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白马090
本文为《青茫 15》的后记

她想离去,我不松手,只是哭,除了哭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乖,上完药就不疼了”

不松手,就是不松手,等我哭到没有力气,她才抽身起来,拿来滚烫的毛巾敷在伤处,当毛巾放在身上,打了一个激灵,若不是没了力气,只怕此刻又是一番嚎啕。

“青桐,小鬼,外卖半小时就到哦,饿了没?”

归海不合时宜的走了进来,却被屋内的情景吓到,赶紧关门落锁。

“青,青,青桐,哎呀,多大的气性啊,小鬼,你,你这儿…”

“左青桐,你怎么回事,怎么下的去手。”

左大人此刻心情也不是很好,被归海一质问,一阵烦闷。

我说道

“步步做错事了,该罚”

看到我都这么说,归海也不好再说。只能再拿几个热毛巾给我敷着。而后,左大人坐在一旁给我上着药,用手去挡,喊着

“不上药,不上。”

“阿棠,把她手抓住”

许是看我这个样子不上药怎么成,归海答道

“哦哦”

归海坐到旁边,抓着我的手。用力太大。

“嘶”

此刻才看到手也青肿不堪。

“青桐,你咋把人家孩子的手也祸害成这样”

左大人此刻正小心的处理伤处,头也不抬道

“这家伙最近得寸进尺,不敲打敲打,还要反了天”

“哎呀,你看看,这小手,小屁股,小腿,都成啥样了。”

“小鬼,今晚在我这里住吧,不跟你母老虎姐姐回去,在棠哥哥这儿,天天给你做好吃的,好好养着,你要回去,指不定你姐怎么祸害你呢”

已然没有力气的我,既要忍着不断被上药的身后,又要回着归海的话,好不难受

“不要,要和姐姐在一起,谢谢棠哥哥”

“行了,阿棠,你先出去,我和她谈谈。”

左大人支走归海,放下药瓶,替我盖上被子,我把她的大腿当枕头,听她缓缓道

“知道为什么今天挨了这么厉害的一顿罚?”

“知道”

“为什么?”

我道

“不懂事,乱说话”

“嗯,还有呢?”

“姐姐罚我为我好,我不知好歹,只想着自己的感受,不想想你的感受,还,还得瑟,不收敛,还,耍赖…”

小心的看了眼左大人,怕回答的不满意。

“怕我?”

我点点头

“我有那么可怕吗?看你吓的这个样儿”

看着躲在自己怀里的人儿,也知道是把她吓着了,毕竟从来没这般对她。

“我哪次罚你是无缘无故?你平日里翻个小错我也没说过什么?难道我只是凶你?对你不好?对未末那是客气,对家里人难道还要带着面具活着?那你以后犯错我也不说了,爱怎么样怎么样”

我听到马上说道

“不要不要,步步不乖姐姐揍,别不管”

“歇着吧”

未理我就出去了,只留下一个人孤零零的趴在床上。一股悲凉的心情不言而喻。

而此刻,外面的方未末坐在窗户旁玩着游戏,看到左大人下来,起身问道

“我们走吗?”

左大人一笑道

“阿棠叫了外卖没和你说,在这里吃”

“啊,我们出去吃吧”

“在这吃”

这话说的不容置疑,方未末至感觉今日的人儿与往日不同。

走到吧台,拿出一瓶矿泉水变转身上楼,方未末想上去最终还是作罢,不久前那个眼神依然让她心有余悸。

一进门,便能听到人小声地哭泣。心道

“怎么还哭着”

走了过去,将人的头抬起,两眼红肿,汗液与泪液使得人看起来很狼狈。拿出纸巾擦着那人的眼泪,埋怨道

“怎么还哭起来了,别哭了,听话”

两只爪子接过水,咕咚咕咚喝着,补充着缺失的水分。

左大人看着两只两晶晶的爪子,握住一个,不停的轻柔着,嗔斥道

“让你挡,你看都打成什么样了”

“疼,就没收住”

左大人作势又要拍我,吓的我两只手不敢动,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左大人一惊赶紧说道

“宝贝宝贝,姐姐和你闹着玩呢,你别哭”

口齿不清的说

“别打”

“不打不打,是不是怕我了?”

我点点头。

左大人一叹气,这怎么就怕了呢,自己只不过恢复了一丢丢当年的风范,就吓成这样。

“姐姐陪你打游戏?”

