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肛温 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可能不完整

周五下午刘敏放学后不久,和自己的两个死党,小月,陈萍一起大声说笑打闹着,从校医务室那边走了下来。看得出来她们很得意地神情,仿佛取得了一个不小的成就。

没错,她们三个,高二1班三个最机灵搞怪,娇气任性女生,刚才的确又成功了一个小阴谋。

成功的骗到了医务室医生的病情证明。那张盖着公章,签着医师字的病情证明,此时正飘舞在她们手中。有了这个,她们可以又一次的躲过一次劫难。

这三个小女生,性格相近,很能在一起玩。因为聪明,成绩也还算中等。但是常常上课不听老师讲,抄作业,逃课,联合欺负别的同学……等等,麻烦不断。弄得年级老师们对她们三个头痛不已。苦于没办法。好不容易学校引进体罚机后,老师们都讨论,这下该找机会把他们三个送上体罚机好好教训一顿了。但是,无奈3个女生还真是聪明,平时团结,互相掩护。一时半刻还就是没抓到过他们。

后来学采用了新的体罚制度,采用平时表现记分累计。加上老师们研究了加强管理的方法,终于把三个家伙抓了几次。按规定,扣的分够送去3级处罚了。但是三个女生就是机灵。一研究学校规章,她们还真是钻了漏洞,2个月来还就是没被送去埃打板子。原来按照学校规定,如果该体罚当天,学生身体有病,在2个校医师确认下开证明,就可以暂缓惩罚。拖延2周后再执行。而到时如果仍旧未痊愈,就再推3周。

于是三个人一商量,在即将被送去惩罚的那天,悄悄带了保温杯。中午吃饭时把热汤放进杯子里。下课时到卫生间,乘着没人,急速喝下热汤。然后,三人先后跑到医务室,说是自己忽然感到不适。医生一听她们心跳比平时快,脸色却正常。再测体温,又比正常高一些。自然就认为或许是体虚低血糖等结果。开具病情证明。然后的结果,肯定是三人拿着证明去教务处,申请延期体罚。这招还真管用。这次,已经是她们第三次申请延期了。按照校规,如果连续3次身体不好不能惩罚,就认为是学生身体虚弱,不适于打板子了。那么将采用其他方式教育学生,比如劳动。这样,她们就可以轻松的躲过这一让学生听到就怕的打屁股机处罚。

三人说笑中走进了教务处的接待处。她们此刻讨论着的是等一下到哪去玩的话题。在她们的想象中,应该是把病情证明交给教务处一个女老师后,进行登记完,就可以说老师在见,离开这里了。但是这次并没有像这样。她们把病情证明交给教务处的老师后,那个老师拿着3张单子看了下,然后在电脑里输入了纪录。很快抬头对她们说:“你们这是第三次身体不好了,跟我来一下吧”。

三人一愣,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了。不过她们还是想着可能是要办理下免去体罚的手续,可能派他们去打扫卫生什么任务。

一样的走到地下室后,没有进平常受罚的房间,这让她们松了口气。不过进了一间门厅边上的接待室,走入了里面的套间。一进去,她们就觉得有点气氛不对了。20平米左右的房间,中间放着一把木椅子,椅子前后有管线设施连接,旁边一个显示器和控制台。光看椅子,仿佛有点像个健身房里的东西。但是又不是。

老师把门关上后,看了下他们三个,对着前面的刘敏说:“你先坐上去吧,把裤子解开。”

三人大惊。刘敏大声说:“老师,我们是有病情证明的,不能打我们。你知道学校规定的”

那个老师冷冷的回答:“我说要打你们了吗?我叫你先坐上去”。

“那解开裤子做什么?”后面的陈平问。

“确认下你们的病情是不是真实!”老师这么回答。

刘敏急着说:”我们在校医室已经确认了阿,你可以打电话去问阿!”

那个老师不耐烦了,开始抓住她的胳膊往前走,说道“请你们配合点,不然我叫别的老师来了。”然后把她半推的推到椅子上坐下。那老师这时有些严厉的说:“坐直,裤子解开!”

