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ball666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西西弗斯根据FIREBALL666的原创图片所创作的轻小说风格的故事
封面图为FIREBALL666原创

06

次日的课堂上,我依旧坐在星琉酱的斜后方。

只是今天的教室外,盛绽樱花已经开始凋零。不过,这是可以预见的景象。但我无心欣赏这些,因为手中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譬如将一幅幅画像整理好,按顺序装到画册中。就像我正在做的这样。

「如果作为礼物,一定是弥足珍贵的吧!」我在心里默念着。

放学的时间到了。但是星琉酱并没有同约定的那样在教室门口等我。

星琉酱是从来不会爽约的。但我确实没能等到她的身影出现,直到喧闹的教学楼空无一人。今天没有社团活动,美里酱也表示没有看到她。于是一切线索都中断了。

「星琉酱,你在哪里……」

我呼唤着她的名字,急切地在校园中奔跑着,试图搜寻各个可能的角落。保健室、图书室、网球场……即使跑得气喘吁吁,依然一无所获。

难道星琉酱已经回家了?但是她绝不会不辞而别的。

直到我失落地来到更衣室,才发现了那双熟悉的粉色运动鞋。

是星琉的鞋子!看来她一定还在校园内。

只剩一个地方没有被排除了,那就是最熟悉的美术室。

我一路狂奔到美术室门口,却发现门没有锁上,而是虚掩着的。正当我险些直接推门而入的时候,屋内传来了交谈的声音。

似乎是加贺小姐和星琉酱。

想起那天放学路上星琉向我讲述的秘密,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那幅被定格的画面:被风吹起的裙底,和那抹被窥视的鲜红。

我的脸蛋涨红,后背冒起了汗珠。是因为奔跑吗?还是因为忐忑不安?

一股强烈的窥视欲涌上心头。没错,门是虚掩着的。

我将脸贴在门缝处,美术室熟悉的陈设映入了眼帘:整齐排列的画板、纯白色的石膏雕塑、堆在一旁的画布和调色板,和一扇巨大的玻璃窗。阳光透过窗子,在光洁的木地板上投下金色的光影,将整间美术室映照得明亮而清晰。

和平时不同的,是美术室中央的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是端坐在椅子上的加贺小姐,一个是跪坐在地板上的星琉。

准确地讲,是正坐—星琉没有穿鞋,裙子包裹着的屁股放在了脚上,双手交叠地贴在膝盖,弯腰低头凝视着地板,像是在加贺小姐面前认错反省的样子。整齐放置在膝旁的,是星琉脱下的室内鞋,和那只红色的书包。

「昨天的美术训练,为什么没有来?」加贺小姐的口吻中透着难以抗拒的严厉。

「对不起,加贺老师……我昨天……去花见大会了……」

「也难怪……樱花盛开的样子,确实很吸引人呢……不过就算和美术训练的时间冲突了,你也不应该无故缺席,对么?」

「对不起……」

星琉的声音有些哽咽。

「擅自逃避训练,是很严重的行为呢。」

「对不起……星琉知错了…………」

星琉的哽咽逐渐化为了啜泣。

原来昨天下午是安排了美术训练的!而我的脑中只顾着赏樱的事情,完全忽略了加贺小姐的安排。也难怪加贺小姐会如此严厉了。

只是可怜了无辜的星琉酱,她是受到我的邀请才会一起去的……

「哎,真糟糕呀……」一想到这里,愧疚和自责感就涌上了心头。

当我陷入自责的情绪时,屋内又传来了斥责声。

「看来有必要告知安藤先生呢……」

「不!加贺老师!求求您千万不要告诉父亲!求求您了!」

星琉突然像触电了一样,拼命地摇着头,马尾辫也跟着甩来甩去。能让星琉连形象都不顾地求饶,看来安藤先生的家教确实异常严厉呢!

