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sp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暮雪绝夏 6》的后记
本文为《暮雪绝夏 8》的前篇

第四十三章:初见再见

慕容净夏飞身落到妖兵与青衣少年之间,召出悟愠与妖兵打斗起来。只是这几只妖兵法力很强,加上她刚刚经过了两场苦战,她体力有些不支,虽然打跑了妖兵,自己的手臂上也被划了几道口子。

慕容净夏迅速点了自己几个止血的穴道,然后去查看那个青衣少年。

那青衣少年已经昏了过去,身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看上去伤得不轻。

慕容净夏连忙给他也点了几处止血穴道,让后将他转移到了最近的一个山洞里,在山洞口设下结界,开始给他运功疗伤。

疗伤结束,慕容净夏收了法,扶着青衣少年躺下,坐在他身边看着他。

刚刚给他疗伤时,慕容净夏明显的感觉到了他身体异于常人,应该说,他根本不是人,他是魔。

慕容净夏神色凝重,她对魔界的感觉非常不好,可是今天,她居然救了一个魔!而且是,她明知道他是魔,她还是选择救他,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他很亲切,很亲切,可她,明明没有见过他,就算有,一只魔,她怎么会对他产生亲切感呢?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理智上,慕容净夏知道就算自己不杀他,也不应该救他,可她就是想救他,而且已经救了。那救都救完了,她为什么还要等着他醒呢?不知道,反正她想等,就等了。

慕容净夏仔细打量着青衣少年,长得不算太出彩,但是很清秀,让人看了十分舒服,很顺眼。

何必那么关注他呢?

慕容净夏甩甩头,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又看看少年,还没有醒来的意思,可她真的该走了。

于是,慕容净夏给他使了个昏睡咒,让他不会逃走,又在洞口设了三层结界,防止了有人会找到这个山洞,才御风回到了蓬莱。

此时蓬莱上下已经快急疯了,正要出去寻她,看到她回来了,便一股脑的全围到她身边,检查的检查,数落的数落。见她手上有四道口子,又全都慌了。

慕容净夏边道歉边安慰众人,折腾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回到净华殿,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伤口,然后回到房间里到头就睡。今天真的太累了!

“我想离开那里,可又无处可去。”

“青鳞好不好?”

—“梦魇之毒有一味药引很难得到。”

—“无论如何,我也会为师父找到。”

“他是魔?”

“师兄,求你为我保密。”

“魔气,可以被净化!”

“师父,相信净儿好不好?”

“我爱你,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

“他可能喜欢上你了。”

“药引,我找到了,现在,就给你。”

“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蓬莱,净华殿是我家,离开了,您要我去哪儿?”

“由爱生恨会很可怕,这不是小夏的专利,更不是女人的专利。”

—“渡了上仙劫,需要有个称号。”

—“净华,可好?”

“师父,两百年了,您还放不下吗?”

—“蓬莱不是一视同仁吗?为什么不收我?”

—“我收你为徒,好不好?”

“他不爱你,你怎么办?他若爱你,你又如何自处?”

—“师父,师祖好像很讨厌我。”

—“你师祖他,从没喜欢过谁。”

“神骨苏醒,神界将要回归。”

“本尊愿与仙界联手,不过,她不能杰。”

—“皇上,战神关闭天门,使神界被封万年,实在罪孽滔天!”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姑姑?要不是我姑姑,你们早在万年前就死绝了!”

“神尊的位子,予了火神可好?”

“末将等只认神尊的命令,誓死效忠神尊!”

“天门,又关闭了!”

—“你终于舍得回家了?”

—“对不起,当年骗了你。”

“天劫?不过万年而已,怎么又来一次?”

“时隔万年,你又打算一个人扛吗?”

—“老天爷我告诉你,我生下来就是逆天的,你有本事就一道闷雷劈得我三魂飞七魄散,我还谢你给我一个痛快,你要是不劈死我,我就逆你逆到底了!”

