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反囚

原神打屁股

荧睁开眼睛,身旁的人早就不在了,手腕上的手铐依旧拷着,限制了双手的活动范围。囚房的大门,仍是锁着的。荧从床上下来,光洁的小脚踩在榻榻米上。 但是细看这间房间,虽然说是囚房,里面却精致得不像样。柔软的床铺,墙边的两排书架上摆满了书,房间正中央的小桌旁摆有两个坐垫,甚至会定期更换桌上的小点心和小零食,每 […]

阅读全文

我们都要爱下去 7

FM打屁股姐姐打屁股

严浩生日那天,他们定好一起出去吃饭。 “今天没有课么?”严舞问他。 “没有的,我去拿点东西就好。”严浩早早的先出了门。那是一枚白金指环,是上次挨打那天就买回来的。不过那时严舞正在气头上,他没敢拿出来。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一枚小小的白金指环拿来求婚实在是太寒酸了,严浩知道。可他也知道,严舞对他的物 […]

阅读全文

第35号样本 05

尼小诺第35号样本

“是那个结论!博士!” “是的!和预想中的完全一样!” 研究所里的众人正在交谈,一位中年的研究员和几位年轻的研究员在看着刚刚得出结论的一项研究报告发表着各自的看法。规整的纸上排布着密密麻麻的数据、表格还有与之对应的照片佐证,研究员激动地传阅着与之对应的是一旁的研究员,他的眉眼之间显出了些许的不安,但 […]

阅读全文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8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十五)赌约 上 周六早上,天朗气清,街道上的行人熙熙攘攘,一辆驶向郊区的公交车上,一位穿着白色小衬衫、黑色包臀短裙、黑色丝袜跟高跟鞋的漂亮女性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大长卷秀发乌黑亮丽,浑身香气扑鼻,迷人的身材凹凸有致,修长的肉腿被黑色丝袜紧紧勒着,肥翘的屁股把包臀裙撑的平整紧致,幽深的臀沟清晰可见,往 […]

阅读全文

巍爹和京妹 下

ddlg打屁股

徐京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哪能放过这次能玩的尽兴的机会,漫展结束后又和于归去小吃街把平时偷偷放在心里馋的吃了个遍,一看离八点半还有一段时间,俩人便一起去网吧打游戏 “王八鱼!!!快快快!过来给我回个血!” “王八鱼!赶紧过来开团啊啊啊啊啊!!!” “啊!京爷救我!我被围攻了!” “靠靠靠!!!输了输了! […]

阅读全文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7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十三)明美妈妈 3 算上一开始的惩罚,明美妈妈刚刚挨完了整整380多下皮带外加20记厚板子!特别是那300下皮带,王曼和沈敏两个狠女人右左双打,厚厚的牛皮带抽起来又快又狠,可以说是啪啪到肉,打的明美妈妈的肥臀左右乱晃,疼的喘不过气来,欲生欲死,简直是酷刑一般的滋味…… 明美 […]

阅读全文

SP回忆录 下

笞尻

(七) 两年前我才刚刚升为公司副总,现在又因为原来的总经理年末跳槽,而被总部破格提拔,来填补他的位置。这样,我就以34岁的年龄成为连洋集团最年轻的分公司总经理。可我的心情却开心不起来,因为此刻桌上的这封辞职信——人事部主管杨薇。公司里我私下最好的朋友的辞职信。杨薇辞职的原因很简单:压力过大。虽然她在 […]

阅读全文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6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十一)明美妈妈 1 一天午后,阳光明媚,国宏教育的一个大办公室内聚集了20名家长,其中有三名男性家长,因为妻子外出或者有其他事情而代替来开家长会,剩下的十七名均为女性家长,办公室内气氛热烈,有的女家长聚在一起在聊天,有的女家长跟旁边座位的人窃窃私语,男性家长也互相问好并笑着聊天,讲台上面放着一张课 […]

阅读全文

SP回忆录 上

笞尻

(一) 我上世纪60年代出生在台湾的一个小镇中,那里的家风传承久远,家法自古以来就是笞尻。七岁那年,我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三婶当众挨家法,那场景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那是一个仲夏的早晨,祖宅的家族祠堂门前围了一圈男女老少,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一会儿就要在这里被处以家法,特意一早都跑来围观。我也 […]

阅读全文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5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九)陈博 上 一天,陈博神神秘秘的溜进了正在办公的沈敏老师的办公室里。 “哦?陈博同学啊,有什么事吗?”沈敏擡头看见陈博问道。 陈博却回头先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一脸奸笑中带着狠毒的样子对沈敏说道:“沈敏师,我就不废话了,你是不是欠我一笔账啊?利用我算计丽佳老师,害我被丽佳老师打了一巴掌,我要把这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