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
本文为尼小诺原创

认识她,就像是阴天被一滴雨砸在了头顶,伸手望天,却发现并没有下雨。缘分或许有些牵强,倒像是一种巧合,如果是别人砸在了头顶,也许就并不是她了。说起这段经历还是夏天的时候,炎热的天气炙烤着这座没有耐心的城市,催促着人们急急地赶路,油的发亮的道路像是铁板,撒上孜然就可以溅起阵阵花火。直到晚上这股热气并没有消散,与朋友聚会后的宿醉并没有让我有任何些许的释放,反而肠胃的反应和唱K后嗓子的阵痛令我更加沮丧。回家后在经历了一阵难熬的上吐下泻后,便直接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早晨醒来的我,发现自己躺在并不属于自己的床上,周围的摆设也有些奇怪,第一反应便是这并不是我的屋子。我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已经10点多了,

“不好!早上9点还有一场会要开啊?我这不是已经迟到了吗?”

可是仔细一看却发现,这根本就不是我的手机啊?我赶紧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是一件陌生的小熊图案的卡通睡衣······依着自己这种要强的性格怕是八辈子都不会买这种睡衣的。

突然有种奇怪的想法涌上了脑袋:我这是穿越了?

既然不属于我的世界了,岂不是会议也不用去了?我有些开心的翻下床,还好不大的房间里有一个落地镜,可是站在镜子里的是另一个女孩的模样,身高相比我原来的大高个子矮了一些,好像只有一米六五多一些,五官精致有些可爱,眉眼之间透露着一丝清纯,完全就是一副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模样。

“这小姑娘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呢。”我心里想着,可是还是有些怀念我之前的那副样子了,唉,怎么会这样呢。

我决定重新认识一下现在的自己。

我开始在房间里探索起来,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旁边整整齐齐摆着一些笔记本,桌上的小书架里还有一些经济学的课本和初会的辅导资料。笔记本上整整齐齐的记着笔记,还有小纸条在页边贴上了可以方便查找的书签。

“看来还是个学霸妹妹呢。”我心里想着开始一个抽屉一个抽屉的拉开,抽屉里都是一些杂物,化妆品面膜还有常用药品什么的。只是最底下的一个抽屉是上着锁的,怎么也拉不开。我抬头望了望房间,发现衣架上有一件外套,在口袋里探了探发现了一串钥匙。

在挨个试过之后,抽屉的锁被我打开了,抽屉里竟然摆着一把檀木戒尺,戒尺一旁是用来装戒尺的布袋。我把玩着戒尺,轻轻在手心里试了试,还挺疼的。

“这小家伙,不会还是个圈里的吧?”我暗暗想着,心里倒有些期待。

正当我陷入自己的幻想时,电话却响了起来,备注是一个单字‘姐’。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接通了电话。

“喂?”

“还喂,姐都不会叫了是吗?”电话那头的语气严肃的有些生气的样子。

“额···姐···”

“你睡迷糊了?不是说早上九点吗?人呢?”

“啊····?”我突然觉得有些后怕,不会是没有去开会被发现了吧?可是我的通讯录里没有这个备注啊?

“啊什么啊?睡过头了是吧?带着你的作业来找我!”

“可是···姐,在哪啊··?”我有些诧异,便脱口而出。

“我家啊?怎么,我家在哪都忘了是吧?你可真行了!给你10分钟,晚了后果自负!”

那边的声音戛然而止,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什么心情,只是我现在有些蒙了。我拿起那部手机,还好手机有指纹解锁的的功能,可以试出来。我习惯用食指,可是并没有解开,手机震动的嗡了一下,像是对我提出了怀疑。想了想使用习惯,我试了一下中指,结果还是震动的嗡了一下,对我提出了更多的怀疑。仿佛发现了今天使用它的主人有些奇怪。

“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手机呀?”

试了好半天,终于是打开了手机的锁定。我硬着头皮翻找了半天聊天记录,才从半年前的记录里翻到了一个小区的地址。在衣柜里胡乱翻找了一件寸衫和一条短裙便出门了,走到半路才想起来好像是要带什么作业,又折回去将课桌上的几本经济学的资料用布包装着跑出门。路上的景致显得有些复古,好像只有小时候才会见到这样的大帆布招牌。翻了半天也没有从手机里找到个像样的地图软件,问了沿街商铺的大叔大妈才勉强找到了记录里的小区。

我在小区里转悠了半天才找到那栋楼,老式的防盗门铁皮耷拉在铁栏杆上,仿佛用手搓一下就能掉下来很多。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刚准备敲门,门却突然开了,伸在半空中的手愣在了那里,门里的姐姐也被愣了一下。

“你今天怎么了?这么晚才来,我都要出去找你了!”

