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sp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暮雪绝夏 2》的前篇

第一章:仲夏弃儿

夏日夜晚,一对夫妻怀抱一个初生婴儿向树林深处走去,步伐匆忙。他们走了许久,终于,在一棵古树下停住脚步,随后·,丈夫便将婴儿放在古树下面一块光滑石板上,站在一旁的妻子看着躺在是板上熟睡的婴儿不停落泪。夫妻俩注视了婴儿许久,直至天将破晓,夫妻二人才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妻子又奔回来,弯腰在婴儿脸颊上深深一吻,才回头跟上丈夫的脚步,这一次,二人再没回头。

婴儿睡得很熟,对周围的一切都不知晓。

但若以为这件事当真无人知晓,那就错了,举头三尺有神明,正巧今天就有一位白衣仙人外出经过此地,将夫妻弃婴一事看的一清二楚。

当日,夫妻俩回了家,本想即刻下地干活,却偏偏困得不行,于是打算上床再睡一会儿。白衣仙人尾随二人回了家,思索片刻,便施法进入了二人的梦境。

梦中,夫妻俩又回到了树林弃婴处,不同的是弃婴不在,只有一位白衣仙人站在青石板上。

夫妻俩心中奇怪,丈夫上前询问:“请问阁下是?”

白衣仙人背对着二人,道:“无需知晓我的身份,我来只想问,为何要遗弃自己的骨肉?”声音无悲无喜,亦无声调起伏,只是淡淡的,如寒冰般清冷。

听到白衣人这么问,妻子又哭起来,丈夫连声叹气:“唉,我们如何舍得啊!只是家中清贫,母亲又身染重病,无钱医治,实在是无余力再养一个孩子。只好将孩子送走,或许有好心人还能给她一条活路。”说完又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白衣仙人心中了然,又起了慈悲之心,便说:“我可以将这婴孩带走收为徒弟,抚养成人,只是今后你二人便不可再见这孩子,只当从未生过,您们可愿意?”

妻子听到这人要收自己的孩子为徒,心中一喜,可又听到从此再不能见孩子,心中又有些悲苦,但为了自己孩子的未来,妻子决然道:“只要能给孩子一口饭吃,您就是这孩子的大恩人,我们定然答应,是不是当家的?”

丈夫欣喜点头:“是啊是啊,只有孩子能活下去,您说什么我们都答应。”说完拉着妻子便要跪下答谢。

白衣仙人伸出手轻轻一挥便阻止了夫妻俩的跪拜,道:“你们可以走了。”

夫妻俩又连声道谢,转身欲走。白衣仙人似又想到什么,连忙叫住他们:“等等。”

夫妻二人回过头:“恩人还有何事?”

仙人迟疑了一下,便问道:“这孩子,是男是女?”

“女孩。”夫妻回答后,便看见仙人背在身后的手抖动一下。

许久之后,仙人低声说一声:“我知道了。”转眼间便消失在二人面前。

随后夫妻二人便醒了,相互看了一眼,震惊了,那人,应该是神仙!女儿与他为徒,定是一生无忧了。

第二章:慕容净夏

白衣仙人抱起女婴御风回了他修行的地方—蓬莱仙岛,原来这白衣仙人就是蓬莱的现任掌门,净烨仙尊慕容桓。

慕容桓抱着女婴先是到了思过阁找他的师兄督教萧染,思过阁是弟子们受罚的地方,也是入门弟子的登记处。

慕容桓抱着这孩子直接飞进思过阁,阁中萧染见了,一惊,忙问:“师弟,这是?”

慕容桓淡然道:“是小徒,劳烦师兄给她登记。”

萧染一听立刻眉开眼笑:“你终于想开了。”走过去想拍拍慕容换的肩:“我就说你何必为了一个孽徒而不再收徒呢?”

“师兄,何夏已死,莫再提。”慕容桓躲过萧染的手,声音微微有些凌厉。萧染心中一震,放手想到,这么多年了,他为何还放不下?

