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诸葛榕轻轻的敲了敲门,沉浸在游戏和音乐世界里的袁皓筠一点感觉也没有,等不到回应的诸葛榕便自己推开门,而那个应该坐在书桌前学习的袁皓筠,全神贯注的坐在床上,手上拿着那个据说已经被皓枫没收的psp,耳朵上插着耳机,声音大的几乎连诸葛榕站在门口都能听见一些声响…

“哪来的?”没有多余的话语,诸葛榕直接走到袁皓筠面前,扯下她的耳机,不顾她惊讶的表情,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我…我…”袁皓筠在这短短十几秒之间受到的惊吓实在不少,先是被榕姐姐的出现吓了一大跳,再来又被向来面对她都是笑盈盈的榕姐姐脸上的怒容吓了更大一跳…

“话都说不清楚吗?”

看着眼前的榕姐姐,袁皓筠真的很难把她和刚刚那个笑着做饭给她吃的榕姐姐联想在一起,眼前这个人,简直比姐姐生气的时候,更是可怕,姐姐只是冷,而榕姐姐是除了冷之外,还多了一分不怒而威的气势,现在的榕姐姐不用说话,光是看着自己,袁皓筠就觉得很可怕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

“我我我…我从姐姐那里偷回来的”看情况已经不能再保持沉默了,袁皓筠心想,至少不能把稚空哥拖下水,只好自己一肩揽下…

“嗯哼,那你姐姐原本把这东西放在哪?”诸葛榕眯了眯眼,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皓枫放哪,但一看这孩子漂浮不定的眼神,诸葛榕便几乎确定了她在说谎

“呃…放在……放在她衣柜里”

袁皓筠只好胡乱编了个地方,诸葛榕听到后,只是笑了笑,心里已经完全确定袁皓筠在说谎,以皓枫的个性,绝不可能将这类东西放衣柜,而是会放在更巧妙的地方,但为什么皓筠需要骗自己呢?一定是想隐瞒什么,但现在已经是人赃俱获的情况,照理来说已经没什么好隐瞒了,所以,很明显的,应该是有共犯,既然有共犯,也很明显的,一定也只有陈稚空了…花了几秒的时间,诸葛榕便大概将整个事件都理清楚了…

“确定是这样?确定是你自己,去皓枫衣柜里,拿回了你的PSP?”诸葛榕微微勾起嘴角,眯着眼问袁皓筠,袁皓筠有些犹豫要不要实话实说,但又觉得榕姐姐没什么可能找出她在说谎的证据,于是就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说

“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诸葛榕看着她,又笑了笑,但袁皓筠却莫名的感到恐惧,于是诸葛榕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袁皓筠很紧张,想说完了,如果拨给姐姐,那谎不就被拆穿了?

“喂,稚空吗?我是小榕姐”

这句话一出口,更是将袁皓筠惊呆了,怎么会是打给稚空哥?如果说是打给姐姐,她至少还可以抵死不说出是稚空哥,但现在…

“你是不是,从皓枫那把皓筠的PSP拿过来了?”

“天哪天哪”(袁皓筠心里的os)

“皓筠被我发现,都跟我说了”

“别别别…稚空哥你千万别这么傻,榕姐姐在套你话呢!”(继续os)

“嗯,好,我都知道了,你以后别再这么胡来,会宠坏她的”

“靠…稚空哥你不是还是天才吗…竟然还被套话!!傻啊!”(再度os)

诸葛榕挑了挑眉,看看袁皓筠,刚才袁皓筠的反应她都看在眼里,袁皓筠发现榕姐姐在看自己之后,便立刻低下头

“要不要说说实话了啊?”

“呃…就…就…”

发现好像已经没什么能瞒的了,袁皓筠便一五一十的将当天的情况交代了清楚,讲完后便心想,完了,姐姐回来我完了…诸葛榕听完后只是点了点头,心想,果然不出我所料…

“嗯,你叫我什么?”

