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终章RSolenya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The Lily 上》的后记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姬月白是怎么也听不进去课的,就算她身边现在坐着的、班里面成绩第一好的小女朋友纪青时天天给她补课,她也仍然稳居着倒数第一的宝座。其实倒不是她不愿意听,而是不听课的行为已经成了习惯,除非有什么事情可以转移她的注意力,否则她不出三分钟就会趴在桌子上安安稳稳地睡着。

不过,也可以是屁股太疼让她睡不着。

姬月白现在真的切身感受到了什么叫“如坐针毡”,满是伤痕的屁股一直贴着座椅,时间一久就会觉得十分难受,奇痒无比。她恨不得可以现在把裙子和胖次脱下来,干脆光着屁股坐在椅子上,这样反而还能缓解一些难受的感觉。

“居然当着全班这么多人的面…………好丢脸……”姬月白一想到上节课被老师惩罚的场面就羞到说不出话来,自己竟然在全班同学面前被惩罚了那样的地方…肯定有人已经偷偷拍照了,搞不好还会发到班级群里……

姬月白红着眼眶低下头来,注视着自己乱得开了花的裙子。她稍微起来一点,把裙子往整齐整理了整理,最后把手放在中间,向下一压,想把那部分布料夹在两腿间,不料在压下去的时候,大拇指不小心碰到了肿起来的私处。

姬月白疼得一惊,随后潮红便从脸蔓延到了耳根。刚刚那一下虽然很疼,但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快感。姬月白低下了头,红着脸呆滞了几秒,随后把手缓缓地伸向裙子底下—

冰冰冷的手触碰到滚烫的私处和大腿,不禁让姬月白的身体颤抖了几下。但她只是动作稍微一顿,便又向深处觅去。她看了看旁边坐着的纪青时,不敢发出太大动静,只能将手指按在了那胖次包裹着的缝隙中。

“呜!”姬月白忍住快感带来的叫喊声,身体向后仰了仰,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同时却将手指又向深处探入,像是轨道上的列车一样上下滑动着。她又猛地把身体俯下来,小口小口地喘着热气。私处那里伴随着瘙痒的疼痛的是燥热的快感,它让整个被胖次包裹住的地方都感到燥热无比。指尖上沾满了又黏又滑的液体,与布料之间的摩擦力越来越小,轻轻一抬手,却拉起了好几根银线来。

“月白?”

一声轻呼却让姬月白吓了一个激灵,回头一看,才发现是纪青时正一脸怪异地盯着她:“你……”

“!”姬月白赶紧把手抽了出来,脸上烫到了几乎可以煎鸡蛋的程度。自己居然一不小心在班里做了这么羞耻的事情,还被纪青时看见了……她双手捂着脸,思绪进行不下去了。

正在她羞到不敢抬头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纪青时抓住了她的手腕,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刚刚还在私处上摩擦的手指就被猛地塞入了纪青时的嘴中。她吓了一跳,头却低得更深了,感受着指尖和舌头相互触碰、挑逗的感觉,下面溢出来的液体几乎要把裙子和椅子一起浸湿了。

纪青时轻轻地捏着姬月白的手腕,用一脸色色的表情笑着将她的手从嘴里抽了出来。现在姬月白的指头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湿漉漉,不知道有多少种液体掺杂在了一起。

“你……你…………”姬月白的声音颤抖着,头上简直要冒出烟来。纪青时歪着脑袋笑了笑:”我?我怎么了呀?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

“没……没有倒是没有……”

纪青时微微一笑,抓住椅子的边向左挪了挪,刚好和姬月白贴在一起。她把头轻轻一靠,一只手偷偷伸到了姬月白的领口,一点一点地探了进去—

“哒哒哒哒!!”讲台上面传来了教鞭敲在黑板上的声音,两人立马调整坐姿坐好,全然顾不上红潮还未褪下去的脸蛋—因为老师正保持着敲动黑板的姿势,一脸严肃地看着她们两人。

