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sp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暮雪绝夏 9》的后记
本文为《暮雪绝夏 11》的前篇

第五十二章:稍有转机

伤养好后,慕容净夏又开始每天五更起床练功,慕容桓依然在她身边陪她,给她留任务,给她喂招。这回的任务,都是慕容净夏可以完成的,没有超出她身体极限的训练。慕容桓也没再打过她。

慕容净夏仍是不跟慕容桓亲近,无论慕容桓做什么,慕容净夏也绝不靠近他五步之内,喂招时除外。

每天五更来到后山,慕容净夏只叫一声:“师父。”,慕容桓布置任务,她再答一声:“是。”然后就开始练功。练功过程中,慕容净夏始终不说一句话。

一但慕容桓说出:“可以了,休息吧。”,慕容净夏马上转身离开,多一眼也不留给慕容桓。

慕容桓各种无奈。自打吃了解药解了梦魇之毒,慕容桓再也没有做过梦。再到夜深人静时,没有了浅笑盈盈的夏儿,没有了以各种姿态与他成亲的净儿,慕容桓开始认真的思考他对净儿的感情。

净儿,慕容净夏,他抱回来的凡间被父母遗弃的女婴,他含辛茹苦养了一百多年的孩子。这一百多年,净儿成长的每一幕都还历历在目。她撒娇时奶声奶气的语调,目的达成时可爱的有些得意的笑脸,练功时奇高的天资,想尽办法逃避读书时滴溜乱转的眼睛,犯错受罚时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眼神,还有最近,对着自己毕恭毕敬,小心谨慎,故作疏离的样子。这么多年,净儿始终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或许只是对他。

他是何时爱上了净儿?他爱上了什么样子的净儿?或者,他是否真的爱上了净儿?

慕容桓又想起了那些梦,那些净儿嫁给他的梦。那是梦魇之毒带给他的梦,不是他真实的想法,他很确定,无论是道德底线还是感情,他都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他和净儿身上。他,没有爱上净儿,净儿是他的徒儿,他的女儿,他对她,一直是如师如父的疼爱,没有男女之情,从来没有。

净儿疏远他,是因为她以为他爱上她了,净儿是为了让他断了这个念头吧?

他没有这种荒唐的念头,不用断。要找机会跟净儿说清楚,只要话说开了,净儿放心了,她就还是他的净儿。

慕容桓一直想找机会跟慕容净夏解释清楚,慕容净夏却一直在躲着慕容桓。

某天,慕容净夏练功结束,转身想要离开。

慕容桓叫住她:“净儿。”

慕容净夏转身垂头而立,问道:“师父还有何事?”

慕容桓走近她,师徒俩相隔不到五步时,慕容净夏忽然向后退了一步。

慕容桓停住脚步,轻叹口气,道:“陪为师下盘棋可好?”

是问句,不是命令,可以违背。慕容净夏道:“徒儿下不过师父,还是算了吧。”

慕容桓轻轻摇了摇头,她还是不想接近他,但也没必要这么防着他吧?他是她师父啊!慕容桓道:“那陪师父说说话。”

慕容净夏道:“徒儿嘴笨,不会说话。师父想说话,去大殿和师伯他们一起议事吧。”

嘴笨?她嘴笨还有谁机灵?慕容桓道:“你就这么不想见我?那你为什么还要发那个誓?”

“师父!”慕容净夏忽然道:“徒儿真的很累,先回房休息了。”

慕容净夏转身要走。慕容桓在她身后大声道:“我没有爱上你。”

慕容净夏脚步踉跄了一下,还是头也不回的跑回了房间。

关上房门,慕容净夏靠在门上,双眼失神。师父真的没爱上她?那他那天为什么承认?是真的没爱上她,还是为了接近她而说谎?师父啊师父,您能不能给净儿一个准信?这么反反复复的谁受得了啊?慕容净夏回了神,躺在床上,将头蒙在被子里,身体在被子里缩成一个球,在疲惫和疑惑里沉沉睡去。

慕容桓站在院子里,看着慕容净夏的房门,看了很久很久。直到天完全黑了下去,院子里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慕容桓才进了慕容净夏房间隔壁的自己的房间。净儿,师父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呢?

