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世界sp
本文为欧文温妮鸽原创
封面图片为FIREBALL666原创

艾瑞斯的故事 (continued)

待克里斯托离开后,艾瑞斯开始脱下身上的短裙。把鞋袜和裙子都脱下放在一边后,她身上就再无其他衣物了。她随后按照克里斯托的要求跪在了那张小凳子上,双手放在脑后。她看着眼前镜子中一丝不挂的自己,身前身后都是一览无余。她苦笑着摇了摇头,伴随着膝盖上传来的阵阵痛感,她静静等待着克里斯托的到来。

歼灭者重新回到惩罚室时,除了熟悉的藤条和板子,手中还抓了不少符纸。她放下工具,左手符纸在艾瑞斯面前一扬,右手轻拍着她裸露的臀肉,解释道:“对长官不敬,一共是一百藤条。这些是固定身体用的气系符纸,帮助你保持姿势。现在把头抬起来,手不动,屁股用力撅高,腰下压,请吧。”

用于固定的符纸对艾瑞斯来说,可以说是残忍,也可以说是一种仁慈:贴上符纸意味着她就只能任人宰割,再无反抗的机会,但是却又能让她保持姿势,免去不必要的加罚。艾瑞斯努力地撅高臀部。直到腰间脊椎传来痛感,克里斯托才满意地将符制贴在她的腰和小腹处。在手臂和大腿处又补了几张符纸后,艾瑞斯就只能保持这个别扭又羞耻的姿势了。

“看着镜子请罚吧。”检查完毕后克里斯托选取了一根粗细适中的藤条,末端抵在艾瑞斯的屁股上轻轻划动着道。”态度诚恳程度,还有一百藤条后的反省,会与下一阶段的惩罚数目直接联系。“

艾瑞斯在镜子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屁股上来回划动的藤条,加上自己屁股上的触感形成了一种虚幻和现实交织的奇妙感觉。“我因为昨天对长官您不敬,请求一百藤条的责罚。”艾瑞斯表现地有些心不在焉,她看着镜子中自己已经微红的脸,仿佛是对着自己的请罚,她有些说不出口。

“走神了呀。”克里斯托面无表情地评价道,举起藤条”咻“地空挥一下,”下一阶段加罚藤条二十。“她没有要求艾瑞斯重说,大概暂时不抱什么期望了,深吸一口气,举起藤条,啪地一声抽落在高高翘起的臀肉上。

藤条的触感艾瑞斯已经是非常熟悉了,克里斯托的力量和伊莎贝拉相比还是差了很远,可能还是手下留情了的缘故。虽说如此,每五秒一下的藤条搭配上这种费力的姿势还是让艾瑞斯非常难受。她轻声的喘息慢慢变成呻吟,她白皙弹嫩的屁股慢慢上满了红色条纹。看着眼前因为疼痛渐渐扭曲的脸,还有自己正在接受责罚的红肿臀部,这种压抑不住羞耻感让艾瑞斯不禁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藤条突然停了下来,克里斯托的语气很平淡。两周下来她已经摸透了跪在自己面前少女的耐受力,有意用比较轻的力度让她完成任务:“闭眼一次加罚五下。超过二十次,从头开始。”

艾瑞斯强迫着自己把眼睛睁开,眼泪却流了下来。藤条才打了不到三十下,这要是在平时艾瑞斯是不可能会流泪的。这次被强迫注视自己受罚屁股的羞耻让她的内心更加脆弱了。她努力让双手放在后脑不去抹掉脸上的眼泪,泪却因为疼痛和羞耻越来越多了。泪流下来,哭泣也就不远了。看着镜中自己屁股上的红痕越来越密集,身后一下下的尖锐疼痛越来越难以忍受,艾瑞斯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开始了哭喊。虽然还是在努力让自己不要闭上眼睛,但是哭泣中的艾瑞斯哪有那么多自制力?每次下意识的闭眼后,身后的藤条总是会停住,然后又会再被提醒的睁眼后继续。

等到艾瑞斯屁股上布满一百下藤条的痕迹时,计算出的闭眼次数已经达到了七次,每次加罚五下,换言总共加罚次数有三十五,如果不是克里斯托后半程减轻力度的话还会多不少,但两面镜子还是将藤条着肉时艾瑞斯的羞耻和痛苦反射得清清楚楚。结束后歼灭者没有除下符文,而是把下一轮用到的板子和藤条搁在艾瑞斯的小腿上,让她好好感受两样工具的分量。“休息十五分钟,下一轮惩罚的长度取决于你的反省程度,姿势相同,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里,该不该受处罚,一边受板子的处罚一边说清楚,直到态度诚恳为止。第三轮是解除固定后,双手不能离开地面的一百板子和五十藤条的标准处罚,最后是二十加三十五,总计五十五藤条的加罚。清楚了吗?”

