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贵族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本文为《查尔斯少女 4》的后记

查尔斯继续说着。“然而,我想,在这种情况下,对你使用桦树条也许有点儿太严厉了。”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在思索着,然后对她发出命令。“我会在私下的场合责罚你。阿曼达,你先去走廊里等着,我现在要先处理露易莎。”

她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真的说了桦树条太严厉了?—阿曼达在逃离了她的监护人之前,听见了他改变了对她使用桦树条的想法,他原来是有这种想法的。阿曼达砰的一声在她後面关上了沉重的书房门。

刚开始的时候,她在房门外面什么也没有听到……过了一会儿,那种熟悉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微弱的劈啪声,大声的哀求和喊叫。露应该得到了这些,完全应该,阿曼达终于高兴的看到露易莎得到了它。

突然,即使阿曼达知道这是鄙劣的,却仍然产生了想看看如何露易莎挨打的恶意的欲望。她知道她的监护人也给她准备好了,虽然他已经简单的说过她不会被桦树条抽打;她仍然想看看那接下去可能会用到的她身上的鞭打到底是多可怕。她蹑手蹑脚的走向前去趴到门上,通过门上的一个裂缝朝里面偷看。

就像阿曼达早已预料到的那样,在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内,露易莎的屁股已经是第三次吃桦树条了。现在,她正弯腰趴在椅子背上,裙子被掀到脊梁上,衬裤被彻底扒开,两腿分别向两边叉开。阿曼达看见,少女的肌肉发达的臀部上布满了一道道的粗糙的红条条,覆盖在早几天惩罚留下的伤痕上,而露易莎正在不顾廉耻的拼命的扭动大光屁股,就像一条摇摆着尾巴游泳的狗那样。

“你还会对我说谎吗,姑娘?”查尔斯的高举手臂,树条“嗽”的抽了下去。

“Noooo,哎哟,求求你,不要,对不起,大哥…”露易莎沙哑的哭声是那样的绝望。

“还敢再伪造我的签字?”带哨的树条在她红肿的光屁股上又刻划上了新的条痕。

“不,我,我再也不敢啦,真的不会呀…Yee…oww,”每当桦树条嗽嗽地一下又一下的抽下去,她就一次又一次的哀号着。

查尔斯手中的桦树条不停的向光屁股上抽,其实他用力并不大。他知道姑娘昨天早晨才挨过桦树条,并且从她的屁股的样子看来,那次处罚可是打得一点儿也不轻:她的屁股和大腿上,到处都是树条的伤痕,大部分是昨天打出来的,还有一些条痕是早先的桦树条留下的印子,现在仍然能隐约看得见。查尔斯知道,对于她的那个已经被打得又红又肿的屁股,用这种极好的教育方法,已经不需要太严厉更不能太用力了。

他继续用桦树条抽打着姑娘,尽管他训斥的言辞非常严厉,但是下手的力度是有节制的,甚至力量有点太轻了。但是,他知道,这个臀部在他开始鞭打之前就已经是很痛的了,经过了刚才的十下或十五下狠狠的抽打,现在已经是滚烫的并且在剧烈地抽搐着,如果再用力打,会把屁股打烂的。所以现在继续进行的鞭笞只是要把这个屁股的疼痛和热度保持在一定水平上而已。

露易莎已经痛得实在是忍不住了,她甚至想去死。她挣扎着才能勉强保持这种规定给她的姿势,她从这只脚到那只脚来回的跳着,还是无法减轻她的屁股的痛苦。同样地她无法帮助自己保护她的隐私被露骨的暴露给她大哥观看,尽管她清楚的知道这些。

椅子座位上的绒罩已经被汗水和泪水湿透了:比起她以前经历过的任何一次鞭打,这一次她被打得最为可怜。虽然他现在只不过是用桦树条在轻轻的抽打她,但是她的感觉就像他在狠劲地鞭笞她,这确定地表明她的可怜的屁股已经被划破了正在燃烧,那饱满的臀部肌肉在难以置信地抽搐着。但是她已经猜到了,她了解,她充分的了解,他处罚她只是为了想要延长这个体验。

接着,查尔斯对他非亲的妹妹抽了最后的几鞭,由于只不过是比对她刚才进行过的那十或二十下鞭打稍微用力大了一点儿。于是,他妹妹凶猛的尖叫再次充满了整个房子。最后,他放下了手臂。

