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sp
本文为转载,作者为梦回双子宫,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碧落黄泉(上)》的后篇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请务必了解此类小说性质后再进行食用

11. 暴打菊花

“主人……”白影再次跪直身体,一缕血丝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滑落下来。

鬼王这次却未流露出半分心疼,反而冷声道:“白影,第一次见你本王便说过:’今生今世,唯你一人。’看来,你是全都不记得了。”

鬼王本是气话,未料白影竟应声开口道:“是,白影忘了。请主人去王妃寝宫。”

“呵……”鬼王怒极,脸上反而浮现了一抹残酷的笑意,瞳孔却猛地一缩,扬声道:“回答得好。”

那个英武的男人上前一步,用两根手指挑起白影的下巴,嘴角似笑非笑:“你若熬得过本王的刑罚,本王便依了你。”

“白影谢主人成全。”白影下巴被鬼王挟着,见他表情已知他动了真怒,但却仍应声答道。

“真是有勇气。”鬼王此时已是松了手坐了下来,口内淡淡道:“本王炮制人的手段,看来你是见得太少了,裤子脱了!”

“是。”白影低应一声,起身将一直褪在膝上的下裤脱去,重又跪到地上。

“地下冷,本王会心疼。”鬼王说着心疼,眼里却无半分温柔之意,只是向着最近的高榻抬了抬下巴:“趴上去。”

“是。”白影起身伏在榻上,只见这方高榻榻中仍是凸起,榻尾却多了两个兽皮脚环。

“腿分开,脚放入环内。”鬼王仍是抱着双臂,漫不经心地道。

“是。”白影此时方觉两个脚环相距甚远,待两脚放入双腿早是大张,双臀因为红肿比平日撅起更高,微微颤动着迎向主人的目光,姿势极其不堪。

“分开屁股。”鬼王此时已起身拾起失落在地的戒尺,缓步走到白影身侧,随手把脚环收紧。

“主人……”饶是在鬼王面前,这羞耻的动作还是让白影彻底败阵,禁不住出声哀求。

“夜还很长,本王不介意等着你。”鬼王双眼微眯,靠近白影的眸子,清冷一笑:“白影,你这声’主人’是叫来讽刺本王吗?”

“不……白影不敢。”最后一句话明显让白影一颤,虽是伏在榻上,仍可以看出俯首的动作:“白影知错。”

“那就照做吧。”鬼王目光玩味地看着他,语气仍是淡淡地。

“是,主人。”白影暗咬下唇,将心一横,终于在鬼王的注视下伸出双手,将两个臀瓣向外扒开,露出隐秘的幽穴。

任由白影这个羞耻的姿态保持了半晌,鬼王才欣赏够了般收回目光,轻声道:“白影。”

“主人。”白影低应了一声,抬起头看向身旁的男子,却见他慢慢靠近自己,淡淡道:“本王真的不介意 –––– 今晚陪你一起死。”

尚未从这句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白影已觉得后穴一湿,那三倍疼痛增幅之水几乎是被整瓶泼了上去,紧接着“啪”地一声,鬼王手中的戒尺已对准裸露的密穴重重抽了下去。

“啊 –––– !!!”一声惨呼,白影握住双臀的手早滑了下去,若不是脚环扣着,整个人怕是都瑟缩起来。只觉得后穴处的痛直冲肠道,又连了五脏六腑,刺激得每个毛孔都炸了开来。

直挣扎了半日,才又觉脸上冰冷一片,却是眼泪不受控制般涌了出来,虽然并没有觉得委屈。

“一百下,每次松手从头计算。”鬼王冷眸看着他挣扎,口内再次道:“分开屁股。”

“是。”白影此时已知这是让鬼王服输的唯一机会,不禁生出舍命一搏之意,应了一声便再次伸出双手,向两侧分开臀瓣,露出泛红的臀缝。

“啪!”又是一戒尺带风而下,白影全身一抖,双手却是死死握住双臀没有松开。

“啪!啪!啪!”又是接连几下,臀后那处早是痛得死去活来,万幸的是那戒尺并非刑具,没有诸般规矩,只要死死扒开臀缝便是。

“啪!……啪!……啪!”毫不容情的戒尺一下下抽打下来,白影只觉后穴的剧痛连通整个身体和四肢,恍惚中只觉得似乎是打到了第二十五六下,左手一阵痉挛,不由自主从臀上滑了下去。

“重来。”鬼王的声音已是从身侧响了起来,却是带着微微得逞的意味:“怎样,还要试试吗?”