刘敏看看站在边上的两个好友,她们同样的迷惑不解。刘敏只能照做了。解开了牛仔裤纽扣,拉下拉链。老师又扶了下她,让她坐直紧贴靠在椅子上。然后,老师按了边上操控板上一个按钮。忽然,椅子的靠背,坐垫,扶手,椅脚处伸出了固定扣,合拢收紧,把刘敏的腰,大腿,脚踝,手臂,手腕等处牢牢固定在椅子上。还没等刘敏反映过来什么事,就听椅子“吱”一声响,椅子面和靠背交接处两块板分别向前向上收起1半。刘敏一下成坐空姿势,不禁大声惊呼起来。呼声刚落,就觉得椅子边两个橡皮钩子钩住自己裤子,往下一拉,牛仔裤被拉了下去,紧接着,内裤也被勾着拉下到大腿处。房间就听刘敏连连呼叫几声后,她就仿坐在马桶上一样,光着屁股直坐在那个后面开了洞的椅子上。屁股正好露出卡在椅子面和靠背间。

这时刘敏慌了,向老师叫道:”你不能打我屁股。我病了,老师你说过不会打我的。”

那个老师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微微笑了。回答说:”现在没有要打你啊,不过现在学校规定连续2次病情证明申请免罚,就要到这里来复诊。校医室只能针对普通学生,对你们这些不老实的,呵呵……”

刘敏正想着进一步辩解,就听边上小月,陈萍一起轻呼起来。她还来不及问怎么了,就觉得屁股下面一凉,两个金属东西轻轻分开了自己屁股,然后一根凉凉滑滑的小棍塞进了自己肛门。

刘敏又是一声惊呼“啊~~~~”的一声。

原来这里是要测量肛温的。学校近来发现很多学生,特别是男生,一到接受处罚时,就发热。并且校医检查业的确如此。老师们一想自然大概知道怎么回事。最后只有采取这个不易被作假的方式来确定了。

不过这下可让这三个女孩难看了。特别是此时的刘敏,上到高中,这么大的姑娘,坐在这个马桶一样的椅子上,光着屁股,塞着温度计量体温。边上还站着老师和两个同学。她此刻都不敢抬头看任何人。老师知道了她们的心情,对着边上站着的小月,陈萍说道:“你们两个一会也要测的,你们也是发热阿”。两个女生一听,女一下也发红了。自己也要这个样子被……

不过她们此刻应为害羞都忘了,她们的病情有假,被测出来后,等待她们的远不仅是测量肛温这么简单的事情。

对于刘敏来说,此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这样姿势坐在椅子上,1分钟的时间过的如此漫长。就觉得下面屁股里一热,体温计一下拉了出去。然后,很快就听电脑报出结果:“你体温正常,身体状况无异常。必须接受4级体罚”。听到这个,3个女生都吓坏了。特别是刘敏。她本来还希望侥幸机器也能出错,有误差测出体温偏高。没想到最后是这个结果。4级体罚,这是学校的最高单次体罚级别了。只对男生实行的。也就是打完后的屁股和打前差4个颜色级别,一般人埃完板子后,屁股都是暗红色,有的是紫色了。女生从来没有接受过这样的处罚。刘敏正想质问,那个老师知道她们想申辩什么,解释道:“因为以前都只有男生会企图蒙骗逃过处罚,所以学校认为对于这样行为必须用最高处罚来惩处。后来大家认为,如果女孩子也不诚实,也该接受同样处罚,不能轻饶。所以,你们今天就认了吧。”

刘敏此时终于恼羞成怒,再也忍不住,叫起来:“什么破规定,破机器,我就是不舒服,不能打我,放我下来。”

那个老师没理会她,却伸手按了控制板上按钮。刘敏的座椅马上抬高,离地1米左右后定住。然后瞬间椅子连同刘敏向前90度转动,刘敏就觉得头重脚轻的一下翻倒,还来不及呼叫,就被随着椅子一起,头脚朝向,屁股向上翘着,露在椅子开口间。这个姿势让受罚者是倒挂在椅子下面,全靠手臂,大腿,脚上和腰间的固定带固在受罚椅上。所以下面悬空,全无依靠。上面屁股又几乎90度的撅着,牢牢卡在椅子间,也是觉得凉凉的。所以比起趴桌椅台面等来,无论心理还是身体上来说,都叫人带有点恐惧感。