—“你逆我的时候麻烦下手轻点儿,我怕疼。”

“究竟是怎样的过去,才能造就如此逆天的你?”

第二日,慕容桓传来消息,崂山战况不容乐观,他们暂时不能回蓬莱。蓬莱弟子全都忧心忡忡,一方面担心掌门不在,妖兵还会来犯,另一方面担心,慕容净夏受伤了,掌门这位极其护短的师父会迁怒他们。

慕容净夏倒是很放心,师父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受伤的事,只要弟子不说,长老不说,她再尽快把伤养好,师父绝对不会知道,她上了战场,还出了蓬莱,还有······救了一个魔。

话说那个魔,昨天救了他,不知道现在他情况怎样。

理智上讲,慕容净夏知道自己是仙门弟子,不该与妖魔为伍,而且如果师父知道了······慕容净夏想了一下那种场面,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再想了,既然已经救了,那就要负责到底,何况,她给他施了昏睡咒,还设了结界,要是他出不去死在那山洞里了,那她岂不罪过!

打定主意,慕容净夏给净华殿设下现在存在的蓬莱弟子绝对解不开的结界,然后义无反顾的飞往昨天的山洞。

大约半柱香时间后,慕容净夏到了洞口。

走进山洞,慕容净夏发现自己的昏睡咒,施的实在是太好了,从昨天她离开到今天回来,一共过去了有八个时辰,少年还没醒,而且据目测,没个六个时辰他还醒不过来。

慕容净夏坐在少年身边看了他好一会儿,越看越有熟悉的感觉。真希望他能起来,只有他起来了,自己才能知道那熟悉感是怎么一回事,才好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不过现在少年短时间是醒不过来的,她该怎么办?

慕容净夏又检查了少年的伤势,发现伤口有恶化的迹象,心道不好,抬手又给少年度过去了一点金仙之力,不敢度太多,怕他承受不住。

稳定住了少年的伤势,慕容净夏起身打量起了这个山洞。

山洞不大,但很深,慕容净夏向里望去,除了黑什么也看不见,这很能说明问题,夜间视物对慕容净夏来说早已不是问题,远距离视物也不是问题,可这山洞她竟然什么也看不见!

慕容净夏回头看了一眼少年,起身向山洞深处走去。

山洞的石壁很光滑,道路弯曲却没有岔路,洞内很干燥,完全不像天然形成的,像是人为通出的。越向里走,光线越暗,尽管并不害怕,慕容净夏还是在指尖凝了两团火焰用以照明。

慕容净夏越走越深,这山洞像是没有尽头,他也不知道自己绕了多少个弯,好在山洞内只有一条路,不至于迷路。其实,她完全没必要走进山洞深处,之所以走了这么远,是因为她感觉到了气流,有气流,说明山洞是有另一个洞口,她想找到那个洞口,然后封住,她不想让少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离开。

突然,慕容净夏听到石壁上有悉悉索索的声音,猛然转身探出左手用火焰照着向石壁上看去,火光所及之处,赫然是一大一小两条青蛇,大蛇不算大,最多和悟愠一般长,小的就更小,拇指粗细,最多半人长。两条蛇俱有些许修为,识得出慕容净夏的金仙之力,此时趴在石壁上,一动不敢动。

慕容净夏自小时候在魔界见到了那条小蛇之后,对蛇就有着极大的喜爱,看到两条小蛇便笑了出来,灭了右手的火焰,将手伸到了小青蛇的面前。

小青蛇明显很害怕,退又不敢退,向前更不敢,开玩笑,对方看起来很和善的女孩可是仙!他们是小蛇魔。万一小仙女想除魔卫道,拿它们下手,那它们可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

似是查觉到青蛇们的恐惧,慕容净夏收回右手,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这两条蛇怎么会在这洞里?它们不会是这洞里的魔,这山洞又长又深,凭她之力尚不可能造得出来,这两条小蛇才多大法力?若是后来的,蛇大多喜欢湿气重的地方,这洞里这么干燥,它们不会喜欢的。

慕容净夏又望了望洞口的方向,忽然想到,少年是魔,可不知道是什么魔,若是蛇······

“你们是来保护他的吗?”慕容净夏问两条青蛇。

两条蛇明显感到诧异,看了慕容净夏半晌,大青蛇点了点头。

慕容净夏微微低头,他是蛇,他还是已修成人形的蛇魔,再加上自己对他莫名其妙的好感,仔细想想,自己和当年的小蛇,也算是朋友了,还是患难之交。他,是小蛇吗?

