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心魅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为瑶心魅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你是主吗 2》的后记
本文为《你是主吗 4》的后记

第13章群里纷争1

贺君挂了电话转身,与床上凝视自己的人对视,陶渊瞬间反应过来羞红了赶紧坐起来,用被子严严实实裹着自己身体,可她能够感受到来自对方灼热的那道视线,如同实质般让她无处遁形。

“那个—”

“饿了吗?”她嗓子一堵还没成功出口,对方已经靠过来给她整了整头发问道。

陶渊下意识抬头,对上男人宠溺的眸子,笑着主动伸出手抱住贺君,埋在他颈窝:“嗯,饿了,肚子咕咕叫了好几次,有什么好吃的吗?”

陶渊不想有任何纠结,既然还在这个身份中,那这个男人就是属于自己的,而自己就可以随心所欲,理所当然享受他给与的所有宠溺和温暖。

贺君明显怔了下,实在是在一起也有一阵时间,陶渊都很被动,不过很快恢复正常笑着将人连被子托抱起来,往浴室走。

“干嘛?”

“洗脸刷牙,不然呢?”贺君半低下头戏谑反问,继而大笑出声将人放到地上,隔着被子拍了拍她屁股,“速度快点,衣服已经放在沙发上了,出来自己换,我们下楼吃东西去。”

浴室里,陶渊攥着身上被子,看着镜中散着长发的自己,那一双常年灰暗无波的眼充满了璀璨流光。

嘴角弧度出现,甚至逐渐上扬加深。

晚上,陶渊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群里热闹极了。

一个名叫【月】的,发了好几条消息,连续好几次艾特贺君。

不知道为什么,陶渊下意识一阵紧张,那种对自己所属物的占有欲在内心开始发酵,斜躺着的动作也慢慢撑坐起来,很快就有人刷屏打趣。

【月,你是不是也看上明大神了?我去,这名片很让人多想呀。】

【月?那连起来不就是明月。】

【对对对,还真是,你们是不是认识?哇塞,我现在脑子里已经有了很多片段。】

【快快满足以下我们的好奇心吧。】

陶渊一时间手指都在发抖,好几次想要说上一句都选择了退缩,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畏惧什么,明明那个人现在是自己的主,群里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可她却不敢出面宣誓主权。

那个叫【月】的说话了,模棱两可【什么认识不认识,群里各式各样的人,不都是从不认识到认识?就算是不认识也会很快变成认识。】

【哎呦,这是真有想法了。】

【明大神赶紧出来说句话呀?月,你是小贝吗?】

【对。】月紧跟着回复。

一时间,群里更加热闹,实在是这个突然出现的【明】引起了大部分人兴趣。

毕竟,因为陶渊跟贺君的事情不知道被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尤其是陶渊,引起了众多小贝的仇视,只觉【陶渊】根本配不上【明】现在突然多了个【月】看热闹的不在少数,幸灾乐祸的更是多。

【朝阳似火】:你们无不无聊?明知道【陶渊】跟【明】都在一块了,还乱说什么呢?

这个人,陶渊不认识。但是因为对方替自己说话,陶渊有了点兴趣。

很快,群里你一句我一句。

【确认关系了怎么样?多贝很正常呀。】

【就是,只是主贝关系,又不是夫妻,谁跟谁高兴,谁跟谁合适不就行了?整那么上纲上线干什么?】

【对呀,人家明大神还没说什么,你又是哪位?】

【行了行了,别人的事情我们也别掺和,各人有各人的玩法,谁也不能帮人家决定什么。】

【这不就是开开玩笑嘛。】

【明大神到底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不在我一会儿再来】

【我就想知道明大神什么想法。】后面紧跟着几个捂嘴偷笑的表情。

那个叫做【月】的没有再说过话,陶渊看着那些不断翻滚的信息,俨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个个都是看戏看热闹的姿态,气的胸口憋涨,手指飞快活动【@明这是我的主,更是我的人,我这人要么不玩,要么必须一对一,别人想怎么玩是别人的事,与我无关,但是我的人,谁也别想碰。】

