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丝边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岁月缝花 上》的后记
本文可能不完整

第十二章 冷血动物

走出公司大门,竟花光所有力气,穆婷整个人像被掏空了,接下来迎接她的将是找工作,被拒绝,还债,无穷无尽的黑暗和绝望,穆婷抱着纸箱,一时之间觉得无处可去。回家?那不过是暂借的地方,公司确定索赔金额之后穆婷可能连房子都住不起,只能回家乡贷款还债然后为自己的错误打一辈子工。朋友?没有朋友,在Z市大家的友谊不过逢场作戏,在你危难的时候,找她们不过是验证你真的什么都没有了。闺蜜?外省工作,除了一句安慰帮不上任何忙。圈里的关系更不必说,到这种时候,穆婷真的迷茫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还有谁可以让她有哪怕一点安心。

她抱着纸箱,默默走着,没有坐车,她一步一步,踩着高跟,只能走回现在唯一属于自己的地方—出租屋。东西不多,走到楼下,胳膊也有些酸,脚更不用说。远远地看到阿七正在楼下坐着,穆婷走过去,用尽最后一点力气问,“你在这干什么?”阿七惊喜地马上站起来,“我这不是明摆着在等你嘛,主要是一出门发现没有钥匙,喏,你手机没拿。”“谢谢”穆婷收起了不安与无奈,尽量表现地与往常无异。“我送你回家吧”只想自己静静,最落魄的时候不该有第人旁观。“我脚都瘸成这样了你还让我折腾啊”死皮赖脸技术更上一层楼。“那你自己回吧”穆婷抱着纸箱径自往楼上走,没再理阿七。阿七愣住了,今天的穆婷,好冷。她跟上去,跟到穆婷门前,穆婷开门,阿七妄图继续跟进去,穆婷却要直接把她关在门外。

阿七手扒门框,又用瘸脚抵着门,大有一种革命烈士的风范,几个回合后,穆婷放弃争抢,打算夺门而出,阿七立马拽住了穆婷,“让我陪陪你,我干什么都可以”穆婷停顿了一下,转身回屋,待阿七关好门,只说一句“跪着吧”便头也没回地走回自己房间,锁上了门。阿七皱了下眉头,轻轻跪下去。

屋内穆婷手抱双腿蜷在角落,屋外阿七眉头紧簇默默忍受。一个人的苦楚,两个人的静默。时节近秋,夜微凉。不知几点,穆婷终于打开房门去了趟厕所,卸妆,洗漱,整个人像魂魄被抽走了,一路并没有看阿七,阿七却一直在颤抖着看着她,心里的疼痛盖过了双腿的酸楚和身上的冷,却不敢打扰,只能静静陪着,希望用自己的疼痛来减少穆婷的难过。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穆婷只希望用这种方法让她受不了,让她自己走。虽然早起看到实在跪不住却又努力不倒下的阿七时,她的心像被揪了一下。“还不走吗”穆婷的声音变的严肃起来,“你看到了,我已经没了工作,也许会离开Z市,我什么都没有,更给不了你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阿七颤抖着,解释着,祈求着,“我…可以…努力…去给你,不要你…给我…什么…”“你走吧”没再说话,穆婷直接走回自己房间。只能自己坚强,她不愿再相信会有人一路相伴,因为不愿再次失望。门外“扑通”一声,想必是阿七再也坚持不住,终于跪不下吧。

阿七手抱刺痛的右膝,受过伤的膝盖又跪了整晚,现在像被放在针板上,疼,唯一的感觉就是疼,几顿没吃,腿又牵动胃,心脏也绞着疼,从上到下疼成一片,豆大的汗珠从发间流下来,整个人像被拎着,从上到下被拆解了一遍,她不敢叫,也叫不出来,自己连爬带滚挣扎着站起来,又疼得她一下倒在一边的墙上,不能放弃,她不想再麻烦穆婷,忍着疼一步一步地往外挪,终于挪出穆婷家,关上门,她长呼一口气,又栽倒在了地上。