慕容净夏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两条蛇,又笑道:“我救了他,你们还要防着我吗?”看着两条蛇的反应,慕容净夏知道它们还是不放心,毕竟仙魔大战数百年了,仙救了魔,听起来很不可置信,尽管真的发生了。

真想摸摸那条小青蛇,可是也只能想,人家又不给她摸。慕容净夏耸耸肩,转身向入口走。终点是走不到了,再不回蓬莱,蓬莱弟子外带长老们就要疯了。

慕容净夏出了山洞,临走前又将洞口的结界加固了一番,四处检查了一下,确定不会有危险之后,才转身御风而去。

很快回到了蓬莱,慕容净夏当然没敢走正门,悄悄绕回净华殿,想从自己设的结界的缺口处回到净华殿。可当慕容净夏到了那处缺口,却发现缺口被堵死了。

慕容净夏正奇怪,是她记错地方了吗?仔细查看过后,慕容净夏咽了口唾沫,一脸的苦笑,她师父回来了。怎么这么快,不是早上才传信说崂山战况紧急,暂时回不来的吗?怎么这就回来了?完了完了,师父明令禁止自己擅自离开蓬莱,上次她可以说为了救人不得已,这次她可怎么解释啊?真的死定了。

揉揉自己的头发,慕容净夏一咬牙,反正是死,早死早超生,先见了师父的面再说。抬手施法在师父的结界上捅了个窟窿,慕容净夏闪身进去。

慕容桓正坐在书房喝茶,是的,他在生气。刚刚结束了崂山之战,他便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一回来便得知了小徒弟做的丰功伟绩。慕容桓知道当时情况紧急,慕容净夏对敌救人在所难免。听说她受了伤,慕容桓便担心起来,急忙回到净华殿想看看她的伤势,却发现净华殿四周布上了一层结界,她却不在净华殿里。慕容桓愈发担心,忙叫弟子们在蓬莱找她,结果整个蓬莱都翻过来了,慕容净夏连影子都没有。

慕容桓虽然担心,却也知道慕容净夏的实力,一般人不是她的对手,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危险,慕容净夏的灵石里有他的法力,就算出了危险,他也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慕容桓放下心来,火气也上来了。最近自己是太宠着小徒弟了,她越来越不听话了,这么公然违抗师命,确实该教训了。于是坐在书房喝茶等人。

慕容净夏站在书房门口,酝酿好情绪,挂上自己平时最可爱的笑脸,冲进书房:“师父,您回来啦!”

慕容桓放下茶杯,道:“这话,应该为师跟你说。”

慕容净夏灿灿一笑,跑到慕容桓身边去拽他的衣袖:“师~”

“父”字还没出来,慕容桓便甩开了她的手,道:“跪下。”

慕容净夏不敢怠慢,乖乖跪下,大脑飞速运转,再想解释。

慕容桓问道:“去哪了?”

慕容净夏还没想好词,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

“不许说谎。”慕容桓厉声道。

慕容净夏忙道:“不不不,不敢说慌,就是昨天丢了点东西,出去找找。”到底没敢说实话,真不敢。

慕容桓看了一眼身前明显有些心虚的小丫头,知道她肯定没说实话。不会说谎还想骗他,他又没糊涂。从桌上拿起戒尺,慕容桓冷道:“伸手。”

“师父~”慕容净夏抬头撒娇,不想挨打。

慕容桓一戒尺拍在桌子上,提高音量再次冷道:“伸出来。”

慕容净夏看看师父的冰块脸,任命的将手平举。

慕容桓重重一戒尺打下去,慕容净夏倒吸一口气,手没敢往回缩,不过高度降低了。

“说实话。”

“没,没说谎,啊!”