八十年前,慕容桓收过一个女弟子,名叫何夏。不过何夏犯了大错,被慕容桓亲自处死,从此慕容桓便再不收徒。

萧染摇摇头,提笔在掌门弟子处写下日期,然后问:“这孩子叫什么名字?男孩女孩?“

慕容桓一愣,想到当时只顾问性别了,却忘了名字。稍事思考,道:”从我的姓,便叫’慕容净夏‘吧,女孩。“

听了这名字,萧染瞬间便明白了师弟的意思,‘慕容’是他的姓,‘净’是世人给他的称号中的一个字,而他却能从这称号中取一个字给予这孩子,可见他对这孩子期望之高,而这‘夏’字……他还是在想着何夏那个徒弟啊。

“要不,就叫‘慕容净’吧。师弟,就算你还记挂哪个徒弟,也不能把这个徒弟当替身。”萧染严肃地说。

慕容桓看了一眼萧染淡淡道:“师兄说哪去了?这孩子是在夏天入门的,所以才给她取名‘净夏’,与夏儿无关。”

无关吗?萧染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慕容桓,这个师弟,决定了的不会改,于是认命地写下了“慕容净夏”四个字,并在入门弟子的玉佩上刻下了这四个字,将玉佩交给了慕容桓。

“多谢师兄。”慕容桓道谢后带着慕容净夏回了掌门居所—净华殿。

坐在殿中,慕容桓对着襁褓中婴儿说:“以后你叫慕容净夏,是我净烨仙尊的徒弟,净华殿是你的家。为师会用心教导你,望你行端走正,莫做恶事,若你心生邪念,为师定不饶你。”

这是,慕容净夏醒了,睁着大眼睛看着师父,还给了师父一个大大的微笑。可她是否听懂了师父的话,无人得知。

慕容桓看着那小脸愣了许久,然后也勾起了唇角,给了徒儿一个微笑,可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收起了微笑低喃道:“千万千万,别走你师姐的老路,净儿。”声音消散在风中,似是劝慰,又似是告诫。

第三章:净华之夏

收了慕容净夏的第二日,慕容桓便有一种崩溃的感觉。当时收她为徒,是一时的慈悲之心,根本没有考虑过收下一个婴儿之后,应该怎么养的问题。

首先,慕容桓自修得仙身之后,已经千年不曾吃过东西了,根本不知道该喂徒弟吃什么。于是,慕容桓便抱着徒弟去向门中已成婚并有了孩子的弟子请教,如此的“不耻下问”,将弟子们吓得够呛。不过慕容桓有收获,知道了初生婴儿要吃母乳。慕容净夏当然没有母乳可吃,于是,慕容桓便命刚生过孩子的女弟子们轮流做慕容净夏的奶娘。

做奶娘不是问题,问题是慕容净夏是掌门之徒,辈分甚高,她的奶娘们,都是她的徒弟徒孙辈!这也就罢了,最可怕的是,喂奶的时候,掌门一定会在门口守着!掌门啊,您就算关心徒弟,也要在意一下奶娘们的心情啊!您这么守着,奶娘压力很大的!

不过喂奶问题还好解决,起码慕容桓还不用亲自动手(好吧,他想亲自也没办法。),可其他的像换尿布,洗澡,哄睡觉等问题,就必须师父大人亲自动手了。

慕容桓是掌门,每天要处理很多事务,以往他都是去大殿上同萧染和其他长老们商议。可自从抱回了慕容净夏后,他就再也没去过大殿,而门中弟子又多了一件每日必做的事,就是将萧督教和长老们商议的事务编成折子,然后送到净华殿去。

一次,两名弟子去送折子,到了净华殿后,看到了······看到了,掌门抱着正哇哇大哭的小徒弟,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净儿乖,不哭了,师父抱抱,不哭了······”这样慈父一般的掌门,和平日里的不苟言笑,遥不可及的掌门判若两人。