“主人……”白影喘息了半晌才勉强开口,却已知道自己绝熬不过这刑罚,只是心中万分不甘,正迟疑着不知如何回答,只听身旁鬼王厉声喝道:“什么人?!”

12. 惊变

伴着这声断喝,黑暗中突地传来“嗡嘤”一声,接着是断断续续的哭声夹着凌乱的脚步声向宫外去了。

“……是凌霜。”鬼王叹了一声,正待说话,身形却猛地一晃。

“主人!”尚伏在榻上的白影一惊,略一用力,束在脚踝上的扣环已被齐齐被挣断,人早跃起,左手扶住了鬼王,右手却于丹田处一抚,解了被封的灵力。

“本王无事,”鬼王蹙眉退了半步方道:“附近可还有人?”

“无人。”白影低声应了,却疑惑道:“主人,你……”

“天劫已至,灵力尽去。”鬼王淡淡道。

“天劫……天劫……”白影默念两句,便知鬼王此时灵力全失,与平人无异,因此才未察觉到凌霜靠近。思及此处,正待开口相问,却听鬼王冷声道:“白影,本王何时命你起身了?”

目光触及高榻上被自己挣断的兽皮脚环,白影一滞,忙跪下低头道:“白影坏了规矩,请主人加罚。”

“那就加罚一百,如何?”鬼王摆衣坐下,漫不经心地道。

“……是。”白影臀后那处仍是疼得钻心透骨,想到每一戒尺抽打下来的滋味,声音禁不住微涩。

鬼王却已一手抬起他的下巴,一手轻拭那俊颜上尚未干涸的泪痕,口内微带戏谑道:“堂堂七尺男儿,名震天下的白影公子,居然被打了几下屁股就当真哭鼻子……”

“主人……”白影脸上早是红了个透,下半句话却硬生生咽了回去 –––– 那是因为打我的人,是你啊……

虽未说出口,鬼王却似听到了一般,嘴角微微弯了起来:“也罢,今日有事和你说,便权且记下这一百七十四下。疼痛之水导出来,过来吧。”

“是。”白影微一凝神,已将臀上的疼痛之水尽皆逼出,起身随意穿了下裤坐于鬼王身侧:“主人,天劫的时间……”

“十二年一次,每次十二个时辰。”

“但主人今年才二十有二,时间上……”

“也许是本王早熟?”鬼王轻描淡写地一笑,将话题岔开了去 –––– 若是让白影知道自己是为他疗伤、强行催动治疗术才导致经脉紊乱,天劫提前,他还不得自责死……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时间,而在于人。”鬼王收敛心思,沈声道:“除了你我,还有一人知我天劫已至。”

“主人是说——王妃?”白影说的是问句,语气却是肯定 –––– 以平日鬼王的能力,莫说靠近这寝宫,便是走至阶梯之下,也早被察觉。而凌霜今日竟直达寝宫,自宫门向内窥视方被发觉,单凭这一点,她便可以推算出鬼王现状。

“凌霜有问题。”鬼点头确认白影推测。

白影却是思忖了半晌,终是坚定道:“王妃对主人用情至深,绝不会对主人不利。”

鬼王微怔,随后却是微微叹息了一声:“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身上被封印了一个极强的魔法,一直在伺机而发,那魔法指向的目标便是本王。”

白影浑身一震,接言道:“那么这魔法自行破印而出的条件,便是……”

“便是此时。本王天劫到来之时。”鬼王冷笑起身:“看来这次要有一场好戏了。”

“主人,”白影此时心中五味杂陈,低声道:“没有办法可以破解这个魔法吗?”

“有。”鬼王并未回头,声音亦是淡淡地:“那魔法要自行破印而出至少也需五到六个时辰,在此之前,杀了凌霜。”

“?!”白影一震,却见鬼王已起身穿上长袍:“我去凌霜那里,你准备一下。”

白影默默点头,勉强应道:“是,主人。”

鬼王本已走出两步,却忽又回头:“不怕我真杀了她?”

