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西西弗斯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01

“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现在开~~始~~!闭~~眼~~!”

随着教室上方的时钟准时地指向下午三点,广播喇叭中又传出了熟悉的旋律,又到了每天一度的眼操时间。

初秋午后的金色阳光透过硕大的玻璃窗,洒在了略有些昏暗的六年级三班教室中,令教室温暖得有些燥热。空气中泛着尘埃的光柱从窗户投射到讲台,黑板上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八个红底金黄色大字被照得熠熠生辉。

而刚才课间喧闹的余波还未平静下来。桌椅被来回挪动的声音、男生在楼道外追逐打闹的声音、女生在角落叽叽喳喳说闲话的声音,彼此混杂在一起,显得小小的教室里格外地聒噪。

然而,一个严厉而又略微透着稚嫩的女声却格外清晰,在混乱而聒噪的教室中显得十分有穿透力:

“课代表,把作业从办公室拿回来!”

“今天谁是值日生,怎么还不擦黑板!”

“其他人没事了都赶紧回座位做操,把红领巾都系整齐了!”

“李狗蛋!你怎么拿红领巾擦鼻涕啊,真是害臊死人了!我告诉你,不爱护红领巾是要扣德育分的!”

“嘿,刘忆苦,眼保健操都做到第二节了,你怎么还在后面打闹,想让我记名字是不!”

“喂,马小军,都做眼操了你怎么还睁着眼睛啊,看什么呢!”—这次的声音显然是冲着我来的。

这一连串的声音并不是老师、也不是别人,而是我们的班长、同时也是少先队的大队长—苏小婷同学。

只见她双手叉腰站在讲台上,小小的目光中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严。每天做眼保健操时候,她都会在在教室里来回巡视,维持纪律,仿佛班主任一样—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我们班主任还要凶那么一些。

这不,她敏锐地发觉我没有闭眼,于是甩着她的两条马尾辫,来势汹汹地走到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子就把我凶了一顿。

我双眼眯着一条缝,趁机悄悄地打量着面前这个趾高气扬的班长兼大队长:乌黑的双马尾在她身旁晃来晃去,头上系着两条时髦的丝带发卡,水润的双眼中透着一股稍显稚嫩的凶光,白嫩的脸颊透着一丝丝红润。

而她穿着的学校统一要求的夏装校服,与班里其他女生别无二致:上身是带着白色圆形翻领的粉红色短袖,胸前系着鲜艳的红领巾,下身是深蓝色背带短裙,双腿包裹着白色丝质连裤袜,脚上则蹬着这个年代特有的粉色体操鞋。

我被苏小婷这般突如其来的诘问搞得有点猝不及防,

“班长,我……我没看什么……”

“马小军,我往哪走你就往哪看,你别以为我看不见!”

“哎呀,这不是班长大人太漂亮了嘛,就想多看两眼……”

“嘿,马小军,你个臭流氓,找抽呢是不!”

“诶诶诶,班长大人我错了,您饶了我吧!”

“哼,再敢跟我耍花招,小心我记你名字,扣你德育分!”

“不敢不敢!”

“哼,少废话,赶紧闭眼做操!”

苏小婷朝我翻了个白眼,脸蛋有些泛红,嘴角却带着一丝丝得意,甩着她的两条马尾辫就走开了。

望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我不禁轻轻地“哼”了一声,心中默念,“横什么横啊,我马小军招你惹你了……看你这臭脾气……不就三道杠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虽然内心来回抱怨,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多看她两眼……当她转过身后,我又将眼睛偷偷地眯开了一条小缝,偷偷打量着她略有丰满的身躯,和随着步伐而来回飘动的裙摆,还有裙子下面一挺一翘的小屁股……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她肩上鲜红的“三道杠”—从一年级到六年级,苏小婷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十分听老师的话,同时还是校舞蹈队和体操队的成员,可谓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因此,她不但长期担任我们班的班长,而且是六年级的大队长—可以说是全年级的No.1。而她肩上的三道杠臂章,正是这一切的证明。

02

周一早晨,伴随着鲜明而有些刺眼的晨光,校园广播的喇叭中响起了集合的旋律,全校学生如潮水般涌向操场,又到了每周一度的升旗时间。按照惯例,升旗仪式少不了国旗下演讲的环节。而这周的演讲人,果不其然又是大队长苏小婷。

