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晚归之罚

打屁股图片

暮夜深处,月光淌在寂静的街道上,一位女孩独自走在空旷的街巷。街道上空落落的,只有民间的几位手艺人,修钟表的老头在刺眼的白炽灯下捣鼓着那块破旧的怀表,女孩把自己藏在一件黑色的斗篷里,让自己显得不像个富贵人家的大小姐。在这纷乱的世道,民智未开,若是被人撞见一位女子深夜独自走在街道必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5

民国打屁股

刑台上的秀龄,早已涕泪交加。80多下打过,屁股疼痛之余,似乎又有点适应了责打的节奏,已经不像开始那么难捱。屁股上已不再感到清脆的疼痛,而是转为厚重的、滚烫的疼痛。有那么几下,秀龄甚至觉得那种感觉异样无法言喻,似乎能感觉到某种湿润的东西在不受控制地流淌……台下的起哄让她羞愧难当,身体的状况让她心里一片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4

民国打屁股

原来这套严格的体检程序、以及执行数量的折减制度,都是北洋政府所专门规定的。平时责罚作奸犯科者很少有这么讲究,毕竟这回县里重视,受刑者又是弱女子,倘若打出了问题,难免要被追究渎职责任,因此正式地走了全套体检程序。又因盛夏时公开行刑,唯恐受刑人体力不支,司法部早在民国四年就发了文,凡是在七八月间责打的,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3

民国打屁股

“嘴硬的人犯,我这儿也见多了。县里也关照过,若你冥顽不灵,自应依法从严管理。那就先教教你这里的规矩吧。狱警,执行六一九号令!” “等等……你们要干嘛?” 还没等秀龄反应过来,两名狱警不由分说,把她连拉带扯架上一旁的长桌,按趴在桌上。 “你们干嘛!……”秀龄屁股朝上地趴着,整个人还是懵的。 典狱长慢悠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2

民国打屁股

回忆渐渐清晰。 民国九年(1920)的夏天,南方小城。县监狱大门外,搭着齐人高的刑台。 自从民国三年《易笞条例》颁行以后,县里笞打人犯,就在监狱门口的刑台上公开执行,以正民风、儆效尤。这刑台高度适中,与观刑者保持着距离,而竹板笞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响亮回荡,让小偷小摸、聚众赌博、作奸犯科之辈望而生畏,不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1

这是一段发生在民国的故事。女孩的记忆,从1920到1952,有些已经沉没在时光里。一些人与地名,再也记不真切了。 唯独那些关于SP的往事与心情,都永远深深印刻。 即使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阅读全文

烟厂女工

工厂打屁股

上世纪20年代,内地的工厂陆续出现。许昌盛产烟叶,当地的世丰卷烟厂是家比较大的烟厂,说是工厂,其实还是一个大作坊,除了切丝机,卷烟机外,生产工序全是手工作业。包装间就有六十人,包烟工四十多个,一个大屋子,里面几排长桌子,后面坐满了包烟工。为了压低工资,包烟工全是从乡下招来的年轻女孩子,学徒半年,学徒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下

民国打屁股

来监狱之前,念苏已经对教诲制度有了基本了解。她知道自监狱教诲自北平政府时期已然初具规模,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更趋健全细致。从出入监所时的入监教诲、出监教诲,日常随机的监房访问教诲、犯错时的惩罚教诲,再到劳动时的作业教诲,以及假释教诲、转监教诲等等不一而足,还有每周一次集体进行的集合教诲,甚至在死刑执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中

民国打屁股

“打你二十下,自己数着。” 念苏感到屁股上凉凉的。铜尺比划了一下,正好盖在她的两瓣屁股上。 只觉得铜尺轻轻触碰。先生手腕一抖。 嗖—啪!一声脆响。 “啊!……一!”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小念苏忍不住叫了出来,马上想起还要报数。 没有准备,也没有预热,铜尺直接就打了上来。先生手每抖一下,屁股就是一记生疼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上

民国打屁股

这是一段发生在民国的故事。女孩的记忆,从1920到1952,有些已经沉没在时光里。一些人与地名,再也记不真切了。 唯独那些关于SP的往事与心情,都永远深深印刻。 即使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序 临别之忆 1952年盛夏,北平西郊,燕静大学校园里。许念苏独自坐在湖边,偶尔用脚尖轻轻点着湖面。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