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樱若添翎
本文为《一生有你 2》的后记
本文为《一生有你 4》的前篇

第五章 月考

坐在考场上,看着卷纸,真是后悔万分,文综好多考到的知识点都没背。数学竟然碰到了一道大题原题,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做法,印象中当时这道题就不会做,照着答案看了几眼,大概明白了,就直接把答案抄上了。数学老师李老师一定会收拾我的,她是出了名的爱掐人,对于我这种数学尖子生来说,这种做过的题还不会,铁定会被收拾的。再看看英语,最近真的是练的少,答起来很不顺手,我这英语课代表要怎么跟英语老师兼班主任的孙老师交代啊。最惨的还不是应对老师们,早在月考前很久,哥就千叮咛万嘱咐,“最近好好复习,这次月考,我不要求太高,最起码的恢复到年级前20名,我可跟你说好了,差一名10下戒尺,别说我没提醒你。”

叹息着交了最后一科卷,收拾好书包,到了校门口,哥已经在等我了,上了车,意志有些消沉。哥看出我不开心,“怎么了,没考好?”

果然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摆弄着手指,“就是感觉···不太好。”

“等出了成绩再说吧。”我心里很是担心。

老师们的判卷速度可谓是神速,第二天下午,主观题卷纸就陆续发下来了,客观题答案也由各科课代表抄在黑板上,也就是说自己已经可以知道所有成绩了。语文还算是正常发挥,可是错了一道古诗词默写题,其它每一科答的都不理想,虽然数学分不低,可是那道大题本是可以答对的。英语和文综就一塌糊涂了。孙老师说成绩明天会下来,到时候会把成绩单发给大家。也不知道我会排到多少名,初步估计是进不了前20了,这顿打是铁定要挨了,只祈祷不要差太多啊。

我一个晚上都在担心,觉都没睡好。第二天上午数学课上,李老师给大家讲卷纸,最先翻到那道大题,让做错的人站起来,我的心咯噔一下,低着头站起来,一起的还有五个平时数学就很不好的人。

李老师走到我面前,“我们的数学尖子生,做过的原题,一模一样的都不会,很光荣啊。”我羞愧地低着头,李老师继续说,“昨天卷纸已经发到手了,回去看会了吧,来,你给他们讲。”

昨天一直都在担心排名,完全忘记看这道题,小声挤出来,“我···我忘记看了。”

李老师气地一拍桌子,“乔雪瑈,你行啊,下课到我办公室来,我亲自给你讲。这堂课你站着听!”说完回到讲台,指指剩下的五个人,“你们几个坐下,自己把这题研究明白了,不会的来问我或者问同学,我就不在课堂上讲了。”

一堂课站的腿好酸,李老师还不停问我问题,终于熬到下课,还得乖乖跟她去办公室。我可以想象的到,此时的办公室,那就是狼窝啊。只要进去了,面对的可不是李老师一只狼,还有各科老师,那可是一整个狼小队啊。

我站在李老师办公桌前,李老师坐下,开始教育我,“乔雪瑈,你练习册都怎么做的啊,做过的题都不会,他们那些不好好学的,我说都不说他们,可是你不行。我一直觉得你很聪明,数学成绩也一直是前几名,可是你要是光靠聪明,不努力,连学校统一做的三本练习册都不认真做的话,那我可不能饶了你。”说着用手掐起我胳膊上的一块肉,用力一拧,“听到没有?以后还敢不敢不好好做了?”

我皱着眉头,忍着疼,这么多老师在,我怎么好意思喊疼,“听到了,听到了,老师,我以后肯定好好做。”我非常诚恳地回答,祈祷她能快点松手。好半天,她使劲拽了下那块肉,松开了手。这一掐,一拧,一拽,是她的典型手法。我没敢去揉,可怜兮兮看着她。其实除了她的掐人,我是很喜欢她的,本身我就对数学很感兴趣,她又是个有多年教学经验的优秀教师,一直以来也很关注我。

她又掐上来,还是掐在同一个地方,“有记性了是吧,那道题还用不用我给你讲啊?”

