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世界sp
本文为欧文温妮鸽原创
封面图片为FIREBALL666原创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艾瑞斯的故事 (continued)

“啪!”地窖中再次响起了鞭子的挥击声和少女的哭叫声。农家少女被汗水沾湿的古铜色皮肤在烛光的照耀下微微发亮,让她红肿发热的臀部格外触目惊心。她声旁一名身穿黑色短裙的少女正不知疲倦地挥舞着手中的软鞭,每一下都能激起农家少女撕心裂肺的惨叫。

渐渐地,她那可怜的屁股已经被打成血红色,看不出一点原来的肤色。黑裙少女停下手中的鞭子,冷冷地对她说:“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我,我错了,不要打了,我只是路过,路过。”可怜的少女只是前往森林去寻找前几天失踪的父亲,没想到没找多久便被抓了过来。然后便被不停地鞭打,直到现在才刚刚得到喘息的机会。“看来你更本就不了解你现在的处境,希望下一次问你能想明白。”说着,黑衣少女便设下治疗法阵,举起一块亮着全部符文的板子挥了下去。不知过了多少下,农家少女的屁股上经历了几轮不同工具的拷打,每次都是同样的问题,回答似乎永远也不满意。

终于又是在一轮藤条的抽打之后,黑衣少女终于决定把工具都挂了回去,治疗法阵也收了起来。“算了,你不是教会的人,没必要一直打到你屈服,我还是给你个痛快把。”黑衣少女自言自语道。说着她把手放在农家少女饱受折磨脆弱不堪的屁股上,“啪啪啪!”又是重重的三下,农家少女的屁股立刻被打开了一个小口。血正源源不断地飘向黑衣少女的掌中,融进了她的体内。农家少女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将被处死,只是觉得昏昏欲睡,身后的痛感也渐渐消失。她以为她只是累了,睡着了,却在昏迷中停止了呼吸。“唉,挺不错的小姑娘。但是为什么在那个见习游击者之后,我总是感觉不够呢?”黑衣少女处理完尸体后,又自言自语道,“算了,再去找找猎物吧,希望她那个废物歼灭者能来,我也好尽尽兴。”

在多次演练,把合击技能和伏击推演练习很多遍,又准备了一些对付吸血鬼的魔道具后,赛琳娜终于在一个多云的上午换上一套崭新但作过个人化伪装处理的冒险者装束,分发了驱虫的药草粉,再次踏入了符拉迪沃郊外的幽深林地。铅灰色的乌云覆盖着天空,阻挡阳光到无法形成影子的程度。出发前精灵曾分析,吸血族会被阳光削弱,但毕竟人类主要在白天进入林地,所以这样的阴天对那个黑衣少女来说是个很大的诱惑,小队沿着一般猎人和采药人会走的路径逐渐往森林深处走去,也能在沿途不时遇到一些。

赛琳娜知道克里斯托不会用有关不知道何时才能抓获的吸血族信息惊扰他们,只在心底祈祷这些平凡的人们能平安无事。这是她十几年来第一次组成队伍,不过她所期盼的和同伴说说笑笑的场景只能留待下一次,因为按计划,三人之间各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克里斯托毫不隐蔽地在前方散发魔力探索着开路,最擅长在林间潜行的精灵则暗中充当衔接的角色,远远地跟在克里斯托后面,也不时检查跟随的艾瑞斯伪装是否完善。不需要抹泥贴树叶,或者在衣服上插满树枝之类的小伎俩,她也具备精灵特有的能与树林融为一体的特性,在一阵风吹过摇曳枝干发出的沙沙声中能移动到非常远的位置,踩上断枝也不会发出比一般野兽更大的声响,默默无言地潜行着,直到从树叶间瞥见前方的克里斯托突然停下,指尖亮起又熄灭了两次红光—这是和吸血族近距离接触的信号—赛琳娜才跟着停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拨开灌木,开始朝艾瑞斯的方向靠近。她很确定,拟定计划到此为止的部分,算是成功了。

