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曾经沧海难为水

情侣打屁股小说

(一) 安安一边用一种极不淑女的速度往嘴里塞东西一边以一种令人费解的清晰口齿问道,“他是谁?干吗的?性别身高体重年龄学历还有,月入多少?对了,性别就不必了,我知道你不是同性恋,该问姓名才对”。 连珠炮似的发问让萧萧忍俊不禁,“拜托你不要这么狼吞虎咽好不好?服务生会以为你刚从奥斯威辛出来。” “告诉你 […]

阅读全文

珍妮的故事 3

家庭体罚打屁股

珍妮感觉有些冷,吸了戏鼻子,又揉了揉自己饱受折磨的屁股,强打起精神,把第四栋楼走了一遍。可是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私房菜馆,或者说看上去似乎能和约翰逊有关的东西。从第四栋楼出来,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她走出房子的瞬间,刮起一阵大风,雨水落在她身上,不过几秒钟,便将这可怜的女孩淋成了落汤鸡。霎时又是一个惊雷, […]

阅读全文

我和姐姐的假期 1

姐弟打屁股

一 姐姐回来的时候,是暑假之初的夜里。那时候夜幕低垂,华灯初上,城市的灯火阑珊得仿佛宝石环护,我看到姐姐站在窗口远远地眺望,清澈的目光里有什么东西在斑斓绽放,我顺着姐姐的目光远望。青蓝之下,楼瓦之下,一簇簇烟火盛开得渺茫如梦。 “一年多前,我离开家去南京读书,那时候,我对南京充满了幻想,我想那里的柏 […]

阅读全文

家庭的秘密

被大哥哥打屁股

金在浴室的水槽里洗手。她能听到她爸爸和叔叔们打牌的声音,就像每个星期天一样。 女人们都去购物了,但她决定不跟她们一起去,因为她们总是盘问她关于学校、男朋友之类的事情。 她朝镜子里看了看,浴室门后挂着一面十八英寸厚的枫木桨。无论你在哪里,在浴室里,在马桶上,在浴缸里,它总是在那里作为一个提醒的作用。如 […]

阅读全文

执行者

公开打屁股

纽塞尔镇坐落在山坳里,只有一条崎岖的小路和外界沟通,因此环境相对闭塞。镇上的治安情况良好,但是法官却非常忙碌。这里的居民很奇怪,他们一年到头,几乎没有一天不打官司。而诉讼的内容,又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主审官史蒂文斯先生简直不胜其烦。 大胡子皮特是法院的看门人,正吸着廉价的雪茄,坐在门房里看一份上礼拜 […]

阅读全文

弄潮条例 中

打屁股椅

她脾气一般,除了和宿舍姐妹之间关系融洽之外,和其他人关系都一般。 刘晓和自己并没有太多交集,但是却因为勤工俭学资格的问题曾经跟胖妞大吵过一架。 宿管老师那边比较讨厌。她常常在熄灯后通宵写稿,常常被那个胡老师抓到。胡老师不过是个中年农村妇女,膀大腰圆,每次都大嗓门地骂那些违反舍规的同学—要是俺女儿,大 […]

阅读全文

转学生风波

女子校生打屁股

第一章 三年三班来了个转学生,米米,是个发长及肩,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女孩子。柔顺服贴的直发乌黑亮丽,予人气质中带点可爱的感觉,从头发中露出的两只耳朵使她显得更有灵性,像是奇幻世界里来的精灵。 与这样的印象相反,米米其实是个反应迟钝的女孩。这从她初到新班级的自我介绍中就可见一斑。在说完名字之后,米米就站 […]

阅读全文

属于 9

姐姐打屁股

【一百一十三】 久违的名字,程子凌眼中没入复杂的情绪,视线掠过因桌面一下剧烈震感而差点倾倒的水杯,缓缓合上眼,唇角微扬,你……果然没令我失望。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在听你说。” “说起来你们是同专业的,真不认识吗?就算不认识也该有印象。” “同专业那么多人,也不会每个都认识。” “好吧,我挺喜 […]

阅读全文

轻率的决定

打屁股实践

就像婚姻永远不像恋爱那么浪漫一样,亲身实践,也永远没有文字表述的那么温馨。“后悔药没处买”早已经是全世界的共识;而这么快就开始后悔,也是我自己始料未及的!当我光着屁股,嘴里勒着口塞,四脚拉叉的“大”字形趴在床上,手脚被绑在床脚的一瞬间,心里马上就已经后悔了—可惜,为时已晚! 君和我是闺蜜,我俩在同一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下

民国打屁股

来监狱之前,念苏已经对教诲制度有了基本了解。她知道自监狱教诲自北平政府时期已然初具规模,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更趋健全细致。从出入监所时的入监教诲、出监教诲,日常随机的监房访问教诲、犯错时的惩罚教诲,再到劳动时的作业教诲,以及假释教诲、转监教诲等等不一而足,还有每周一次集体进行的集合教诲,甚至在死刑执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