随着陶渊信息发出去,手抖得更厉害,同时面对突然消停的群也伴随着无尽尴尬跟害羞,脸突然开始滚烫,盯着手机有点不知所措,吐出口浊气满是懊恼。

然而,没过多久想起提示音【@陶渊理这些没有意义的信息做什么?你可看见我回复一条了?一个小时后我就会到,给我留门。】

这条信息一出,陶渊憋在心口的郁结瞬间消散,嘴角弧度控制不住的弯起,兴奋的惊呼声将手机扔出去躺到床上。

并不知道,随着贺君那条信息出现,群里再一次炸锅。

而此时,手机另一端,书房中。

贺君掐灭手里的烟,对着电脑里的几个人冷声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分头行动,明天在高层会议上拿出你们最后的结果给我就行。”说罢,电脑视频中断,跟着屏幕一黑。

贺君站起来,拿起桌上几个零碎塞进口袋整理袖口就要走。

一旁沙发上的人抬起头,眉头轻蹙。

贺君头也不回交代:“东西都帮我送去公司,明天一早我会直接过去,不回来了。”

“你去哪?”

“需要跟你汇报吗?”贺君脚步一停,转身不温不火反问,下一秒阔步而去。

蓝森一脸郁闷,将手里东西合上嘴里嘀咕:“真是怪了,从来没有临时中断视频会议的现象,今天不但中断,中途还频频看手机,这可一点不像老板的风格,发生了什么事?”一边嘀咕可还不忘开始收拾东西。

毕竟,明天一早对方到达公司要是没有看到交代的东西,蓝森完全能想象到会遭遇什么样的暴风雨。

陶渊知道贺君马上回到,在床上打了一会滚就去了浴室,赶紧先刷个牙洗个脸,对着镜子一番整理确定自己形象没问题又对着镜子笑了笑,调整到最完美的状态出了浴室。

刚准备上床,房门被打开,陶渊愣了下快速转身。

说是一个小时呢?这才过去最多二十分钟吧?

看她愣住,贺君笑着关上门,一边换鞋一边道:“事情比我想象的顺利,所以提前了,不开心吗?”

“开心。”立时,陶渊笑弯了眼睛。

贺君一步上前,拦腰将人托抱起来,大步走向床边坐下,让她窝在自己怀里拍了拍她屁股道:“这间房是我名下的,当时为了方便所以定了个无期,你可以放心住。”

陶渊快速坐起来,来回张望一圈很快瞬间明了,恍然道:“啊~难怪两次见面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原来—”

“我今天下午给你学校去了电话,以你亲戚的身份。”

陶渊莫名一阵紧张,看着贺君不知所措。

贺君语气很轻:“你不会介意吧?”

“那倒没有。”陶渊说完半低下头,把玩着贺君的手指,“就是怕学校老师会多想,到时候会追问我。”

“放心,这些问题我还是会考虑到的,你毕竟还在上学,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之类是绝对不允许影响你的学业。”说罢,将人圈住,“只管说是院方一个亲戚表哥,因为最近家里情况特殊所以由我监督你的学习跟生活,他们不会多想。”

陶渊松了口气,觉得合情合理,点了点头。

“请了半天假,你明天一早先回家一趟,跟你母亲必须聊一聊,将目前的情况解决掉。”

“我不想回去。”

贺君表情变得严肃,拖着她下巴让她跟自己对视:“一辈子躲着?她就是再不对,好歹使得你的母亲,你前天晚上一跑就没了影,总要回去让她确定下你没事。如果还是坚决想搬出来住,那也要跟她好好谈,争取在她的同意下搬出来,我会给你安排个住处。”

“不用。”

“不用?”贺君惊愕反问,哼笑声,“你是觉得我在多管闲事,是吗?”

面对贺君突如其来的反问,陶渊愣了下。说实话,她确确实实在心里是有一把尺,即使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多么亲密,表现得如何暧昧,可说到底都只是一场游戏,彼此只是因为这场游戏而做好该做的。

至于别的—陶渊还是很清醒,贺君对自己的生活没有任何义务,她也没有任何资格接受对方什么。

贺君眉头一簇,表情沉了几分:“说话,有话你就说,不要总是闷着头不吭声,这个毛病你最好快点改改,否则以后有一次我打你一次。”

陶渊呼吸一窒,这人要不要这么不讲道理,瞥了眼贺君用力咬了咬唇瓣。

贺君真的作势要打,陶渊害怕了,一把抱住贺君的手臂开了口:“别打别打,哥哥哥哥—我我我—我就是在想怎么说,我就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而已,你你你—”

“该怎么说怎么说。”贺君没好气的推了她一把。

第14章群里纷争2

陶渊挠了挠鼻子,调整一番情绪深吸口气才又慢慢说道:“圈子这个地方我进来的时间不长,相比较你们这些大佬我只能算个小萌新吧?哥哥更是我找的第一个主,也是我实践的第一个人。”

“然后呢?”