之后,那两名弟子在众弟子之间多次描述当时的画面,一时间掌门和小徒弟的相处模式,成了弟子们茶余饭后最乐谈的事件。更有胆大的弟子,偷偷溜进净华殿,想一睹掌门的慈爱之容。这名弟子被正在给徒弟洗澡的慕容桓当场抓获,送往思过阁以擅闯净华殿之名痛打了五十大板。此事之后,弟子们都老实多了,好奇心也只限于背后说说的程度。

后来,为了不再给弟子们留话题,折子全部由萧染直接结印送到慕容桓的书房里,师徒两人也过上了比较安静的生活。

开始照顾慕容净夏的时候,慕容桓真的每天都有无力感,这孩子各种层出不穷的状况,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可时间一长,慕容桓发现自己照顾孩子越来越得心应手,也越来越喜欢这孩子。

慕容净夏三四个月的时候,慕容桓喜欢每天逗她笑;

慕容净夏七八个月的时候,慕容桓喜欢逗她叫“师父”;

慕容净夏一岁半的时候,慕容桓喜欢教她认识各种事物;

慕容净夏两岁多的时候,慕容桓喜欢逗她满院子跑······

而在慕容净夏三岁之后,在慕容桓开始教她诗书,武艺,仙术之后,慕容净夏无法无天的时代结束了,苦日子来了。

第四章:严师幼徒

慕容净夏第一次知道自家师父是严师的时候,是在她三岁生日时。师父刚刚给她庆完生,就对她宣布了一件大事:”净儿,你三岁了,从今天开始,你要自己睡。“为了方便照顾慕容净夏,这三年来,师徒俩一直睡在一个房间。如今慕容净夏三岁了,是该学着自己睡了。

慕容净夏睁大眼睛,不解的问:“为什么要自己睡?为什么不能再跟师父睡?”

“因为净儿长大了,长大了就要学着独立,不能再跟师父睡了。”慕容桓很疼爱这个小徒弟,所以跟她说话时总是宠溺的语气,话也多些。

慕容净夏扑到师父怀里撒娇:“不要不要!净儿要跟师父睡,不要自己睡!”

听着小徒弟撒娇,慕容桓心一软,不过为了慕容净夏好,这时他绝不能心软。于是推开慕容净夏,严肃的说:“不行,净儿必须自己睡,不许再闹了,再闹师父生气了。”

甚少听见师父这么严肃的语气,慕容净夏不敢再闹,点头答应了。

当晚,慕容净夏便躺在了慕容桓隔壁房间的榻上,不过她翻来覆去半天也睡不着,天黑心里又害怕,心一横,下床跑到了慕容桓的房间。

慕容桓自成仙以后就再没有过睡眠,睡觉对他来说就是入定,是以小徒弟一进了屋就被他发现了。

“净儿。”慕容桓唤了她一声。

慕容净夏吓了一跳:“师父您没睡呀!”

慕容桓从榻上坐起,变出一颗夜明珠照明,眼睛盯着慕容净夏的脸,神情异常严肃。

慕容净夏像平时一样扑到慕容桓怀里:“师父,净儿睡不着,让净儿和您睡好不好?”

慕容桓又一次把慕容净夏从怀里推开,道:“不是跟你说了吗?要长大,要自立,不能再跟师父睡了。‘

慕容净夏愣了,她长这么大,师父从没这么严肃地跟她说过话,登时便委屈的不行:”师父,我怕!“

”跪下。“慕容桓冷冷的命令道,全然不顾徒儿的委屈。

慕容净夏跪在地上,师父从来没罚过她啊!今天竟然命令她跪下,还那么严厉!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会自己房间睡觉,要么在这儿跪着。“慕容桓说完,便躺回榻上,没再看小徒弟一眼。

听了师父的话,慕容净夏想:师父最疼自己了,一定舍不得罚自己,就在这跪着,兴许一会儿师父就心软了,就让自己跟他睡了。对,就在这跪着。

慕容桓知道徒儿心里的想法,暗叹口气,这孩子让自己宠得过了,是时候给个教训了。

跪了一会儿,慕容净夏就觉得膝盖疼得不行,小声哭起来。

慕容桓听到徒儿哭了,知道她是疼了。本来也没想罚她,就是给个教训,便开口问:“怎么了?”