十五分钟说长,不足以平息艾瑞斯身后的痛楚;说短,却能够让她止住哭泣。但是这个姿势无疑是难受的,首先是膝盖搁在硬板凳的刺痛感,然后是腰部努力撅起臀部的酸痛感,最后是手臂放在脑后的疲惫感,这些感觉原本都被掩盖在屁股带来的疼痛下,现在都一一显现,让她苦不堪言。与其说是休息,不如说是罚跪,艾瑞斯甚至希望下一轮可以快点开始。

“时间到了。”克里斯托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她抓过板子,平放在艾瑞斯布满藤条印,但依旧无法动弹的屁股上,”说吧,昨天会议时自己的发言错在哪。“

“错,错在骂你是缩头乌龟”

“……还有呢。”不能说是错,克里斯托压抑着又想生气又想笑的复杂情绪,开始一下一下地举起板子打落。“继续说,说完才会停。”

“啊!还有,还有,不应该,拿,拿平民的,生命,生命,冒险”板子打在受过藤条洗礼的屁股上各外疼痛,第一下就让艾瑞斯痛呼出声。认错的话语穿插在喊叫中,显得格外吃力。一句说完,屁股上已经挨了十几下了。

”原因呢?你的想法错在哪里?以后应该怎么做?“这一回歼灭者不是机械地固定间隔,而是用板子在红肿的臀肉上摩挲着,每当艾瑞斯说完一句话停顿的时候才举起打下,催促往下继续说。而每当停顿时间过长,或者对答案不满意时,落下的力道就重几分。考虑到后面还有一轮惩戒,力度都算轻的,只让疼痛停留在皮肤表层的程度。“你可以用我说过的话回答。实在说不出来的话……可以要求我再提醒一次,不过要多挨三十板作为刚才走神的惩罚。”

“啊!别的地区死人不归我们管”“啊!我们不能决定拿少数人性命换多数人性命是否正确”“啊!计划,计划会有漏洞”“啊!这样相当于,相当于杀人,会失去,失去信任”随着板子数量的增多,艾瑞斯的声音带起了哭腔。疼痛让她的思维迟钝,她只能片段地说出回忆中克里斯托的话。但是当她已经自认为回忆完全的时候,板子却没有停下来,还是在不停怕打着她的臀部,示意她还有什么东西没有说。

“基本都回想起来了,很好,但是还有最后的一点。”克里斯托停下板子,低沉有力地重复道:“不要以凡人之躯行使神之权能,否则必然为此付出代价。清楚了吗?”在听到哭着的答应声后,克里斯托扬起板子,这次不再留情,又快又狠地打了三十板。“休息五分钟,最后一轮,一百板子和一百零五藤条,作好准备。”她把固定的符咒揭下,扶艾瑞斯的肩膀递给她一杯水,“这个阶段你要自己保持姿势。如果觉得撑不住,可以留到明天,但今晚没有治疗。”

“我,我可以的”艾瑞斯平复了一下呼吸,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和腰部。然后又喝了几口水补充一下,便双手撑在地上,把布满藤条痕和板印的屁股翘到了最高处。