“不用了,老师,我回去把它马上看会。”

“行吧,下次再这样怎么办?”她仍然没放手。

“随老师处置,不过真不会有下一次了。”

她终于松了手,“这回就这样了,记得你说过的话,回去吧。

“谢谢老师。”我揉着胳膊被掐的地方,估计青了吧。正准备逃离狼窝,政治老师叫住了我,“雪瑈,来一下。”果然不出我所料,今天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去了。

“我看了下你的卷纸,真是惨啊。”我不好意思笑笑,“老师,那个,我以后绝对好好背知识点。”

“行,我也不多说你什么,你这错的呢都是基础的东西,你自己很清楚自己差在哪,该怎么学自己知道吧。”

“嗯,知道。”政治这关算是过去了,可是接下来历史老师很“温柔善良”地“奖励”我把考试卷纸上所有涉及到的知识点抄两遍。地理老师随之“奖励”我画5幅中国地图,要标清重点山脉,河流,及各省份,因为我考试的时候没答出图中所示省份。语文老师“奖励”我抄写5遍,我刚要感谢她,她就加了句“通篇”,老师,那可是出师表啊,您能再“温柔善良点”不。政治老师一看,也不想轻易放过我了,她还很好心地说,她们都罚那么多遍,我这就一遍。可是老师,您知道政治一条知识点有多长吗?还好,这些都允许我下周一交,要是明天交,我今晚就不用睡了。

终于,各位科任老师都给我布置完任务,我正想溜之大吉,班主任孙老师发话了,“雪瑈,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我小心翼翼走到孙老师面前,“老师,对不起,我英语答的很不好。”我低着头,真的觉得很羞愧,很对不起她。孙老师对我真的很好。

她拿出成绩单放我面前,“我刚排好的成绩单,你自己看看吧,年级36名。之前,你哥来,跟我说回去会好好管你,这次成绩与上次比确实提高了不少,但是这根本不是你真正的水平。我们这屋所有老师,都对你寄予厚望。你也知道文科生普遍数学差,这科很拉分,而你,数学成绩很优异,这是你的优势。但是数学老师跟我说过很多次,其实数学上你并没有很努力,你本可以考的更好,这说明你很聪明。语文英语你都不差,但却是你学的最不认真的,我说的对吧。就说英语,作业总不给我好好做吧,英语课上还做其它科作业,你以为我没看到啊?”原来孙老师都看到了啊,我吐吐舌头,孙老师继续说,“我没说你是因为我觉得你英语底子很好,如果能多花时间更多地提高别的科成绩,那是好事。不过你这英语考的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我不好意思地撇了撇嘴。“最后说说文综,不是学不明白,而是你不背吧。我呢,还想说说你哥,他在我们学校非常优秀,无论文理科,所有的老师都认识。他当年是以全省理科状元的成绩考入A大的,难道你不想上A大吗?你知道,我们学校文科想考进A大,起码要排前五名,今天我们这几个老师都找了你,是因为我们觉得你完全有实力考进A大,希望你回去能够有所反思,有所行动。别辜负了我们的期望。”

孙老师一番语重心长的话深深敲击着我的心灵。老师们对我这般寄予厚望是我的荣幸。最重要的是,我想考A大,我想跟哥上同一所大学。

我对所有老师鞠了一躬,“这一年多来,感谢各位老师对我的厚爱,我真的很感激。一直以来,是我不懂事,辜负了大家。我不能保证下次能考到多好,但是我一定会尽我所能,不让老师们失望。”

走出办公室,我的心境有些不一样。我一次觉得我有了学习的动力。放学回到家,我拿着成绩单去找哥,说不担心绝对是假的。要是哥真像他说的那样,离20名差一名打10下的话,那可是160下啊,我的屁股肯定要开花了。

我敲门进去,“哥,我找你有事。”

哥不知道在写着什么,放下手中的笔,看向我,“什么事,说吧。”

我咬咬嘴唇,从身后拿出成绩单放在哥桌子上,低着头,“哥,月考成绩出来了,我没考好。”

哥仔细看着成绩单,好半天,看着我,声音不冷不热,“你觉得你足够努力吗?这是你尽力能做到的最好了吗?”

“不是。”我仍然低着头很小声的回答。

“抬头看着我,大点声说。”哥抬高语气。

我抬起头,怯生生看着哥,“不是,我不够努力,我没有尽力。”

“爸和阿姨走之前,阿姨找过我,拜托我照顾你,好好管你学习,我也跟阿姨保证了。”说到这,要交代一下,不久前,叔叔在S市建立了分公司,现在分公司处于起步阶段,叔叔要去坐阵。他们度蜜月回来后只待了一天,就直接飞往S市。妈妈辞掉了这里的工作,跟着叔叔一起走了。哥继续说:“考试之前,我提醒过你吧,还记得我的要求吗?”

“记得,要考到年级前20。”

“我的要求过分吗?”我摇摇头。“自己算明白该打多少下了吧?”