又一下,慕容桓皱眉道:“想清楚再说。”

慕容净夏知道师父很生气,她也知道她说谎的本事是真不怎么样,要是能说实话早说实话了,这不是不敢吗?她不说实话,师父最多打她两下戒尺,藤条,板子什么的,说了实话,她可能会被打到十天半个月下不来床,然后伤好以后,被终生禁闭在净华殿。

慕容桓可不知道徒弟的想法,只是见她不说话,更加生气,戒尺加大力道又打下去。

“啊!师父,疼!”慕容净夏缩回手,眼泪汪汪的看着慕容桓。

慕容桓道:“疼就说实话。”

“没说谎。”慕容净夏打算死鸭子嘴硬到底了。

慕容桓一甩手将戒尺甩到慕容净夏面前,吓得慕容净夏一抖,头越垂越低。

慕容桓瞪了她半天,道:“出去跪着,想清楚了该说什么再进来。”

慕容净夏捡起戒尺,抬头瞄了一眼师父,发现师父还冷冷的瞪着自己,立刻跑出去举着戒尺跪着了。

门外,慕容净夏戒尺举了一会儿便举不动了,她昨日为了救少年,两条胳膊都受了刀伤,刚才挨打的时候,好像伤口又裂开了,胳膊很沉,抬不起来。慕容净夏放下戒尺,正想对策呢,书房门忽然开了。

慕容桓见慕容净夏放下了戒尺,皱眉道:“罚跪也敢偷懒了?”

慕容净夏忙又举起戒尺:“不是师父,净儿没偷懒。”

“你今天是不打算和为师说一句实话了是不是?”慕容桓火气越来越盛。

慕容净夏这边胳膊又举不动戒尺了,但在师父面前又不敢放下,疼得额头上冒出了汗珠,都没注意到师父刚刚说了什么。

慕容桓自然注意到慕容净夏不对劲,胳膊一直在发抖,满头的汗,有些担心,忙问:“胳膊怎么了?”

慕容净夏摇头道:“没事。”

慕容桓叹一口气,一把夺过慕容净夏手中的戒尺,道:“没事是吧,手伸出来。”

“师父,别打了。”慕容净夏求道。

“那就说,你胳膊怎么了?”

慕容净夏小声道:“昨天救人的时候,被刀砍的。”

慕容桓听完,一戒尺挥到慕容净夏背上,厉声道:“这是你也敢瞒着我!还抬着,胳膊不想要了?”

慕容净夏放下胳膊,哭了出来。

“不许哭!”慕容桓命令道:“起来,跟为师去医药阁。”

慕容净夏抹了两把脸,起身跟上慕容桓,伸手去抓他的衣袖,然后又被甩开了。慕容净夏不敢再伸手,乖乖跟在师父身后。真想跟师父说慢点,走太快了她跟不上。

医药阁内,慕容桓皱着眉头给慕容净夏包扎伤口,慕容净夏自己包的实在不怎么样,慕容桓先是扯下原来的绷带,因为刚才伤口确实裂开了,现在血凝在绷带上,扯下的时候很疼,慕容净夏忍不住想动。

“别动。”慕容桓道。

慕容净夏立刻不动了。慕容桓手下的动作也轻了不少,慕容净夏也没觉得多疼。

慕容桓为慕容净夏包扎好伤口之后,便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不理慕容净夏。

慕容净夏站在师父面前,手搓着衣角,不知所措。见师父不开口说话,心下更是没底了,便又跪在师父面前,也不说话,就跪着。

过了一会儿,慕容桓火气平复得差不多了,睁开眼睛问道:“还是不说吗?”

慕容净夏抬头道:“对不起师父,净儿不想说谎骗师父。”

慕容桓道:“然后呢?”