“可我不是那种分不清状况的人,我知道圈子的意义是什么,现实意义是什么,我一直都很清楚,并且将两者区分的很明确。也许,有那么一刻或是一时让我沉浸在圈子这个不真实的梦里,可也仅仅是那么一刻一时,清醒后,我依旧知道生活该如何继续。”陶渊半低着头,说完用力咬了咬唇瓣。

贺君一时不语,就那么静静等着。

“你只是我的主,你收了我,愿意对我负责,对我好,对我用心,在我看来已经做到了一个主该做的,完全可以称得上合格,称得上是个好主。至于别的—你没有义务,我更不敢奢望。”

“想那么多做什么?进圈子的初心又是什么呢?你即便是忘了自己入圈的初心,那是不是也应该明确一点,玩它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快乐?如果都不能开心快乐,整天沉浸在纠结中,还有意义吗?这种时候再区分圈子或是事实还有意义吗?”贺君一字一顿说的很慢,同时语气很轻,但是每一个字像往常一样充满了威力,砸在陶渊心上。

陶渊诧异抬头,与贺君那一双深邃的眼对视。

陶渊蠕动唇瓣好久,只觉嗓子很干很堵却又说不出话,最后又只能选择沉默低下头。

贺君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小小年纪心思倒是比成年人还要重,想那么多不累吗?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就是提高成绩,就是考上一个梦寐以求的大学,是不是?”

知道陶渊家境复杂,从小缺爱,而她此时此刻的一切表现也都不过是种种经历留下的后遗症。一时半会让她改掉性子很难,而贺君要做的,就是尽量让她感受到温暖跟爱。

“哥给你的,是哥想给你的,你能理解吗?”

陶渊鼻子一酸,突然就觉得胸口涨得厉害,眼泪不听话的就要往外跑。

贺君抽纸给她擦脸,失笑:“怎么这么会哭呢?每次见你好像都要掉一堆眼泪才算完成任务似的。”说完托起陶渊的脸,快速亲了亲又道,“道理其实很简单,既然选择收了你,我便知道该怎么做,至于我做的这些也请你把心老老实实,稳稳当当揣好了,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强迫我做任何事,除非我贺君自愿,懂了吗?”一边说一边将人扔到床上,用力给她屁股狠狠一巴掌,“再敢乱想,屁股给你打成八瓣。”

“哎呀。”陶渊惊呼声快速爬出去,看到自己手机亮了亮拿起来查看,是一条小窗信息,是群里的那个【月】

陶渊这会儿才想到刚刚群里的情况,又打开群看了眼,几乎都在谈论自己跟贺君,各种猜测,大部分人都说他们两个人已经住在一起,更是有人开始分析贺君究竟是什么人。

“哥哥,你快要变成他们眼里的海王了。”陶渊笑出了声,将手机递出去。

贺君只是低眼随意瞥了瞥,对那些东西不屑一顾,对那些人更就不用说了:“没事把你以前的知识点赶紧背,不想背就用手抄,整天盯着群做什么?那些没营养的信息多看一眼都只是给自己添堵,难不成你还有别的想法?”贺君悠儿脸色一沉,语气都严肃了起来。

陶渊身子莫名一紧,赶紧将手机放下。

不过,还是没有忘记小窗的消息,看着贺君带着些许试探;“哥哥,你认识那个【月】吗?”

“认识。”贺君开始脱衣服,毫不避讳。

陶渊心脏一紧,虽然明知道自己管不着,也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吃醋,可还是忍不住心里一阵不痛快,憋着嘴不在说话翻身躺到了里面去,不想再跟贺君有任何交谈。

贺君解开裤腰脱了裤子,大大方方穿着紧身四角裤上了床。

陶渊余光瞥到吓得身子都是一紧,下意识往里面又缩了缩。但是不得不说,这个男人脱了衣服身材真是太好了,健硕修长的两条腿暗藏爆发力,精壮腰身最起码有四块腹肌了吧。

往里面侧了侧,躲过贺君视线,咽了咽口水,绝对不承认自己刚刚一瞬间的垂涎。

贺君紧挨着她,碰了碰她:“吃醋了?”