白影却是若有所思站在原地,听得鬼王发问才回神道:“你不会。”

那凌霜正自哭泣,忽闻众侍婢报道:“王妃,王上到了!”一时间心内又是惊喜又是惶遽,忙擦去泪水迎上去行礼道:“夫君万安。”

鬼王本是恼她擅闯寝宫,此时见她双眼通红,一双俏脸上尚有泪痕,不由得心生怜悯,便不当众斥责她,只是轻声道:“凌霜,你随本王进来。”

两人入了王妃内室,鬼王方禀退左右侍从道:“凌霜,本王寝宫是王府禁地,没有本王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踏足。你初来不知规矩,今后若再如此,本王绝不轻饶,你可记下了?”

凌霜低头立于鬼王面前,听了此话,强行忍住的眼泪禁不住又淌下来,低声道:“凌霜今日去寻夫君,只是……只是想服侍夫君安寝……”说道此处,这柔弱女子此时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用力擦去眼泪抬头直视着鬼王双眸:“夫君与凌霜完婚已经三日,请夫君与凌霜圆房!”

鬼王未料她竟有这般勇气说出此话,不禁心中一软,低声道:“凌霜,对不起,本王……”

似是生怕他拒绝的话出口,凌霜打断鬼王的话,伸手捉住他衣袖哀求道:“夫君,凌霜知你不喜欢女子,凌霜可以……可以……用后面……服侍你……”说到后面已是满脸通红,声音越说越小。

鬼王一怔,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未料她对自己居然痴情至此,心头也是一痛,便抚摸着她发丝柔声道:“凌霜,本王并无分桃之好,只是恰好爱上了白影,而他恰好是个男子……我对白影,便如你对我一般,半分也再容不下别人。”

“半分也再容不下别人……”凌霜听了这话,真如晴天霹雳一般,不禁松手倒退了两步,口中喃喃道:“半分也再容不下别人……”

鬼王心中不忍,却知自己终是无法安慰,只得狠心转身向外走去。

方一迈步,身后却是“扑通”一声,凌霜已直直跪倒在地,双手牵住了他的衣角,苍白美丽的脸上泪落如雨,口内颤声道:“夫君!夫君……别走……听凌霜再说几句话……求你了……”

此时鬼王心头亦是苦涩不堪,止步道:“凌霜,你这又是何苦……”

“夫君……”凌霜见他停步,便跪爬到一旁拿起一物,又爬直鬼王身前塞到他手中。

鬼王定睛看时,竟是那日行家法时所用的藤条,微微一愣,凌霜已死死咬着下唇,如破釜沈舟一般,双手在腰间猛地一扯 –––– 登时间衣裙皆落,露出柔白粉嫩的双臀。

灯火下又颤抖着转身向鬼王方向高高撅起,口中哽咽道:“夫君……只要你喜欢……怎么样都可以……求你了……凌霜只想做你的女人……一夜就好……一次就好……你……你打我吧……白影能做到的……凌霜都能做到……”

饶是鬼王历事众多,此时竟也是不知该如何反应,只是本能地将目光移向别处,口中却不知如何安慰才好。

凌霜颤抖着身躯跪了半晌,却不见鬼王动静,忽然似想起了什么一般,又低低唤道:“主人……”

这一声“主人”却似惊醒了鬼王,却自言自语般道:“‘主人’二字,不是你能叫的……”

说毕,绕过凌霜,再不回头大步而去……

13. 鞭子还是板子?这是个问题

自凌霜处出来,鬼王却似魇在了门首一般,一双眸子痴痴注视着自己的寝宫方向。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夕阳半坠,白影正独立于黑玉石阶上,身后的苍穹呈现出一片黑蓝与暗红交错的浓烈色彩,配上他一袭素衣,真如一幅天然水墨画。那画中之人墨色的发丝融在衣袍里,一双眸子璨若天际星辰,眉目间存了一点冷厉的笑意,随随便便就将旁观之人穿了心魄。

鬼王正凝神屏息地瞧着,却忽闻白影清啸一声,阶梯下方骤然出现近两百名侍卫,无一不是全副武装的铁血男儿,眨眼间已结成方阵,齐齐跪地听命。

“随侍暗影何在?”阶梯之上传来的声音清朗温润,却带着震撼人心的气场。

“白影大人。”应声之间,寝宫周围忽地又出现了近百名黑衣遮面之人,亦是全体跪地听命。

白影却并未说话,只是扫视了一圈,然而那目光所及之处,每个人均是心中凛然,屏息肃穆。

“从此时起12个时辰,寸步不得离开王上寝宫周围,刀枪出鞘,我要 –––– 这座寝宫12个时辰之内,一只飞蛾也进不去!”