伊莎贝拉在行人较多的林间小道旁埋伏着,由于是阴天的缘故,她的行动力并没有受到什么限制。过了一会儿,她眼前出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她个头不高但是十分干练,炯炯有神的双眼透着坚毅和果决。“嘿嘿,这是我喜欢的类型!”伊莎贝拉心中暗喜,不过她又看到了那女子身前佩戴的歼灭者徽章,“克里斯托?她真的是个废物吗?没有一点伪装防范?”虽然有一丝疑惑,但是这种到嘴边的肉她是不可能放跑的。她在手指间凝聚了两道血流,对准克里斯托的双腿,以极快的速度发了出去。“呲呲”没想到克里斯托的反应非常迅速,她的手指尖也发出两道红光,形成的法力流立马就把血流变成的两团血雾。“没想到你还是有些实力的嘛,你这个最废物的歼灭者”伊莎贝拉现身站在克里斯托的面前,冷笑着说,“现在就转头跑吧,要是你速度快的话,说不定能活过今天。不然,可有你受的!”

“我可不这么觉得,”克里斯托冷笑了一声,左右手一晃,又是两团红光在左右手心蓄势待发,在充盈魔力荡起的疾风中衣袂飘扬,四周的树木也被吹得哗哗作响。她看过赛琳娜大致标出的地图,知道自己至少要拖半个小时。不过如果对方实力不如预期,她也不介意当场把黑衣少女轰得行动不能然后直接来一天的斯班克惩戒—毕竟这里树枝那么多,不缺工具。“倒是你,就算逃跑,你也躲不过斯班克神的制裁。亵渎神明,袭击平民,伤害神职人员,侮辱教会……这可不是一两顿惩戒就能解决的,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们自有治疗的方法,让你一笔笔偿清所欠下的罪孽!”

“哈哈哈哈哈”伊莎贝拉狂放不羁的笑声在森林中响起,声音之大把周围的鸟儿都惊飞了,“天下谁人不知你是靠狗屎运上位?待会儿一定让你好好回忆回忆!”说着,暗红的血液不断从她手中涌现,渐渐形成血雾将自己包围在内。随着浓度不断增大,克里斯托已经难以分辨伊莎贝拉所在的位置。突然,几道血柱激射而出,从不同方向覆盖了克里斯托几乎所有的要害。

“……”对方声势浩大的攻击让克里斯托略感意外,如果自己按照这个输出当量,没有补充的话不出一个小时非把魔力耗尽不可。是因为对方的魔力储备量超乎自己的想象,还是对方已经志在必得,亦或是另有玄机?…….如果是无谋的第二种,那先前让赛琳娜和艾瑞斯守在一旁准备车轮战就能轻易拿下了…..不过留给歼灭者思考的时间到此为止,她毫不退让地把输出当量提升到同一级别,双手连挥,左手射出几道同样凌厉的飞针将血柱打散,右手光团散成一片细细的针雨密密朝血雾射去。

血柱被打撒,形成血蒸汽飘散在空气中。而打入血雾的针雨显然是命中了敌人,但是一来血雾中针雨的魔力会被大大削弱,二来伊莎贝拉快速愈合的能力在血雾中更加强大,所以除了让血雾变浓之外,好像再无作用。“这种魔力输出方式总会耗尽的吧”伊莎贝拉想,“如果是想那个精灵一样无限制的话,就很难办了。”想着便在血雾中如同鬼魅般的大笑:“哈哈哈,你很强,我承认!可惜你遇上的是我,希望你下辈子不要再看到我!哈哈哈哈哈!”说完,伊莎贝拉周围的血雾逐渐聚集在她身旁,她意识到以克里斯托这种攻击方式让她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是没有用的,所以便让更浓的血雾聚在身边,用来防守。

半小时后“就这样吧。”赛琳娜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不敢大意地反复检查着面前的成果:一千五百斤的铁砂,全部灌在先前艾瑞斯被折磨房间那面放置刑具的墙壁后,并且在特定的位置埋放了增幅用的魔道具,待黑衣少女伸手取工具时,在精灵魔力的催动下化作数十把利剑破墙穿出,就算真是不死之身也要被串得动弹不得。凭借赛琳娜一点点通用地属性的基础元素魔法,用一层薄薄的土壤再加一层野草,短时间也足以让灌入铁砂的位置和周围的地面融为一体,除非往下挖掘否则不可能识破。

