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鹿鼎记 2》的前篇

我是韦小宝,大清帝国康熙大帝的好朋友,官任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钦赐黄马褂拜鹿鼎公。有了崇高的地位,天地会的反贼半年前已经被皇上剿灭,而我还是官居极品,威风逍遥的不得了。

我对我目前的生活非常的满意,我有七个爱我的老婆,而我也一如既往的深爱着她们,但却并不像少年时追女孩那么宠着她们,几乎对她们言听计从。 毕竟我已经二十三岁了,不再是青涩的少年。

可以说如今的我更懂得享受,甚至荒淫。在我七个美丽的妻子犯错的时候,我往往都会狠狠的责罚她们,渐渐的形成了威严。我们模仿着宫里的等级制度,她们在家里都自称妃嫔,而皇后则是一年中每人轮流一月,其余五个月没有皇后。这样,在我的府里就像一个皇宫,我就是一个土皇帝,我制定了严厉的家规、家法,她们都严格的去执行。

故事从这个夜开始,月华如水,灯火通明,我的卧房里,阿珂正舒胸半裸,柔媚的为我的下身服务着,我的手在坚挺的乳房上肆虐,偶尔用力,使得身下的女子似痛似舒服的呻吟,黛眉微皱着,格外的动人,楚楚可怜。

然而真正可怜的并不是她,而是,怡妃也就是方怡。方怡穿着袭衣袭裤,笔直的跪在大理石阶上,俏脸略有苍白,神色中有一抹可怜和恐惧。

她已经跪了快一个时辰了,这个月是建宁公主为皇后,故意刁难自己,自己只不过去给皇后请安去晚了些,就借故说自己不敬,以下犯上,要责罚四十板子。四十板子本来没什么,她们用的都是轻板子,不会真的伤筋动骨。但今天关键还是自己的责罚日,从前犯过的错误,当时没责罚的,都被记录,每人每月的责罚日这一天都要以抽签的方式抽出一个过错,进行责罚,而刚刚她竟然抽到当年自己欺骗韦小宝把他骗上神龙岛的错,天呐,这样地过错,要怎样的责罚,她真的有些不敢想象。

终于,在我一阵舒服的呻吟中,阿珂完成了她的服务,缓缓起身坐在了我的大腿上:“夫君,怡姐姐可是已经跪了好久了,既然做错了事就要受罚,这件事不如就交给臣妾吧,我一定秉公处置,好好教训怡姐姐。”

“嗯,好好好。”佳人在怀,软玉温香,我哪里能想到其他,迷迷糊糊就答应下来,而后顺着阿珂白嫩大腿,一路向上抚去,又是一番云雨,在阿珂身上占足了便宜,我才离去。进入皇宫里,应康熙晚宴之邀! 尽管知道,方怡要吃苦头,但我也没有打算放过她。这些年,我也想明白了,对于自己的女人,就是要严加管教。

“怡姐姐!”阿珂来到方怡身前,看着静静而跪的方怡,美眸一转,似笑非笑道:“怡姐姐触犯家规,君上(因为我是鹿鼎公,算半个王爷,所以家中渐渐都叫我君上),本是皇后责罚,不过皇后突然被皇帝召入宫中,君上却命小妹处置,家法如此,怡姐姐可不要恨我呀。”

“妹妹说笑了….”方怡神色一苦,却不愿丢了面子,仿若要守住最后的尊严一般,尽管她知道这样自己会吃更多的苦头,但还是抬头,看着阿珂轻声说:“姐姐做错的事儿,触犯家规,家法板子自然饶不过姐姐的屁股,君上既然吩咐妹妹监刑,还请妹妹重重处置,不必手下留情….”

“呵呵!”阿珂俏脸一沉,带着一股冷笑道:“怡姐姐果然是个懂事的,既然如此,我今天就代君上好好教训你….,先自己说,所犯何错,犯了哪条家规,该如何处罚?”

我并不禁止家里这些女人相互争斗,只要不真正的对他们造成伤害,伤筋动骨,平日里,我也乐得看她们相互攀比,为了处罚别人的机会,而想方设法的讨好我。

“第一错,给皇后请安来晚,视为不敬,以下犯上,皇后敕令家法四十板子;二抽签抽中,欺骗君上进入神龙岛,以至君上深处险境,险些丧命,此….此乃重大之错,刑罚不定,可由君上或监刑者决断!”方怡声音有些颤抖道。

“嗯!”阿珂点点头,轻喝道:“来人,家法伺候!”

“是!”

立即有四个掌刑丫鬟,搬了一张椿凳,拿了各种家法进入。

“怡姐姐,我们不如先从严重的开始….?”阿珂笑道。

“….”方怡心头一凛,笑容有些勉强:“不知妹妹要如何责罚?”

“哼!”阿珂冷哼,喝道:“先准备吧!”