慕容净夏始终是过不去,那天之后,她更是想尽办法避开慕容桓,这让慕容桓很是心急,他想解释就是没有机会,小徒弟不给。

又一天,慕容净夏在后山练功,慕容桓手持菩月剑鞘给她喂招。慕容净夏法力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就是身体还是不好,功力运用不稳定。

慕容桓用了三成力道,慕容净夏挥着悟愠与师父过招,还是很吃力,不过也应付得过去。

师徒俩过了几百招之后,慕容净夏忽然觉得丹田之处剧痛难忍,好像是真气走差了。挥棍的手动作一滞。慕容桓收手不及,菩月剑鞘带着力道打在慕容净夏左边腰间。

慕容净夏倒在地上,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放在腰间,两处都痛得皱眉。

“净儿!”慕容桓连忙过去扶她坐起来,问:“是真气走差了?”

慕容净夏忍着痛点点头。

慕容桓道:“坐好,师父帮你导气。”

慕容净夏盘膝而坐,慕容桓也盘膝坐在她身后,双手运功抵在她背上,一股仙力缓缓渡入慕容净夏体内,在她身体里运转,帮她疏导内力。

慕容净夏闭着眼,调动内力随着慕容桓的仙力在体内运转。

真气运转一周天后,慕容净夏眉心处开始发热,紧接着又发出一阵金光,一颗冰蓝色睡莲形状灵石从慕容净夏眉心飞出,绕着慕容净夏身体转圈。

师徒俩同时收法,睁开眼睛,此时灵石正好在慕容净夏背后慕容桓眼前,慕容净夏没有看见。慕容桓伸手取过灵石收在袖子里。

师徒俩站起身,慕容净夏很自然的退到五步之外,师徒俩相对而立。

慕容净夏道:“多谢师父。”

慕容桓道:“谢什么?我是你师父,难道会扔下你不管吗?”

慕容净夏垂头不语。

慕容桓叹气道:“罢了,你回房歇着吧。”

“徒儿告退。”慕容净夏抱拳行礼,回了房间。

第二天,大殿。

魔界又有了动静,蓬莱要派两名弟子外出历劫练,对抗魔界。

讨论半天,萧染对着一旁的徒弟道:“谨儿,你去。”

阮汉谨不太乐意,她还需要历练吗?不过,算了,权当出去玩了:“是,那另一个呢?”

“另一个……”

萧染正想着,慕容桓忽然道:“让净儿去吧。”

萧染质疑道:“她的法力……”

慕容桓道:“这两年,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让她去历练历练也好,增长点实战经验。”慕容桓对着阮汉谨道:“汉谨,出去之后你多带着她点,她实战经验少。还有,丹药什么的多带着点,会用得着。”

阮汉谨答应着:“知道了。”两年来,蓬莱风平浪静,青麟一事仿佛是大家一起做的一个梦,醒了之后了无痕迹。净华殿也再没找过她,慕容净夏也不常出来,她也不知道那傻丫头怎么样了,慕容师徒俩的关系又怎样了?算了,师父说得对,那师徒俩的事,旁人还真管不着。

慕容桓回了净华殿,找了慕容净夏来书房。

半晌,慕容净夏敲响了书房门:“师父,徒儿到了。”

“进来吧。”

慕容净夏进了书房,站在正中间。

慕容桓道:“过两天,蓬莱弟子下凡历练,你和汉谨去。”

历练?怎么忽然让她去历练?慕容净夏心里疑惑,还是道:“徒儿遵命。”

慕容桓看看她,轻声道:“过来。”

慕容净夏道:“师父有事,就这么说吧。”

慕容桓道:“我让你过来。”

慕容净夏抿抿唇,慢慢走了过去。

慕容桓从袖子里拿出被做成额坠的灵石,是他昨晚连夜做的。

慕容桓站起来,亲以为慕容净夏戴在眉间,冰蓝色的睡莲额坠,看上去和以前一样。

慕容净夏没想到师父是要送她灵石额坠,额坠挂在眉间,感觉和从前一样,冰凉冰凉的,很舒服。

“师父,这是昨天我炼出来的?”慕容净夏问。

慕容桓伸手去抚她的头,真好,她没躲:“是。师父昨晚做的,喜欢吗?”

慕容净夏抬头看一眼慕容桓,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喜欢。”

慕容桓微微一笑:“喜欢就好。两天后的历练,记得听汉谨的安排,遇事不要冲动,当心身子,知道吗?”

