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诫sp
本文为转载,作者为冰痕幻梦,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惩戒所(上)》的后记
本文为《惩戒所(下)》的前篇
提示:本文为含有大量SP内容的训诫文,请务必了解此类小说性质后再进行食用

我没想到很快我再一次故地重游。不得不说,挨了一顿好打,虽然谈不上洗心革面,好歹也算是改过自新迈出了第一步。整整半个月我没有再跑到校外去颠三倒四地鬼混,连每天的烟也少抽了一半。上课的频率从一周一次2节课增加到了每天都要去教室或实验室待上那么一会儿,虽然我不认得老师,老师也不认得我。我依旧保持着一天从中午开始的状态,但晚上我会问问室友老师讲了些什么,或者借他们的笔记来看看。我估计这样下去,到了期末考试,再向老师求求情套点题,过关不是大问题。我以为我达到了目的,上回的特殊服务将成为我记忆深处的一段不为人知的经历,渐渐远去,渐渐淡忘。

这一良好的愿望毁在了上个周末。有个哥们打电话来说他周末过生日,邀请几个朋友聚一聚,并且保证只是吃饭喝酒热闹热闹,我装模作样刻苦用功了半个月正有点乏味郁闷,忍不住想要犒劳自己,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江湖的哥们,吃饭十分正常地演变成拼酒,从酒楼到酒吧,从六点到凌晨一点,十个人喝光了十箱啤酒,两瓶白酒,然后醉醺醺地在街上东游西荡,遇到了另一群晃荡的夜游神。不知是谁先碰了谁,谁骂了谁,反正一通混战迅速拉开大幕。到后来有人拔出刀来,血色刀光,大家都红了眼,直到有人被连捅了两刀倒下,一众人才一哄而散。倒下那人是我们这方的,半清醒的两个哥们搀扶着他去找夜间诊所。我则不知道是怎么摇摇晃晃地离开了现场,等到清醒时,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我倒在一盏路灯下。

我只是在群殴中挨了两下拳脚,没什么大碍。但宿醉彻底清醒后,我知道如果再来一次,我的结果便可能是横尸街头或是在尖锐凄厉的警笛声中被关入铁网高墙。无限懊悔中,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斯巴克休闲中心。

这回我选了没有课的星期五下午,换上宽松的衣裤和鞋子,找出扔在抽屉深处的那张VIP会员卡,打的来到那条偏僻的小街,时隔大半个月,再一次站在这栋灰色的商务写字楼前。果然是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上门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困难。轻车熟路就到了第九层,从容不迫地出了电梯,直奔斯巴克休闲中心的前台。

今天前台的美女换了个人,这回的妆化得太浓,眉毛太细,头发太短,我怀念着上次那位美女MM。美女灿烂的笑容中,我镇定自若地摸出金色的VIP卡,美女的声音甜得发腻:“欢迎您再次光顾,尊敬的会员先生。您是我们的黄金会员,不用先付费,可先接受服务,事后将服务费交给惩戒师就好,他会为您安排好一切的。”

惩戒师事后收费?不知怎么,我邪恶地想起了夜店小姐,嗯,他们也蛮有共同之处的,都是从事的“特殊服务”。我咽了口口水:“我可以选择惩戒师吗?”

“当然可以,”这位美女的笑总让我觉得有点造作,“请问您需要哪位惩戒师提供服务?”

“那……七哥在吗?”还是007吧!好歹算是熟人熟事,换一个人又得去熟悉那些稀奇古怪的规矩。何况,挨打又不是什么光彩事,让他一个人打就足够了……

哪知美女微笑着摇摇头:“先生,对不起。007今天下午为一位白金会员提供上门服务。他是我们这里最受客人欢迎的惩戒师之一,大多数时候都需要提前预约。”啊?真的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原来打人打出水平了,想挨他的打竟然都要排队预约……我简直要对七哥刮目相看了!彻底无语,上回能被他打是我人品爆发吗?

“那……先生您看,让别的惩戒师为您服务好吗?”

