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Only_Double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属于 2》的前篇

【一】

“潘老师,我下学期要出去实习了,我想差不多该把手头上的工作交接下了。”院系辅导员办公室里,一个清丽的声音打破了原有的宁静。

“子凌啊,你也不知道帮帮我,打你电话不是不在学校就是你说很累…难得出现就说要交接工作。”潘老师无奈地停下手头上的活,抬头看着这个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一般找不到的学生,“那程书记找到接班人了吗?”

“纪尧。”程子凌的回答十分简洁。

“她是不错,可毕竟不是我们专业的,而且她今年也大三了,我可不想过几天又要交接工作了。”

这是潘老师头一次否决程子凌的意见,程子凌心里虽有些不悦但也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回问:“那潘老师有合适的人选了吗?”

潘老师拿起笔在A4纸上写下了一个名字和一个短号,笑着递给程子凌。

“叶羽?怎么没听说过,我们专业大三有这个人吗?”

“她今年刚升大二。”

“这…不太合适吧,一般都是大三接班,大二,很难服众。而且,她还不是团委的人吧。纪尧是众望所归。”程子凌皱了皱眉,如实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明晚你们不是有招新面试吗?能不能服众就看你程书记怎么培养咯。”潘老师笑呵呵地说。

程子凌是明白老潘这么做是有私心的,但以她对老潘的了解,她是个很有原则说一不二的人,能让她如此推荐,程子凌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那行,明晚我亲自给叶羽面试,若她过不了的话,那么潘老师你就别怪我了,毕竟纪尧才是众望所归。”

“成。”

“叶羽,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啊?我不在Y市潘老师。”

“你又跑哪去了?!”

“今天下午没课我出去玩了呗。”

“你以后离开Y市境内必须向我汇报。”

“哦~”

潘老师无奈的挂了电话。

【二】

周一课上,叶羽收到了一条团委的面试短信,心想我又没报名干嘛发我,便回了一条:同学发错了吧。刚显示发送成功,电话就来了,正是刚刚发短信的号码。还好提前调了振动,不然就等着被行注目礼了。本不想理会,可电话势有你不接我就一直震的架势。叶羽弯下腰用课桌当掩体按下了接听键。好在是大课,不容易被发现,

“喂你好!”虽然有些不爽但该有的礼貌叶羽还是会做到。

“你是叶羽吧,我是程子凌,潘老师之前应该跟你提过吧。晚上7点来团委会议室。”

“可是我晚上有选修课。”叶羽还没说完对方已挂了电话。

“小羽,谁给你打电话啊?”坐在一旁的室友好奇地凑过来问。

“团委的,说是叫程子凌。”

“程子凌,我们学院的团委书记哎!”坐在后排在团委任职的同学凑了上来。

“团委书记又如何,很了不起吗?”叶羽想起自己大一面试学生会时的情景,那些所谓的学长学姐也不过是比我们虚长几岁而已,面试的时候只会问你为什么要进学生会的无聊问题。叶羽当时就因为直接反问他们有没有别的有价值的问题而从此与学生会呈现两条平行线。她玩过社团,做过义教,编过杂志,接触过不少学长学姐,但大学一年多,至今也没谁能让她打心底佩服过。这些最终也没激起她的任何兴趣,不过,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在叶羽的大学生活里基本每月都上演。也为此,叶羽目前在学校里无任何职务,这样自在的状态她很是享受。

“你不知道吗?团委书记向来都是老师担任,这是我们学校头一个由学生担任的团委书记!”后排同学再次出声把叶羽从思绪纷飞中拉了回来。

“是吗?”叶羽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改了主意,她决定选修课结束后去趟团委会议室。

【三】

“请问这是团委办公室吗?”叶羽推开门问道,本来嘈杂的办公室顿时安静下来,叶羽“很荣幸”地被行了注目礼。

“我之前收到短信来面试,我是叶羽。”叶羽被看得很不自在,出声回答了所有人的疑问。

“面试早已结束了。”叶羽还未看清发声的本尊,就被一只手拉着向外走去,“你们都散了吧。”身旁的人抛下这句话后就拉着叶羽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楼道口,身旁的人停下了脚步,叶羽这才看清了眼前的这个人,灯光虽然很暗,但也能看出她皮肤很白,五官很精致,长发盘了起来,叶羽头一次觉得,原来长发,也能给人干练的感觉。

“我应该说得很清楚,面试是7点。”程子凌的话让叶羽收起了打量的神色。

“你是?”