“叫…叫榕姐姐啊…”袁皓筠这下真被问傻了,问这,是什么意思啊…

“既然我也是你姐姐,犯了错,你自己应该知道要怎么办吧”

“啊?…”不会吧,榕姐姐要动手打自己?袁皓筠难掩脸上的讶异,傻傻的看着诸葛榕

“劝你别再浪费我的耐心”就这么一句话,袁皓筠便觉得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响起了警讯,尤其是某个部位…

“可是,那这样你还和我姐说吗?”就算要被打,至少也只能被打一次吧

“讨价还价?”诸葛榕又挑了眉,如果是袁皓枫在场,便会知道诸葛榕已经真的生气了,但可惜站在诸葛榕面前的是袁皓筠,所以并不知道…

“不是嘛…就是,好歹您要让我比较安心点嘛”

“加十下”诸葛榕面无表情的说着

“诶诶…不是,这…你要先答应我啊!”袁皓筠有些急了

“再加十下”诸葛榕还是依然面无表情

“榕姐姐,你这太不讲道理了吧…”袁皓筠急的有些慌了

没有再说话,诸葛榕一个箭步便将袁皓筠按在床上,直接要将袁皓筠的短裤扯下来,袁皓筠好歹也学过几年跆拳道和擒拿术,平时一般男生打架也不是她的对手,当然不可能乖乖就范,于是在诸葛榕分一只手去扯她短裤的时候,便使劲一个翻身,摆脱了诸葛榕的钳制,但诸葛榕像风一般的速度,又将袁皓筠一拦腰往自己的方向拉过来,袁皓筠见情势不对,便一个肘击打在诸葛榕的拦住自己的手上,但还没打到,诸葛榕便巧妙的闪开,这下袁皓筠反而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往后跌,诸葛榕则在她快要跌下去的最后一刻,扶住了她,并同时将她往前推,让袁皓筠整个人趴在床上,在袁皓筠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的时候,就一把又被拉到床缘,而且这次连裤子和内裤都没了…

“啪!啪!啪!”诸葛榕随手抓起一旁的衣架,左手压住袁皓筠,右手对着她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三下,皓枫可从来没让她要动手教训人之前,还这么辛苦的,这小鬼,很好…

“噢噢!!”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袁皓筠不禁叫出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诸葛榕一点也没有因为袁皓筠的叫喊而放轻手中力道,依然快速且大力的挥动着手臂

“啪!啪!啪!啪!啪!”

“这几下是打你刚才的反抗”诸葛榕的声音冷静的吓人,袁皓筠被压的动弹不得,心里的恐惧也因为诸葛榕的这几句话更加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诸葛榕重重的连续打了十下

“啊!!”这样快速且剧烈的疼痛,让袁皓筠忍不住喊叫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同样的速率,同样的力道,差不多的位置,诸葛榕又是狠狠十下

“痛…痛…”衣架和尺子带来的是完全不一样的痛楚,尺子虽然也痛,但至少接触面积比较大,衣架细细的,但带来的折磨却更甚于尺子,那种比较锥心的痛,袁皓筠是第一次感觉到

“刚刚那20下是打你讨价还价”

才打了这么几下,袁皓筠已经止不住的喘气,眼泪也因为痛楚和惊吓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榕姐姐的手劲绝对比姐姐还大…

“自己趴好”打了30几下,诸葛榕确定袁皓筠不会再敢乱跑之后,就放开了压住她的手,让她自己趴好,然后转身去拿了前几天袁皓枫用来威胁皓筠的木板,又粗又厚,那个木板是从隔壁数学老师坏掉的数学教学道具里拿来的,不过前几天袁皓枫只是吓唬了袁皓筠一下,没有真的动手,看到这个木板,袁皓筠不禁叹了口气,果然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啊!

“你自己觉得,应该打几下,嗯?”

“我…我…”袁皓筠觉得身后的这个女人比姐姐还要来的可怕…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啪!!我要的是答案”没有听到令自己满意的答案,诸葛榕抡起板子就是重重的一下

“噢…痛…”袁皓筠再一次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而大喊着,榕姐姐连打人的手法都和姐姐不一样,姐姐通常都会有些间隔,有些停顿,让自己有喘息的空间,但榕姐姐却让她完全没有时间去适应疼痛,很奇妙的是,当她每次觉得自己真的已经要喘不过气的时候,榕姐姐却又刚刚好停手

“呃…30…30下”袁皓筠只好说出一个感觉起来榕姐姐能接受而又不会多的离谱的数目

“嗯,好,那就照你说的,30下”