第十三章 结束了

一切终于结束了。听到门“咔嚓”关上之后,穆婷心里想。终于又回到自己一个人。窝在床的一角,裹着被子,手抱腿,眼泪不自觉流下来。新的一天,太阳升起之后,穆婷开始了早出晚归的生活,吃一顿饭,面试三四家,从工资高的到工资低的,从满意的到忍不了的,高不成低不就。回到家,一堆脏衣服,一些打包盒,垃圾没有扔,房间没打扫。脱掉高跟鞋,穆婷整个人陷在沙发里,闭眼长长呼出一口气。“吧啦吧啦,啦,吧啦吧啦吧啦”“喂,妈”“你干啥呢”“没干啥呀,准备睡觉了”“这么早睡啊,吃饭了吗”“吃了啊”“吃的啥呀”“盖浇饭”“晚上多喝点汤啊养胃,吃饭别省着钱,知道不,别的地方少花点,钱不够跟我说,啊”“昂,知道知道,不说了啊,我去洗脸了”穆婷只能装作不耐烦,来掩饰她心里的难过。

自己不能给父母什么,却永远在让他们为自己操心。洗漱之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房子还有6天就要到期缴费了。梦里,穆婷被一群怪兽追着跑,远远看到爸妈在前面超她挥手,就想跑快点投奔她们,可是快跑到的时候仔细一看爸妈也成了怪兽,吓得穆婷赶快朝别的方向跑……“叮咚………”闹钟还没响,门铃就先响了。

穆婷揉揉眼,走到门口,开门一看,立马关上了门。阴魂不散。“叮咚……叮咚叮咚”这样关着也不是办法,还要出门找工作,穆婷索性把门打开,双手抱在胸前。“什么事?”“我给你送早饭啊暮~”阿七阳光地笑笑,说着要往屋里进,被穆婷一手拦下。“早饭送到了,你走吧。”“不让我进去歇一会儿啊……我跑这么远。”“既然远,你快回吧。不送”饭已经送到了,按说不该再蹲守。果然,门铃没再响。送饭?谁知道会不会放点泻药以报不收她还让她跪一夜的仇呢。心想着,穆婷还是打开了保鲜盒,映入眼帘的却一只可爱的小熊,耳朵鼻子眼睛嘴巴是用萝卜做的,嵌在面粉里,像是个馒头?忍不住咬了一口,香香的面粉味儿,里面竟然有奶黄,配一口旁边的白粥和咸菜,完美!刚才……是不是对他太冷淡了?穆婷跑去门口,想开门看看他还在不在,可惜,空无一人。

第十四章

“暮……”阿七在门外可怜巴巴地看着穆婷。“走吧,都说了几遍让你不要再送了”眼神冰冷,甚至透出几分凶狠。“再吃一次呗……”阿七正准备撒娇卖萌。“嘭”穆婷直接关上了门。连续四天,阿七风雨无阻地为穆婷送早晚饭,有时候是外面的小炒,有时候是自己煲的汤做的小吃。穆婷心里不可能没有感动,但是再努力找工作仍然一无所获,离她无家可归的日子越来越近,她更不可能在这时候收阿七,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肩负不起多一个人的责任,就不能让对方或自己留有任何希望。“吧啦吧啦,啦,吧啦吧啦吧啦”手机破天荒响了起来,穆婷已经不熟悉这种感觉,在屋里找了半天才找到她的手机,是孙婉婉,穆婷调整了一下情绪,接起了电话。

“喂,婉婉,怎么啦”“穆婷,你还好吗”“我很好啊,现在天天在家当闲人,哈哈”“和你说件事”穆婷有种不好的预感,“公司有可能对你提出索偿”果然,“金额大概是十万”“什么意思?怎么会只有十万?”“检查部门发现你电脑里交证日期前后的备份在原料这一栏填的都是正确的,所以你应该会有一个未妥善管理公司资料的责任”“到底怎么回事啊,谁动了我的电脑?”“那天不是打架嘛,你还记得吗?你那会儿去厕所了,电脑也没关,他们不小心碰到你的电脑,大概是这样子”“你从哪打听来的小道消息啊,根本没人通知我啊”穆婷将信将疑。“什么小道消息啊!这是检查部门传出来的内部消息!通知你之前估计还要走点程序”“好吧,等通知到了我手里再说吧”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在家受了这么多冷落,怎么会一下就咸鱼翻身?谈不上惊喜,穆婷脑子突然乱了。

房子还有两天到期,工资却还得10天,十万也并不是个小数目,刚毕业没有积蓄,怎么还,还了自己又怎么生活?况且,这消息能是真的?穆婷翻箱倒柜找出一张宣纸,铺好在桌上,洗笔,倒墨,蘸墨,“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一篇楷书聚精会神写下来,点折起伏颇有颜真卿之味。“吧啦吧啦……”最后一捺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铃声未尽潇洒。