慕容净夏哭着说:“师父。呜呜,净儿腿······腿疼。”

本以为师父会心软,谁知师父竟说:“为师给过你选择,你可以回房睡觉,是你自己要在这儿跪着的,腿疼是你自找的,与为师无关,”

慕容净夏更加委屈了,腿疼不想跪了,而且也明白了师父不会心软,徒儿是斗不过师父的,小心翼翼的开口:”师父,净儿听话,净儿回房睡觉,师父能送净儿回房吗?”

慕容桓知道小徒弟受教训了,可以放她一马了,、。与是下榻将她抱起来,送回了房间。

第五章:初尝家法

自慕容净夏自己睡觉之后,第二日,慕容桓便将她带进了书房,将一本《千字文》放在了她的面前。此后,慕容桓每天教她认一百个字,要求她会写,会念,但《千字文》不用她背,慕容桓只是用一本书教慕容净夏识字,并不是用《千字文》来给慕容净夏启蒙。

每天要认一百个字!这可难为死了慕容净夏,她才三岁呀!话都还说不全,师父竟让她认这么多字!

“师父,净儿真的记不住。”一天下来,慕容净夏只能断断续续读出那一百个字,更别说写了。

看着嘟着小嘴烦闷的小徒弟,慕容桓有些好笑地说:“明天不读了。”

“真的!”慕容净夏瞬间兴奋地两眼放光。

“抄。”

“啊!”听到这个字,慕容净夏又垮了脸。

第二日一早,慕容净夏便被慕容桓带到了书房,面前放上了笔墨纸砚,慕容桓握着慕容净夏的小手教她如何握笔,教会了之后,便让她自己照着《千字文》抄写昨天的一百字。而慕容桓则去了大殿,太久没去处理事务了,这回终于可以去和师兄他们一起议事了。

萧染见到慕容桓出现在了大殿,疑惑的问:“师弟,你怎么来了?不用陪你那宝贝徒弟?”

慕容桓答道:“不用了,净儿长大了,不用看着了。”虽然还是淡淡的语气,但人人都听出了话中的宠溺。他对小徒弟,不是一般的宠爱。

几位仙人开始商议派中事务,可慕容桓明显是心不在焉。到底还是挂心着慕容净夏,不知道她有没有认真抄书,要是贪玩跑到院子里不小心摔了怎么办?要是想他了哭了怎么办······慕容桓越想越担心,一个时辰后便起身离开大殿,留下萧染和几位长老在殿中兀自凌乱。

话说慕容净夏,到底是个小孩子,一百个字抄了三遍半,就不想再抄了。今天起得早,现在正好困了,于是趴在桌上会周公去了。

所以当慕容桓匆匆赶回净华殿时,看到的就是他的乖徒儿趴在桌上睡得正香,身边放着三遍半字迹歪歪扭扭的抄写,笔被胡乱扔在一边,小丫头满脸都是墨迹。

慕容桓看到这一幕很生气,自己担心徒弟,连议事还没结束便匆匆赶了回来,她到好,只抄了三百多字,还睡得这么香!小徒弟不教训真是不行!

“净儿。”慕容桓将她唤醒。

慕容净夏睁开眼睛,看见自家师父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脸上是少见的严肃,冰冷。慕容净夏心里害怕,怯怯地叫了声:“师父。”

慕容桓看着慕容净夏,厉声问:“为师走了一个时辰,你抄了多少书?”

语气严厉,吓得慕容净夏不敢出声,只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三遍半,”慕容桓说:“一个时辰,你就只抄了三遍半?”