“我····”

“别我了,赶紧进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姐姐拉着我进了屋,屋子里不大却非常整洁,我蹑手蹑脚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换鞋啊,愣着干啥?今天吃错药了?”

厚实的巴掌拍在了后脑上打得我一机灵,我捂着头暗暗皱眉,将鞋子脱下放在一旁,她却抬手把我耳朵揪着像拎小朋友一样把我拎进了屋。一直到房间里她才放我下来,我痛得大叫,不停的揉着耳朵。她像是轻车熟路一般,坐在床上,一把将我往她的腿上一拉,我突然觉得这姿势有些不妙,可刚想着呢裙边就被掀了起来,紧接着纤细的手指插进了我腰间的内裤,马上就要把它们拉下来,我猛地回头拽住了她的手

“你干嘛啊?”

“什么干嘛?揍你啊!我看你今天真的是吃错药了···”

她的左手一把拽住了我刚刚阻止她的胳膊,反绕了一圈便被她别着摁在了后背上,右手熟练的将我的内裤扒拉到了大腿上,我刚想挣扎,可一动双腿内裤就失去了支撑,一下子滑落到了脚踝上,随后又落在了地上。

“你动什么?迟到一小时加不听话,看来你今天是真的吃错药了。那我就有必要好好给你长长记性了。”

“啪!”

她的巴掌突然响亮的抽在了我的光屁股上,我疼的叫了起来,刚想挣扎就被她摁的死死的。

“啪!”

巴掌又重重的落在了另一半的屁股上,我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烫了起来,不停的想着自己虽然也是圈子里的,但毕竟是主啊,怎么会在这被打着屁股呢?还是光着屁股挨打。不过眼下来看,我必须先挨完这顿打,才能想接下来的事情。我似乎成了一件玩具,她把玩着,并不着急,我把头埋低,像是一只大难临头的鸵鸟,想把自己藏在土里。她的手臂摁着我的腰间,手上有规律的拍打,就像是惩罚自己的女儿一样。

不过很快这种疼痛不再那么明显了,反而有一些特别,巴掌的声音是有魔力的,双臂似乎被一种力量侵蚀而瘫软,而这种力量传到了眉间,控制着我的呼吸,把我带到了另一个领域。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心间放了一块刚刚拨开的糖,不一会儿就吸引了无数的蚂蚁,每一个触须都勾动起皮肤上的毛孔,随着律动电击着脑中的每一个末梢。随后,她打在我身上的每一下都伴随着我的轻哼,这种感觉不像是疼,倒像是一种瘾。

她似乎觉察了我的异样,手上加了力度。是疼,疼又把我唤醒,像是经历了一次奇妙的战斗:一只天使和一只恶魔在战斗,恶魔把我摁在水里,天使把我拉上水面。身体像是被撕扯着,心头的痒和身后的疼在争夺着我身体的最终归属权。

她的巴掌停了下来,在我的帆布包里翻找着什么

“给你布置的题,写哪去了?”

“啊??”

“怎么给我的这个设定里,这个小丫头这么不乖啊!”

我心里暗暗想着,要是自己是这个小姑娘的主,一定会把她的小屁股打烂。可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眼下我才是那个小姑娘啊!如果我是这么想的,那眼前的大姐姐岂不是······

“作业也不写,我说怎么不记得见我呢,小屁股不想要了是吧······戒尺呢?”

她将我从她的腿上弄下来,我没撑住一把摔在地上,她却以为我偷懒,朝着我吼了一声

“跪起来!问你话呢!”

我吓得赶紧跪直,愣的懵懵的,完全没办法将这悬殊的身份转换过来。这才想起来,当时在抽屉里找到的那把黑檀木戒尺,心里后悔的很彻底为什么不把它带过来,如果有后悔药的话····啊不对,要是带过来,岂不是要被那戒尺打屁股吗?那戒尺打在屁股上·····还好没带。

“我我我···我忘在家里了···”我支支吾吾的回答,心想着没有工具,这场惩戒应该就能快点结束了吧。

“忘了?啊···行,等着”

她起身从床头拿出了一样红色的橡胶板,我可太了解了,那是小红······

“既然忘了,那就用这个吧!”