“啪!!啪!!啪!!啪!!啪!!啪!!”诸葛榕的力道比刚才用衣架的力道更大,木板打在屁股上,不只是声音大,板子所至之处,更是大面积的红肿

“啪!!啪!!啪!!啪!!啪!!啪!!啪!!”袁皓筠紧紧咬住被子,试图想在诸葛榕面前保有最后一点点面子,但随着数量的增加,这个愿望似乎是越来越难…

“啪!!啪!!啪!!啪!!啪!!”诸葛榕的板子一点都没有减轻,还是一样那么急那么重,没有一点的空隙

“嗯,15下,休息一下吧”诸葛榕冷冷的停下手中的板子,她知道袁皓筠已经快受不了了,不想她为了爱面子而硬憋着,所以诸葛榕选择让她休息,诸葛榕在心里叹口气,当时对皓枫,自己可没这么仁慈呢,看来隔代管教还是不一样呢…

袁皓筠喘着气,努力调节自己的呼吸,真的没有想到榕姐姐这么可怕,以前一直觉得奇怪,姐姐说榕姐姐之前也会动手打她,但之前榕姐姐对她总是笑容满面,一点也不像会动手打人的样子,今天她可以说是彻底体会到了…

“我要继续咯”诸葛榕难得的预告了,让袁皓筠至少稍微做了点心理建设…

“啪!!啪!!啪!!啪!!啪!!啪!!”

虽然说预告了,但打在身上的力道却一点也没有放轻,袁皓筠忍不住叫了出声…

“啪!!啪!!啪!!啪!!啪!!”

“剩下最后五下,我不打你,但等你姐姐回来,你自己和他交代,我会和她说我已经教训过你,但毕竟你是从她那里,把东西偷回来,如果她还是执意要打你,我只会让她打五下”

“榕姐姐…能不和我姐说吗?我以后不玩”袁皓筠知道,跟眼前的这个人谈条件,通常好像都没什么好下场,不过还是忍不住问了。

“跪着!听清楚了,我打你,只有极小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你玩PSP,我和你姐从来就没有不准你玩,重点是,你不能在不对的时间点玩,你姐为什么没收你PSP?”

“因为…我连续三天玩到三点…姐姐之前讲了我都没改…”袁皓筠有些理亏的低下头

“还挺清楚嘛,那你刚刚进房前跟我说要干吗?”

“说…说要学习…”袁皓筠的头更低了…

“头抬起来,看着我,玩PSP没什么,但不能过火,更不能为了玩而说谎骗人,然后再为了圆这个谎,而去编织下一个谎,我打你,是因为你说谎,而不是因为你玩PSP,懂没?”

“懂…”

“嗯,趴着吧,我给你擦药”

诸葛榕转身走出去拿药,袁皓筠才稍微放松下来,比起姐姐,榕姐姐给的压迫感实在太大了,那种威严和霸气,都是袁皓筠不曾看过的

“榕姐姐…你现在给我擦药了,等等我姐如果还要打我怎么办?”袁皓筠有些担心地问

“笨蛋,你姐姐才不忍心,每次动手打完你,她都很难过,看我已经把你打成这样了,她绝不可能再动手打你的,傻小孩”诸葛榕笑着轻拍了袁皓筠的屁股,袁皓筠心想:天哪,一个人怎么可以变得那么快…

“榕姐姐,你刚刚怎么会打给稚空哥啊?”这是袁皓筠一直的疑问

“呵呵,我刚刚拨的是这个号码”说完便在手机上按了几个键,然后拿到袁皓筠耳朵边

“中原标准时间,十七点三十七分二十秒…………”袁皓筠傻傻的看着诸葛榕

“那时候其实我已经知道你说谎,而且大概知道是跟陈稚空,但如果我推错了,还真的打了电话,不是很丢脸吗,于是我就拨了117,然后看如果我打给陈稚空,你的反应是什么,从我讲第一句话,你的脸上就写满了不安和担忧,我就确定啦!”

“我…我…我………榕姐姐,你阴我!!”袁皓筠愤慨的说着,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姜是老的辣!刚刚还在骂稚空哥笨,原来从头到尾被套出话的只有自己

“呵呵,小鬼,别跟我或你姐玩心眼~你玩不过的~”

诸葛榕坏笑的看着袁皓筠,袁皓筠则是像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看着诸葛榕,这时门口突然有钥匙声响起,她们都知道,是袁皓枫回来了…

“这…”刚进门的袁皓枫很显然的看不懂眼前的景象,皓筠趴在床上,一副刚被教训过的样子,难道是姐姐动手打了皓筠?可是姐平时都那么宠她,到底皓筠是做了什么,姐才会忍不住动手打她?