“程子凌。”

“我在电话里说了我晚上有选修课,但你已经挂了电话。”叶羽不喜欢别人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即使面前这个人让她觉得很舒服。

“现在事实是你没跟我请假并且迟到错过面试。”

“我没打算要面试,我没报名。”叶羽也不甘示弱,可话说出口却明显少了几分底气。

“这些你回去整理成电子稿,我明天一早要。”程子凌并未理会叶羽的话,将一叠写满字的A4纸塞到叶羽手里,“模版我会叫人发你邮箱。”

“现在已经晚上9点半了。”

“我知道。”

叶羽本想说我凭什么要听你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刁难,但面前的这个人散发出的气场让人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叶羽突然很想向眼前这个人证明自己。

“好!”

程子凌笑了,很漂亮,和之前的凌厉的感觉判若两人。

熄灯后,女生宿舍里,一团从电脑屏幕里发出的微光从天黑亮到了天亮。“程子凌,你写的这是什么字?!”上帝是公平的,是人都有缺点,看似完美的程子凌却写了一手大概只有她自己才能解读的汉字。对此,叶羽的心理状态可有四个字贴切形容:怨念爆棚!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搞定了!一看时间已经是早上6:10。叶羽活动了下僵直的脖子,竟疼出一阵虚汗。

大学第一次通宵,不是因为聚会,不是因为备考,只因为一个见面不到12小时的人:程子凌。

上午一二节还有课,叶羽索性不睡了,室友们都还在睡觉,简单梳洗了下,叶羽就出了寝室打算去操场晨跑。

十一月的清晨已经有些冷了,叶羽一夜未合眼又只穿了一件单衣,即使跑完步还是觉得浑身发冷。再加上没吃早饭,脑袋都有些发晕。最糟糕的是出寝室时忘了带钱。时间还早,同学们大多还在熟睡,也找不到人借钱去买早饭。此情此景,请自行脑补一排乌鸦从头顶飞过…

叶羽想快些跑回寝室,可已然没了气力,只得咬着牙慢慢地往回走着,恍惚间都未察觉自己一直在发抖。

“早上出来怎么不多穿点?”抬眼一看竟是程子凌。

“东西我已经发你了。”叶羽回了一句便继续往前走,但很快被眼前的人拦住了去路。

“你一夜没睡。”程子凌用的是陈述句,她自己给的材料知道有多大的工作量,若非通宵绝不可能做完,而眼前这个丫头眼眶通红,脸色不好更是证实了她的想法。

叶羽没有回答,她只想快点离开。

“你不在寝室睡觉跑出来干嘛?”

“我一二节有课。”

“走,去吃早饭。”

“我吃过了。”

“哦?是吗?撒谎可是要被打屁股的。”说着叶羽身后就被拍了一下。

叶羽心中一颤,比起程子凌的举动吓到她的是自己心底的想法:程子凌,你,会是主动吗?

【四】

“发什么呆。”

“没…没什么。”

时间尚早,食堂里基本没什么人,叶羽仍因自己刚才的想法而心跳加速,深呼吸一下,告诉自己别瞎想了。

“吃什么?”

“嗯,白粥就行。”

程子凌买了两碗白粥、两个包子和一叠咸菜,放在就近的位置上,招呼仍傻傻杵着的叶羽,“赶紧坐下吃吧。”

叶羽的反常在程子凌眼里的解读是一夜通宵累傻了。

“多少钱,我下次还你。”

“不用你还,赶紧吃。”

“那…谢谢你。”

程子凌伸手拍了下叶羽的额头,“你什么你,叫学姐,没大没小。”

“……”

“好了,你在这慢慢吃吧,我赶时间先走了。”程子凌看了看表,喝了口粥拿起一旁还用纸袋包裹着的包子便起身离开了座位。

“哦好。”

看着程子凌远去的背影,叶羽莫名的有种失落感,只是她自己不知道,那种感觉叫做期待再见。

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已经起来了,对于叶羽通宵这件事,她们的反应就像听到了爆炸性八卦新闻般异常兴奋。然后发挥了当下自媒体的强大传播功能,见人就说,俨然一幅“奔走相告”的“美好”景象。

“unbelievable~小羽,你太牛了!什么事值得通宵啊!”叶羽的耳旁一直回荡着此类话语,如同催眠一般,叶羽在强撑了半小时后,妥妥地睡着了。

“小羽,下课了,回寝室睡吧。”一觉醒来,便已是下课了。

回到寝室,叶羽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子里一直回荡着早上与程子凌相遇的情景。她打开小号,在各个同城群里搜寻程子凌的名字,然后又顿时醒悟,发现自己很可笑,有谁会拿自己的真名当网名啊?!

