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打屁股小说同人
本文为转载,为西西弗斯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蒲公英的酒 中》的前篇


“唔……这是哪里?……”

当荧睁开双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有些低矮的软床上。坐在床边的身影不是熟悉的派蒙,而是西风教会的祈礼牧师芭芭拉。

“荣誉骑士,你终于醒过来啦!”

阳光顺着狭小的窗子洒落进屋中,映照着在空中依稀漂浮的彩色泡沫。尽管小窗外的天气格外明媚,但这清冷而阴森的屋内却弥漫着潮湿的雾气。

而荧的身体也同样是湿漉漉的,在昏暗的小屋内散发着色彩斑斓的光晕。

荧试着从床上坐起来,却感到自己浑身的关节还在隐隐作痛,原本光洁如新的裙摆和靴子也出现了磨损的痕迹,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不但浑身酸痛,而且散发着酒精的气息。脑壳传来了宿醉一般的眩晕,瘫软乏力的身体就像一滩烂泥。如果荧没有记错的话,自己昏迷前的记忆似乎定格在了同样充满酒精气息的天使酒馆。至于离开酒馆后的记忆,似乎已经支离破碎。

“芭芭拉小姐,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我们赶到海滩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了,而且浑身都是伤口……听琴团长说,你一个人跑到了摘星崖,在空中飞翔时突然就坠了下去……哎呀,总之听起来就非常可怕的感觉!”

海滩?摘星崖?坠落?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向芭芭拉询问自己的伤势。

“荣誉骑士身上的伤,我已经已经帮忙治好啦!只需要在床上修养三天左右,就可以彻底恢复了。这是为骑士准备的药膏……”

芭芭拉小姐的嗓音,还是一如既往地甜美呀!即使是在描述一件可怕的故事,也如可以如清泉一般治愈,也难怪蒙德城的大家都喜欢芭芭拉小姐的歌声。

不过荧还有另一个疑惑想询问,那就是—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从摘星崖那种地方坠下来,无论如何都会摔得粉身碎骨吧!一想到这里,荧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是那位叫温迪的吟游诗人,他碰巧路过那里,把荣誉骑士救了起来……”芭芭拉一五一十地讲述着事情的经过。

荧这才明白过来,当自己从摘星崖起飞后,在海边的狂风中偏离了飞行路线,并由于体力不支而急速下坠。是路过摘星崖的温迪在千钧一发之际施放风场、用上升的气流托住了荧,才避免了坠崖的惨剧。至于被随后赶到的琴、芭芭拉、迪卢克等一众人救回蒙德城医治,则是之后的事情了。

可是,风神大人为什么会正巧路过那里呢?荧感到一丝疑惑不解。

不过转念一想,像风一般自由的吟游诗人,出现在哪里都不会奇怪吧……

无论是在这里寻找创作灵感、还是在这里用琴声追忆旧友特瓦林、抑或是在这里采撷崖边的塞西莉亚花,温迪出现在摘星崖,其实是完全可以预料到的,哪怕他前一个小时还在天使酒馆和迪卢克先生一起品尝最新上市的蒲公英酒。

从某一方面来说,也许这就是巴巴托斯大人对旅行者的眷顾吧。

不过,巴巴托斯大人的眷顾可不是每次都会降临的。也许下一次,他就不知道在哪家酒馆喝得烂醉如泥了……

“原来是巴……啊不……原来是那个温迪呀!那我真的要去好好感谢一下他!”

“唔……荣誉骑士怕是找不到他了,那位不干正事的诗人恐怕又在不知道什么地方乱逛……不过嘛,他这次做了这么大的善事,巴巴托斯大人一定会替荣誉骑士祝福他的!”

“巴巴托斯大人也会祝福芭芭拉小姐的!”

“为荣誉骑士疗伤的事情,可是琴团长亲自叮嘱过的!再说了,这种事情是芭芭拉的荣幸才对!”

望着芭芭拉虔诚的面容,日常不苟言笑的荧也不禁露出了一丝莞尔。

无论是温迪、芭芭拉还是琴团长,蒙德城的大家都对荧格外体贴和照顾,让这位暂居于此的旅行者倍感温暖和舒心,甚至逐渐忘却了自己“异乡人”的身份,取而代之的则是“荣誉骑士”的称呼……尽管带着“荣誉骑士”的请求偶尔也会让她头痛,不过这都是暂时抛在脑后的事情了。

“话说芭芭拉小姐,你好像还没有告诉我这里是哪……”

“哎呀,这个嘛……”芭芭拉的语气十分尴尬,像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

“怎么……难道是不方便透露吗?”