“是,大人。”阶下之人齐齐俯首。

“优离!”白影又唤一声。

“优离在。”一个黑衣暗影应声出列,未及行礼,手内已多了一个纯白无暇的小小令牌,令牌中心清晰地篆刻着一个“影”字。

“知道这令牌之意?”白影垂下目光注视着他。

“是,要么完成任务,要么以死谢罪。”优离俯首道。

“这次护卫行动由你全权指挥,任何靠近这座寝宫之人,就地格杀!”白影眉锋一挑,一股杀气自周身荡漾开去,直让所有人猛地一颤,随即齐齐叩首道:“誓死完成任务!”

“散。”白影挥了挥手,黑衣暗影们立即消失无踪,侍卫们也分散开来,将鬼王寝宫铁桶般围住。而白影却已将目光转向鬼王所站之处,端端正正地跪下:“主人 ––––”

“起身吧。”鬼王此时已看饱了眼,极为随意地走了过来,丝毫不掩饰自己眉目之间的欣赏:“我们进去吧。”

厚重的宫门在身后关闭,白影却没有象往常一样流露出温润柔软的眼神,反而径直走向摆放刑具的架子,取下悬于上方最为沉重鳄皮鞭,再次走到鬼王面前端端正正地跪下。

“擅娶王妃一事是白影错了,请主人惩罚。”抬头定定地仰望着鬼王,那双星眸中写满了坚决。

“哦?错在哪里?”鬼王此时斜倚在卧榻上,随手挟过那皮鞭。

“是白影考虑不周,才使神王阴谋得逞,陷主人于危险境地。”白影咬唇。

“考虑不周?”鬼王嘴角微翘,皮鞭却随着手腕一摆,击在地上“啪”地一声,留下一道三指宽的裂痕。

“是。”白影声音微颤,虽是心中悔恨甘愿受罚,但他族内是以鞭为刑,鞭痕是最为耻辱不堪的象征,多年来的习惯让白影极为畏惧鞭子。

“到现在还不知错在何处,你确实该罚……五十下,嗯?”鬼王已经坐直身体,执鞭的手居高临下。

“是。”微微颤抖着解开衣扣,白影这次却是褪去长袍,赤裸了上身,也并未转身,只是将双手背至身后,经年锻炼的美好肌肉在暗黄的灯火下越显清晰迷人。

“白影,这里……”鬼王倾下身体,微微带茧的手轻抚他的腹肌,立刻感觉到身前人抑制不住的颤抖:“你身体唯一的会被造成不可逆转伤害的致命之处,无论如何锻炼还是这么柔软敏感啊……”

“主……主人……”白影早已克制不住地周身发软,腹部确实是他唯一的致命点,在他的族群,即使是爱侣,也不会随意去触碰那处禁地。

“你就打算用这里挨上本王五十下?”继续抚弄着白影的腹部,那过于敏感的反应让鬼王微微翘起了嘴角:“必死无疑嘛……白影,你就那么急着……让本王殉情?”

“主人,我……”白影战栗着抬头,话未出口已被鬼王堵了回去:“本王讨厌鞭子,去换板子。”

“主人,我是真的……”白影再次想要开口,却再次被鬼王狠狠地堵了回去:“加罚二十。”

“是。”知道再说什么都是无用,白影终是膝行去换了板子,将那两掌宽的板子举过头顶时才发现自己周身早被冷汗浸透——原来自己对于鞭子,竟然恐惧到了如此地步。

接过他递过来的板子,鬼王在自己手掌上拍了两下,终于再也掩饰不住按捺了半日的邪恶笑意:“白影,你可知道本王喜欢如何罚你?”

“……”白影差点噎到,直觉地感到自己落入了一个邪恶的圈套,直堵了半晌才红着脸道:“回主人,……打屁股。”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