她的监护人推开了大厅的门很快地走了进来,她紧张的咬住了嘴唇,因为她偷偷的合住了被打得肿起老高的屁股。

露易莎知道她又要摆出那种叉开大腿的猥亵姿势挨打了,以至于当他简洁地命令她站起来的时候,她感到了震动,随及,她把她的裙子放下来遮住她的不停战抖的肿胀发紫的臀部,他告知她,她将被禁闭在她的卧室里,晚餐只给她吃一个面包和牛奶。“我曾经警告过你,妹妹,”查尔斯坚定的劝告她。“我并没有给夫人特别的指示。如果你还要挑衅或冷淡的对待她,那么她就会继续惩罚你。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管住我的嘴的。”

露易莎慢慢地点点头,在严厉的惩戒下,她无法和他争论,甚至不敢有一点挑衅的神情。她感到,她的屁股再挨一下夫人的小板子甚至都是可怕的;要是真正的打屁股肯定会是根本无法忍受的。

当露易莎转身离开的时候,查尔斯又开口说了。“现在,还有将来,妹妹,我期望你在每次教育结束的时候能对我说一声谢谢。”

露易莎的嘴发干。“谢谢?”她用沙哑的声音问,大声的哭喊使她的咽喉都嘶哑了。

“是这样的。”

露易莎气得想把所有剩余的反抗都爆发出来。但是她还敢继续对抗吗?“谢谢你,大哥。”

“为了我该受到的处罚。”查尔斯帮她说完并且等着她重复。

露易莎紧紧地闭上了她的嘴。“为了我的该受到的处罚,”她悄悄地说,她的脸突然烧的像她的屁股一样。

“很好。”查尔斯点点头。“也许下次我再看见你淘气的屁股的时候,露易莎,它会变得又光又白。”他实事求是的表明他的意愿,“对于你,我是抱着这个希望的。”

露易莎慌忙地点着头,像小鸡叨米那样急速。她完全是一心想要赶快滚出那里。“是的是的先生。”她叉着腿向那沉重的房门走去。

“哦,还有露易莎。”

“是的先生?”难道是还有更多的?

“你去叫阿曼达进来。”

阿曼达走了进来,在她身后关上了沉重华丽的房门,站在她的监护人面前,她的手再次迷人的在她前面扣紧。刚才她看见露易莎的屁股发烧的时候感到的快乐已经过去了,现在只剩下顺从地来这里而感到的寒冷。也许今天下午她的屁股不会被桦树条抽打,但是阿曼达是聪明的,她深深的认识到,她的监护人对于肉体处罚怀着一种深厚而持久的信仰。除了教训或压制的作用外,他还有一种与异性肉体接触的要求。

而且,他的第一句话就证明了她的假定是正确的。“阿曼达,虽然你的错误远没有露易莎那样可恨,但仍然是属于一种欺骗行为。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你为了她的诡计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要因为你的两面派做法而惩罚你。我已经作了决定,然而,桦树条多少有点太严厉了。你的责罚只是在今天下午被拍打一顿屁股。”

阿曼达的脸立刻嘟噜了下来。打板子难道是好一点吗?当夫人打屁股的时候,特别是那第一次,火辣辣的板子打到她的光光的屁股蛋上,打得她叫苦连天,直到她的屁股上像是放了个烧红的烙铁。阿曼达的眼睛紧张的扫视着周围。她没有看见哪儿有板子…

她很快就得到了她的完整答案。“正像你已经跟我学会了用正确的姿势去接受桦树条惩罚一样,阿曼达,现在我将教会你该怎样接受巴掌打屁股。请把你的衬裤完全地脱下来,”阿曼达震惊地抬起了眼睛,脸色变得苍白,“然后自愿的并顺从的自己趴到我的膝盖上。”查尔斯坐回椅子上直起身子并且轻轻拍拍他的膝盖。

事实上,这个男人现在几乎激动的全身乱动。他的公鸡已经难以置信的直立起来了并在不停的抽动着。就像过去他习惯的让女服务员或妓院姑娘趴在大腿上打屁股那样,他想把他的受监护人的肉体放到他的直立的公鸡上,并把她的臀部夹在他的胳膊和胃部之间。然而,那时候女服务员可能(妓女们更明白的)已经知道了他要做什么,他希望阿曼达还是很天真单纯的,不明白接下去要干什么。

阿曼达抬头看着她的监护人,迷茫的小脸羞得通红。“为什么一开始就必须……”她的声音变得结结巴巴的。

“除去你的衬裤?因为我愿意。因为对小女孩们最公正的处罚总是在私塾中打一顿屁股,而那时的小女孩根本没有穿什么衬裤。她们的老师为了打屁股而掀起她们的衣服后肯定要使她们的屁股赤裸着。我要你想想,在你受处罚的时候你的腿会到处乱踢。我想要你记得你是非常抗拒的,因为这些,你要像一个私塾里的小孩那样,屁股应该被打一顿。同时,我还要彻底地打你的大腿,阿曼达,这时候那衬裤就会过多的保护你。”查尔斯力图把他的脸作出一副毫无感情的样子。但那姑娘能一点也感觉不到他那令人惊异的唤醒吗?如果他不加以控制的话,一旦把她拉过来往他大腿上一趴他就会消耗掉了?他祈祷不要是这样,但是他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控制的事情。