我赶紧摇头摆手

“不玩不玩,我再也不玩了,别打”

左大人再一叹气,这可如何是好。

“那姐姐抱抱你”

我又连连摇头摆手道

“我再也不撒娇耍赖了,别打”

看着对面那人略微恐惧的眼神,左青桐心中不是滋味,平常喜欢腻在自己怀里卖萌可爱的人怎么就怕成这样了呢。

她往前探身,我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左大人无奈的说道

“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抱抱宝贝”

我略一迟钝,缓缓的向她怀里钻去。

……

外卖来了,我是走不下楼梯,归海将每道菜加进小碗端给我吃,味同嚼蜡。谁让咱屁股疼的厉害,没有食欲。只吃了一点就将餐盘放到一边。

而底下享用美食的三人,气氛也不愉悦。

“方未末,吃个饭你还挑三拣四,这不挺好的,你干嘛非要吃蘑菇青菜!”

“归海棠,我姐不喜欢这些油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故意点这些,诚心的吧”

归海这小暴脾气,虽说在左大人面前弱了那么一截,可毕竟也是一代名主,气场绝不弱。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来说去,说的左青桐脑子一团乱。放下筷子对她二人道

“你们先吃,我去看下阿步”

当左大人看到放在一旁的菜肴基本未动时,这眉头皱的啊惨不忍睹。

“不饿了?”

我正专心致志吹着两只爪子,她突然说话,吓了我一跳。

“疼,不想吃”

小心的看了眼左大人,怕她因为我没吃饭生气。她柔声道

“那你好歹吃些,中午就没怎么进食,晚上再不吃,半夜别和我喊饿”

“你,你不气吧”

左大人一愣,随即想明白,心中阵阵心疼,揉着我的脑袋轻生道

“生什么气?看把你吓的,这号称步大胆呢。”

我只能艰难的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牛柳,哎呀,掉了,再加,又掉了。筷子被人拿走,左大人让我慢慢坐起。靠着软趴趴的大抱枕。刚调整好舒服的姿势,一块红烧肉映入眼前。

“吃吧,喂你”

对着对面温柔的人儿,小声说道

“自己吃,不要喂”

“你的手拿筷子不疼?”

敲了敲胖了不止一圈的手,撇了撇嘴说

“疼,自己吃”

此刻拿着碗筷的人坐到我身后,让我的头窝进她怀里,对我道

“置气呢?刚才怎么说的来着,要是步步生气了,我就哄,把你哄开心。”

这么温柔的人和刚才简直天壤之别。

“你,你打人的时候,我害怕”

“你不害怕,我打你干什么?我知道今天打重了,你一天都不怎么开心,那你说说自己,从上午开始,哪一顿不是自己讨来的”

仔细想想,好像是这样,靠在左大人软软的胸前,慢慢的回忆。

“姐姐喂你吃,都是你喜欢的呢,快看这是什么,我们步步最喜欢的红烧肉,我还给你拿了个最大的鸡腿儿,还有排骨汤,好香啊,你就一点都不饿?”

盯着盘中的菜,咽咽口水。左大人讲红烧肉喂到嘴前,我一大口咬下,好好吃。

“好吃么?”

看着我鼓动嘴巴,那人问道

“还要”

“要哪个?”

“要吃蛋羹”

蛋羹进肚子,我眼神一到,她就夹那道菜喂入我嘴中。

“啊”

张开嘴,土豆来了。再张嘴,鱼肉来了。慢慢的,清空了,并干掉了一大碗白饭。

“还吃吗”

摸摸肚子摇了摇头。

左大人也讲手放在我肚子上,摸着圆鼓鼓的笑道

“几个月了?”

我一撇嘴,说

“才没有呢”

“晚上在这里睡,别走动了,今天好好养着,你这伤没十天半个月好不了”

“哦”

我低着头,对她道

“那你路上小心,开车别太快”

脸上的肉肉就被左大人揪起来了

“怎么?你想把我一个人发配回家?反了你了”

一听她要留下陪我,赶紧亲了一口。眼睛笑成了月牙状。

晚上,方未末被归海愉快的拉回了左大人家中,尽管她极其不开心。我则趴在床上用着电脑查手机价格,翻来翻去都没有合适的,不是太贵,就是性能不好,也不是咱挑剔,用了几天好的再用回原先那种非智能机,我实在心有不甘啊。