“尊敬的校长、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早上好!我是六年级三班的苏小婷。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

小婷讲话的声音故作轻柔,却还是难掩她内心高傲的气质。

“……生长在红旗下……我们沐浴着祖国的阳光~……”

演讲越生动,就越是令人感到漫长。虽然被要求立正站好,不少同学还是在操场打起了哈欠,眼神中流露出清晨没睡醒的困倦……

“……我们是早晨的太阳……身为接班人的我们……鲜艳的的红领巾飘扬在胸前……”

随着时间缓慢的流逝,我也不禁感到一丝疲倦,站久的双腿也开始酸疼。可是旗台上的小婷却还在喋喋不休,高谈阔论。什么“五讲四美三热爱”啦,什么“建设四个现代化”啦,这些老生常谈的东西听得我耳朵都要起了茧子。尽管双腿酸疼,我却依然不敢乱动—若是小动作被班主任发现了,回教室怕是要接着罚站,那滋味可更不好受!

……

不过,幸好我站在前排位置。百无聊赖之中,我的目光又来到了苏小婷身上。站在旗台上的小婷,此时正是全校学生的焦点。在她眉飞色舞的表情间,我明显能看出她为了演讲而化了妆:浓黑的眉毛、鲜红的小嘴唇、粉扑扑的脸蛋,还有绑着发带的两只马尾辫,参加体操表演的她也是这副妆容。尽管用今天的眼光看来略显土气,可在那个年代普遍灰头土脸的同龄女生中却显得格外精致。

我又将目光向下扫。不仅是德智体美,十二岁的小婷在生理发育上也领先于同学。六年级的小女生,胸前普遍还像一张平板,而小婷的胸前已经隐隐地鼓起了两只肉肉的圆球,被班里的男生在私下称称作“小馒头”。不像其他女生从头到脚同样瘦弱的身躯,小婷的身材略微像一个梨形,胯部骨盆发育得宽大,包裹着紧身裤袜的大腿丰满壮实,校服短裙下的小屁股更是浑圆而挺拔,而她的腰身和小腿却还是那么纤细。小婷略显早熟的身材,总会被班里的男生多看两眼。

而十二岁的我,看到相处多年的女孩子时也会产生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朦胧情愫。大概从五年级开始,我经常会在上课和做操的时候灵魂出窍,把目光不自觉地落到大队长苏小婷的身上。更让我难以启齿的是,如果偷看久了,我双腿之间的那根小家伙就会不听话地挺起来……

这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的小秘密……

此时站在人群中的我,一面试图掩饰自己下身尴尬的凸起,一面又不耐烦地等待着苏小婷结束冗长的讲话。

“……让我们牢记……的使命!……高举……的大旗!……坚持……的道路!……努力奋斗……为祖国的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尽管下面的人群早已一片疲倦,苏小婷依然在旗台上声色并茂、滔滔不绝,胸前的红领巾仿佛也更鲜艳了。

没想到小小年纪,就装作大人的模样,打起了让人听不懂的官腔!可这又有什么办法,我不还是得一动不动地站在这里,装模作样地听!大人世界的规矩和秩序,小孩子也是逃不掉的。站在台上的是大队长,她管着各中队长,中队长下面是小队长,小队长下面是普通少先队员……巴掌大的小学校园,等级分明的权力结构倒是一应俱全。而等级和权力,总是与约束和服从联系在一起。约束者往往会通过一些惩罚—甚至是体罚—的手段使被约束者遵从特定的规则。老师与学生、家长与子女……这种与约束被约束的权力关系无处不在。

03

在我的一番浮想联翩后,漫长的升旗仪式总算结束了。当我们回到班里坐好的时候,我听到邻桌的女生们在唧唧喳喳地议论着什么。

“赵晓琪今天怎么没来上学呀?”

“听说她弄丢了家里的钱,还撒谎,被家里人揭穿了。”

“哇,那不得被骂死啊!”

“不光挨骂,还挨揍呢,据说她昨天在家被她爸扒了裤子,拿皮带把屁股抽肿了!”

“天呐,好恐怖……”

“是啊,她当时疼得哇哇乱哭,我们院里的人都听得可清楚了!”

