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sp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暮雪绝夏 14》的后记
本文为《暮雪绝夏 16》的前篇
本章节无SP情节

第六十一章:天门重开

回了蓬莱,慕容桓开始选人。因为慕容净夏绝对不去,所以慕容桓选人的时候也没有顾虑。他本人当然要去,理所应当的萧染也要去,然后就是阮汉谨会去,再之后,也不知道慕容桓怎么想的,坚持要带林青去。

如此一来,第一个不干的是小小,她家师父师祖未来夫君都被带走了!有没有搞错,好歹给她里留一个啊!而且,林青要修为没修为,要脑子没脑子,带他去干嘛的?

慕容净夏也是无奈,她家师父徒弟姐妹全去了,师父这是要干嘛?把她自己一个人扔家里,享受孤独吗?而且那么危险的地方,他为什么要带她徒弟?这孩子过个仙身劫都差点没被劈死,上神界干嘛?找死?

于是,净儿小小这叔侄俩沆瀣一气(慕容桓的说法),千方百计阻止林青上神界,然而……

慕容桓根本对这两个小姑娘的行动不放在眼里,因为她们,太好打发了。

小小都不用怎么折腾,直接找到她,开着冷气,在她面前站上个把时辰,就圆满解决了。可怜的小小,搭上了一家子的人还把自己吓得半死冻的不轻,她这是招谁惹谁了?慕容净夏后来告诉她,她招惹到她师叔了,被她师叔祖知道了,这样已经算轻的了。小小仔细一想,她确实没少招惹师叔,而且……师叔祖应该是不可能不知道,如此,也就平衡了。

慕容净夏这里,就更好解决了。当这一天慕容净夏又跟慕容桓墨迹这件事的时候,慕容桓直接把阿雪也画到了前往神界的名单里,慕容净夏当时就闭嘴了。这下好了,小奶娘也搭进去了。

不过,这两个姑娘也就是不放心林青的安危,慕容桓表示有他在,绝对不会让他自己的徒孙出什么事故,做师父和未来媳妇的,也就放心了。

总之,有一点小插曲但也很安稳的,这一个月过去了,慕容净夏站在净华殿里,目送着自家师父徒弟师伯姐妹小奶娘,前往了未知的神界。

当蓬莱五人到达了南天门外时,四十三个门派已经全部到齐,慕容桓看了一眼,正好二百一十五人,看来都不想吃亏,都是上限人数。单焰羽还没到。

巳时一刻,一道红光直冲云霄,单焰羽从红光中出现,美艳不可方物,看上去精心打扮过,媚而不妖,艳而不俗,较比往日,更多了几分纯粹干净,一时间,竟看呆了仙界众人。

除了蓬莱人,开玩笑,单焰羽再美,还美得过他们家慕容净夏?

慕容桓放下心来,单焰羽果然说到做到,孤身前来。

单焰羽似是没察觉到众仙将她看呆的眼神,娇笑着道:“来的真全,看来真是不放心啊!现在如何?本尊还是信守诺言的是吧?”

一番话,让众仙或多或少都有些心虚。二百一十五人对一人,真的像是以多欺少,如果对方,不是单焰羽的话。

慕容桓道:“是否该出发了?”

单焰羽道:“是啊没错,如果你知道路的话,慕容桓,你可以自己走。”

慕容桓懒得再接话,论说话,他一定比不上单焰羽。

单焰羽似乎也很急迫,不再废话,自袖中掏出一根红色的羽毛,手一抖变得很大,顺便把众仙全部弄到羽毛上,然后站在上面施法带着众仙飞。

至于众仙,全部躺在羽毛上,没错,是躺着的。单焰羽这一下太猛太狠,所有人包括慕容桓都没反应过来没站住,统统趴在了羽毛上,还行,不疼,羽毛很软。

众仙一路上,都在想着各种办法站起来,这么躺着实在难看。奈何单焰羽的驾驶技术似乎不怎么样,这羽毛飞得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上下翻飞,左摇右摆,还颠簸的厉害。挣扎了半天,形象越来越差,还是没站起来。羽毛上只有单焰羽一直是站着的,慕容桓也是费劲心思没站起来,干脆放弃,盘膝而坐,形象还保持的不错。