“好吧,随便。”我有气无力地说,反正换了谁都是我挨打,换了谁都是我的屁股痛。

美女微笑着把我带进去,仍是让服务生给了我一张房卡和一纸服务须知。这回的房号是120,嗯,上回进了110意味着被暴打一顿,难道这回的120意味着挨完打就得进医院了吗?我的腿不由自主地发软……007是最受欢迎的惩戒师,那是不是意味着别的人比他打得更狠?虽说我知道自己该打该受罚丝毫不冤,但一想起上回噩梦般的经历,仍是两股战战不堪回首……来之前我已经想好了,数量最多只选20,或者30,但如果不是007,谁知道旁人还有些什么变态规矩,挖下陷阱让我跳坑呢?

这家休闲中心每回都会给我带来新的挑战,或许这就是人生的磨练?我稳定情绪,熟练地用房卡打开房门。这次我不用再看服务须知,依次锁好了贵重物品,沐浴,更衣,就差焚香祷告了。

轻轻地按下红色的报警器,我的心仍是怦怦直跳,揣测着又会落入哪位恶魔手里。果然,很快响起了24hour招牌的电话铃。“是谁?”我故作镇静隔着房门大声问。

“008。”一个有点生硬的男声,不知是不是先入为主,我忽然不太喜欢这声音的主人。

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位黑衣男子,墨镜平头黑包,一身装束打扮和上回的007一模一样,只是身材略为瘦削,看来打手服成了他们的工作装。“您好,今天由我来为您服务。”008的态度客气而平淡。

008没有笑,没有露出007那一口白森森的獠牙,我却忍不住了。如果007叫做七哥,那眼前这位岂不是该叫做八哥?这世道,鹦鹉八哥都会打人了吗?“你好!鹦鹉先生!”我笑得直不起腰。

鹦鹉先生愣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我分明看见他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潮,是生气了吗?我也知道对一个陌生人这样有些失礼,尤其是故意冒犯一个下一秒钟就要将自己按倒痛打的人更是不明智的举动……但如果是007,应该不会生我的气吧?虽然他打人很痛很严厉,但回想起来,他竟然留给我一种温和的感觉……这是我的幻觉吧!竟然用温和去形容一个职业打手?

鹦鹉先生没和我握手,一言不发地进了120房间。我在单人沙发上坐下,他拿出一张服务卡片签上时间,递给我:“请您选择服务内容。”这样的程序我不陌生,可再次拿着这张卡片,我仍然踌躇难决。这或许是整个“服务”过程中最让我难堪和难受的事了,自我选择就意味着自我责任……黑色的签字笔再次在我手中打滑。

鹦鹉先生没有七哥的耐心,只等了两三分钟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如果您不能决定的话,我建议您选择藤条。藤条是最常见的惩戒工具,很安全。除了疼痛,不会带给您更多的伤害……”

可我最怕最不喜欢的就是藤条了,那种尖锐的疼痛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谁要你多事啊?真是个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是的饶舌鹦鹉!我不耐烦地打断他:“对不起,鹦鹉先生,我不喜欢藤条,我也不愿意接受您的服务,我想另外换个惩戒师。”

说完,我将卡片递回去,得意地看着鹦鹉脸色由红转白。不过他仍然保持了基本的职业素养,微微地鞠了一躬:“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然后迅速地退出去,随手关上了门。

我长出了一口气,总算体验到了上帝的感觉!就算我是来找打,也轮不着你来指手划脚!我拿起茶几上的电话,按照提示要通了总台:“我是120房间的客人,我想问下007回来没有?”

美女的声音象是泡在蜜糖里,带给我的却是失望:“007先生还没回来。”

“他大概什么时候会回来?”我直截了当地问。

“这个我说不准,或许还要两三个钟头……”美女似乎有点为难。“要不您换别的惩戒师或者做个预约?”

再换人已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你们营业到几点?”

“我们是24小时营业的。”美女回答。

“那我等007回来,他回来后请告诉我。”我挂断了电话。

等待挨打的滋味实在不好受,我看了会电视,又拿出锁在保险箱里的手机玩了会,百无聊赖坐卧不宁。墙上的挂钟走得分外慢,我从两点半等到了五点半,不象是三个小时,而象是三天三夜,电话和门铃都没有任何动静。更糟糕的是,我的肚子已饿得咕咕直叫。听说吃得太饱挨打会很难受甚至会呕吐,中午我就只在学校食堂吃了碗小份的牛肉拉面,到现在牛肉拉面恐怕早已尸骨无存。休闲中心倒是和宾馆一样,有送外卖的,但价钱贵得吓人。算了,反正挨了打就会没胃口,我再等等吧,就当是省钱了,如今物价飞涨,省一点算一点吧!