这时刘敏缓过神来,又开始反抗了。边叫着:“放我下来,你们这些破规定经过学生同意没有……”一边拚命挣扎着,企图摆脱束缚。但是椅子是全钢骨架,固定带也是软钢片外包厚牛皮的。比她力气大的男生也没有挣脱过,她一个女生怎么可能脱开?

老师也没理会她的叫喊,只是把她衣服往上拉了拉,淡淡说:”别白挣了。等下打的时候别挣扎,屁股夹紧,忍住,不准放屁。听到没有。”刘敏听了一愣。站在旁边的小月,陈萍互相看看,心中充满不安。老师在控制台上按下了一个按钮。

椅子后面的铁架上转出两根金属杆,上面各连着一块板子。这是打男生用的板子,比女生用的要厚1/3。表层也是一层光滑的金属面。正如打女生的一样,这个板子也是电加热后打屁股的,而且打的过程中会恒温保持在55度,这也比打女孩子的高5度。这种光滑金属板,打起屁股来滋味可想而知有多痛了,何况还是热的。那种感觉,就是又痛又辣。男生都会被打哭,提起来就怕。因此大家都叫这个板子为“铁板烧”。而现在,刘敏正光屁股翘着,等待着品尝这个铁板烧的滋味。

板子对准部位校正,预热的速度很快,也就1分钟不到,准备好了。然后两块板子同时轻轻接触放在刘敏的屁股上,一左一右,大约覆盖了她1/2的臀部面积。刘敏头朝下的倒固定在椅子上,就觉得后面屁股上微微一热,知道是板子放在自己屁股上了。正要破口大骂:“你们是强盗”还没说完这句话,“啪”的一下,左边屁股上挨了一记板子。第一下就觉得表皮很痛,还准备叫“别打我”时,右边又是“啪”的一下板子。这种古代左右两块板同时打的鸳鸯板子,着力很均匀。以前是由两个人打,力度上也比一个人打要大,间隔短,让受罚人更加痛苦。现在改由机器来打这种小屁板。像刘敏这样中等身材的臀围,撅起来后,左右两边从腰底部,臀峰,打到近大腿根处,3板子就够。然后中间股沟再加2,3板子。基本上总共8,9板子就能覆盖整个屁股一遍。机器打的力度没以前人打的大,却很均匀准确。刘敏刚开始还在骂着:“放我下来,阿,不许打我,阿,强盗,阿,阿”的乱叫。自小娇惯大,她从来没挨过一句骂,现在被这样的打起屁股来,恼怒之极,不住的在叫骂,挣扎,扭动。但是全身被固定的稳稳的,后面板子一板一板的打在屁股上。根本没理会她的反抗。

20板不到,刘敏就开始没力气挣扎了。倒固定在椅子下撅着臀部,时间长了,身体受力开始很不舒服。屁股已经微红,每一下板子上去都带来更大的痛苦。她现在也不乱骂了,只是不住的在叫,啊~~啊~~~~啊~~ 

40板后,屁股全红了。刘敏开始认错了。“老师,别打了,我错了”这个铁板烧的滋味的确疼痛难受。屁股上已经火辣辣的像涂了辣椒油一样。最讨厌的还是那个该死的铁板,打下来痛不说,还很热,而且每打下来还在屁股上停留1秒钟,故意加长传热的时间,让已经火热的屁股仿佛浇热油一样。每打一下,刘敏全身都要一收,想把屁股收回来点。无奈被这样固定着,只能翘着屁股埃下一次铁板烧到来。又一板稳稳的下来,打在正中臀沟处。刘敏终于忍不住一挣扎,屁股一缩,“卟”的放出屁来。后一板下来,刘敏还是忍不住,又打的放屁。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