“唔……非常抱歉地告诉您……这里其实……是禁闭室……”

“什么?!……”荧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竟然会待在传说中的禁闭室中。

西风骑士团的禁闭室,向来是一处颇为神秘的存在。虽说骑士团以纪律严明而著称,但这间屋子在大多数时间都处于“可莉专享”的状态,因此骑士团的其他成员—包括荧在内—都很少有机会能一睹禁闭室的真容。

尽管曾经向琴团长主动请求过“用正式骑士的纪律要求自己”,但截至目前,身为荣誉骑士的荧还从来没有犯过会被关禁闭的错误。

“唔……琴团长说,您的伤还需要三天才能彻底痊愈,所以接下来的三天,还请您待在这里静下心来休养……顺便……”

“顺便什么?!”

“呃……顺便……反省一下您擅自饮酒……和酒后使用风之翼的行为……三天之后,琴会亲自来禁闭室探望您……”

尽管只是在转述琴团长的原话,芭芭拉还是流露出了一丝抱歉的神情。

酒后使用风之翼……?难道说,之所以在飞行时发生意外,是因为醉酒的缘故?如果真的如此,似乎就能和残存在天使酒馆的记忆拼接起来了。

在将记忆的碎片逐渐拼接起来后,荧似乎回想起了事情的经过。

可是,如果真的如此,琴团长一定会非常生气吧!对于“飞行安全”的重要性,琴团长已经反复强调过无数次。就在上周的骑士例会上,琴团长还通报了安柏骑士的违规飞行案例,并将安柏的检讨书张贴在了布告栏上。

而“酒后使用风之翼”,绝对是飞行守则严格禁止的危险行为—不要说关禁闭、写检讨、吊销飞行执照,就算是被判“终身禁飞”的顶格处罚,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可仅仅是“关禁闭”,就已经足够让荧面露难色了。见荧愁眉不展,芭芭拉连忙用清泉般治愈的笑容安慰着荧。

“不用太紧张啦……其实‘关禁闭’只是不能离开这间屋子而已……而且琴团长安排我每天来为荣誉骑士送餐和换药……”

“那真是感谢芭芭拉小姐和琴团长了……唔……第一次被关禁闭……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哎呀,没关系的……被琴团长责罚……其实也……也……也不算很丢人啦……”

一提起姐姐,芭芭拉的脸就红了起来,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所以荣誉骑士也不要太担心……姐姐她还是很……很温柔的……”

芭芭拉离开后,荧被独自关在有些阴暗潮湿的禁闭室中,茫然地盯着天花板的旧吊灯发呆。除了躺着的这张床,禁闭室内并没有任何其他的陈设,所以显得有些空旷,不至于因为空间狭小逼仄而产生拘束感。

但也意味着除了呆呆地躺在床上,荧并没有其他能做的事情,可以用来消遣这百无聊赖的禁闭时间。冒险家协会安排给荧的每日委托,也有琴团长帮荧代为处理。荧在这三天唯一需要做的、也是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躺在禁闭室中安安静静地养伤、以及回忆和反省自己为什么会被关禁闭。

在禁闭室的大门被可莉炸坏无数次后,琴团长终于忍无可忍,将门换成了最坚固的式样,杜绝了任何从里面逃出去的可能,但也杜绝了任何从外面窥见屋内景象、或是听见屋内动静的可能,让禁闭室成为了一间隐蔽而隔绝的密室。

不过好在有芭芭拉按时送来一日三餐、并帮助荧换药和清洁伤口,让荧的禁闭体验没有那么苦闷和孤独。每次护理完毕后,荧都会拉着芭芭拉的手,恳求芭芭拉陪自己聊一会会儿再离开。

从唱歌的发音技巧、到童年的成长经历,再到对琴团长的印象……芭芭拉向荧分享了很多有趣的话题。而自己和哥哥分离的故事,荧也向芭芭拉娓娓道来。

不过有三个字,始终萦绕在荧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其实……芭芭拉犯了错误之后……会……会被姐姐……打屁股……”

“打屁股”这三个字,芭芭拉是用极低的音量讲出来的,低到荧几乎没有听见的程度。这也是荧第一次见到芭芭拉如此紧张的样子。

但是更紧张的明明应该是荧才对。在禁闭室的床上辗转反侧时,荧一直在不断地揣测着这三个字的含义。

其实荧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了。每当淘气的可莉被琴团长揪着耳朵拽到禁闭室门口的时候,路过的骑士们都会发出“可莉的屁股又要红了”这样的窃窃私语。但是除了琴团长,并没有人见过可莉的红屁股究竟是什么样子,也没有人见过可莉在禁闭室是如何哭喊求饶的。在纪律严明的西风骑士团,恐怕也不会有谁会主动招惹一丝不苟的琴团长、体验“去禁闭室报到”的滋味。