时钟过了六点,我拉开厚厚的窗帘,外面的天色已全黑了,城市的夜空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灯光,渲染着一片繁华温暖,这时家家户户的餐桌上该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了吧!可我却在惩戒所里,孤孤单单一个人,等着被人打,打我那人还迟迟不归,我忽生出些自怨自艾的凄凉之感。

终于这时门铃响了,我的心顿时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几乎要蹦出胸膛。我一个箭步冲到门边,打开房门,外面果然站的是007。他并不象上回见面那样精神抖擞,而是显出一种疲惫来。看到是我,他无声地笑了笑,仍是用力地握了握我的手:“您好!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很高兴又见到您!”

高兴?难道你以为我是受虐狂喜欢挨打吗?我心里没好气地道,我可不想再见你,如果不是事情已经糟糕透顶我已走投无路迫不得已……而且,我傻子一样等了你一下午,你一句轻飘飘的不好意思就把我打发了吗?

虽然肚子里腹诽不已,但与他对视仍不免尴尬,这又不是老友聚会,我做贼心虚似地低头,声音象是蚊子叫:“七哥你好,呃……”

七哥保持着微笑,没有多说什么,放开我的手,仍是大踏步地进了房间,我在后面关门。或许是上回他如饿狼吃小羊一般狠狠揍过我,在他面前我不由自主地处于弱势地位。七哥站定,上下打量我一番,微微一笑:“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

“嗯,”我不知道是该承认还是否认,反问他,“七哥,听说你的生意很好?一堆人排着队等你打?”我的口气不是那么友好,饿着肚子等了半天还要和颜悦色有点难度。我有点好奇,让他提供上门服务的会员是些什么人,但这涉及个人隐私,估计他不会说的。

“呵呵,是排着队等我服务。”他纠正着我的说法,“我们这行既是体力活又是技术活,要干好不容易啊!”这还得瑟了,听不出我是讽刺吗?007看看挂钟,“时候不早了,老规矩不变,你选好了服务内容我们就开始吧!”

我的手上又多了那张让我又恨又怕的卡片,服务内容……我犹豫了三分钟还是没做出决断,你妹啊!忽然想起他上次说过的特殊服务:“你上次说过,可以由惩戒师来决定服务内容?”

“那是需要另行签订合同的特殊服务,而且需要加收20%以上的服务费。”七哥的回答很职业。

“我想试一试。”我抬起头看他,每次自己选择怎么挨打总是怪怪的,而且由别人来决定惩戒的内容形式更为逼真,更象是真正的惩戒而不是服务。

七哥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从包包里翻出了几张纸递给我:“如果你决定要接受特殊服务,我们需要签订正式的书面合同,以免事后发生纠纷。”

我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合同的条款并不复杂,只是隐私和免责条款有所不同。惩戒师可以根据需要获知客户的某些隐私,但会严格保密,甚至不必透露给中心,而客户的服务程序和内容将由惩戒师酌情自行决定,以不造成无法复原的伤害和伤痕为限,客户则不能干预或阻挠,等等。

这意味着将我自己完全交付给眼前的惩戒师,这种认知让我不禁害怕,但上次的经历又让我莫名地信任这个007,我忽问他一句:“选择这类特殊服务的客户多不多呢?”