慕容净夏点头道:“知道了。”

慕容桓收回手,道:“回房休息吧。”

慕容净夏点点头,愣了一下,忽然逃也似的离开了书房。今天,好像以前。

第五十三章:再生事端

慕容净夏与阮汉谨离开了蓬莱,在凡间四处晃。遇见凡人得了急症,阮汉谨就顺手医好,看见凡人有什么困难,慕容净夏就默默的用法术搭把手,碰见了四处作恶的小妖小魔,两人就顺手收了,也算积德。

至于凡间好玩的地方,两个丫头都不是第一次下凡,不至于看什么都新鲜,尤其是慕容净夏,她现在,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阮汉谨每天都想尽办法逗慕容净夏说话,慕容净夏也很给面子,她逗一下,她说一句话,多一句也没有。

第五天,阮汉谨终于忍不住了,拉着慕容净夏到湖边散心。

慕容净夏很无奈地跟她走,道:“阮阮,大晚上的,来湖边散什么心?”

阮汉谨看着她道:“这几天来,这句话是你跟我说的话中字数最多的一句了。你现在可真不愧是慕容桓的徒弟,性子都很他学的一模一样,多一句话都不肯说。”

慕容净夏笑笑:“他是我师父,我像他,也正常。”

“他高冷一点正常,你这样就完全不正常!”阮汉谨道:“慕容,慕容净夏,做回你自己好吗?这么压抑着干什么?两年了,蓬莱都回复了正常,你还是过不去吗?”

慕容净夏知道,阮汉谨在担心自己,她好像是真的,变得内向了,不像以前那样,整天叽叽喳喳上窜下跳像只猴子似的:“我变稳重了,不好吗?”

阮汉谨翻了个白眼:“稳重很好,但沉默寡言很不好。稳重要稳在该稳的地方,平时咋呼一点又能怎样?”

慕容净夏又是无奈的一笑道:“我没力气咋呼了,就这样吧。我什么性子没关系,不再惹祸了才是正经。好了阮阮!”慕容净夏打断了想要说话的阮汉谨:“我们别再说这个了,今天白天很累的,早点睡觉吧,我困了。”

慕容净夏说完,也不管阮汉谨想说什么,拉着她就回了客栈,然后回了房间倒头就睡,一觉睡到大天亮,没有梦。

第十天,两人的历练就要结束了,最后一天本来两人说好不找事了好好玩一天,可惜,事与愿违啊。

“慕容,你看那边有魔气,很重。”阮汉谨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树林处,严肃的对慕容净夏说。

慕容净夏道:“那就去看看。”魔气是挺重,不过她应该还解决得了。

两人一起走向树林深处,远离了凡人的视线,慕容净夏招出悟愠,阮汉谨承翎剑亦出了鞘。

两人走到魔气最重的地方,一起停下了脚步。

突然,林子里传出一声怒吼:“慕容净夏,我要杀了你!”伴随着这声怒吼,一条翠绿色的鞭子从林子里向二人打了过来,慕容净夏闪身躲开,阮汉谨长剑一挥,剑气飞向了鞭子挥来的地方。

树叶随着剑气哗啦啦掉了一片,一个青色的小身影旋转着从林子里出来。当那小身影停下来,两人才看清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岁不到的小女孩,一身青色衣裙,两个圆圆的包子头,眉心处有一枚殷红的蛇形的印记,双目赤红,可爱的小脸上满是怒气,狠狠地瞪着慕容净夏。

这么小的小女孩,让两人都不忍心下手,可她看着慕容净夏的眼神,像是对她有着深仇大恨。

慕容净夏问小女孩:“你认识我吗?为什么要杀我?”

小女孩稚嫩的声音怒气冲冲道:“我当然认识你,是你害死了我主人!”

“你主人?”慕容净夏疑惑了一下,看看小女孩眉心处的印记,忽然恍然大悟:“你是小小!”

“小小?”阮汉谨询问似的看向慕容净夏。

慕容净夏解释道:“她是青麟身边的小蛇。”

小小道:“慕容净夏,你害死了主人,我要为主人报仇!”说着挥着鞭子又向慕容净夏攻了过来。

慕容净夏不想与小小打,面对小小不顾一切的攻击,她只是防守,还不敢用太大的力气。

慕容净夏不敢使力,身上被小小抽了很多下,力气还没师父大,不过这样下去不是回事。慕容净夏右手一伸抓住了小小的鞭子。

小小叫道:“你放开,放开!”