终于,单焰羽像是良心发现了一样,羽毛飞得又平又稳。众仙抓住了机会,一个个的都很快站了起来。只有慕容桓没站起来,依旧坐得安稳。

没等他们起来多久,单焰羽忽然纵身一跳,跳下了羽毛,手一挥,羽毛就回到了单焰羽的袖子里。

结果就是,所有人在失去羽毛之后,完全来不及反应,就“噗通、噗通、噗通”全躺在了离着羽毛大概一尺高的地面上。除了慕容桓,腿一伸正好站了起来。

众仙此时已经对单焰羽满心的怨念了,他们有些怀疑,单焰羽是不是叫他们来整他们的。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单焰羽根本像是没注意到他们一样,站在他们所有人之前,背对着他们,怔怔的看着面前,一道金黄色的,很高很大的门。

看到那道门,就完全没有人注意单焰羽了。那门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柔和的光晕,像是太阳的光,又没有日光那么刺眼。那么平和,那么美好,似是召唤,召唤众仙前往。

没人能抵抗那种温柔的力量,不容拒绝,也不想抗拒。众仙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向天门靠近。

当众仙马上就要走过单焰羽,走近天门的时候,单焰羽一挥手,一道结界将众仙与天门隔开。

众仙瞬间清醒,回想刚刚的不由自主,都有些心惊。

慕容桓问单焰羽:“怎么回事?”

单焰羽道:“神力对众生的吸引,来自血脉源头,本能的召唤。”

没人怀疑这个解释,也没人去想单焰羽是如何知晓,在神力之下,由不得他们去过多思考。

只有慕容桓还记得他们来这里的目的,问:“魔君需要我们做什么?”

单焰羽道:“什么也不用做,呆在这里就行,千万别动。”单焰羽说完,便不再理众仙,径直走出结界,顺手从怀里掏出那两块神骨,御风飞至两道天门之间天门正中间的位置,用尽全力将神骨嵌入了天门之中,就像两个门柄一样。做完这些,单焰羽立刻转身飞回来,落在众仙之前,整个过程不过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已全部结束。

众仙尚未反应过来,单焰羽已经回来了。

慕容桓喂喂颦眉,他注意到的是,神力对单焰羽没有任何影响。

“还需要做什么?”慕容桓问道。

单焰羽没回答,似乎是没听到,整个人出神一般盯着天门,可能是光线原因,慕容桓觉得,她原本红润的脸色竟然苍白如雪。

各门派开始小声交流。谈话之间,天门轰然做响,两扇门如同被牵引一般,缓缓向外打开。强烈的光线从门里射出,众仙抬手遮挡双眼,那光实在亮得刺眼。

天门终于完全打开,光线渐渐淡去,门里向众人展现的,是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美丽的世界。

神界的地面,像云朵一样洁白,却如土地一样坚实,从地下长出的不知名的树木,翠玉一般的树干,水蓝色的叶子,如丝一般垂下来的枝条,随风轻轻摆动。也有凡间的花草树木,只是不同于凡间,这里的看起来更加干净美好。向远望去,一座座神人的府邸,拢着不同颜色的光,最大的宫殿,一束强烈的紫光直冲云霄,映的半边天都成了紫色的,很美,也很庄严。

正当众仙被这从未触及的封界的景色震惊的时候,单焰羽一步一步走进天门,慢慢的走到最近的一棵奇树,缓缓伸出右手扶上树干。之后就像静止了一样,一个红衣女子扶着翠绿色的树干,乌黑的头发和水蓝色的叶子一起随风晃动,好美的画面。

慕容桓看着单焰羽的背影,竟然看出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净儿!怎么可能?单焰羽怎么会像净儿?

“何人竟敢删闯神界?”十几个身着黄金铠甲,手执红樱长枪的神兵突然出现。两个用长枪抵着单焰羽的脖颈,其他人站成一排,长枪对着众仙。

众仙无人出声。慕容桓看了一眼单焰羽,见她好像没有看见神兵一样,仍然扶着树干出神。慕容桓收回目光,上前一步,抱拳道:“仙界四十三派众人,听闻神界重现,特来拜会。”

为首的两位神兵对视一眼,收回了长枪,其中一人道:“既是仙界贵客,便随我等去神殿,由神皇接待。”

单焰羽身旁的其中一个神兵道:“等等,他们是仙人没错,她却不是,她是谁?”