“为什么吃醋?你是我哥,是我的主,又不是找对象,你跟谁好跟谁有交情都是你的私事,我不会干涉。”

陶渊轻轻柔柔的话体现着懂事乖巧,但是并没有看到,随着她说完身后侧的人脸上情绪明显在变化,证明一件事:她的回应贺君并不满意。

当然,具体为什么不满意,贺君自己也不知道,单纯觉得陶渊的回应让他很不痛快。

“三年前的交情,是我的贝。”

“啊?”嘴上说不在乎,心里头不知道多计较,听到这陶渊没忍住惊呼声翻过身,直勾勾盯着贺君。

贺君捕捉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登时脸上紧绷的线条也开始柔和。

实在是,陶渊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很不高兴几个字了。

贺君半低下眼帘,顺手将人勾到怀里:“不是很合适,就在一块一个多月分开了。”

“什么原因呢?”

“你不会想知道。”贺君清冷说道。

陶渊撇嘴:“不想说拉到,干嘛还非要那我当筏子。”翻了个白眼嘀嘀咕咕。

贺君失笑,在她屁股用力掐了一把:“反了你了。”跟着将人拖到了胸口位置让她趴在怀里,快速低头在她额前亲了亲,“她呢,主动找的我,而我那一阵正好是空窗期,没有多想就收了。只不过,相处几日就知道彼此性格,她性格不太讨喜,不符合我择贝标准,所以分了。”

“你是被分还是—”

“你觉得呢?”贺君半低下头反问。

陶渊哼哧一笑,用力抱着贺君的腰埋在他怀里略带窃喜:“那我就不管了,总之你现在是我的主,是我哥哥,只能对我好只能喜欢我只能陪着我只能管着我,其她人—”

“我不喜欢多贝。”突然一句很平静的话独断陶渊絮叨。

陶渊一怔,没有抬头,但是可以感受到从内二外散发的喜悦。

贺君轻抚着她头发:“现在的圈子里不如过去了,在我刚入圈的时候还算是一片净土,人人抱着的想法都很单纯,一主一贝真诚相对,专心负责。但是现在呢—”说到这,贺君靠着床头眼帘微眯透着一丝寒光,声音都沙哑了几分,更像是一场交易,彼此之间只求达到目的,早已经没了那种意义跟感觉。”

“哥,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你需要离开了,请你不要太优柔寡断,直接告诉我就好,因为快刀斩乱麻会比软刀子更痛快。”

“别想那么多,睡吧。”贺君拍了拍怀里得人说道。

陶渊鼻子酸酸地,她知道自己已经很贪恋贺君给的宠爱还有保护,全心全意沉浸在圈子带给自己的快乐跟满足。两人不过才刚刚开始,却已经在恐慌分开的那一刻。

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天亮了,陶渊醒来身边人已经不在,但是给她留了便签。

苍劲的字(你只需要打客服电话就有早饭送给你,吃完尽快收拾回家,有了结果给我电话,乖乖。)

最后乖乖两个字,让陶渊满心欢喜,反复看了好多遍躺回床上,笑意满面的拿起手机随意翻看起来,群消息再次一条条出现,不过都是昨天半夜的。

然而,越看让陶渊心里越不痛快。

上百条信息,几乎都是那个【月】在讲述,其他人在符合。

这本来没什么,可是【月】讲述的事情让陶渊就是不痛快,全部都是模棱两可的说辞,俨然将她塑造成了一个贝渣主亏待的小贝,自己全心全意付出,可却被人玩弄甩掉。

陶渊深吸几口气,并没有发现,自己全心全意信任着贺君。

【事实胜于雄辩。】

没忍住,发出这么一条信息,本来静悄悄的裙很快冒出来好多人,纷纷跟陶渊打了招呼,包括昨天夜里替自己说话的【朝阳似火】

【医生】也冒了出来【@陶渊可算看见一条正常的信息,我这一晚上下巴都快笑掉了。】

【@医生是有什么乐子吗?】

【纪录没有看完?】医生紧跟着追问。

陶渊发了几个满头问号的表情,不过很快紧跟着又道【我就不看了,我哥说了,都是些没营养的信息,看多了容易变成傻子,先给你们道一声早安,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白白。】

【@陶渊早。】

准备关闭群消息,看到来自朝阳似火的艾特,陶渊只能礼貌性的也回复了个早。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