“各位同学,请认真听讲。”老师大声地说出了这句话,随后回过头继续讲课。

虽然老师没有直说是谁该好好听课,但但凡有点智商的人都知道老师说的当然是她刚刚紧紧盯着的那两个人。于是不断有人回过头来看向两人,细心点地发现了两人红彤彤的脸蛋的人,联系上班里人尽皆知的关于这两个人的关系的说法,很容易就想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特别是还有些人早就看到了刚刚她们的小动作,便开始东一语西一句地说笑着,时不时还瞟过来一眼,使得两人后半节课一直坐得端端正正地,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终于熬到了下课,听到下课铃的两人就像得到了救赎一样飞奔出教室,跑到厕所的隔间里锁好门,这才大喘一口气—

“终于得救了—”两人异口同声道。

“我说,青时,你怎么在课上就做那种事啊!”姬月白还在红着脸,她至今忘不了姬月白把她的手指含进嘴里的那一刻的感觉。

“我还说你呢!明明还在教室里,居然直接就—!”纪青时突然哽住,然后双手扶着脸低声说,“谁看到了会忍受得住欲望啊……”

“我是!我是因为被打疼了!揉一揉而已!”姬月白据没理而力争地狡辩着。

“!”纪青时的情绪忽然低落下来,她垂着眼,轻轻地靠在了对方的身上,一只手搭在月白的胸口:“你还疼吗……?好心疼你……”

姬月白没有抗拒,他也抱住了纪青时,享受着对方带来的温暖:“我没事哟,倒是你,因为我而无故挨了打,对不起……”

“我来检查检查伤势吧。”纪青时突然说道,同时直接弯腰,抓住了姬月白的胖次边缘。“唔!”姬月白的脸爆红,还没来得及抵抗,胖次就已经落到了脚踝处。原本积聚在布料和私处之间的所有液体此时全部自由了,在她的大腿之间左一根又一根地搭成了蜘蛛网。

“唔……这么红了啊,还肿了这么高,好心疼……”纪青时明明嘴上是这样关心的话语,实际上却已经把她那纤细的手指觅进了小女朋友的私处中。

“唔!!!唔!”姬月白的两颊通红,身体不断后仰,努力地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来。

纪青时把手抽出来,再次伸到嘴里享受了一番,脸上显现出很是陶醉的表情。随后,她将意识恢复过来,抱住了姬月白的腰,身体一点点地低下来—

“诶!?你干嘛!”

“当然是—帮你疗伤啦~”纪青时坏笑着,一口将这红肿的地方全部含在嘴里。

“唔!!!唔呜!!!!”姬月白的身体颤抖着,身上的肌肉不断绷紧又放松。身体燥热不堪,特别是—特别是眼前这个人居然还用舌头搅动自己的—!

“里面两个!给我出来!”门外一声严厉的命令让两个人立马脱离了胶着状态,“完了完了,是老师!”她俩手忙脚乱地想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但无论怎样都是无济于事的。

“啪!”隔间的门被老师用强制手段暴力打开了,它装在了另一扇门上,摇摇晃晃地像是要掉下来一样。

两人连思考都还没来得及就被门外的两个老师一人一只耳朵地拽出了厕所,任凭她们怎样挣扎怎样求饶都无动于衷。于是在楼道里的所有同学都看到了两个一边被老师拽着耳朵拖着走,一边伸胳膊蹬腿大声哭叫的衣衫不整的小姑娘。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俩绝对没有被带回教室里,而是被扔进了一间黑洞洞的、没有一点光源的教室里,她们都知道这里是那里—惩罚室,全校学生最害怕的地方。

两人在黑暗里不知所措地坐了十多分钟,才有人忽然打开了电灯,让本来伸手不见五指的惩罚室亮如白昼,晃得她们即使用手挡着光也睁不开眼睛来。

当然,还没等她们睁开眼睛,就已经分别被两个人架了起来压在了桌子上。她们还想反抗,却被直接抓住手腕,锁在了桌子前方的两个固定铁环中。

身后传来几下空气被划破的呼啸声,两个人都绝望地闭住了眼睛,她们都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但想象中的抽打并没有马上就到来,而是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们两个人,哼哼,还真开放啊。”

是刚刚那节课的老师!姬月白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就被抓到了。上课的时候老师只是暂时懒得理这两人,下课后就在身后一直跟着她们,一听到厕所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就立马报告了惩罚室。现在—完了,怎么偏偏被这个手段最狠的老师抓到了。

