低唤中是满满的依赖和眷恋。严舞摸了摸他的头发,“算了,事已至此……”

“我还是不后悔!”严浩没有觉悟地接道。

严舞直觉得火气再次上涌,却听严浩继续道︰“我知道我不听话惹你生气这样不好。可是,我就是想和姐在一起,我要是去了外地,你该把我忘了……”

严舞“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么大的人竟然还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我又不是有严重的健忘症,怎么还能把你忘了?”

“会的!”严浩点点头,闭着眼楮把自己的脑袋蹭到严舞的衣服里,笃定的说︰“你不看我的时候,我就担心你会把我忘了。如果不时时出现在你眼前,我就是不能安心!”他说,“你不是我妈妈,只有妈妈才不会忘了自己的孩子。爸爸也不记得我,他一年不见我一次也不会想我。更何况,你只是我的姐姐,你肯定也会把我忘掉的!”

严舞怔怔的抚摩着严浩的头发,心里涌起一阵酸楚。

严浩像自我推销一般地说︰“姐,我会洗衣服,我会做饭,会打扫房间。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你不让我看电视我就不看,不让我看漫画我也不看,我就好好学习。我会听话的,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就让我任性这一次好么?我以后要是惹你生气了,你就狠狠打我好了,可是你别不理我。”严浩顿了顿,有些哽咽地说︰“你不能这么惩罚我,你对我那么好,然后又不理我,这样太残忍了……”

严舞缓缓蹲下身子,把严浩抱在怀里,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姐,答应我,好么?”严浩低声的恳求着。

“好……”若说不心疼怀中的小家伙,那是假话。可是大学的事毕竟事关人的一生,她也不可能完全看的开。一时间,严舞也不知该如何处置了。罢了,她心中说道,反正事到如今也无法更改,就是与他生气也没有用。“严浩,下不为例,知道么?”

严浩用力地点点头,一边费力地拉好裤子。

“给我看看。”

“不用!”也顾不上弄疼自己,严浩急忙把裤子拉好。

严舞皱眉,“刚说过要听我的话!”

“这不是原则问题!”严浩红着脸解释,“姐,我没事,真的……”

严舞好笑地看着他,这才意识到这两次他那反应是怎么回事,小家伙原来在害羞!“我是你姐!你个小破孩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严浩这会儿倒不高兴了,眨了眨眼,没敢表示质疑。只好委曲求全地说︰“真没事了,都不疼了。我,我要回去睡觉了!”

严舞要去拉他,小家伙一瘸一拐的跑得倒是挺快。严舞失笑地看着那仓皇逃跑的身影,突然有些说不出的难过就这样荡漾开来。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