此刻,挂着的QQ叫了两声,显示”随心,495396455通过验证”,我一怔,我最近没加群啊,核实进的,我想想,想想,好像是去年加的,是个管教群。没多久人家就迎新了,问我是主是被,我脑袋一转,马上表明身份,本人主,姓名佐佐木,年龄24。趴着太多年,咱也翻翻身。果然,这身份一变,底气也足啊。迎新的人倒是客客气气的,极其热情,说是它们群好久没主动去了,我一翻白眼,可不是嘛,去年申请的,你今年让我进。此刻,我冒充着左大人的各类信息,和里面的人侃侃而谈,好不愉快。丝毫没有注意浴室已经没有水声发出,正在我聊的开心的时候,身后冷不丁的冒出一个声音。

“佐佐木君,开心否”

“额,啪”的一声盖上电脑

“姐,洗完了啊,我困了”

左大人不顾我的阻拦,抢到电脑,打开后翻着聊天记录。

“你看看,这都说的什么,我佐佐木驰骋四海,阅贝无数……”

一阵黑线飘过。

“人家就是玩玩嘛,呜呜呜,姐姐凶”

左大人并没理会假哭的我,而是说

“我凶你了?”

“呜呜呜,你别看了,我会不好意思的”

左大人倒是来了兴致,将我的聊天记录一个个的大声读了出来。

听的我都能感到脸上发热,最后将脸埋起。

“呦呦呦,不读了不读了,不过,你快给人家解释清楚”

“不要,这要说了我冒充身份,会被踢的,而且,而且,我这种行为,属于不诚恳,一点,一点都不好”

我声音越来越小,左大人看着我道

“你还知道不好呢”

“嗯”

“那我给人家道歉,你以后可别这样了”

“嗯”。

随后,左大人和人家道明原委,并道了歉。

我在旁边开的心惊胆战,左大人承诺一定好好教育教育,那人脾气倒是好,表示很是理解,并没有怪罪,可在我看来,那位管理才是一肚子坏水,给我挖了一堆堆的坑

此刻,关上电脑,左大人笑嘻嘻的对我道

“我可是和管理说了,要严加管教,那么想当主动啊”

一把掀了被子,调整好姿势,正襟危坐,对我道

“步姐姐,采访采访您,您进圈这么多年,还阅贝无数,什么感想呢”

她话一说,我就一身鸡皮疙瘩,妈呀,太吓人了,她竟然叫我”姐姐”,还掀起了被子,她是想干啥。酝酿情绪,嗯,酝酿。带着哭腔对着左大人道

“姐,我疼”

左大人脸一抬,傲娇的道

“不疼就怪了。你别指望我会心软昂”

“人家疼嘛,呜呜呜”

“好了好了,你疼,那我们睡觉,睡着了不就没感觉了嘛,你可别给我撒娇了昂,招架不住”

我画风一转,头一扬,睡就睡,不许抱我,让你凶。

“不抱就不抱,你以为我想抱你”

我俩同时一声

“哼”。

关灯,睡觉。

而两人都未睡着,我是疼的睡不着,左大人是手边每个人不习惯。

“我还就不信,没有你,我还能失眠”

左青桐心道。

可是,她就是失眠了,因为一向话不听的阿步一声不吭,一向腻在她怀里的阿步不在了…许是听到我不断翻身的声音,知道我也没睡,道

“过来。”

正郁闷的我听到左大人召见,再一翻身,道

“咋了,是不是本步不在,你寂寞了?哈哈哈,早知如此,就该好好讨好我…”

我还想继续说,左大人冷冷道

“你是嫌不够疼吗?”

听到这低气压,我赶紧狗腿的爬了过去,躲在那人怀里,软软道

“人家不是来了嘛,别气别气”

左大人突然扬声笑道

“就知道这招管用,哈哈哈,看你怂的,哈哈哈”

我,我一听原来是故意的,一撅嘴,就要离去,额头上突然被亲了一下。

“姐姐抱着你,快睡”

背上被她轻拍着,不久,两人便沉沉睡去

就这样子过了十几天,左大人和方未末玩遍了各处,连周边的风景名胜也是逛了个遍,而我则在家养伤,有时候叫来归海一起打游戏,日子也算充实,可心中不知怎的,依旧一阵落寞。

此刻,左大人和方未末来到附近的古镇。两人坐在一间露天茶铺要了碗凉茶。此刻,方未末看着左大人道

“姐,我让涵栎哥给你的合同书,你怎么给拒了?”