慕容净夏道:“小小,你冷静点听我说。”

“我不听!就是你害死主人的!有什么好听的!”小小一使力抽回了鞭子。

慕容净夏右手上多了一道血痕。

阮汉谨在一旁看了半天,此时上前接替慕容净夏与小小打了起来,同样只是防守。

慕容净夏看着两人打架,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外一旁喊到:“阮阮,你别伤了她!”

阮汉谨一边打,一边艰难回应慕容净夏:“我也不想伤了她,问题这丫头打得不要命了!”

小小是在拼命,除了为青麟报仇她什么也不想考虑,自己是死是活根本不用考虑。

慕容净夏知道这一点,干脆又上前抓住了小小的鞭子,一掌震碎了。

小小见武器没了,一心急变作蛇形,张口咬上了慕容净夏的左手腕。

“你,”阮汉谨想把她拽下来,慕容净夏右手一挥阻止了。

小小狠命的咬了半天,见慕容净夏好像没有反应一样,松了口又变成人形。

人形的小小震惊的看着慕容净夏,道:“你,你为什么不还手啊?”

“因为我确实对不起青麟对不起你和阿大。”慕容净夏道:“小小,我承认,是我害死青麟的,你要是想报仇,我这全身上下你随便咬,想怎么咬怎么咬,想咬几口咬几口,一直咬到你觉得解了气,报了仇为止。但你得给我留口气,我不能死。”

小小看着她,眼里已经没有都少仇恨了,或许根本就没什么恨,她也只是,过不去而已。

“你为什么不能死?”

慕容净夏笑道:“因为,我要等他的来世,来找我。这是他临死前说的,他会来的。”

“主人!”小小看着看着慕容净夏,忽然咧嘴哭了起来。

“小小。”慕容净夏走到她身边抱抱她,道:“别哭了,我知道你是放不下他,但他一定不想你为他难过,他一定希望我们都好好活着。”

阮汉谨看着抱在一起哭得正欢的慕容净夏和小小,以为事情可以就此结束了,谁知又有了突发事件,周围的魔气越来越重。

“慕容,好像有点不对劲。”阮汉谨道。

慕容净夏点点头,她当然也知道不对劲,这么强的魔气,肯定不是小小身上发出来的。

慕容净夏挥手召回悟愠,右手将小小护在身后,她是跟着青麟逃出魔界的,若是有魔界中人来了,他们一定不会饶了她的。

一个人,确切的说是来了一个魔,蛇魔。

“魔界护法血风!”阮汉谨认识他,神经瞬间一紧,他可不好对付。

慕容净夏将悟愠横在身前,警觉地看着血风手里的长剑。小小发着抖缩在慕容净夏身后,护法来了,那她可是在劫难逃了。

血风道:“慕容净夏是吗?刚刚我听小小说,青儿是你害死的?”血风绕着扎成堆的三人走着,道:“啧啧啧,蓬莱掌门弟子,思过阁掌事弟子,魔界叛徒,还有害死我儿的凶手。今天正好,公事私仇一起办。”

血风挥着长剑攻了过来,招招狠辣阴险,满是杀气。

三人一起对敌,但却完全被动。阮汉谨和小小功力不够,虽然留给她们的都是余招,但她们还是相当吃力。

慕容净夏,她倒是可以和血风打个平手,可是,她心里有愧,她害死了人家的儿子,哪里还能打得起来?同样是只守不攻,相当被动。

“啊!”慕容净夏左手刚刚被小小咬伤,动作有些迟缓,一个不留神,她的左腰到小腹被划了一道很深的伤口。

“慕容!”阮汉谨又急又气,她这样根本就是把自己放在那里,任人宰割一样,她知道她心里愧疚,可不能这样吧?

慕容净夏终于开始认真对敌,她一认真,血风就开始吃力了,但作为魔界护法,对这三个小娃娃,他还没太当回事。

慕容净夏一看不行,干脆故技重施,像上次对付师父那样,调动全身真气向血风全力打出,然后一首拽着阮汉谨,一手抱着小小逃离了这里。

慕容净夏飞了很远,终于体力不支从天上掉了下来。

小小惊慌失措的抱住她:“姑娘,你怎么样?没事吧?”

阮汉谨一把推开她,对她吼道:“你别晃她,她已经失血过多了!”

阮汉谨从墟鼎里掏出药,先勉强为她止住血,又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又倒出了十几颗补血的丹药,一股脑塞进慕容净夏嘴里。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