说着,对四个丫鬟示意,所谓准备,一般是指挨家法板子前,须得自行去衣褪裤,由丫鬟洗玉臀,洗过之后,则是晾臀,即是趴伏椿凳上,撅着光屁股,直至晾干,而后执行。

“是!”

方怡知道这个时候违背,便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于是点点头,咬唇来到丫鬟早就准备好的浴桶之旁。

红着脸,缓缓解开腰间丝带,将仅存的袭裤褪至膝盖处,而后用丝带束紧固定,以防掉落,而后双手拄着浴桶,那白玉般的臀儿向后高高翘起,修长笔直的大腿紧紧并拢,微微颤抖之中,等着丫鬟洗臀。

“哗哗哗!”

两个丫鬟试试水温正好,正要开始。

“慢着!”阿珂陡然大叫,喝道:“怡姐姐今天不止要洗玉臀,而是要全身沐浴”

阿珂话音带着戏虐,目光有些肆无忌惮的打量方怡,撅翘光裸的玉臀,说出的话却让方怡娇躯一颤。

“什么?”方怡突然转头,惊愕道“你是要…”

“哼!”阿珂冷哼,笑着道:“实话说吧,今天妹妹就让姐姐尝尝妇刑的滋味,怡姐姐所犯大错,自然不止屁股要挨家法板子教训,今日上身也要受刑…”

方怡:“……!”

无奈之下,方怡苦涩一笑,只得完全褪了袭衣袭裤,赤裸的娇躯踏入浴桶,任由丫鬟洗浴。

待得一切完备,方怡再度穿上袭衣袭裤,笔直跪于殿中。

“臣妾方怡,触犯家规,愿受家法处置!”方怡大声道。

“嗯!”阿珂轻嗯,冷笑道:“既然姐姐玉臀刚才撅的那么高,看来是等不及了,那妹妹就先给姐姐玉臀热热身,来人,先赏一百戒尺!”

“是!”

戒尺比家法板子轻许多,一般就是打再多,也不会有事儿。

方怡被丫鬟按在椿凳之上,一个丫鬟上前一拽,袭裤再度被褪到膝盖处,而后用丝带系好。两个丫鬟拿了戒尺左右等候,一个按住赤。裸的脚踝处,一个在旁准备报数。

四个丫鬟一同看向阿珂。

“给我打!”阿珂见此,满意一笑道。

顿时,左边丫鬟高举戒尺朝着方怡光裸挺翘的玉臀儿打去!

“啪!”“嗯~”

戒尺拍在方怡右边儿屁股上,方怡那丰盈挺翘的臀瓣,立即泛起一道红痕。感到右边儿屁股疼痛,方怡咬唇,微微轻吟一声,右边屁股疼痛还没散去,左边便也尝试了同样的疼痛。

“一、二….”一旁丫鬟报数之中。

“啪啪啪啪啪~~”

“嗯!”“恩!”“嗯!”

伴随着丫鬟报数,戒尺依次狠狠落下,约莫三十戒尺,方怡撅翘的屁股,就泛起些微红晕,方怡咬唇想忍住这般疼痛,可戒尺狠狠抽在屁股上,身后的疼,却迫使她发出诱人的呻吟。 这声音轻柔,带着可怜! 若是男人听见,必定被迷的失了魂儿去,可听在同为女人的阿珂耳中,却极其的不好听了。

“哼!”阿珂冷哼,看着方怡随着戒尺起落,不断颜色加深的玉臀,俏眸一瞪道:“怡姐姐叫的这么诱人,可惜君上不在,听不见你献媚了,给我狠狠打!”

“啪!”

又一戒尺狠狠落在左边屁股之上,方怡额头沁出香汗,低吟一声,挺翘的屁股也是向着右面一转,好似想要躲过,可戒尺哪里会让她逃过,瞬间右边屁股便也挨了狠狠一下。

“啪!”声音清脆响亮。

“六十四…”

“啪!”“啪!”~~~!

“……”

“七十二…”

“啊!”

尽管戒尺不重,但一百也非小数目,打到七十戒尺,方怡便再也忍不住惨叫出声,此刻原本一双白玉凝脂般的屁股,已经布满绯红,正随着戒尺落下,轻微的左右扭动之中。

“啪啪啪啪….”

“九十一…”

“啊!”

随着一记戒尺狠狠扇在左边屁股,方怡屁股一扭,惨叫出声之际,整个上身都是向上微微一抬,而后赶忙再度趴伏下去,因为按照规矩,挨板子时候,不可以大幅度挣扎,否则便视为不服,有可能加罚的,方怡双手紧抓着椿凳,将酥胸贴在凳腿上,小腿一阵挣扎,却被身后丫鬟死死地按住。

“啪!”

“九十二…”

“啊!” 又一戒尺狠狠打在屁股上。

“….”方怡叫了声,额头沁出滴滴香汗,咬牙忍着身后臀上的疼痛,内心暗叫道:“快打完了,快了,可是….”

方怡想着,知道这一百戒尺终于要打完了。…可这戒尺只是开始热身,她真不知道阿珂接下来还要如何处置自己。

……….