慕容净夏咬咬牙,豁出去了,反正不能说实话:“我去找解药了。”

慕容桓疑惑道:“解药?你找什么解药?”

“梦魇之毒。”这话半真半假,她最近确实在找梦魇之毒的解药,不是最近,是从十三岁以来一百多年。师父为她中毒,至今未解,她慕容净夏可能是天真了一点,单纯了一点,但孝心是一点不缺,总要为师父做点事啊!只不过这次不是去找解药的,不管了,先这样吧。尽管心里有些负罪感。

慕容桓闻言愣了一下,净儿在为他找解药?可是,这有什么可瞒着他的?

“那为什么不说实话?”

慕容净夏道:“我怕师父不让我去。”

慕容桓道:“不用怕,我是不会让你去。为师的毒不用你操心,我自己有分寸。从今天开始,不许再找解药了,也不许再出蓬莱,在净华殿好好呆着,好好养伤,其他什么事都不需要你操心。”

慕容净夏听了之后各种不高兴,趴到慕容桓膝盖上,道:“师父,您是为了救净儿才中毒,为您找解药净儿责无旁贷。还有,就不能不关着我吗?蓬莱别的弟子都可以自由出入蓬莱的。”

慕容桓道:“别的弟子,不是我的徒弟。”

慕容净夏站起来:“净儿是您的徒弟,可我都这么大了,而且凭我的修为,根本不会出什么危险,您干嘛管我管的那么严?”谈及这个问题,慕容净夏是真有些委屈,师父成天不让她做这个,不让她做那个,恨不得连她每天说几句话,喘几口气都要管。她慕容净夏成金仙一百多年了,换了别人早就出师历练,独当一面。诚然她没什么野心,也没有想脱离师父的意思,可被师父这么管着,任谁过了白十来年谁也受不了的!

慕容桓看着慕容净夏义愤填膺又有些委屈的样子,又生气了:“净儿,你长大了,为师就管不得你了是不是?”

“不是管不得,别那么严不行吗?别的弟子的师父都没管那么多,还有软汗巾,师伯也不管那么紧。只有我,一百多岁了还被管得像三四五岁一样,您不嫌累我还嫌烦呢。”

慕容桓一直听着慕容净夏抱怨,此时才说道:“说完了?”

慕容桓语气冰冷,慕容净夏有些害怕,下意识地绞着双手,却倔强的与师父对视。

慕容桓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小徒弟。

慕容净夏向后退了一小步,师父从来没对着她开过冷气,这次师父是真的生气了,好像比以前都生气。她今天说的话,好像,很过分。不过,师父这么管着她,也过分了吧!

想到这儿,慕容净夏又倔起来,师父不说话,她也坚决不出声!

好半天,慕容桓低声问:“你说了这么多,是对我很不满意是吗?那我问你,我这师父,你还认不认?”

此言一出,慕容净夏立刻倔不起来了:“师父,净儿当然认师父,可是……”

“没有可是!”慕容桓打断她:“既然你认我这师父,你就必须认听我管的话,不想听就别当我徒弟,我一定不管你。”

“师父您不讲理!明明是您管的太多了!我出去走走又不会出什么事!”

“那你这四道刀伤是怎么来的?”慕容桓质问。

慕容净夏立刻被噎住:“这,这是意外!”

慕容桓道:“我管的多你都会出意外,我要是不管了,是不是马上就要为师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那又怎样?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此言一出,师徒俩全不说话了。慕容桓是被慕容净夏气得说不出话来,慕容净夏是被自己的口不择言吓坏了。

慕容桓青着脸,怒火抑制不住,周身散发着让慕容净夏胆战心惊的冷气。

慕容净夏这边吓得脸色煞白,看着师父的脸色十分不好,各种后悔。她怎么能这么和师父说话呢?这张嘴什么时候也开始口无遮拦了?

慕容净夏自知有错,顶着强大压力上前一步,伸手扯住慕容桓的袖子轻声唤道:“师,师,师父。”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