今天业务怎么这么繁忙。“喂,张桐,咋了有事?”“没事啊,就是想你了,最近在干嘛呀?”“没什么特别的呀,除了上班还是上班,哈哈”穆婷默默鄙视瞎话连篇的自己,鄙视不愿意让别人看笑话的自己。“穆婷啊,上次的事,我真不是故意的,江昊帆确实叫你来着,谁知道他还领了个小丫头来……哎呀,我也不知道咋说了,前两天太忙,也没机会好好和你说,你别在意啊,毕竟高中同学还联系的也没几个了”穆婷心里有些愧疚,张桐找这么多同学出来聚聚也是不容易,自己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把局搞得这么不愉快还要她费心巴力来道歉,而且错的也并不是她。“没事~那都不是事,都多久了,你叫人出来不容易,被我搞砸了,也怪不好意思的,不过以后要常组织啊,哈哈”“那肯定的,我现在还在福建呢,等我回去请你吃饭啊”“好呀土豪,等你呀”穆婷坏笑起来。穆婷打开电脑播放电影,想想又把电影最小化找起附近更便宜的公寓来。自己仅剩的钱,除去吃饭只够交一个月窗户很小,没有阳光,潮湿阴暗的合租房间一个月的房租,但是只要能在Z市住下,穆婷不想回家让父母操心公司的赔偿。

第十五章 

藏在被窝里,穆婷右手暖着左手。秋天像个淘气的孩子,左顾右盼着往冬日走,走两步又不时回去看看刚才的风景。终于熬过了烈日炎炎,却被冻死在雨夜一抹秋风里。南山南唱出了多少人的心声,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却不是穆婷此刻的心情。你揉皱是我一纸青山碧水的理想我煎熬是谁一碗绕指缠绵的糖。

“夕暮”一个资料显示“女主璇儿”的陌生人发来私聊。“有事?”穆婷并没有打算和这位“陌生人”长谈。“戚铭有话要我和你说。”穆婷愣了一秒,紧接着仿佛被电击中一样。“基友,我出去一下,晚会儿回来,你有事就先去忙。”尔雅并不多事,“好,你去”穆婷已经正式搬入了基友尔雅家,房租硬要给,尔雅虽不愿收,也扭不过穆婷,“不过水电网费我就不给了啊,就当你接济我了~”尔雅听了想揍她。按着璇儿给的地址,穆婷找到一家宾馆。当然,宾馆房间里不安全,房间外还是都有监控的,自己小心点,量这个璇儿也做不了什么,“312”,没错,就是这。

穆婷伸手打算敲门。“啊!别打了!”穆婷彻底愣了,完全傻眼,脑子一下像被锤子砸中,一片空白。能听出来是一声再也受不了了的喊叫,而这声音再熟悉不过,是自己多久的怀念,是多么不敢拿出的回忆,是分开三个月的戚铭。穆婷从没这么不理智过,从没有。她敲开门,看了一眼床上趴着提好裤子却眼泪未干的戚铭,对门前立着的女人说“你出去。”不易被发现地颤抖着。戚铭表情一下也不对了,看了一眼门口,错愕,恍惚,女人还想争辩,戚铭站起身开口,“今天就到这吧,我要处理一点别的事”,女人看自己被两面夹攻,也不好说什么,拎包走了。

摔上门,穆婷冰冷地看着戚铭,“就这么欲求不满?我满足不了你是不是?”话语像箭一样字字朝着戚铭脑门。戚铭已泣不成声,眼神却坚定,“已经分开了,我和谁实践都不关你的事。”转身摔门直接走掉。眼前浮现出一幕幕都是那些时光两人一起吃绵绵冰,鸡蛋仔,走过长江,走过东湖,越美好这时越像一把磨光的刀,刺入心上还不罢休,要刺地更深更狠,戚铭冰冷坚定的脸,又像一把辣椒,拔出刀子撒上辣椒,爽到心坎里。一路哭,泪水雨水混为一谈,天适时下起雨,是嫌剧情不够惨要为主人公增色。你揉皱是我一纸青山碧水的理想我煎熬是谁一碗绕指缠绵的糖毕竟是蝎子,藏不住占有欲的尾巴。我的人,别人多看一眼都是罪,摸了打了碰了,完全可以让蝎子失去所有理智。可又有什么资格呢?呵呵,最可笑的究竟是自己,怀念的,也不过只有自己在怀念。不知不觉走到了穆婷原来的家。那年同床共枕的我们,如今见一面都如此兵荒马乱。