不过一向严厉的琴,对待荧却是另一副模样。不仅仅是因为荧在风灾中拯救了蒙德,也是因为荧在平日的勤劳和认真。

尽管只是挂着“荣誉骑士”头衔的旅行者,并不需要履行骑士的义务和纪律,但荧还是选择了和其他骑士们一样努力工作、并且用同样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而骑士团最勤劳自律的琴团长,自然成为了荧最理想的榜样。

早餐后和琴一起晨跑、午餐后向琴学习剑术、晚餐后协助琴处理居民委托、深夜去琴的办公室送上一杯咖啡……每日的朝夕共处,让荧也逐渐习惯了琴团长的一日作息。荧也逐渐明白,正是像琴这样的蒙德守护者们,用辛勤的付出和近乎严苛的自律,才换来了整座城邦最珍视的自由。

“琴团长,我哪里还做得不够好?”是荧每天向琴问得最多的问题。

即使得到了“一切都很好,荣誉骑士”的认可,荧也会模仿骑士的礼节向琴回敬:“感谢琴团长的严格要求。”

忙碌、充实而又自律,这就是荧在琴·古恩希尔德这位“蒲公英骑士”兼“代理团长”的身上,收获到的最宝贵的东西。

不过荧似乎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和琴团长共处的时光,不仅有繁重的工作和刻苦的训练,还有浮生半日的片刻悠闲。在每日忙碌工作的间隙,荧都会陪伴着琴,踩在砖石铺就的路面上,或是顶着星辰、或是披着霞光,漫步于城中或是僻静、或是喧闹的街巷,暂时放下骑士的身份,像蒙德城的普通居民那样,享受那份难得的自由时光。

猎鹿人餐馆的渔人吐司、猫尾酒馆的门前海报、西风教堂的长椅、风神广场的喷泉……当然,还有天使酒馆最具特色的蒲公英酒。

在崇尚风与酒的蒙德,这种由蒲公英籽制成的佳酿被人们视作“天使的馈赠”:在日落后的酒馆,无论是北地烟熏鸡,还是蜜酱胡萝卜煎肉,都不如一杯蒲公英酒更具人气。不要说夜晚嘈杂而躁动的空气,就连酒馆的木桌、木桶和木地板之间,都弥漫着一股醉人心脾的气息。

是酒精的气息,是蒲公英的气息,是风的气息,是故事的气息,是自由的气息。

“风带来了故事的种子,时间使之发芽。”

蒙德的闲适与惬意,让荧一度忘却了自己旅行者的身份,也忘却了降临于这片大陆之前的故事。可是每当途径蒙德城的门前,道路旁的蒲公英就会勾动起那根回忆的心弦。

随风摇曳的蒲公英,总是会让荧意识到自己作为旅人的身份。但是荧并不愿意让自己作为一名来自异乡的“旅行者”而存在—与其像尊贵的客人一样被称呼为“荣誉骑士”,荧更喜欢大家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

就像哥哥那样称呼自己,“荧”。不过在荧的记忆中,“哥哥”似乎快要成为一个逐渐陌生的词汇。

是啊,终日忙碌的荣誉骑士,已经多久没有呼唤出“哥哥”了这个词汇呢?

也多久没有被呼唤“荧”这个名字了呢?

今天是难得闲适的周末,忙碌的骑士团成员们终于迎来了快乐的假期,身为荣誉骑士的荧也不例外。唯一的例外,就是依然在工作的琴团长。为了尽快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琴又一次牺牲了自己的假期。即使荧主动前来帮忙,也被琴以“不能占用大家的假期”为由婉拒。

没有琴团长的陪伴,当漫步在周末格外热闹的街上时,荧反而感到了一阵空落落的孤寂。而天使酒馆外捧着酒杯、有说有笑的酒客们,更是让荧羡慕不已。

“如果我也能享受这份快乐该多好……”荧在自言自语着。

“可是,明明答应过琴团长,要遵守骑士纪律的……”

望着天使酒馆门口“最新款蒲公英佳酿”的海报,荧的目光逐渐呆滞起来,似乎在做着艰难的抉择。按照《骑士团指导手册》的规定,未成年成员是禁止饮酒的,出入酒馆也应当有成年骑士陪同。

但是蒲公英酒散发出的诱人气息,还是勾起了荧的侥幸。

“琴团长一定还在工作吧,不会知道我来这里的……”

“反正迪卢克先生也不会告诉骑士团的人……”

“再说了……我本来也不是未成年啊……只是谎称自己16岁嘛……”

在酒精气息的诱惑下,荧终究还是说服了自己。

“那个……派蒙啊,我今晚想一个人出去转转,你就不用跟着我了。这些摩拉,你自己拿去买吃的吧……”

“喂,旅行者,你要去哪?”