阿曼达红着脸,羞怯的把手伸到她的裙子下面,解开了衬裤,并且让它们落到地板上,那带饰带的亚麻布缠绕在她的小靴子的周围。她不知道别的该做什么,她任由它们滑下去并且从衬裤中走了出来。她感到非常非常的赤裸,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感到她的屁股这样羞怯过。为了处罚而分别扒她的衬裤已经是够坏的了,而从腰带以下到长袜顶端完全裸露在衬裙中的感觉对她更是一种新奇而可怕的感觉。

然而,查尔斯不给她任何仔细感受它的时间。“来这里,阿曼达。快一点儿。不准拖延。你必须了解对于一个顽皮的姑娘这已经是多么宽容了,”他宣称说,由于他所希望的是既要正确又要适当的严厉,所以对于她们的处罚应该加以区别的进行。但是任何一个姑娘都不能由别人代替,但是阿曼达是个特例,因为他收到各种暗示全都是他所无法抗拒的。

阿曼达无法帮助自己。大颗的泪珠顺着她漂亮的小脸滴到地面上。尽管她知道事实上这种责打并没有桦树条或板子那样厉害,但是她突然感到很害怕和困窘。不知什么原因,好像这种打法是非常隐私的。

“现在过来,阿曼达。”查尔斯.惠灵顿轻轻拍拍他的大腿,实际上这是第二次了。“趴在我的大腿上。”

他的声音几乎是很和蔼的,而阿曼达知道她除了服从之外没有别的选择。她向他挪过去,站在他的膝盖前。她发现自己比以前更了解他这个人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好象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很害怕他身上散发出的烟草和马的气味了。

“现在,阿曼达,当你走到我跟前挨屁股以前,我希望你能自己掀起裙子…现在过来…就是那儿…好好的全都提高到腰上。全部收到腰上。”当她正在犹豫不决的时侯,他的声音变严厉了。“赶快过来,快点儿,阿曼达。对于我,你只不过是一个需要让她的屁股蛋好好发热的坏女孩。你什么也没有展现给我,当我用桦树条抽打你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好好的看过你,你知道的。”查尔斯并不想在她面前过于的谨慎。看着她蠕动着光屁股的困窘样子完全是一个很刺激的事情。“现在把你的裙子好好收拢起来。”

阿曼达只得按照命令去做,把她的裙子和衬裙全部向上卷起来,扎在她的腰部,然后走上前来。多么动人,查尔斯心想。绝对地完美。在她直条条的两条雪白的大腿上面,平坦的小肚子下面,那金发美人已经露出了阴部。”现在你过来,自己趴在我的膝盖上。”

笨拙地,阿曼达把她的身体放在他的大腿上,她的嘴唇抖动着。努力的平衡身体,不要他用手摸自己的裸体,但是她的两手需要抱住她的衣服。更重要的是,他比施瓦兹夫人高的多,并且,她想他的椅子可能也比较高。她感到害怕。她是完全靠踢腾着两条腿才进到那个位置,她的两只手既扶不着他的膝盖又够不到地板上,得不到一点支持。在她的身体下边,她感到他的腿难以置信地坚硬。当她被夫人打屁股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感觉。

查尔斯毫不客气地把他的手放在他的受监护人柔软的光屁股上,并且直接放在女孩的屁股沟上。因为她的腿没有支持的在空中悬吊着,所以她难以把她的大腿完全并在一起。她的姑娘家的两个屁股蛋是稍微分开的,隐约可看见深深的屁股沟的里边和那蔷薇肛门的细细皱纹,查尔斯预料到当她开始踢腿时他会看见她更多的。他开始对她的违抗进行说教,同时他的手也开始慢慢地揉着她的屁股蛋儿。好象是心不在焉地,他稍微改变了他的大腿的位置使她的身体向前趴并且让她的丰满的大屁股更高的凸出。虽然这是她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但她完全可以知道这是他所故意做的,她自己也感得了自己的屁股比平常挨打时奉献的更多。

随后……第一个巴掌,狠狠地扇了下去,显然是有意的,手掌虽然打在肥软的屁股蛋上,手指却落到了屁股沟里,直接打到她的肛门上。在她感受到那个强烈的刺激开始尖叫之前,下一巴掌又落下去,再下一巴掌,又一巴掌……一巴掌……