“……”说看到这个熟悉的姿势没有回想起几天前自己的经历,那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刚刚整个过程克里斯托都压制着几天前自己就是这样被眼前的小女孩痛打了一顿屁股的事实,但现在似乎克里斯托前也竖起了一面镜子,特别是那个印象极其深刻的翘起臀部动作,记忆的盒子一下子就爆开了。比想象的还要羞耻得多……这就是赛琳娜那天看到的景色吗……她突然感到脸上一阵火烧般的发热,还好乖乖趴着的艾瑞斯看不到自己的脸色,连忙咳嗽几声压下胡思乱想,不敢开口,藤条轻轻在艾瑞斯臀上拍了几下示意准备,然后举起,咻咻地开始抽落。当然,平心而论她的力气比那天艾瑞斯小多了,毕竟这次是已经被藤条和板子轮番招呼一回的屁股,但伤上加伤的见习游击者肯定分辨不出来就是了。回想着自己那次的情形,而且没有衣服的阻挡,克里斯托轻易通过观察熟悉部位的反应来调整力度:手指脚趾的抓握,脊背的起伏,臀部的摇晃,再加上耳边的喘息和呼痛声,她小心地以每一下艾瑞斯都几乎要跳起来,但还差那么一点点的精确力量,细细地寻找落点。眼前女孩的挣扎越来越与回忆中的自己重合,居然在惩罚的时候分心…….歼灭者咬着嘴唇,看来自己的定力也不够,之后也接受斯班克仪式的修正好了……..

说做起这个熟悉的姿势没有回想起几天前自己的经历,那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刚刚整个过程艾瑞斯都压制着前几天自己就是这样把眼前的少女痛打了一顿屁股的事实,但现在艾瑞斯前面有一面镜子,特别是那个印象极其深刻的翘起臀部动作,记忆的盒子一下子就爆开了。比想象的还要难受得多……这就是克里斯托那天极力保持的姿势吗……她突然感到脸上一阵火烧般的发热,好在正在检视藤条的克里斯托看不到自己脸色,连忙抬高屁股压下胡思乱想,不敢开口,藤条轻轻在她臀上拍了几下示意准备,然后举起,咻咻地开始抽落。

奇怪的是,平心而论克里斯托的力气比那天的自己小多了,而且这次是已经被藤条和板子轮番招呼一回的屁股,就算是伤上加伤的艾瑞斯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回想着自己那次的情形,而且有镜子的帮助,艾瑞斯轻易观察熟悉部位的反应来挑战挣扎的幅度:手指脚趾的抓握,脊背的起伏,臀部的摇晃,在加上发出的喘息和痛呼声,她小心地让自己在挣扎分散痛苦的同时又能保持姿势。镜子中自己的挣扎越来越与回忆中的克里斯托重合,居然在受罚的时候分心……艾瑞斯痛呼着,由于分心没有保持好姿势,膝盖一滑,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艾瑞斯重重地摔在地上—还好不是屁股着地—凳子也被她弄翻了。她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由于膝盖跪久了始终发不上力,她试了几次最后都无力地坐回地上。她又试图把凳子扶起来,但是因为手臂举久了有些麻木,她试了几次最后都让凳子又摔了回去。

停下动作的惩罚者起初一言不发地看着挣扎想要站起来的艾瑞斯,过了一会后轻轻叹气,放下藤条,面对斯班克神像在胸前划着象征三工具的手势,闭目祈祷神明原谅,然后俯下身将地上的少女轻轻扶起,凑近柔声问:“仪式暂停,艾瑞斯,别管那凳子了。你有什么心事吗?…不要否认,整个下午你都心不在焉的,我要是看不出来就白当你两周的监护人了…虽然我确实一点头绪也没有。说来听听,或许我能帮助你?”

“没,没什么”艾瑞斯摇了摇头,“请继续,把我绑起来吧,我还,还可以的”艾瑞斯揉了揉自己已经跪青的膝盖,让它们逐渐恢复些力气。随后,又把凳子扶了起开,跪在上面趴好了。

“等着。”丢下这一句,克里斯托步履匆匆地进入地窖,再次返回时除了固定用的符咒,还有一个小软垫。“把这个垫在膝盖底,然后重新摆好姿势,惩罚继续。”等到重新摆弄好,克里斯托再次面对神像祈祷,之后举起藤条,对准被稳稳固定成高高撅起姿势的艾瑞斯屁股。虽然做了如此多准备,她的力度还是再次下调,不停歇地一直打到结束。