正当她想关掉群窗口时,群下方一个熟悉的字眼让叶羽的动作瞬间停滞:凌!群名片里写着“女主”二字。

叶羽一边嘲笑自己别傻了一边却点开了那个头像。头像是灰色的不在线,打开对方的个人资料竟还同在一个区,“会是她?同名同姓的何其多更何况是网名。”

盯着寝室白白的天花板看了足足有5分多钟,叶羽发送了好友请求,验证信息是:找女主实践。

【五】

消息发出去了,可到傍晚都没有回应。叶羽越发觉得自己的举动十分可笑,劝自己别再胡思乱想了。

手机响了,是个短号,看着有点眼熟,“喂,你好,哪位?”

“休息得怎么样了?”是程子凌的声音。

“嗯还行。”

“恩,明晚七点来团委会议室开会,明晚总没选修课了吧。”

“没…”

“那晚上早点休息,材料整理得不错。”挂电话前程子凌还不忘补上一句,“记得把我号码存了。”

“哦。”

“咚咚”QQ消息提示:凌已通过您的好友验证。

“?”凌的头像亮了,发来了一个问号。

叶羽顿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思虑再三,回复道:“你好!我想找女主实践。”

“既然同区,那现在出来见一面吧。”

“啊?这么快?”

“不是你想实践吗?”

“嗯…或者明晚?”叶羽被自己的回复也吓了一跳,但,她想赌一把。

对方一直没有回应,叶羽心跳得越发快了,两分钟后,屏幕上跳出一行字。

“明晚不行,我有事。”

“加班?”叶羽赶紧追问。

“开会。”

“晚上还开会?”

“嗯,校团委开会。”

叶羽盯着屏幕看了一遍又一遍,生怕是自己看错了。

“人呢?”

“哦在。”

“怎么不说话了?”

“那这周六行吗?”

“可以。”

“时间地点?”

“周六早上七点N区公园见。”

“七点这么早?”

“来不了?那别见了。”

“等等,我会准时到的。”

“嗯。”

叶羽长舒了一口气,刚才那番看似简短的对白,却消耗了她太多的脑细胞和体力,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六】

次日晚,叶羽提前15分钟便到了团委办公室。推门进去,程子凌已经在了,被好几个人围着,相聊甚欢的样子。

身后的叶羽正想找个角落坐下,却听到有人叫自己。

“小羽,你怎么会在这?”

叶羽回头一看是自己班的同学和几个隔壁班的同学。

“我来开会。”

“你也进团委了?真没想到。”

“没有,我…”叶羽话还未说话,就被一个清丽的声音打断,“叶羽,过来坐我旁边。”

那几个同学会意的笑了下便走到一旁的位置坐下了。叶羽想要解释却又觉得没什么意义,便走到程子凌旁边坐下。

“待会做下会议纪要。”程子凌将纸和笔推到叶羽面前。

“我知道了。”

“不乐意?”

“没有。”

叶羽不喜欢开会,对于团委也没什么感觉,她还是喜欢自由自在的过自己的生活。可是,短短几天,她却一次次妥协了,她想见到程子凌,更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在心底发芽……

原来今晚是团委的迎新会议,叶羽的通宵奋战显然是入了程书记法眼。新人们因为能进入团委而兴奋不已,期间免不了窃窃私语。而程子凌一开口,会议室顿时就安静下来,领导者的气场充斥着会议室的每个角落。简单的开场白从她嘴里说出来也是别有一番味道。

如果说初见时叶羽对程子凌是好感,那么这一回,就是完全的仰慕了。气场十足,且收放自如。大学以来,叶羽有了第一个令她敬佩的人。

会议中有老成员和新人们的自我介绍,但叶羽由于一直埋头做会议纪要,除了几个熟面孔,其他人都没让叶羽留下什么印象。

会议结束后,叶羽随程子凌一同出了会议室,可出了楼道,程子凌却走向了寝室的反方向。

“学…姐,你不回寝室吗?”叶羽终是开口叫出了那声学姐。

“我在外面有租房,有事才回寝室。”

“你住哪啊?”话说出口,叶羽觉得自己问得有点多了。

“不远,就在N区公园那边的S小区。”程子凌的声线通过空气载体精确无误地刺激了叶羽的听觉神经。

“N区公园…”叶羽低声自语,却还是被程子凌听见。

“怎么了?”

“没什么。”

“不早了快回寝室早点休息吧。”说着伸手拍了拍叶羽的手臂。

“嗯好。”

周六叶羽起得很早,准确的说一晚上都处于浅睡眠状态,但亢奋的心情扫去了本该有的困倦。出门时宿管阿姨才刚打开寝室门,她惊异地看着叶羽出门,怀疑是自己看错了日历。

到达N区公园时才早上6:30,有不少晨练的大爷大妈,叶羽找了个石凳坐下,发QQ消息给凌说自己已经到了。

“嗯,你等等,我过会就到。”

“我坐在公园门口的石凳上。”

“好。”

叶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跳得越来越快,她试图用深呼吸来放松,却不慎将手机掉在了草地上。正当她弯腰去捡的时候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

“叶羽?!”来人的声音显然有些诧异。

【七】

叶羽抬起头,一张陌生又似曾相识的脸映入眼帘。

“你是?”