“她……”慕容桓正想回答。

单焰羽忽然开口:“战神府猜夏将军及前任魔神单隐岳之女,现任魔神,单焰羽。”

言毕,单焰羽转过身看向众人。神兵的神情瞬间变得恭敬,众仙则是被震惊得完全傻掉的表情。

众仙由神兵引着到达了神殿,站在了神殿之外。

神殿内正对大门有一把类似龙椅的高座,上坐一面容威严的男子,是神皇。下面站着的,便是来上朝的众神,都以一种难以言说的眼神打量着众仙及单焰羽,却也都不难看出他们脸上的兴奋。

单焰羽就在这种目光之下,坦然地走进神殿,在神殿正中央站定,对着上座的神皇抱拳道:“魔神单焰羽见过神皇。”

“你没有资格自称魔神,你是不是单焰羽本人还未可知。”右侧为首站立的,身穿火红色朝服的男子开口冷冷道。

单焰羽微微侧过头看了他一会儿,道:“神皇都还没说什么,你又有何权利质疑我的身份?火神?”

男子脸色一变,道:“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

单焰羽理所当然道:“因为我小时候见过你啊。”

火神被这一句话堵的无话可说。

提出质疑的,不止火神一人,众神之中,没有几人不提出质疑的,神皇却始终没有出声。

直到最后,单焰羽眼看着就快要发飙了,神皇才道:“你说你是单焰羽,要如何才能证明?”

单焰羽抬了一下眼,道:“我娘一定认得我。”

火神讪笑一声:“谁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们岂能如此草率的请来猜夏将军?”

单焰羽不再理他,对着神皇道:“我究竟是不是单焰羽,当然只有单焰羽的娘亲才能知道,其他的无论是什么都会被说是欺骗,所以现在,只有找来猜夏将军才可以证明。还请神皇,速去请来猜夏将军。”单焰羽语气中全无尊敬,相反的,还有几分不屑。再观其他众神对神皇的态度,或多或少也都有些冷淡不屑。神皇这皇上当的,还不如玉帝来的好。

到底还是神皇下令,去请猜夏将军了。

众仙的感觉是,神皇想找谁,竟然还要用请的!

在等待猜夏将军的这段时间内,众神也没闲着,抽着空略微讨论了一下众仙的问题。讨论也仅限于众神在讨论,众仙及神皇根本没有参与,不是不想,是根本没有置喙的余地。

看着人家旁若无人的讨论着与自己有关的事,众仙有一种被轻视了的感觉,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出言打断,神与仙的差距,他们还是清楚的。

相比众仙,慕容桓则根本没有注意众神说了什么,他注意的是单焰羽。这个自从到了神界就将他们完全震惊了的女子,穿着所有神仙之中最艳丽的衣服,站在最显眼的位置,却仿佛将一切都置身事外,不参与,不关注。她来神界的目的是什么?以前他们都以为她是来寻求什么机缘,现在看来,这应该不是她的目的。她究竟想怎样?

众神讨论结束,结果是,由众神接待众仙三日,三日之后,摆宴,向六界宣布神界回归的消息。

好了,问题解决,接下来,就只要专心等待猜夏将军就好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众神闲的没事干,终于开始和仙界之人聊一聊下界的事。过了一万年,需要了解的可真多啊!

众神问了一堆有的没的,众仙都已经不耐烦了,可还是必须耐着性子回答一个又一个诡异的问题,没办法,神他们可是惹不起的。

慕容桓还是没参与进来,实在不想说话,蓬莱的人都没有说话。单焰羽回头看了一眼慕容桓,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是表达着对其他人的不屑。慕容桓有片刻的发怔,她为什么要与他交流?忽然又反应过来,他们曾经,也是朋友呢。

“报!”两个时辰前被派出去请猜夏将军的神兵回来了,单膝跪在神殿中间,回禀道:“猜夏将军不肯来,不过,断言郡主来了。”

此言一出,众神立刻安静了下来,似乎都有些不安。单焰羽眼睛一亮,神皇立刻起身道:“快,快请!”