老师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走了上来,用工具挑起了这两个小可怜的裙子。从后面看去,这两个人的白色胖次下都是红色的一片,但明显可以看出来纪青时的是粉红,姬月白的是可怕的深红。而且,只从观感上来说的话,姬月白的小屁股是皱皱巴巴的,已经没有原来那样平整了。但这还不是它今天的最终形态,既然站着来了惩戒室,就不要想着可以有除了被抱出去意外的离开方法。

姬月白的双腿颤抖着,这不仅仅是因为紧张,还因为刚才纪青时挑逗她时升起来的感觉还没有完全降下去。即使隔着浸湿的半透明的胖次也能看出来,那私密的部位是在不停地收缩又胀起的。

老师突然把手放到了姬月白的私处上,她惊呼一声,随后便把脸深深地埋下,不停地抖着。老师的手干干地过去,黏黏腻腻地回来。

“真是不害臊啊…你们两个,这里可是学校,是让你们做这种事的地方吗?特别是你!”老师狠狠地将皮带抽在了姬月白的屁股上,姬月白发出一声惨叫,双腿夹得更紧了,“都来这种地方了还不知道收敛?看来是要好好教训你们一顿了。”

老师二话不说就上手,一把拉下了姬月白的胖次,一路拉到脚踝处取了下来,随后扔在了一边。湿润的下面一瞬间暴露在空气里,姬月白只感觉到快感冲上大脑,当她清醒过来之后,已经感觉到大腿的内侧湿了一大片,并且还在不住地往下滴着粘稠的液体。

“好哇,好哇。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悔改,姬月白,你可以的。本来打算简单地打一打屁股就放过你们,看来是不行啊。正好,屁股让打成这样我也不好下手,你给我躺到桌子上去。”

“完了。”姬月白的大脑内只剩这两个字,其它的一片空白。

她的双手被锁着,自然不可能自己翻过来身。老师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把锁着姬月白的铁环打开,又把发着呆的她整个人扛起来,面朝天按在了桌面上。然后拿出胶布来,把她的手和大腿绑在了一起,并按着分开在两边。

随后,姬月白就只看见老师高举起皮带来,重重地抽了上来—

“啪!!!”

“啊啊啊啊啊!!”

疼,疼!撕裂一般的疼痛冲击着姬月白的大脑,让她除了翻滚和叫喊外做不出任何动作。私处外面的那层薄皮被打得分开来,里面的部分似乎想钻出来透透气,可刚出来就又遭受到了迎头痛击,于是它颤抖了两下,变得更加挺直了。

一下一下的责打,让姬月白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痛不欲生。老师的动作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她赶紧急促地喘着气,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击打留下的疼痛没多久就消散了,却留下了令人难以忍受的阵痛。她感觉到阴蒂好像破皮了,但她不敢去看那里的惨状—她怕自己会受不了的。

“月白……”纪青时担心地叫道。

老师回头看向她,打量了她两眼:“差点忘了还有你,怎么?想体现一下你俩关系有多好?纪青时,你是好学生,不要和这种没救的差生厮混,会害了你的。”

不知是哪来的勇气,纪青时强硬地回复道:“那我宁愿当差生!”

“好、好,你们两个,真是情比金坚啊,那好啊,那就让我看看你们两个的情究竟能坚到什么程度!”

同样地,纪青时的胖次也被扔进了垃圾桶。但她没有被翻过身来,仍是整个上半身贴在桌面上,屁股高高地翘起来,诱人的水红色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在上面拍一拍。老师在后面翻找了一会,拿起了一个新工具。

直到它贴在纪青时的屁股上时,纪青时才知道老师拿的是橡胶软拍。

“准备好咯,看看是你们的感情硬还是你的屁股硬。”老师调侃地说道,随后压低声音,低沉地道,“给我好好报数,出了问题就送你一个大礼包。”

“啪!”

“……一!!……”

纪青时艰难地从嘴里挤出这个数字,身上的汗浸透了上衣。

老师没有说话,直直地抽下了第二下。

“二!!”

纪青时高声喊了出来,她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了。与此同时,她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三!!!!”