我似乎听到了什么秘密—但也算不上秘密。在这个年代,小孩子被家长体罚,尤其是打屁股,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不少家长甚至直接在院子里揍孩子,让邻居围观。只不过,被揍的大多是平时十分淘气的男生。那些品学兼优的模范学生—尤其是女生,鲜有听说被体罚的。

不过邻桌接下来的议论让我心头暗暗一惊。

“你们知道班长苏小婷为什么这么听话吗,听说她家里管得可严了!”

“啊,真的嘛?”

“对啊,据说她妈妈特别凶!”

“那她不会……也被打过屁股吧?”

“那我就不清楚了,咱班也没人和她住一个院子。”

“当然被打过啦,她妈妈这么凶,打人肯定也很疼!她要是犯了错,回家肯定要挨屁股板子!”

“可她好像不会犯什么错啊……”

“倒也是哦……”

“谁叫人家是三道杠呢……”

……

在周围女生的八卦中,我似乎隐约间听到了苏小婷的名字,也隐约听到了“家教很严”“打屁股”这样的字眼。我偷偷地瞥了一眼苏小婷,她的脸上依然和往常一样,摆着一副高傲的神情。

不过,下午的眼保健操,她却没有出现在教室维持纪律,教室也因此嘈杂而混乱。直到眼操结束后,我才看到她从老师办公室的方向走了回来。但我很快便发觉到了她的异样:课间还有说有笑的她,此时却一脸沮丧,眼角有些红肿,鼻子不停抽噎,脸上的妆容有被擦的痕迹,走路的姿势也有些踉跄,完全没有了今早的傲气和自信。

……

时钟来到了下午四点,放学的铃声终于在校园响起。同学们也都陆续地收拾书包,叽叽喳喳、三五成群地离开了教室。

“苏小婷,咱一起去买冰棍儿吧!”

“啊……我家里还有事……我……我先走了……”

“哎呀,体操队的姐妹在外面等着呢!”

“不……不好意思啊……我……我妈让我早点回家……”

苏小婷一脸难堪,话语中带着一丝哽咽,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沮丧中。

只见她一个人默默地收拾好书包,然后起身离去,孤单的背影消失在了人群中。只不过,平时雷厉风行的她,今天收拾得慢吞吞,脸色也越来越凝重,步伐也越来越迟滞,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我恐怕也要独自回家了。每天和我结伴同行的好哥们刘忆苦,由于测验不及格,被老师留下来训话了。我也匆匆收拾好书包,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路。

今日的阳光格外地灿烂,即使到了下午四点,太阳也依然高悬在空中,迟迟不肯落下。虽已是阳历九月,但“秋老虎”的威力还是丝毫不减,放学路上熙熙攘攘的学生们还都穿着夏季校服。由于嫌热,不少学生解开了红领巾;有些女生索性脱掉了不透气的连裤袜,直接裸露双腿。学校对这些不符合校服规定的装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苏小婷是个例外,身为三道杠的她,无论天气多么闷热,都不曾解开脖子上的红领巾,下身也始终裹着紧身连裤袜。这种穿着打扮的自律,会不会也和从小严格的家庭教育有关呢……

……

没过多久,我便路过了一片老旧的平房组成的大院,这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今天的院落出奇地安静,平日在院子里浇花散步的老人,或许也是嫌天气太热而不见了踪迹。只有树间起伏的蝉鸣和着枝头躁动的鸟叫,回荡在寂静的院落中。远处的老式烟囱慢吞吞地冒着白烟,更是给炎热的空气又平添了些许闷热。

在熟悉的院落中,我猛然看到一只熟悉的背影—肩上背着带卡通图案的粉色大书包,两只马尾辫在肩头晃来晃去,胸前系着大号红领巾,腿上严实地裹着白色裤袜,最重要的是肩上佩戴着醒目的“三道杠”—这不是别人,正是独自回家的苏小婷。

小婷家就在我回家的必经之路上,这点我早已熟知。但今天,我的心头却涌现出一丝难以言表的疑惑和好奇。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她今天从办公室走出来之后的种种异样,同时也在脑海中浮现出了邻桌女生口中的传言……

当我抬起头时,小婷背着书包的背影再次映入我的眼帘。只见她在家门口驻足停下,接着又开始左右踱步,双眼不停地环顾四周,却始终没有开门。见状,我赶紧躲在树后,让她不要看见后方的我。当她的脸转过来时,我看到了她摆出一副犹豫而慌张的神色,双眉紧皱,似乎在作着什么思想斗争。而她眼角的红肿依旧还没褪去。在门口徘徊了足足有一分钟后,小婷才敲开了家门,慢吞吞地走了进去。