“160,哥,你不会真要打我这么多吧。”

“当然会,而且一下都不会少。”我害怕的抖了一下。“不过,我会让你分期付款,代价是加40下,一共200。以前我觉得我不需要天天看着你学习,现在看来,有这个必要。从今天开始,每天20下戒尺,自己主动过来找我领,要是忘记了,等我去找你,那就加罚。打完之后,裤子不许提,给我光着屁股,跪在椅子上学习,跪半个小时,之后才可以坐下学。我会全程看着你兼辅导你,除了文综,都可以问我。10天之后,你要是表现好,就不用跪了,我也不用一直看着你了。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现在,回你屋去,戒尺准备好,裤子脱了,床上趴好,等我过去。”

我回到屋里,拿出戒尺放在旁边,退下裤子,趴在床上等。第一次觉得等待是如此的煎熬,我想哥是故意这样罚我吧。现在真的超想骂哥,罚就罚呗,还要分10天,天天揍我。最讨厌的是打完还不够,还要罚我光屁股跪着,什么人嘛。哎,我的悲惨生活就要开始了。煎熬了好久,听到开门的声音,完了,这回要来了。

哥拿起戒尺,轻点着我的屁股,弄的我好紧张,“允许你喊,但是不许动,不许用手挡,报数。”不等我回答,戒尺就开始落下,“啪”的一下,瞬间屁股上浮起一道红痕。“嘶~,一。”,我没忘了报数,“啪”,“二”我疼的直皱眉,哥真是完全不留情。接着连续三下打在同一个地方,“啊,好疼。”疼的我忘了报数。哥冷冷道:“没报数,重新来。”

“啊?哥,饶了我吧,别重新来,好不好?我肯定不忘了。”我转过头,可怜兮兮看哥。

“下不为例,继续。”我松了口气。哥继续打着,可恨的是每一下都打在同一个地方。我不敢再忘了报数,我毫不怀疑再有下次,哥一定会重新开始。我抓着床单,忍受着一下一下越来越疼的责打。到了十五下的时候,我已经疼的出汗,“哥,能不能换个地方打啊,求求你了。”

“不能。”两个字彻底回绝了我。最后五下打的格外狠,我疼的眼泪涌出来。

哥放下戒尺,不理会我在哭,把书桌前的椅子转个方向,指指上面,“裤子不许提,过来跪着。”

我擦了擦眼泪,不去看他,蹭到椅子前,跪在上面,又凉又硬的椅子面咯的膝盖生疼。哥不说话,坐在旁边看他的书。我翻开书,温热的眼泪一滴滴打在书上。

“都打完了,还哭什么?打你打委屈了?”我摇摇头。“那因为什么?”

“哥都不安慰我,也不给我揉揉。”

哥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我的小祖宗,你是挨完巴掌,想要甜枣呗。”

我撅着嘴,使劲揉着眼睛,“你都不搭理人家,心里特别难受。”

哥抓住我的手,“别揉了,再揉眼睛都肿了。”说完抽出纸巾,温柔地给我擦着眼泪。

我张开双臂,撒娇道:“哥抱抱。”哥却突然抓住我胳膊看,微微皱皱眉,“你这怎么弄的?”

我一看才发现今天数学老师掐的地方真的掐青了。我自己都忘了看了,因为掐在胳膊偏内侧的地方,哥之前也没看到。“就是今天被数学老师掐的。”

“为什么掐你啊?”

“那哥得答应我,我告诉你,你不会再打我。”

“你不说,我现在就打你。”哥威胁着。我只好告诉哥因为我做过的题没会。哥哼了一声,“就知道你平时不认真,打你一点都不委屈你。”

我嘟嘟嘴,想起来今天在办公室老师说过的话,坚定地看着哥,“哥,我想考A大。”

哥笑了笑,很是欣慰,摸摸我的头,“好啊,到时候可以跟哥一起上学。”之前一直没说,哥已经以优异的成绩被本校保研了,实在太羡慕哥了。可是我也很担忧,我们学校文科只有前五名才有机会考入A大,说起来我还从没进过前五。虽然之前普遍水平是十多名,名次上差的并不多,但是越往前越难以超越,“哥,你说我能考进A大吗?”

“当然能,我家妹妹没问题的。”哥这样说,我心里虽然很开心。不过呢,我可没有他家的基因,以后的学习之路艰辛啊。

“哥,我想去A大看看,你带我去好不好。”我突然很想去看看,或许可以给自己更大的动力。

“好,明天周六,你半天课。哥中午去接你,正好带你尝尝A大的食堂。”我开心地狠狠点点头,哥敲了下我的额头,“带你去可以,要乖乖听话。还有,回来之后可要好好学习了,想考A大,不付出努力是不行的。哥会好好辅导你。”

我撒娇地向哥敬了个礼,“yes,sir.”