「安藤先生的那根教鞭,才是对星琉酱最有效的吧。」

一听到可怕的「教鞭」二字,星琉顿时吓得哭出了声,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求求您了……星琉开学前才挨过父亲大人的教鞭……」

「是嘛?没记错的话,安藤先生最痛恨的就是擅自逃课了……」

「呜呜,星琉再也不敢了!」

为了恳求加贺小姐,星琉将身躯向前倾,额头用力地磕在地板上,用四肢着地的姿势跪在了加贺小姐的脚下,

「求求加贺老师责罚星琉吧!」

平常一向优雅端庄的星琉,竟然不顾羞耻地摆出了「土下座」的姿势、哭着请求加贺小姐惩罚自己。如果这一幕耻辱的场面被人看到,她一定再也抬不起头了吧。

所幸的是,窥见这幕场面的只有我而已。

趴在门外的我,正在不停地调整着呼吸。尽管已经得知了星琉酱的秘密,但门缝内的景象实在是过于震撼,让我年仅十二岁的心脏难以平静下来。

跪求别人打自己的屁股,是多么羞耻的事情啊!

「唉,安藤先生果然还是和当年一样严厉呢!」

加贺小姐似乎若有所思,看着跪在地上的星琉,她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星琉酱现在的样子,真的像极了学生时代的加贺老师呢。」

加贺小姐将自己的回忆娓娓道来,而趴在门外的我也在默默聆听。

原来,加贺小姐年轻的时候,就经常能够品尝安藤先生教鞭的滋味。每当接受安藤先生惩戒的时候,加贺小姐都会像此刻的星琉一样,以土下座的姿势认错,并且虔诚地撅起屁股,请求安藤先生的责罚。

每当加贺小姐脱下裙子和内裤,安藤先生的教鞭就会毫不留情地抽打着加贺小姐光裸的屁股,并留下一道道鲜红的鞭痕。而留给加贺小姐的,则是哭泣和忏悔。最重的一次责罚,就是由于加贺小姐的逃课了。不过,加贺小姐那次逃课的缘由,就只能留给我去遐想了。

当加贺小姐停止回忆时,星琉依然乖乖地撅着屁股、保持着土下座的姿势。

加贺小姐还是心软了,示意星琉趴到自己的腿上来。

星琉乖乖地摆好了姿势,踮起脚尖点地,发辫向下低垂,悬空的小手抓住了加贺小姐的脚踝。和加贺小姐相比,星琉的身材显得格外娇小。加贺小姐翘起大腿,将星琉的屁股垫高,随后掀起了星琉的格裙和衬裙。

白色的三角内裤再次暴露在我的眼前,还有未被覆盖到的红屁股。教鞭在星琉屁股上留下的肿痕直到现在都没有消去。也难怪星琉酱会这么害怕教鞭的责罚了。

加贺小姐随后宣布了惩罚的内容,是一百下巴掌打屁股,由星琉酱自己来报数。

听起来很多且很严厉,但是星琉酱却哽咽地向加贺小姐道谢。看来和教鞭的痛苦比起来,巴掌打屁股也是可以接受的了。

一片寂静过后,屋内传来了一记清脆的响声。

是落在星琉屁股上的巴掌。原本就带着肿痕的屁股上又泛起了一道红印。

低声的啜泣被颤抖的报数声音取代。星琉可爱的脚趾在地板上来回摩擦,似乎在忍受着难以忍受的疼痛。即使是巴掌的拍打,发出的啪啪声也是足够响亮的。

如果下一次拍击没有及时到来,巴掌留下的红印很快就会消除。但加贺小姐显然不打算给星琉酱这个机会。连续交替落下的清脆声,甚至让星琉除了报数之外没有哭喊的余地。毕竟不及时报数的话,可怜的屁股就要挨多余的巴掌。

三角形的白色内裤被拧在一起,两片红彤彤的臀瓣全部暴露在外。失去了布料的遮挡,直接拍击在光裸屁股上的巴掌格外疼痛。

也难怪星琉会一边报数一边哭着求饶了。不得不说,是我从未见过的狼狈模样。乱蹬的双腿、凌乱的头发、脸上的泪花,都是狼狈不堪的印证。

当然,还有红印叠加着肿痕的小屁股。

尽管已经站得腿酸,但我的目光始终被屋内的场景牢牢吸引。第一次目睹女孩子挨打,也是第一次这样清晰地看到女孩子的屁股,对于一个十二岁的男孩来说,实在是太具有冲击力了。