“哎哟,求求你~先生,不要这样……ohhhhh……太狠啦!求求你……ohhhhh……别打那里,别再打那里……ohhhhh……求求你……”

她的挣扎和哀号变得越来越强烈,查尔斯只好用手臂勒紧她的细腰。这有两个好处:能在他的膝盖上抓住她两块肥圆的肌肉,并且能使她的痛苦的肉体更紧的挨着他的霍霍跳的公鸡。

因为忍受不住屁股方面的剧烈疼痛,阿曼达在大声狂叫并且踢腾着双腿。从某个方面说,巴掌比那稳定的长木板更坏…甚至比任一个板子或桦树条都要坏的多。她知道,他是那么用力地打她,并且她没有感觉到他有任何很快停止的迹象。

查尔斯已经被她那正在狂野旋转的肉体迷惑了,她踢腿的时候,两条大腿分开的像宽宽张开的剪刀,并且使那两个打得通红的肥屁股蛋也分开了。在那次很耻辱的桦树条鞭打中,通过衬裤后面打开的裂缝,查尔斯也曾经清楚的看见私处。他不想接触她的其他地方的皮肤,只摸她的大腿和屁股。他的手多次直接落入她臀部的裂缝里,他的大手叉开手指向下打。每个打击都把她的肥大的屁股蛋打扁;那屁股蛋立即弹跳着全部恢复了原样,只是红了,比以前更红点儿而已。

查尔斯停下手。阿曼达仍然在不停的哀求和辩解,还在一前一后的摇摆着她的屁股。她的白皮肤变成了深红色,布满了手掌印儿,到处…并且他才感到,他的手掌真的是开始颤抖了。他知道这件事很好的完成了。首先,他已经惊人地接近了高潮,并且他不认为那姑娘知道了这件事,他了解,如果她被暂时保持在完美的无知状态是最好的。其次,他发现这种处罚方式很不错,以致于他想要将来时常用这个方法去对付顽皮的姑娘。在某种情况下,他喜欢用手打阿曼达屁股胜过用桦树条抽打。如果他总是那么严厉,她就不会在思想里区别清楚了。但是…他仍然想要好好的看看那里。

他改变一下自己大腿的位置,直接伸手分开了她的大腿。他把他的巴掌描准了已经暴露出来的仍然雪白的大腿内侧。拍击的力度虽然并不过分,但是他同样的只想尽量把她的肉打红,并且当他的巴掌朝柔嫩雪白色的大腿内的皮肤轻拍时,他的手掌边缘不断地蹭到她裂开的私处。然后,没有犹豫,他粗暴的掰开了她的两片肥臀并且开始打屁股,他的指头尖伸到她的分开温软的屁股沟里。

由于令人震惊的耻辱和痛苦,阿曼达疯狂的叫喊着,身体跳动着。泪水遮住了她的双眼。在她下面的地毯只是一个五彩缤纷的模糊影子。从她的屁股蛋顶端一直到她的大腿中部,全都疼的像针扎一样,包括她的屁股沟内及大腿内侧的所有敏感的皮肤。

最后,查尔斯把他的手放在她剧烈颤抖的,红桃般的软肉上停了下来。她的斗志全都消失了…他可以感到这些并且知道应该结束了。“你还有什么话为自己说吗,阿曼达?”

“我非常抱歉,先生,求求你别再打我了”。阿曼达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也不知道他想得到什么样的解释,她觉得所有惶惶张张能想起的话语都是流淌的泡沫。

“这是很不错的,阿曼达。我们做的很不错。你是一个好姑娘。”他在那两个滚烫,布满僵痕的屁股蛋上轻轻地抚摩着,当他的手指在轻柔地滑动的时候,偶而也会伸到下面和两股之间,他并不在后面用力扣她并且避免爱抚的动作。她会有受到侵扰的感觉吗?他怀疑。但是也许下一顿,另一次巴掌打屁股可能没有那么严厉了,然後…

她的啜泣静止下来。不情愿的,他拉着那个哭泣的姑娘离开了他的膝盖,看着她放下她的学生裙,看着她用小手捂着颤动的屁股蛋扭曲着身子。这是一个非常引人的体罚场面。受罚的姑娘,是个端庄的女学生,也是个成熟的女子,哀伤而气馁的摩擦着她那刚刚经受过磨练的屁股,泪水沾污了她的脸。午后阳光穿过宽广的窗户射入书房,查尔斯.惠灵顿的监护人,拣起她丢弃在地上的衬裤,步子呆板地向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摩擦着她疼痛的两个屁股蛋。

查尔斯在她身后说。“你勇敢地承受了处罚,阿曼达。”

她扭头看着他。“谢谢你,先生。”她低声说,一边静静地抽噎着,双手揉着屁股慢慢的离去了。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