哥轻拍下我的屁股,“屁股不疼了吧,又开始耍宝。”语气里满是宠溺。

我嘿嘿一笑,抱住哥,撅撅嘴,“屁股是不疼了,可是膝盖疼,可不可以不跪了啊?”

“不可以,这才多久,没到半小时呢。”哎,撒娇无效。不过哥还是很心疼我的,他去拿了个厚厚的垫子来,让我垫在上面,这样就好多了,不会那么疼。

晚上躺在床上,对明天的A大之行有着满满的期待。(本章完)

第六章 A大之行

早上,第一次没用陈婶叫,我自己就起来了。上午的课很顺利,中午放学,坐上哥的车,一路上,我很是兴奋,哥直泼我冷水,“别这么兴奋了,你这还没考进A大呢。”

“哼,我一定会考上的,你等着我吧。”

哥看我的样子笑了笑,“好,我等着你。”

进入A大的校园,真是跟高中校园完全不同的感觉,葱翠的林荫路,宏伟的教学楼,气派的体育馆,整个校园山环水抱,湖泊相连,堤岛穿插,风景宜人,我觉得我深深地爱上了这里。大学的校园里还有一种风景是高中校园里没有的,那就是一对对的情侣相拥走在一起,并肩坐在湖泊,别有一番滋味。

游览了一会儿,有些累了,大学校园真的好大。哥拉着我的手,“饿了吧,走,哥带你去吃饭。”我开心地点点头。

哥带我来到A大食府,此时正是饭点,有很多人。

“想吃什么,跟哥说。”

“麻辣香锅。”突然好想吃这个。

哥弯起手指,轻敲了下我的额头,“净吃这些不健康的东西。”

我揉着额头,可怜巴巴看着哥撒娇,“可是人家想吃嘛。”

哥妥协了,“好好好,今天吃就吃吧,以后少吃。不过据说我们学校麻辣香锅还挺好吃的。”

我们找了座位,“你在这坐着等会,哥去给你买。哥今天伺候你,请问我家小祖宗有没有什么要求啊。”哥似乎心情不错,逗着我。

“嗯,听好了啊,我要香菇,金针菇,火腿,培根,土豆片,粉丝,木耳,豆腐皮,各种丸子,青菜呢只要菠菜。不要麻油,不要醋,少辣,多麻酱。”我一口气报出来

“这么熟练,看来没少吃啊。”

“嘿嘿,我记性好。快去啦,不许弄错哦,弄错回来打你屁股。”

“我劝你呢,最好把最后一句去掉。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今晚还有20戒尺要挨呢,轻重可掌握在我手里。还有啊,麻辣香锅的账要不要算一算得看你表现了。”

完了,得瑟大发了,赶快讨好地笑,“哥,根本没有最后一句的,嘿嘿,您辛苦了,快去快回啊。”

哥摸摸我的头,“这才乖。”

卖麻辣香锅的地方就在我座位附近,我可以看到哥仔细夹着菜,哥的侧脸好帅啊,我不禁犯着花痴,拄着胳膊欣赏着。哥又去旁边点了辣子鸡丁饭,没多久,都热腾腾的上桌了。虽然很馋,为了我的屁股,我还是先夹了好多丸子、火腿放到哥碗里,可爱笑着,“哥辛苦啦。”

哥宠溺地笑笑,“好了,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今晚哥轻点打,小馋猫,快吃吧。”

虽然被哥拆穿了,不过我的目的达到了,可以开吃了。我一脸幸福地吃着,哥笑着摇摇头“怎么能吃的这么可爱。”哥总是说我适合去做美食节目。我开心地吃着,A大食堂真的名不虚传,麻辣香锅都这么好吃,哥又夹着自己的辣子鸡丁直接喂到我嘴里,我本来想说,帅哥,伺候的不错啊。想想还是算了,别再得瑟了。

吃着吃着,感觉有些辣,哥看出来了,“等着,哥去买水。”我坐着等哥,感觉更多的目光注视着我这里。其实,从进A大校园开始,我就感觉到了,路过的人频频回头看我们,食堂里也是这样,还指指点点,小声说着什么。我能看得出来,大都带着不善的目光,而这些目光都来自于女生。我不傻,我当然知道她们是在嫉妒我。无论相貌、家世、能力,哥都是如此的优秀,突然对一个女生这么好,难免会引来不善的目光,女人啊,嫉妒起来是很可怕的。按理来说,作为妹妹,哥哥这么优秀,有这么多人喜欢,我应该感觉高兴才对。可是不知怎地,我的心里总有种异样的感觉,很不舒服。

这时,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一脸高傲的走过来,站在我旁边,一拍桌子,语气很不好,“喂!你是谁啊,你跟宇轩什么关系?”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