“别别别···别用小红啊,那个疼····”

“哟,我没给你见过,你上哪知道的这个名字?疼···疼就对了,不然记不住!”

我听了腿差点软下去,看着她拿着那小红一步一步的朝我走过来,就像是一只狮子,走向一只孱弱的猎物,绝望、惊恐,我不禁抖了起来。她不紧不慢的重新坐好,拿着小红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大腿,我知道这顿打再也躲不掉了,便慢吞吞的站起来重新趴到她的腿上。

“啥啊?起来!”

“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问的有些蒙圈。

“衣服脱了···”

细语轻声胜过了每一句命令式的吼骂,我不太流畅的解着裙子,双手伸进腰间,短裙也掉在了脚下。我双手本能地挡住了前面的羞处,想着自己本来是主,可在这世界里怎么成了贝啊?刚才的一顿巴掌直打得屁股上现在还隐隐作痛,可接下来这顿小红可怎么挨啊···

“还有上面···”她拿着小红,点了点我的肚子。

“啊···?”

“动作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我双手不情愿的解着衬衣的纽扣,缓缓脱了上衣丢在一旁的床单上,又将内衣脱下摆在衬衣上。我静静地站在了她面前,害羞给我的脸上染了色,让我的双腿发软,我一刻都不想这样一丝不挂的站着,双手紧紧贴在胸前却发现羞处还露在外面,手忙脚乱的竟一时遮不过来,她看着我这滑稽的样子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现在知道羞了?早干什么去了?趴我腿上来···”

她温柔中又带着一丝严厉,仿佛一切都不可置疑,我缓缓弯下身子,趴到了她的腿上,双乳的追涨感让我本能地用双手撑住了地板,她腿上牛仔裤粗糙的质感触碰到了肚子下敏感的皮肤,又不自觉向上撅了撅屁股,脚趾轻轻点着地板。她看我总算是安分了下来,便将腿微微分开,我感觉脚尖离开了地板,双腿完全被悬空了,我突然紧张了起来,撑住上身的手臂也不停颤抖了起来。

她把小红轻轻在我的两片屁股上点了点,随后又拿开了,我感觉风声逐渐靠近了自己的光屁股,猛地一下,屁股上便挨上了打。

“啪!”

疼痛在我的左半边屁股上炸裂开来,随后又迅速刺穿了我的后背,像是一箭射在了我的大脑里,迫使我喊了出来。身为主的我清楚的知道,小红的疼痛会是多么的强烈,可如今真的打在我自己的屁股上,竟然是这样的难熬的疼痛。

“啊!”

一种像是能抽离皮肉的疼,左右循环着在我的两片屁股上炸裂开来。虽然这身体并不是我自己的,但我的意识却能清楚的感受这一切,她的每一下都是十足的、不带水分的抽打,每一下都会让我不自觉的抽动着那无助的两块肉,每一下都伴随着我绝望的喊叫。疼痛让我的双臂颤抖,撑不住自己的上身,便猛地栽下来,我本以为会一脸砸在地板上,可这小妹妹的上半身没有那么长,虽然失去了双臂的支撑但还未触及地面,只是悬在半空无助的吊在姐姐的腿上。

“啪····啪”

屁股上的疼痛不断的袭来,我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还在被裸罚的羞耻,悬空的上身和双腿让我完全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可能的抵抗动作,只能被动的忍受着小红的抽打。我的内心渴求着,渴求着她能快点结束,渴求着她能饶了可怜的我,不打的那么重。可迷惘中我的脑海里有另一个相反的愿望,我渴求着能慢点结束,渴求着下一板疼痛的抽打。我似乎经历了一次奇妙的战斗:一只天使和一只恶魔在我的意识里发生着战斗,天使让我喊出放弃,恶魔捂着我的嘴不让我说。我并不清楚谁赢了这场战斗,只是感觉姐姐手中的小红慢慢停了下来。

疼吗?”

我点点头;

“这样的力度受得了吗?”

我显得有些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还要继续吗?”

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你要是默认了,我就继续了”

我没有做出回应,而是重新用双手撑起了上身,努力向上撅了撅已经红肿不堪的两片屁股蛋,闭上了眼睛。

“啪!”

“啊!”