说实话,虽然经受了一轮又一轮的板子和藤条的抽打,艾瑞斯对此还是心存感激的。因为可以明显感觉到的是,克里斯托心软了。这不仅仅是从本来应该从新开始责罚的摔下凳子后她关心的话语中看出来的,更多的是从她渐渐放轻的藤条感受到的。虽说克里斯托的的处罚比艾瑞斯昨天预计的轻很多,但是难以维持的姿势,还有两面镜子带来的巨大羞耻,都在另一个方面折磨她的心灵和肉体。虽说有符纸固定,但是肌肉仍要努力保持;虽说有软垫缓冲,但是膝盖早已青肿。本该习惯那个镜子里那个满是泪痕的脸,但是每次抬头看到仍会羞红脸;本该习惯那个镜子里不断挥下的板子藤条,但是每次抬头看到仍会害怕的震颤。倒是屁股上的疼痛,脸上的泪水,口中的喊叫,还有下意识的颤抖,这些她熟悉地让人心疼。

“抱歉啊艾瑞斯。”将屁股高高肿起的少女小心地抱上宅邸一个小房间,上完药,在等待起效的半小时中,克里斯托一直守着,看向窗外的蓝天,突然来了一句,语气充满萧瑟。“虽然我曾说过‘凡人不能行使神明权能’这样的话,但是凡人的能力也有大小之分。像这样的吸血族事件,很多教区之鞭们,特别是游击者,都能很漂亮的解决吧。所以你对我能力不足的指责,这是我确实要道歉的。”

“谢谢你,克里斯托,谢谢”艾瑞斯转头看向歼灭者轻声说,“我会帮助你的,一定。”

“嗯,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优秀的游击者。”克里斯托轻抚着艾瑞斯的头发笑着道,“不过这一回……让前辈们来帮助你吧。虽然我一个人的实力不足,但周年庆后陆续汇聚来的教团精英,一定会消灭吸血族的…….”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话,歼灭者不满地抬起头,小声地嘀咕:“我提醒过仆人们不准来打扰的。”她站起身走到门前不客气地问:“何事?”“报告克里斯托大人。”仆人的声音带着训练过的冷漠,但语句里的急促还是暴露了她稍许的慌乱。“外面有大群民众,似乎是一场游行示威,护教军正在往这边赶来。”“游行?”克里斯托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是因为吸血族的信息…….?必须谨慎应对。她想了想,对着门外大声命令:“告诉护教军不许轻举妄动,武器不准出鞘;然后问问那群民众,有没有代表,我可以和他在广场上或者宅邸里单独交谈,尽量满足条件。”从门后的脚步声看来,仆人领命后急匆匆地离开了。蹙起眉头的克里斯托也急速穿上外套,别好歼灭者徽章,对艾瑞斯不乏歉意地道:“抱歉,我要先行离开了。治疗结束后你先回客栈吧,这里我自己来处理就可以了。”

“消灭吸血族!”游行队伍中,一名少女带头高喊着,后面的人群随后高声复合。那名少女大约二十出头,深色的皮肤,精致的肌肉都显示她是一名农家少女。“开放森林!”少女继续喊着,人群慢慢到达了市政广场,随着看到告示的民众慢慢聚集,广场上的民众已经有几百人之多。广场上的卫兵正严阵以待,排出阵势准备阻止人群继续前进

“你不能继续前进了,女士。”等到人潮来到卫兵团约莫十步之遥,一位年轻的护教军走出方阵,摊开双手来到农家少女面前,既是阻拦又示意手中没有武器。她的同伴们神色漠然地扫视着人群,不过微微绷紧的手部肌肉暴露了她们的警惕。“前面是镇公所地域,按照本地法令不对公众开放。请稍候,你们的需求可以口述给马上会到来的书记员。”

“克里斯托来前我们是不会走的”少女没好气地说着,人群也在护教军的阻拦下停了下来。

符拉迪沃和许多具有重要军事意义的边境城镇一样,位于教会的高度控制之下。包括镇长在内的许多行政人员都由教会委派,因此作为城市防卫总负责人的教区之鞭,也即是歼灭者克里斯托,话语权自然会极重。午间阳光下走出镇公所的书记官和其他官员们,虽然打着职业性的微笑着走到领头的示威者们面前打着招呼,询问要求是什么,但心底里却都明白,如果对方想要推翻今天早上克里斯托提出的禁止镇民出入森林条令,那她们做不了任何有意义的承诺。

“除了歼灭者克里斯托我都不会和任何人谈话,她作为教区之鞭理应负起消灭吸血族的责任,而不是逃避!”少女坚定的语气让书记官碰了一鼻子灰,他只能回去叫人去请歼灭者过来,没想到刚刚回头就看见克里斯托急匆匆地赶来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