“我是凌。”叶羽极速跳动的心脏好似被这三个字绊了一下,漏跳了半拍。

“嗯,你好。”叶羽极力掩饰着,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平静些。但眼里那一瞬的黯淡却没有逃过眼前这个人的眼睛。

“你怎么会知道我名字?”叶羽这才反应过来。

“我们见过,就在昨晚。我是纪尧。”纪尧淡淡地说。

“你是团委的?!”这下轮到叶羽诧异了。

“嗯。”

叶羽被多种情绪交织着应接不暇,一时词穷,不知该说些什么。

“还实践吗?”纪尧直接了当。

叶羽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既然是自己要求的,事到临头反悔不是叶羽的风格,况且,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啊,本来就只不过是自己傻傻地对号入座而已。

“那走吧,先去吃早饭。”

“不用了,我不饿。”

“吃饱了才有力气挨揍。”

纪尧未等叶羽答复便抬步往前走,叶羽也只得跟硬着头皮跟上。

“吃什么?”

“都可以。”

最终叶羽跟在纪尧走进了一家港式茶餐厅,纪尧点了锅窝蛋牛肉粥和一笼虾饺,早餐配置堪称豪华。

纪尧用公勺将粥里鲜嫩的生蛋黄拌开,散开的蛋黄迅速被粥的温度焖熟,蜕变成淡黄色,点缀在粥里煞是好看。纪尧先盛了一碗给叶羽,“吃吧,小心烫。”

“哦,谢谢。”

两人各自喝着粥,气氛陷入了沉默。

“吃完了?”

“嗯。”

“走吧,去我家。”

“你家在附近?”叶羽本以为会是去宾馆,对于这一地点倒是完全出乎意料。

“嗯,就在前面转角。”

“S小区?!”看见小区的名字叶羽不禁喃喃自语。

“来过?”

“没…”

“到了,就前面第一栋。”

跟着纪尧进了一个单元楼,一梯一户的精品LOFT,电梯至顶层22楼方才停下,一进门,叶羽就被房间清雅舒适的地中海风格所吸引,充满了自然的气息,与主人的气息十分贴合。宽敞明亮的落地窗,校园、公园、尽纳眼底。

“裤子脱了。”从吃早饭到目前这一刻,叶羽一直在走神。直到被身后一下尖锐的疼痛拉了回来。

【八】

“啊!”叶羽从未挨过打,毫无防备忍不住喊出声来。条件反射转过身正欲发作,看见纪尧手里正拿着根藤条,表情虽似之前般平静,但屋子里的气压却明显低了不少。

“你在想什么?”纪尧的语气依然淡淡的。

“没什么…”叶羽觉得有些心虚,不敢直视纪尧的目光。

“第一次实践?”纪尧用的是问句,却用了陈述的语气。纪尧入圈数年,不说资深,但起码也算是经验丰富。

“我最后问你一次,想好了再回答我,还要实践吗?”

“嗯。”叶羽点点头。

“那裤子脱了,手撑沙发上,藤条100下。”

藤条…100下…叶羽被这个数字有些吓到,站在沙发旁显得有些不安,纪尧也没再催促,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一分钟后,叶羽终是褪去牛仔裤将手撑在沙发上。

“还有。”纪尧用藤条点了点叶羽身后最后一层保护。

此时叶羽已涨红了脸,反手慢慢地褪下了最后一层保护,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一条浅粉色印记贯穿左右,呈现着之前那一下的成果。

纪尧挥动藤条,划过空气,准确无误地盖在了之前那一下的位置,一条棱子迅速凸起。五分力,只是想试试叶羽的反应。叶羽的身体因受力而微微向前倾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姿势。

100下,本是随口一说,纪尧没想到叶羽真能撑着挨完,更没想到整个过程中她竟一声不吭。姿势几近一动不动,若非身后一条条红紫交错的棱子,会让人觉得实践尚未开始。

不过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叶羽紧绷到有些颤抖的皮肤,额上渗出的细密汗珠,因用力而有些泛白的指节,都暗示着其主人在极力忍耐着疼痛。

“结束了,裤子穿上吧。”纪尧看着叶羽的伤暗自叹了口气。叶羽慌忙提起裤子,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嗯,问。”

“你的网名为什么要叫凌?”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