自己除了要保证理智去报数,又要忍受着疼痛,还要……忍着尿意……

她开始后悔自己没有提前去一趟厕所。怎么办呢?跟老师说吗?可老师一定不会答应甚至还可能会加罚。但要是不说的话……谁知道他打几下才会结束。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怎么,忘了报数吗?”

纪青时慌忙拉回思绪,凭着记忆大喊出了“八!!!”

但这一下突然的思维跳跃却让纪青时差点没憋住,她已经感觉到大腿根部那里湿了一点了,但好在老师应该还注意不到。

不过可惜的是,纪青时还没把即将喷涌而出的感觉收回去,下一鞭就重重地落在了臀和腿的交接处。纪青时一个吃痛,再也没能忍住尿意,两腿间像是开了闸一样地顺着腿流下了透明的液体,淋淋漓漓地洒在了地上,逐渐汇成了一滩水洼。纪青时的呜咽声越来越大,最后完全哭了起来。

姬月白担心地看向这里,老师皱了皱眉头,向后退了一步,左右看了看这两个人,摇摇头叹了叹气。

终于等到纪青时的哭声弱了一些,老师的声音从后方悠悠传来:“自己说吧,怎么办。”

“我…呜……这个……”纪青时支支吾吾地想要解释,但所有话语都卡在嗓子里,一句都说不出来。

老师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抬起了纪青时的一条腿来,拿起软拍就抽打了上去。

纪青时还是第一次被人惩罚这里,占据大脑的全部都是羞耻—太害羞了!居然、居然还在老师的面前失禁了……纪青时的脸上挂满了眼泪,脑内的状态也和这里差不了多少。

老师打了十多下之后,也把拘束着纪青时的手的铁环打开,把她放在了桌子上,把湿透了的袜子脱了下来,又拿起一块毛巾把湿漉漉的那里擦拭干净。纪青时抹着泪捂着脸,不断发出像小猫一样的呜咽声。

“自己掰开。”老师冷冷地说。

虽然不情愿,但迫于威压,纪青时还是只能乖乖地把阴唇掰开,露出里面的嫩肉来。她红透了脸,咬着嘴唇将头扭到了一边去。

老师拿起了一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了什么,随后走到了纪青时面前。她还没来得及转回头看看究竟是什么,私处里就被塞满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卫生棉球!

纪青时忽然意识到老师要做什么,急忙回过头来,正好赶上老师用胶布把那里整个封住了。

“呜!!!”纪青时奋力地挣扎着,却被一手扣住了两只纤细的手腕,动弹不得。老师举起拍子来,又重重地打在上面几下。

纪青时的眼泪抑制不住地溢出眼眶,她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粗暴地对待。

惩罚终于结束了,两个人被放了下来,但贴在纪青时身上的东西并没有被允许取下来,老师甚至还说明早会去她们宿舍检查它还在不在,并警告她如果发现被撕了下来就会有她好受的。纪青时挂着眼泪使劲地点头,生怕再受到更多的惩罚。

两人还没有被允许要回胖次,只能用短裙勉强地把下面遮住—然而就算能遮住肉也遮不住红红的印记。她们需要回到教师里去听上午的最后一节课。

姬月白连路都走不动了,最后是被纪青时一步踉跄地背回到了教室里。路上不仅要走得很慢防止走光,还要小心有图谋不轨之人做一些过分的事情。终于是回到了教室里,纪青时把姬月白慢慢地放在了椅子上,随后自己也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回想起今天的惩罚,其实并不算特别重,却十分地羞耻,让她完全不敢去回忆哪怕一点内容。

班里一些好事的人努力地伸长脖子,想要从她们薄薄的裙子下看到些什么好看的东西。但她们护得很严实,无论是谁都无法看到丁点不正常的东西。

语文老师仍在台上讲着那些永远都不会穷尽的知识点,台下的所有人却都无法集中精力听课。

窗外摇曳的树叶,好似要飘落下来,飘进教室里,飞到那两人的身上。

纪青时轻轻地从后面抱住姬月白,不断地安抚着她,与此同时也在偷偷地抹着自己的眼泪,努力不被怀里的人发现。

她无心听课,只是看向窗外—

树杈之间飞舞着几只白鸽,如同百合花那样纯洁又无暇。

“好想摘下来一朵啊。”她喃喃道。

“白色,白色,愿它们永不会变为红色。”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