“别问啦,再问就把你吃掉!”

“喂喂……说了多少遍,人家不是应急食品啊喂!……”

在把派蒙打发走之后,荧独自一人走进了夜幕降临后的天使酒馆。

狭小的酒馆内,特地前来品尝新款蒲公英酒的顾客却络绎不绝。甜甜花酿鸡、稠汁蔬菜炖肉、烤蘑菇披萨的香气,和酒精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弥漫着醉人的烟火气。只有亲自置身于人声鼎沸的深夜酒馆,才能理解风神的子民们对美酒与生活的热爱。

为了防止被骑士团的成员看见,荧找了个最偏僻的角落坐下,默默地注视着酒馆内的喧闹与嘈杂。

“这位小姐,请问你要来一杯树莓薄荷饮,还是来一杯冰钩钩果汁?”

酒保推荐了两种无酒精的饮料,看样子是默认了荧的未成年身份。唔……自己长得有这么年幼吗……荧不禁在心里小声嘀咕着。

“呃……请给我来一杯……蒲公英的酒……”

“这位小姐,您……您的家人有和您一起来吗?……”

一听到“家人”这个词,荧的心中就顿时升起了一阵隐隐的不悦。

“喂!别问那么多了……请把这包蒲公英籽交给迪卢克先生,就说是荣誉骑士今晚的酒水钱……”

“……真是失敬,原来是迪卢克老爷的贵客啊!本店今日上市的新鲜蒲公英酒,您尽管随意品尝!”

荧端起酒杯,试探性地抿了一口。舌尖传来了一丝苦涩,吞咽到喉咙中,有一丝细微的颗粒感。杯中的清夜泛起了杯底的沉淀。

是难以形容的口感……没有果汁的酸甜,也没有茶饮的清爽。初尝酒精的荧,似乎还没有领略到其中的玄妙,也有些难以理解温迪他们是如何在一夜之间痛饮几十杯还依然谈笑风生的。

但是没过多久,一阵轻盈的暖风就开始沿着荧的身体内蔓延,仿佛从椅子上腾起了一道风场,让荧的双脚几乎要离开地面。渴望飞翔的魂魄似乎也要飘离僵硬的身躯。

难道,用蒲公英酿造的酒,就可以让人向蒲公英一般随风摇曳吗?

邻桌酒客们高谈阔论的喧闹逐渐化作了混沌的碎音,脚下的地板仿佛也在滚动翻腾,酒馆内烛影斑驳的画面也逐渐模糊……

荧也忘记了自己究竟饮下了多少杯蒲公英酒,也忘记了自己是如何离开天使酒馆的;她只记得在迈着醉醺醺的步伐走出城外后,循着蒲公英飘散的轨迹一路前行,沿着低语森林的幽静小道,穿过星落湖畔的山间谷地,踉踉跄跄地爬上了摘星崖的顶端。

陡峭的山坡几乎要耗尽了荧全身的体力。尽管时常会奔行于蒙德广袤的荒野和谷地,但是这片位于大陆尽头的高崖,却是这位旅行者情有独钟的所在。

无论是远方错落起伏的山峦和原野、还是崖下乱石丛生的峡谷和海滩,抑或是呼啸于提瓦特大陆尽头的、略带腥咸气息的海风,都令人心旷神怡。摘星崖独一无二的风景,是少年少女们的约会圣地,是吟游诗人们的灵感源泉。

崖顶的狂风在海边呼啸着,犹如诉说着怒吼的风魔龙。只要在此处展开风之翼,就能在穹顶之下俯瞰一望无际的海面与山崖,惬意地享受御风飞行的快感。

就像荧正在做的一样。

“远方的那片海滩,就是最初醒来的地方吧!”

荧的目光所及之处,是自己旅程的起点。不记得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只能在这片提瓦特大陆漫无边际地漂泊,试图寻找自己失散的哥哥。

就像从遥远的故乡起飞、降临到陌生土地上的蒲公英,没有可以回望的家园、也没有可以期待的归宿,只有带着故事的种子,只有无边无际自由自在、不知会吹向哪里的风—

风带来了故事的种子

时间使之发芽

风带来了新的故事

时间使之成为神话

陷入迷途的旅人啊

请品尝这蒲公英的佳酿

愿你听凭风的指引

将这故事的种子

洒向星辰和深渊的远方……

(To be continued…)

5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