至于克里斯托,她身上藏了可以被磁力感知的铁片,或者退一步,委屈她再挨一轮打,隔着土壤赛琳娜也能凭声音准确定位,不会误伤。此外—现在赛琳娜还是险些为此分心,缓了一会才继续精确计算起各处铁砂应当注入的量—歼灭者出发前受过教会的帕德欧魔法的祝福,让精灵又看了一场两瓣臀肉被固定着惨遭板子蹂躏的剧目。当时的严厉程度可以说是让全程旁观的精灵惊讶到心疼的地步,事后看着克里斯托萎顿的模样,赛琳娜那银色的细眉毛少有地拧作一团,情不自禁上前,用力拥抱了她一下,说了一句压抑的”辛苦了“,暗暗立誓:一定要消灭吸血族。但这也意味着即使诈败,不花个几天时间破解,吸血族也利用不了她的血液来恢复体力,真是天衣无缝的计划。不同于艾瑞斯的紧张不安,精灵的长耳能察觉很远处的动静,因此在完成伏击准备的过程中赛琳娜镇静自若,很确定对方依旧没有出现。检查了完毕后她以精灵族的独到眼光给艾瑞斯选了一处灌木丛,自己则艺高人胆大地选择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分别藏身其中。此时距离和克里斯托分别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她不介意继续等下去,毕竟时间越长,意味着吸血族消耗的精力越多…….就越难逃脱布下的陷阱。

随着不断的射出血流然后变成蒸汽,伊莎贝拉意识到克里斯托的魔力正在慢慢衰弱,到最后甚至连她的身体都碰不到了。“是时候结束了!”她大喊到。这时周围已经布满了血蒸汽,强烈的血腥气让克里斯托不断作呕,但伊莎贝拉却是越来越得心应手。她吟唱着,这些蒸汽迅速地凝结成血滴,从四面八方向克里斯托飞去。虽然还在不断射出魔力针让这些血滴又变回蒸汽,可是不久蒸汽又变成血滴飞了回来。这些血滴逐渐汇聚成血池,将克里斯托包裹在其中。克里斯托好像对此毫无办法,她的衣服里里外外全部被鲜血浸染,散发恶臭。突然,伊莎贝拉双手一抓,血池立马凝固成固体,高浓度的血块化作结实的绳子,将克里斯托牢牢捆住,动弹不得。

“歼灭者不适合一对一。”在被血绳束缚住的一瞬间,克里斯托瞬间回想起这句以前游击者前辈对她说过的话。在刚刚的战斗中她已经隐隐约约触碰到这段记忆,只是刻意避开罢了。游击者和歼灭者同属教区之鞭,但前者的地位要高不少。不服气地问起前辈时,她只丢下了这一句话。那时克里斯托并没有放在心上,潜意识里和其他歼灭者教友们一样,认为攻击力的突出足以使她们像游击者一样应付各种敌人—在绝大部分情况是正确的:敌人被迫应付歼灭者的凌厉攻势,因而也缓解了后者的防守压力—直到遇到了面前的吸血族,一般的伤口根本不放在心上,继续大胆地对攻,终于使得自己防御手段缺乏的弱点暴露无遗。她心中泛起一丝惭愧,闭上了双眼。

赛琳娜那边可能还以为自己完美地完成了诱敌任务,但她获救后是不会隐瞒的。如果没有这一令她略感心安的后手,自己真的要惨遭羞辱和折磨至死了。另外一项幸运的是,在出发前她接受了帕德欧的祝福:还是最强力的那一种,堵上嘴,蒙上眼,固定住手脚,不给说话,使眼色或者做手势反悔的机会,然后是符文板子那狠辣的抽打,慢慢给她施加对抗吸血族的神圣魔法。当时她只能挺着被好几个软枕头高高垫起的屁股,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眼泪止不住地濡湿遮眼的纱巾往下流;以为结束了自己很快就要被松绑,敷上缓解屁股上剧痛的清凉药膏,结果等来的是第二轮让她哭得更厉害的仪式,挣扎得仪式架嘎吱作响,然后是第三轮,到赛琳娜用闲来无事调制的复合药膏,一种教会的治疗品和精灵草药学知识的完美结合,来给自己上药时,已经精疲力尽得叫不出声了。不过正因为此,自己的血液已经有了一层强力的保护,在好几天内不受任何吸血族魔法的影响,即使用刀割出来也不能转化为吸血族的魔力。她闭着眼庆幸着自己的选择,听见伊莎贝拉越走越近,来到自己身前。