他点点头:“不少,我今天上门服务的两家都是长期选择这种方式。由惩戒师来全权掌控服务,可减少客户的心理压力,惩戒效果也相当不错,但这样会加重我的压力和责任。因此,我一般并不向客户推荐。”

哦,这是欲擒故纵欲盖弥彰吗?看来007学了些什么孙子兵法营销术之类的,减轻压力?效果不错?几句话说得我更是心痒痒地跃跃欲试了。“那价钱呢?能不能优惠一点?”我谈到另一个实质问题。除了富二代,学生大都是穷光蛋,就算我是混混也不例外。

“你是金卡客户,可以在原价的基础上打8折,而且超时在一个钟以内不加收费用,这已经是最优惠的价格了。”007重复了一遍金卡会员的条款。

可我要的不是这个。“七哥,不能再少一点吗?我是……老客户了。”说到“老客户”三个字,我的脸倏地红了,这实在不是什么体面的事,“而且,今天我等了你那么久……”

其实我平时买东西从来不喜欢讨价还价,但我此时却隐隐希望饿着肚子等了一下午能有所补偿,如果他能对我特别优惠,我会觉得,他对我比起别的客户来,有那么一点点不同,就象我情有独钟坚持等他而拒绝了八哥鹦鹉那样。

“不好意思,”他笑了,露出招牌式的白森森牙齿,象是拒绝无理取闹讨要糖果玩具的小孩子,“这是我们公司的明确规定,能优惠的我一定会给你优惠,不能优惠的我不能擅自做主,否则我是要自掏腰包赔上的。”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和商场超市里的导购小姐一模一样,你就不能不那么公事公办吗?我恨恨地想,暗中又骂了他一句,可最后还是妥协了:“那……这个合同怎么签法?”

007指着合同的签名处,甲方那里已经敲上了公司的大红印章,日期和经办人则空白着,乙方等着我去填。我犹豫不定,如果签上我的真名,那万一被人知道了……听见007主动解释:“你签你的化名外号都行,然后再按上指印。”我想了想,大笔一挥签了我的英文名,David,龙飞凤舞的花体字,认清楚没那么容易。然后在他递过来的印泥盒上摁了右手拇指,在名字旁边留下鲜红的指印。这让我想起了电视里看到的卖身契,算是我把自己卖出去了吗,还得自己倒贴钱?

007拿过合同,签好经办人和日期,撕下一张给我。我扫了一眼,经办人那里写的是007,代号VS化名,晕,什么不伦不类的合同?有朝一日打起官司来,法官看着这东西会不会哭笑不得?唉,希望不会有什么事,真有事估计我也没勇气去打官司……

007收起合同,又对我说:“请您现在把钱付了好吗?”

前台是告诉了我把服务费交给惩戒师,可这样的收费方式又让我想起了小姐,服务之前就要钱,是怕我赖账吗?我有点不情愿地拿出钱包数了钞票给他,他则用飞快地手写了一张收据:“到时您拿着这张收据到前台,她会给您打印正式的单据。”

我点点头,将收据和合同放入钱包里,锁好保险柜,重新站在他面前。

“准备好了?”他问,象是在问等在后台将要出场的演员。我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心跳不可遏制地加快了!

“那我们开始,”他速度地发出第一道命令,“把衣服脱了!”

这……虽然我仍然难为情,可上次的教训告诉我,反抗是徒劳无益的,还会招来严重的皮肉之苦。而且反正不是第一次了,用不着装什么贞洁烈女……我遵照指示,慢吞吞地脱下浴袍扔在床上,全身上下已是一丝不挂。房间里开着空调,可我觉得温度似乎骤然低了几度,忍不住瑟瑟发抖。

他伸手一指墙角,居高临下面无表情:“过去,面墙跪下,反思半个小时,想想你做错了些什么,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啊!居然……罚跪?我脑子里轰的一响,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从小到大就没被罚跪过,更不说赤身裸体地跪在另一个男人面前!

“不要!”我大声抗议,“不用反思,我已经知道我的错误了!”

“加五下!”007的声音冷酷无情毫无转圜余地。我愤愤地与他对视了两分钟,上回的血泪经历实在是太深刻,我不得不承认形势比人强,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乖乖地听他摆布。

磨磨蹭蹭地挨到墙角,我闭上眼睛,听天由命地跪下去。我的脸大概已红得象是熟透了的大虾,不但脖子根、耳朵背后一片滚烫,就连后背都在发热,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怒的。光溜溜的膝盖硌在硬邦邦的朱红色实木地板上,支撑着半身的重量,仅仅不过一分钟,我已是疼痛难忍了。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