我愣在原地,思索着眼前的这一幕:小婷为什么不直接进门?她今天下午怎么如此不对劲?尽管我已经不止一次地遇见她回家,但今天所看到的小婷,实在显得与以往有些不同……正在我愣神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我环顾四周,院落中却空无一人。当我仔细聆听时,才发觉这阵声音竟来自小婷家的屋中!再仔细地听一听,似乎是一位成年女性在高声责问,并伴随着小女孩微弱的回应声……

突然,我的脑海中再次闪过了今天早上的那些传言。难道说,小婷的家中有什么热闹的事情发生……似乎是……小婷在接受妈妈的训斥……?于是,一股强烈的好奇心和窥探欲占据了我的心头如果径直离去回家,我一定会感到强烈的不甘。在好奇心的支配下,我悄悄踮着脚尖,钻到小婷家窗边的树丛中,然后轻轻地低下身子,把头放到窗子下沿的高度。

屋内没有开灯,但初秋下午的阳光格外灿烂,透过玻璃窗洒在了屋内,使得整个屋中泛着温暖而柔和的金色光泽。我也因此而有幸地将整个屋内的样貌一览无余,尽收眼底。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窗台前的一盆绿植和一盒饼干。虽然略微挡住了我的视线,却也让我更不容易被发现。绿植翠绿鲜嫩,看样子养护得很好,平时一定经常浇水。用铁盒包装的饼干,是我在供销社没见过的牌子,听说只有去大城市才能买到。

透过绿植的枝蔓,我的目光来到了屋内。屋子的空间并不算大,各种家具都相互拥挤地摆在一起,却错落有致,丝毫没有显得杂乱。老式的木制大衣柜和蓝色的电冰箱堆放在墙边;绿色的三叶吊扇挂在天花板。屋顶的日光灯和我家的白炽灯迥然不同。阳光洒进屋内,在水泥地面投下了斑驳的光影。

我接着环顾四周。靠近厨房的左侧是一张木制餐桌,桌面铺着带花边的素白桌布,显得朴素而又讲究。桌边靠近屋子正中的位置,摆放着一把高大的藤椅,椅子上铺着带花色的坐垫。桌下摆放着几只暖水瓶—在没有电热水器的年代,这几乎是每户人家日常生活的标配。

靠近卧房的右侧,是一张书桌,看样子是小婷平时写作业的地方。桌上摆放着一摞摞的书本和练习册,透露着小婷的学霸属性。桌前的相框中是一张黑白老照片,仔细看会发现照片里是小婷小时候的模样。桌面上垫着玻璃板,玻璃板下压着几张写满密密麻麻字迹的信纸,不知道上面写着什么……

屋子的中间,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身材高大挺拔,留着棕色的披肩长发,身着暗黄色的工装衬衫和深蓝色的印花长裙,在经典而朴素的衣着打扮下却依然显得成熟而有风韵。腰间系着的绿色粗布围裙上,还残留着下厨做饭时留下的印渍,端庄之外又显得勤劳贤惠。

看样子,她大概就是小婷的妈妈了。由于她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脸,但从她的语气中我明显猜得出她定然是一脸怒气。

而低头站在她面前的,正是我再也熟悉不过的大队长小婷了。平时在同学面前趾高气扬的小婷,此时却把头深深地低下,一动不动地站在妈妈面前。

我把脸紧贴在窗玻璃上,仔细地打量着屋内的小婷。十二岁的小婷虽然在同龄人中个子很高,显得亭亭玉立,但此时站在高大的妈妈面前,却娇弱得像只小白兔。而她的娇躯明显在颤抖,在同学面前的高傲也不复存在。

小婷的妈妈手里攥着一张卷子,看起来像是上次的测验卷。即使窗外的我都能清晰地看见,卷子上批着很多鲜红而刺眼的叉号。

不可能吧,小婷怎么会考砸呢?上次的测验不是挺简单吗……我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说吧,这些错题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小心算错了……”

“哼!苏小婷你还敢嘴硬!你算错的答案和老师不小心印错的答案一模一样!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妈妈……我……”

7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