想起戚铭挨别人打的样子,穆婷彻底心死了,最后再走一次吧,像当时我们一样,再绕着我家楼下走一圈,最后再怀念你一次。穆婷在雨中拖沓着步子想着。突然一个身影很快地靠近穆婷,张开双臂狠狠地抱住她,“你怎么了,乖”远处一把孤独的伞,被雨打湿歪斜地躺在地上。

第十六章 

你是天上最受宠的的一架钢琴,我是丑人脸上的鼻涕,你背对着山河一步步走向我,我这里没有繁花似锦,没有风景秀丽。唯有以四季如春迎接你~

开门看着到绻在沙发上闭眼皱眉双手抱着肚子的阿七,穆婷给她倒了一杯热水,“胃疼?”“没事,一会儿就好了”“有药么”摇摇头,阿七依旧捧腹痛苦状。翻箱倒柜,确实没有药,打开冰箱,零食,方便面,啤酒塞满了冰箱的肚子,想必冰箱的胃也很疼。穆婷从里面扒拉了一遍,终于找到一个生鸡蛋。穆婷打散鸡蛋倒进一杯开水里,想想又往里加了一勺糖。“起来,喝杯糖水”阿七心想一定不只是糖水,可看到穆婷不容违抗的表情也只有慢慢爬起来。

“这里还有鸡蛋!”“喝不喝。”陈述语气的疑问句。咕咚咕咚喝下,还算乖。“去床上睡吧”“那你睡哪”装可怜有一套。“我睡沙发。”“跟我一起睡吧,昂~”将撒娇卖萌进行到底。摸摸阿七毛绒绒的脑袋,其实穆婷是很吃这一套的,当然,前提是颜值,必须承认丑与美给人不同的感官体验。“你先去,我洗下杯子”相比戚铭,外表大大咧咧的阿七内心是如此地小心翼翼,让人不忍心去摧残,让人想要去呵护,当然,戚铭现在已经不知道在谁的床上盛开着,本就不应该在参考范围之列,穆婷如此想着,摆好洗净的杯子。

走进屋里,阿七蒙着被子只露出眼睛看着穆婷,活像一只小老鼠。“笨蛋。睡觉吧”穆婷关了灯。大大的床两人远远躺着,窗外雨滴滴答答地下,倒不至于安静到尴尬。“晚安”阿七像是默默对自己说。穆婷右手暖着左手,一个知道戚铭真名的人,一个短发并不好看的女主,和戚铭冷淡的脸。戚铭的微博上与女主甜蜜地秀恩爱,冻得穆婷拿手机的左手冷疼。深吸一口气,连带吞下满腔不忿。“你抽烟了?”“啊?”无辜必然是装的。起身下床,不一会儿出现在阿七面前的是抄着衣架满眼疲惫的穆婷。“起来。”“干嘛~不要……”阿七从床那头蹭过来拽着穆婷衣脚,抬头眼珠泛光,不知道是灯光太亮还是在酝酿眼泪,“嗯……”想继续撒娇,对上穆婷疲惫的双眼,便慢慢低下头,从床上爬起来,跪立在穆婷面前。“爬床上。”慢慢扭过身,阿七手撑床,又移了下双手。“胃疼还抽烟?”“它可以止疼……”说着委屈地扭头看了眼穆婷,又默默垂下眼帘。“它止疼是因为加了什么你不知道么?”狠狠一下打在肉厚处,却听到一声闷响。

“脱了。”阿七害羞,犹豫,也抵不过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有脱,羞怯的姿势使她狠狠夹着大腿。不由分说,就是打。很有规律,左边三下,红透之后右边三下,同样位置,同样力度。“啊……疼!”声音有多少表现力,一个疼字足矣说明。“趴好。”“嗯……不打……暮~不打了疼……”“还抽么?”“呃……”穆婷举起衣架,准备帮阿七想清楚。“啊……尽量……”“尽量什么?”“尽量少抽。”收起衣架,习惯和抽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掉的,如果一次能改一点,总有从良的一天。“胃还疼么?”“刚才打的时候绞着疼,现在好点了”眼神足以融化整个雪山“抱抱~”心疼。穆婷真实地感觉心脏疼,搂着阿七毛绒绒的脑袋,心想,完蛋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