左大人一笑,心道,哪怕我不想和你讨论这种问题,你还是说了出来。

却道

“不合适就拒绝了啊,留在这里不也很好”

方未末急忙说道

“哪有,那么好的机会,一闪即逝,以后可不容易遇到。我不信你甘心放弃它”

左大人握着茶杯的手一紧,微叹一声

“世事岂能皆如人意,有舍有得。”

“你能得到什么?留在这个城市,做个老师?姐,你以前可不是这样,以前的你可不会这么优柔寡断”

左大人抬着头看着方未末,不由一阵失神,那眼睛和那个人的一模一样,可终究物是人非,许多事错过了便回不来,轻声道

“有些事,我放不下,走不了,挂念的重”

方未末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道

“你是说步柒”

看着对面的人没有反驳,似是默许。方未末握紧双拳,说道

“这个项目短则半年,长则一年,时间不会很长,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弄到这份合约,而且,而且,当年未涵的梦想不就是……”

左青桐心中一个突兀,是啊,未涵当初曾经说过,她的梦想…

“你再给我些时间考虑考虑”

方未末沉声道

“其实,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替你答应了,合约也模仿你的字迹签好了,你若是不去,责任只能我来担了”

“你…”

气氛越来越凝重,左大人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她岂能真让方未末担下这份责任,哪怕为了逝去的人,她也不能。

“付违约金吧,我来付”

左大人叹了一口气,说道。

方未末似乎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心中一急,这是她最后的机会,若是带不走左大人,她明白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这几天,她所见所想,让她想起了逝去的妹妹,曾经,这个人也那么温柔的对待未涵,而她,永远只是在远处看着,她也要,也要那份温存,最后的机会,岂能轻易放弃,道

“你究竟是怎么了?以前的你不会这样畏首畏尾,难道步柒真的这么重要,重过你的前途,重过未涵的梦想”

左大人很想说“是”。可她终究没有说出口,人都是自私的,她可以为了阿步留下,拒绝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若失这机会一次又一次的诱惑,她很难再如当初般坚定,毕竟,那不止是未涵的梦想,也是她的。

“姐”

方未末看对面的人依旧在犹豫不决,她知道她已经成功了一半,只要再加把火。“左青桐”

左大人回望她,方未末加重语气道

“机不可失啊”

“我答应你”……

方未末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在签名处空白一片,并没有她的签名,看着这份合同,左大人复杂的看了对面的人一眼,方未末看着左大人的注视,与她对视双目,坚定的道

“我不这么说,你不这么做,但,我绝不会害你”

接过笔,左大人在旁边签下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

“左青桐”

看着签名,左大人不自觉一笑,从没有人可以逼迫她做不喜欢的事,哪怕方未末咄咄逼人,她还是签下了,或许,她是愿意的。如此沉重,便如她的心情,她曾签过数不清的合约,却没有一份让她感到如此的沉重,只是知道,这件事后,了却心愿,不愿再和未末有着牵连,还清了吧,那份内疚,在此之后,两清,只是,怎么和阿步解释。

“就是这样,你是怎么想的”

我望着左大人,一股嘴道

“你都决定了,还问我干嘛?”

现在的场面并没有想象的糟糕,以为她会哭,会闹,会…

“最多一年就会回来,你,归海会照顾好你”

我对着面前有些惶恐的人强漏出一丝笑意道

“没有关系啊,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

“阿步,你真的没关系吗?”

我收住笑意,缓缓道

“其实,我没有权利去干扰你的选择,有些话,说不出,你也不懂”

我挠挠头,笑道

“我这是说什么呢,我没关系”

左大人担忧的看着我,轻声道

“一有假期我就回来…”

“不用”

心中一叹,还是生气了。这可如何是好。

“有假期不是该回家吗?你家就在那里,又回哪里?”

“阿步”

我低下头,并不想看她,心中说不出什么情绪,只是乱烦闷。

左大人看我没有回话,又叫了声我的名字。

“你总这样,什么都不和我商量,最后只是通知我你的决定”

我两只手握在一起,纠结着,战斗着,继续说

“你和我商量不好吗,我会答应的,不要…”

声音已经带着哭腔,左大人站起身走到我面前,我依旧说着

“不要像通知似的,告诉我个结果,却不能反驳。”

左大人蹲下身握着我的手道

“我本来拒绝的,来的太突然,我没来得及告知你”

“借口”

“阿步”

眼泪一滴滴掉落,落在她的手上,眼前模糊不清

“就是借口,你根本没想过我的感受,只是告知个结果,我会让你走的,不会拖累你,可我就想让你和我商量,还是,对你来说,我根本不重要”

“谁说你不重要的,你很重要,在我心里,阿步很重要”

左大人擦着我眼边的泪水,缓声的说道。

“骗子,就是骗子。”

心里其实已经被左大人说动,嘴上还是不松口。

“阿步,这是我和未涵的梦想…”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