这次的疼,比刚才的更加强烈。打在红肿屁股上的小红显得更加难熬,尖锐的疼伴随着嵌在皮肉里的酸,让每一下小红都显得更残忍。疼痛让我蹬直了双腿,每一下都可以让我伤处的肌肉剧烈痉挛,每一下都足以让我后悔刚才的决定。不过,那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我感觉双腿间似乎有一些液体在流动,顺着我的大腿如蚊蝇一般的叮咬,总是幻觉着液体流过的地方泛起了一行叮咬过后的肿包,疼痛又能缓解这种奇痒,同时好像流出了更多的液体。

我好像陷入了一圈没有终点的死循环。

屁股上难捱的疼痛,抓挠着克服它的奇痒,直到被抓的破皮,这是一种久违的疼,又是一种没有体会过的痒,这是我当主动时,完全没有体会过的感觉。疼痛战胜了不可忍受的痒。而疼似乎并不满足,需要更疼才能把你唤醒,它唆使着,像是破皮的伤口,像是想让你把酒精倒在伤处,让你失声痛哭,让你惊叫呼喊,让你获得释然···

而最后拯救我的,依然是疼,让我恢复理智;当快感消失,唯剩下身后的阵阵疼痛,大姐姐轻轻将我扶起来,让我在床单上趴好。我趴在床上,她望着我挂满泪痕的脸,而我却隐隐盖住了嘴角的笑。她轻轻抚着我已经凌乱不堪的头发,摸了摸我的头顶,我害羞的将头埋进了胳膊。

我感觉到她也把额头轻轻贴在了我的额头上,随后是她的脸颊,又轻轻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我像是浑身触电了一般,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贯穿了自己的灵魂。

“谢谢你~姐姐”

我把头埋进了手臂,她把我搂进怀里。

“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说谢谢哦~”

“啊···第一次说嘛?”

“不过,我也是第一次打你这么重····下次可不许这么不乖了!”

她的手指轻轻在我的鼻尖上刮了一下,我开心的冲她笑着,丝毫不记得眼泪此时还挂在脸上呢。她从冰箱里拿出准备好的冰块,用毛巾裹着放在我红肿不堪的光屁股上,轻轻揉着,冰敷缓解了屁股上的疼痛。姐姐留我在家吃了午饭,见我被打肿了屁股,还端着饭碗来床前喂我一口一口吃着。光着身子虽然让我有些不好意思,可是美食的味道还是让我把这些都忘的一干二净。吃饱之后,我也觉得没有刚才那么疼了,姐姐将我扶起来,又帮我把衣服穿好。

“下个星期,把这周的和上周没写的补上!到时候我检查,你要是再忘,就把你的小屁股打得更肿,听到了没?”

“听到啦!”

从姐姐家出来,我便拖着一屁股的伤,往家里走着。这段路不远,走一遍便可以记住。我回到家,屁股刚一挨上椅子便疼的弹了起来,龇牙咧嘴的不停的揉着伤处。我没有办法,将床上的枕头垫在椅子上才勉强坐下,忍着隐隐的阵痛,开始补着那份作业。其实前面的讲义中稍微找一找便可以填出来,一下午的时间,不仅补完了之前没有完成的作业,也做完了下周的作业。

我站起身来,感觉内裤似乎紧紧地贴在了屁股上,我刚想整理一下,却发现好像比我想象的要更紧一点····它好像粘住了。我几乎是嚎着才将内裤和屁股分开,我脱下短裙和内裤,站在落地镜前检查自己的屁股,还好没有破皮,刚才粘上应该只是坐的时间太久了。

我感觉肚子有些饿,一看表已经六点多了,找了一圈也没有在房间里找到吃的,我显得有些失望。便一下躺在床上,屁股上的疼痛让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但折腾了一天总归还是累得不行,缓缓地我进入了梦乡。

半夜,我被尿意惊醒,一睁眼,我竟然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似乎下午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我自己穿着制服躺在床上,手机也只剩12%的电量,在一旁提示我要不要进入省电模式。我把手伸进内裤里,摸了摸屁股,发现根本就没有红肿的迹象,仍然好好的在那里。

方便之后,我在镜子前又看到了熟悉的自己,熟悉的脸,熟悉的着装,我还是有些怀疑,在镜子前我缓缓脱下内裤,仔细检查,发现根本没有受伤的痕迹,仿佛被小红抽打的红肿不堪的屁股,像是梦里出现过的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枕头完好的放在床上,并没有出现在椅子上。房间的书桌也没有任何作业本,只有一堆被翻得杂乱的物品。

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么深的印象,那么真切的痛感?

难道···不是梦?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