慕容净夏这次连摇头也不敢了。

慕容桓手一挥,将桌上的狼藉和慕容净夏脸上的墨迹消除了,命令道:“现在开始为师看着你,你接着抄,为师倒要看看,你一个时辰究竟能抄多少?”说完便坐在自己书桌后面开始看折子,不再看慕容净夏一眼。

慕容净夏不敢迟疑,连忙坐下抄写。

一个时辰后,慕容桓放下折子,对慕容净夏说:“把你刚刚抄的拿来给为师看看。”

慕容净夏走到师父书桌前,将抄写交给师父。慕容桓看了之后,说:“这次你抄了十八遍,也就是说上个时辰你只抄了不到一刻钟就开始睡觉了,是不是为师不回来,你就打算一直睡下去了?”

慕容净夏低下头,小声说:“净儿只是困了,所以才想睡一会。”

听到慕容净夏非但不认错还找理由,慕容桓怒意更甚,打定主意要给小徒弟一点教训:“过来。”

慕容净夏走到了慕容桓面前。

“跪下。”慕容净夏乖乖跪下,这是师父第二次命令她跪下,比上一次语气更严厉。

慕容桓拿出了一把红木戒尺,再次命令:“左手伸出来。”

慕容净夏伸出左手,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师父要干嘛?

慕容桓将戒尺放到慕容净夏手上:“你偷懒犯错,为师今天打你十下,不许躲。”说完便是重重一下打在慕容净夏手心上。

“啊!”慕容净夏当时就哭了出来,下意识的缩回手。

“这下不算,手伸出来。”慕容桓又命令道。

慕容净夏哭着摇头,第一次挨打,真的很疼。

“伸出来!”慕容桓厉声说,吓得慕容净夏一哆嗦,乖乖伸出手。

慕容桓又是一戒尺下去,慕容净夏又缩回手,这次说什么也不肯将手伸出去了。慕容桓淡淡道:“你犯了错,就要为你的错误付出代价,手伸出来。”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一直是慕容桓打一下,慕容净夏缩一回手,打了好多下剩余戒尺数还是十。

其实,慕容桓早就心疼了,打了八下了,但一下也不能算。他知道小徒弟一定很疼,但他不能就这么结束惩罚,言而无信会对以后的管教造成阻碍。可这么打下去根本没个头,于是一把抓过慕容净夏的小手控制住,戒尺一下一下的打下去,很快便打完了。

慕容净夏用右手握着左手,眼泪落个不停。慕容桓收起戒尺,也不催她,就静静地看着等着她哭完。又过了一会儿,慕容净夏才止住哭声。

慕容桓见她安静下来,问道:“知不知道今天错在哪里?”

慕容净夏点点头:“净儿不该,不该不认真写字,不该偷懒睡觉。”

见她知错,慕容桓怒气也消了,点头说:“知道错了,以后就要改过,若再犯,为师会罚得更重。”

慕容净夏忙说:“净儿一定改,师父别打。”

“手伸出来。”

“师父?”慕容净夏吓了一跳,以为还要打。

慕容桓柔声说:“师父不打,让为师看看伤。”

慕容净夏这才伸出手,慕容桓拉过她的小手一看,方觉得责罚过重了。小手肿起了老高,还红得发亮。慕容桓抱起她去了净华殿的医药阁,找出了一小罐药,打开盖子,轻轻为慕容净夏涂上药,并轻声安慰道:“这药很好用的,以前师父被你师祖罚过后,都用这个药,明天就不疼了,乖。”

慕容净夏听了这话,好奇地问:“师父以前也挨过打吗?”

慕容桓点点头:“是啊,为师小时候,经常被你师祖罚。”

“师祖也打这么重吗?”慕容净夏接着问。

慕容桓微微一笑:“很重吗?这是最轻的了。”

“啊?”慕容净夏有些吃惊:“最轻的!那师父以后再打净儿,会更重吗?”

慕容桓笑道:“净儿若乖,师父就不打,若再犯错,为师会责罚得更重。”

慕容净夏吓得忙说:“净儿一定会乖的!”

慕容桓拍拍她的背,小孩子哪有不犯错的呢?这是慕容净夏第一次挨打,但一定不是最后一次。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