“袁皓筠,这怎么回事?”袁皓枫手中还拿着要买给皓筠吃的小点心,脸却一下子沉了下来

“姐…我…”袁皓筠无助的看了看自己姐姐,然后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诸葛榕,诸葛榕轻轻笑了笑,然后走到皓枫身边,将皓枫手中的小点心拿到皓筠面前

“吃吧,你姐买的应该都是你喜欢的,皓枫,我们到外面说”

袁皓枫虽然不解,但还是跟着姐姐到了客厅,诸葛榕并没有马上开口,反而是去冰箱拿了杯橙汁给袁皓枫,然后要皓枫坐下,自己才接着坐在袁皓枫身旁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嗯,当然记得”袁皓枫心想,当时的自己正靠在围墙边抽烟呢

“从我看到你的眼神,我就深深的被你那个很清澈的眼神吸引,开始对你有兴趣,于是才接下了代课老师的职务。皓枫,你一直是个很成熟的孩子,你应该不把我当外人吧?”

“当然不啊,姐,你怎么了?你是我最亲的人啊”听到姐姐这么说,袁皓枫突然有些急

“那,你的妹妹,自然也算我的妹妹了,对吧?”

“当然,姐,我不是介意你管教皓筠,只是觉得平时你那么宠她,肯定是她犯了什么很严重的错误,你才会动手的”袁皓枫这才松了一口气,但又开始担心起皓筠到底做了什么…

“嗯,是原则上的错误,不过我已经教训过她了”

“呵呵,姐,我绝对不会怀疑你惩罚的力度的,所以不会再动手罚她了”袁皓枫轻轻笑着,诸葛榕看着自己妹妹这样的笑,竟然有些怔住了,她真的没想到皓枫对自己是这样完完全全无条件的信任

“嗯,不过还有个人的惩罚就交给你了哦!”诸葛榕也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看来袁皓筠以后的日子真的不太好过了呢

“啊?谁啊?”袁皓枫一脸疑惑的看着姐姐,诸葛榕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袁皓枫说了一遍,袁皓枫先是愣了愣,然后眼冒杀机,诸葛榕则幸灾乐祸的笑了笑

“姐,我进去看看皓筠”诸葛榕心里知道皓筠被打,皓枫心里比谁都心疼,于是点了点头,轻拍了袁皓枫的背,便往自己房里走,袁皓枫走进房里。看见皓筠正专注的吃着自己买的甜甜圈,一点也没有发现自己进来了,袁皓枫突然动了点恶作剧的念头…

“你还好意思吃啊?”袁皓枫的声音冷的像冰一般

“姐…姐………”听见姐姐的声音,袁皓筠明显的吓了一大跳,吓的被口中的甜甜圈呛到,咳个不停,袁皓枫无奈地上前轻柔的为自己妹妹拍拍背,等到袁皓筠呼吸稍微顺了一点之后,才不重不轻的在袁皓筠头上拍了一下

“这时候胆子怎么就那么小,敢玩我已经没收的PSP,还骗你榕姐姐,胆子不小啊”

“姐…对不起嘛…”袁皓筠嘟着嘴,睁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袁皓枫,袁皓枫先是不以为意,袁皓筠便整个脸蹭进袁皓枫怀里,袁皓枫这才温柔的揉着妹妹的发丝,轻声的说

“这次看在你榕姐姐已经教训过你的分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再有下次你就自己注意点”

“知道了,姐~你…别因为这事跟稚空哥吵架哦…”袁皓筠看着袁皓枫眨了眨眼,她可不希望几乎没吵过架的姐姐和稚空哥因为自己而吵架

“这个我会处理的,你处理好你自己就好,别一天到晚的让我担心,你现在不好好准备考试,到时候你的保籍考不过,学校不发给你学籍,你可就得之后都待在台湾,只有寒暑假才见得到我哦”袁皓枫眯着眼睛提醒着袁皓筠

“啊!对耶…”袁皓筠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离你的考试还有一个月,我和你榕姐姐都会帮你,但重点是你自己要认真点,PSP我不没收了,可以当作你念书念累的消遣,但是我不希望你太沉迷,能答应我吗?”

“能!”袁皓筠用力的点了点头

“乖,甜甜圈别吃太多了,到时候晚饭都吃不下了”轻摸了摸袁皓筠的头,袁皓枫便转身去拿了帮卤蛋整理到一半的重点,卤蛋那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懒,又讨厌背,自己只好努力的将需要背的东西简化,然后逼着她背下这些重点,看见姐姐开始忙了,袁皓筠也乖乖拿起专门练英语听力的MP3,趴在床上练起英语听力…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