更何况是我最好的朋友—星琉酱的屁股。

「对不起,加贺老师……盛开的樱花……实在是太美了……」

挣扎的星琉已经开始语无伦次地辩解着。

「但是星琉酱的红屁股更美丽,对么?」

加贺小姐一边说着,一边将巴掌挥下,为星琉酱的屁股又添上了一道红色。

又是一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空旷的美术室内,同时还伴随着星琉发出的凄美的哭泣声,透过虚掩的门缝,敲击在我的心头。

「风吹春樱起,似雪落满地。」

白里透红的肤色,确实和绽放的樱花一样绚烂夺目呢。

07

「二十九……三十……呜呜……」

听到星琉酱的哭泣,涌上心头的愧疚感更加强烈了。害得星琉受苦的罪魁祸首,却胆怯地躲在美术室虚掩的门外,只会做偷窥这种没有担当的事情。

神谷君真是令人失望的懦夫呢!

「加贺老师……请等一下!……」

美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涨红了脸的少年呆呆地站在门口,和加贺小姐、以及趴在她腿上的星琉互相对视着,眼神中写满了惶恐和不安。屋内的巴掌声和哭泣声也瞬间停顿下来,整个空气也陷入了片刻的凝固。

只有窗外的花瓣随风飘落的声音。

「对……对不起,加贺老师……我……我……」

尴尬的氛围笼罩在小小的美术室内,星琉泛红的屁股也映入了我的眼帘。此时的星琉,露出了无比惊讶和羞愧的神情。她一定在讨厌这个不合时宜闯入的冒失鬼吧!而加贺老师也似乎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突然闯入的冒失鬼让她也感到诧异。

「请……请不要再责罚星琉了……」

不但招供了自己逃课的行为,还暴露了自己刚才在门外偷听到了屋内的一切。

「还以为是哪个冒失鬼呢,原来是神谷君呀。」加贺小姐用略带冷峻的目光注视着我,似乎是在等我继续说下去。

「花见大会什么的……是我邀请星琉酱去的……非常抱歉……」

我低着头站在加贺小姐的面前,用低沉的音量坦白了邀请星琉赏花的事情,同时也表达了对昨天逃避美术训练的懊悔。而趴在加贺小姐腿上的星琉,已经顾不得屁股暴露在外的害羞,将头深深地贴在接近地面的位置。

「可是星琉确实犯下了逃课的错误呢,为此付出代价,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呢。」

「求求您了,加贺老师!」望着星琉内裤下面泛红的屁股,我替星琉感到一阵揪心,说话的语气甚至带着一丝哭腔,但是在加贺小姐和星琉酱的面前,我是不能哭出来的。

「约定好的惩罚,是不可以提前结束的,神谷君。」加贺老师的语气十分柔和,却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

「请由我来代替星琉接受剩余的惩罚吧!」我双腿一软,扑通地跪在了加贺小姐的面前,「请责罚我吧,加贺老师!」

我也做出了额头和四肢着地的「土下座」姿势,就像刚才的星琉一样。跪求加贺老师打自己的屁股,的确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情呢!但是充斥浑身的自责和懊悔,已经让我顾不得那么多了。

美术室内又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有窗外花瓣飘落的声音。趴在加贺老师腿上的星琉也转过头来,呆滞地望着土下座姿势的我,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

「神谷君真是勇于担当的好孩子呢,」加贺小姐投来了赞许的目光,「不过逃避训练这件事情,确实是你和星琉共同犯下的错误。那么我也不偏袒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你和星琉分别承担五十下巴掌的打屁股惩罚。」

「感谢加贺老师!」尽管得知自己将会被打屁股,我却在内心由衷地感激着加贺小姐对星琉的宽宥。

「那么,请抬起身子、保持正坐,神谷君。」在加贺小姐的命令下,我将头从地板上抬起,绷紧了身体将腰身挺直,目光平视着加贺小姐的大腿和星琉的屁股。

「请专心注视星琉酱剩余的二十下巴掌的惩罚,由你来替她报数,从三十一开始。如果你走神了或者报数声音太小,那么刚才的一下巴掌就不算数哦。」

「啊,加贺小姐……我……」

「怎么,神谷君感到害羞了是吗?」加贺小姐望着我羞涩的眼神。

本以为加贺小姐会让我在一旁回避,可是却要这样注视着星琉的屁股挨巴掌的情形,这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我咽了咽口水,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星琉的身体:四肢垂向地面,裙子搭在腰间,红润的脸上泛着泪花,饱满的屁股被努力地撅到了最高点,白色的内裤被捏成一条缝,陷在了两片臀瓣之间的缝隙中,泛红的屁股失去了衣料的遮蔽,暴露在我的视野中央。经过三十下巴掌的洗礼,娇弱的星琉早已泣不成声。