神兵领命出去,片刻之后,一声:“断言郡主到!”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声音的来源处。

第六十二章:战神府邸

顺着众人的目光,缓缓走过来的,是一个水蓝色的身影。身影慢慢走近之后方才看清,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女子,一身水蓝色的纱衣,清丽高贵,她的双眸之中透出浓浓的孤寂,面容却比神皇还要威严。

看清她的一刻,蓬莱人全部怔住,她的眉眼,竟与慕容净夏那般相像。

“小姑!”单焰羽向前冲了几步,大喊一声。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她看起来那么兴奋,笑的那么真,比起平时的娇笑给人的那种霸气的感觉,现在的她笑的像个孩子,当然,如果对方真的是她的小姑,那她就真的是个孩子。

断言听到喊声,也抬眼看去,怔了一下,加快脚步走到单焰羽面前:“小羽。”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质疑,满满的都是欣喜。

单焰羽更加欣喜若狂:“小姑记得小羽!”

断言微微勾起唇角,似乎是努力想要微笑:“小姑怎么会不记得小羽?”

断言的话,基本上就是将单焰羽的身份证明了。

神皇刚想出言认同,火神却又开口:“郡主怎能这般轻易就认定此人的身份?”

单焰羽彻底急了:“火神,我小姑已经认出我了,你还想怎样?”

火神道:“时隔万年,便是亲爹亲娘来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认定,何况只是郡主只是小姑。”

“你……”单焰羽刚想说话,左手被断言握住了,制止了她说话。

断言看了一眼单焰羽作为安抚,往火神方向走了一步道:“我家孩子我自然认得,火神若是不信,我们来做个测试如何?”

火神看起来应该是挺怕断言的,却还是问:“如何测试?”

“简单。”断言右手放开单焰羽,打了一个响指,一声轻响之后,她的右手下出现了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小女孩。小女孩手里还拿着一个布娃娃,眼睛睁的很大,茫然的看着四周,应该是正在玩着,忽然被弄来这里有些发懵。

“燚儿!”火神见到小女孩,慌张的叫道。

“爹爹!”小女孩看到火神,笑着就想扑过去,却被断言捏住了后领,跑不了。

火神狠狠的看着断言:“你想干什么?”

断言瞥了他一眼,转头问单焰羽道:“小羽,你这身体是几岁?”

单焰羽想了想道:“十七?十八?十九?差不多吧!”

“好,就算十八。”断言又转向火神:“你的小女儿,炙燚,今年应该是十岁没错吧?我把她带走,不多,就八年,八年之后,她十八岁,我就把她带出来,和几个十八岁的女孩儿一起放到你面前,如果你认不出来哪个是你家燚儿,我就承认她不是我家小羽,怎样?”

炙燚十岁了,她听得出来断言是什么意思,她要离开爹爹离开家,跟这个可怕的女人呆上八年!不要,她才不要!小姑娘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拼命挣扎着要脱离断言的魔爪,一边还打好着“爹爹救我!燚儿不要坏女人!”这叫喊声让众神的脸色越发惊恐,单焰羽一脸的不耐烦,火神表情太复杂,当然大部分还是心疼女儿。

然而,不管炙燚怎么挣扎怎么叫唤怎么说坏女人,断言脸上丝毫没有表情,连身形都没有什么晃动,就是牢牢抓着手底下的孩子,眼睛看不够似的看着自家侄女。

看着女儿哭成这样,火神终于也没有心思去较真儿了,对着断言,一点也不恭敬的抱拳道:“小神不赌,恭喜郡主为猜夏将军认回爱女。”

断言一甩手直接把炙燚扔进了火神怀里,很急迫的一把抓住单焰羽的手握进手里,一握上单焰羽的手,断言的目光立刻柔和了许多。

断言解决了这件事,牵着单焰羽就要走。跟她家小羽有关的事才叫事,其他的,没人告诉她,她就没必要关注,有人告诉她,她就没必要关注,有人告诉她,也要看是谁告诉她,她再来决定是否关注一下。

“言儿!”

是神皇在叫她,这个人,她总会关注一下。

断言转过头:“神皇伯伯有事吗?”她的语气也是不够恭敬,但是比起其他众神,她的态度已经算很客气了。

神皇看着断言,笑得很是感激:“神界决定招待众仙友三日,你也知道,众神的府邸也不是很多,所以,战神府可不可以……”

“可以。”断言答应得十分痛快。

神皇脸上的笑意已经收敛不住了:“如此,太好了。诸位仙友,那个门派愿意在战神府暂住?”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