“哈哈哈”伊莎贝拉得意地大笑着,把已经被死死捆住的克里斯托背在肩上,因为克里斯托已经彻底丧失行动力,她甚至都没有一丝想要取血的意思,只是用手不停玩弄着她的脸颊,“准备好了吗?要不要现在先让你就地解决一下生理需要?免得待会儿失禁就不好了。”当然她也不是真的想让克里斯托去方便一下,所以沉默也是在意料之中。她还是一边揉搓着克里斯托的脸颊,一边说出些羞辱的话来调戏她,当然回应她的只有沉默。到了地窖,伊莎贝拉就迫不及待地用法阵将克里斯托以同样的姿势固定在空中,然后解开血绳,封印住她的嗓音。就算是隔着被血浸湿的裤子,克里斯托下身美妙的身材还是一览无余。被血液浸湿的衣服已经可以被她的魔力操控,她慢慢脱下了克里斯托的外衣外裤扔在一边,但她却没有继续脱下她的内衣。伊莎贝拉陶醉地欣赏着,不由得发出呲溜呲溜的吸口水声。她用手隔着内衣揉搓着,感受她臀部的弹性和质感;随后又慢慢扯下,欣赏那白皙的皮肤慢慢曝露的盛景;最后再次用手慢慢抚摸着,体会她皮肤的光滑细腻。整个过程如同品酒师在欣赏刚刚买来的高端红酒一般。“你自己也心痒难耐了吧,别急,我这就开始”说着,伊莎贝拉朝着那面挂满工具的墙壁走去。

“这强烈的既视感”藏在树上的艾瑞斯听到下面传来的声响,心里默默地想。她仿佛能够看到伊莎贝拉那变态的神情和不堪的动作。她看了上面的精灵一眼,发现她已经准备发动术式了,便急切地拔出佩剑,准备在术式发动后立马进去了解这个给过她最痛苦回忆的吸血族。(已编辑)

”……“果然是把衣服脱掉了,赛琳娜心想,继续听着。虽然从刚刚传来的声音,还有铁片的路径已经足以定位,但如果对方事后调整了位置那就会很危险—这是仅有一次的机会,克里斯托甚至提过最好等几轮经过后吸血族得意忘形时,再出手这样成功率比较高,但赛琳娜现在决定不等了,一来对方那糟糕的语调已经足够得意忘形了,二来,她已经不想让这个完全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的孩子倔强下去了—唉,在精灵的漫长寿命面前,人类都是孩子,而且她们行为间的急切也确实很幼稚。靠在大树的主干上赛琳娜全神贯注地感知着地下室中磁场和声音的变化,一片树叶轻轻落在她的头顶,竟没有一丝摇晃。她几乎有透视眼般,可以确定地底下每一个瞬间吸血族所踩上的地板,然后在后者指尖触碰上工具的一刻,把积蓄已久的魔力一口气汹涌放出。铁砂在魔道具的助力下急剧变形硬化,毫无障碍地破开地牢外墙,化作尖锐突刺直插向墙后的伊莎贝拉,整个过程还不到一秒,一直延伸到最大不伤及克里斯托的长度。随后精灵立刻跃下,下落到一半时手中已握紧了一把汇聚起的铁砂刺剑,凭借磁力的缓冲稳稳落地在地上,朝地牢入口冲去。

就在伊莎贝拉手触碰到墙上工具的那一刻,墙后面立刻传来一声巨响。十支暗黑色的巨剑势如破竹,穿过墙壁向她飞来,虽然她奋力躲过其中的几只,但是还是有五支飞剑命中了她的胸口和四肢,将她牢牢定在地面上。这五支飞剑重量惊人,伊莎贝拉竟然无力抬起其中的任何一支,只得趴在地上做无用地挣扎。

听到巨响,艾瑞斯立马提着剑破门而入,看见被死死钉在地上,却还在奋力挣扎的伊莎贝拉,艾瑞斯收起佩剑,把每把巨剑都向下插了插,直到伊莎贝拉再也无法动弹才收手。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