「看着星琉酱因为自己的错误而接受打屁股惩罚的可怜样子,神谷君的心里一定很不是滋味吧!」

「是的……」加贺小姐的话敲击着我心头最软弱的部分。

「所以这也是对你惩罚哦,通过目睹这一切而激发强烈的歉疚和自责,相信神谷君一定会深刻地忏悔自己的错误吧!」

「对不起,星琉酱!」我在心里默默地念着,歉意的泪水差一点涌出。

「那么,就从第三十一下开始了哦,记得报数呀,神谷君。」

随着一记清脆的「啪」声落下,星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呜咽的哀鸣,而她撅起的屁股上也迅速留下了一个巴掌的痕迹。

「三十一」,我尽量压制着自己的哽咽声。

「啪!」「三十二!」由于担心被加贺小姐判定为无效,我提高了报数的音量,同时也发出了一丝呜咽。而星琉也疼得咧起了嘴,双手紧紧地揪住了加贺小姐腿上的丝袜。

「啪!」「三十三!」伴随着巴掌的脆响,星琉的屁股上又泛起了一道掌印。她的屁股也在加贺小姐的腿上微微颤抖着。

「啪!」「四十!」后面的几下巴掌,加贺小姐明显地加快了节奏和力度。星琉已经开始疼得挣扎,垂着地板的马尾辫甩来甩去,悬在空中的双腿也蜷缩成一团,试图阻挡加贺小姐的巴掌。

但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星琉娇小的身躯很轻易地被加贺小姐压制住而动弹不得,只能在口中发出一阵呜咽的哭声,眼泪也顺着脸颊从下巴上滴落下来,吧嗒吧嗒地砸在地板上。

「啪!」「四十五!」

看到星琉的挣扎,加贺小姐也放慢了巴掌的节奏,让星琉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还没有到原定惩罚数目的一半,星琉的屁股就已经布满了红印,脸上也写满了痛苦和煎熬。如果真的要挨一百下巴掌,那恐怕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不过她只需要再挨五下巴掌就可以结束惩罚了,能够避免打屁股一百下的厄运,还是因为这个突然闯入的冒失鬼吧。只是这个冒失鬼很快就要尝到苦头了……

第五十下巴掌落下,星琉的哭泣声也终于到达了顶峰。由于屁股上的酸痛,星琉在加贺小姐的腿上趴了好一会,埋在怀中的脸蛋也不顾羞耻地在加贺小姐的衬衫上蹭来蹭去,试图寻求加贺小姐抚摸头发的安慰。

加贺小姐用衬衫袖子为星琉擦干眼泪,将星琉脱落的袜子从脚踝提到小腿,又小心翼翼地解下了星琉的外裙和衬裙并叠好放在一旁,然后将星琉轻轻地抱在怀里,拍打着她的后背,任由她的哭声逐渐平息。

想必星琉每次在美术室被惩罚完毕后,都会得到这样温馨的抚慰吧!不得不说,兼具严厉和温柔的加贺小姐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不过这样温馨的场面很快就要结束了,因为加贺小姐拍了拍大腿,示意我趴到她的腿上来。二人接受的共同惩罚的后半程,才刚刚开始。

由于对自己的惩罚早有心理准备,我从容地站起身来,脱下鞋子,趴到了加贺小姐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大腿上,摆好了四肢着地、屁股撅起的受罚姿势。

在熟悉的美术教室、趴在加贺小姐的腿上被打屁股,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我抬起头,用目光扫视着美术室内每一件熟悉的陈设。折起的画架被整齐地码放在一旁,白色石膏模型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黄的色泽,被擦得纤尘不染的木地板映着日光灯的倒影。一切都笼罩在午后黄昏前的静谧氛围中。

而映入我视野中央的,是巨大的玻璃窗,和窗外默默飘落的粉色花瓣。

「风吹春樱起,似雪落满地。」

樱花树凋零的样子,和昨日盛开的景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