“啪!”“啊!”

一记戒尺狠狠打在红红的屁股上,方怡娇躯一颤,惨叫之中,已经通红发热的屁股也是向上一翘。

“一百!”丫鬟报出最后一个数,继而面向阿珂,禀报道:“启禀娘娘,一百戒尺,行刑完毕….请娘娘示下!”

“嗯!”阿珂轻轻点头,沉声问:“姐姐可知错了?”

方怡额头香汗淋漓,刚刚挨过一百戒尺,尚且绯红一片的光裸的屁股,撅在椿凳上,真是好一副绝美画面。

可惜阿珂的声音提醒她,这一场刑罚,还远远没有结束,有着更加残酷的责罚等着她。….也是,毕竟是欺骗君上,使其身陷险境的重大之错,而今家法岂会轻饶?

“吁!”方怡微微娇喘,慌忙说:“臣妾知错,再不敢了!”

说着,她俏脸微微抬起,眸中有水雾凝聚,好似强忍着不掉落下来,端是楚楚可怜。不想,这副模样更引起阿珂的怒火。

“哼!”却见阿珂冷哼之际,沉声道:“既然知错了,那就该认罚,妹妹刚才可说了,姐姐今日不只屁股要被家法板子教训,其他地方也要受刑,先把她扶起来….”

说着,对着丫鬟示意一个眼神。

顿时两个丫鬟上前,把方怡扶下椿凳,使其再度跪于石阶之上,没有命令,丫鬟自然不敢为方怡提上袭裤。

故而,方怡此刻便是笔直而跪,身后红红的屁股光裸着,显露在阿珂和几个丫鬟眼中,等待下一步惩罚。这一幕羞耻,使得方怡羞红了脸儿,好似跟屁股同一个颜色,彼此辉映一般。

为了不再维持这种等待的恐慌和羞耻。 “….”方怡忍住羞涩,抬头看着阿珂,轻声问:“姐姐所犯之错重大,确如妹妹所说,当重重责罚教训,不知妹妹接下来打算如何处罚姐姐?”

“嗯!”阿珂几步之间,来到方怡身前,上下打量方怡玲珑有致的娇躯,好似在考虑接下来罚哪里一般,最终眸光一亮,落在了方怡坚挺的酥胸和粉背上,笑着说道:“怡姐姐屁股刚挨了热臀戒尺,不如先让屁股歇会儿,等凉一些再受家法板子教训,接下来先教训姐姐上身吧,怡姐姐勿怪,谁让家法如此!”

“这…”方怡娇躯一颤,只得苦笑道:“姐姐犯错,该受重罚,妹妹身负监刑之责,自可处置。”

“好!”阿珂点点头,冷冷笑道:“先让姐姐试试鞭子和女儿刑吧,先给我鞭背五十,再上女儿刑!”

“是!”四个丫鬟叫道。

继而方怡被命令自己提上袭裤,腰间亦用丝带系好,而后丫鬟搬来一方小小低矮的榻子,方怡无奈,只好自己动手,将袭衣上撩至酥胸部位,双腿并拢,跪于榻前,双手扶着榻上两个略高一些的扶手,任由丫鬟用准备好的丝带将袭衣固定。

这样,洁白粉嫩的后背就几乎完全裸漏,身前也只挡住酥胸,两个丫鬟拿着鞭子等在身后,一个仍然按住脚踝,一个丫鬟等着报数,四个丫鬟看向阿珂。

“呵!”阿珂满意一笑,沉声吩咐:“怡姐姐也说自己该好好教训,怪不得我,五十鞭子,给我狠狠打!”

“是!”丫鬟应声道。

顿时家法鞭子朝着方怡光滑白嫩的背部抽去。

“啪!”声音响亮。

“啊!”….

这鞭子可不同于戒尺,这是真正的家法,威力自然不同于戒尺的训诫一般,这一鞭子下去,方怡便是叫出了声来,她娇躯一颤,俏脸向上一仰,小腿也一阵挣扎,可惜被丫鬟按住。

再看那粉背上,一道鞭痕浮现。

“一…”丫鬟开始报数。

“啪啪啪啪….”

“啊!”

“啪!”

“啊,疼啊…”

鞭子不断落下,方怡惨叫连连,全身香汗淋漓,打到三十鞭,泪珠儿就忍不住落下,滑过脸颊,更添可怜,再看那本是光洁的粉背,此刻已然布满鞭痕,如同一片红红的朝霞。 乍看去,极为诱人! 那一抹风情,好似万种,鞭子下的泪美人儿,更具一种别样魅力,再加上方怡本就漂亮,更显动人。

“啪!”

“啊…”

“啪啪啪….”

“啊,啊呀…”

“别打了,别….”身后疼痛,让方怡再顾不得尊严、面子,惨叫中,开始忍不住求饶起来,她突然开口叫道:“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饶了我…”

可没有阿珂命令,丫鬟们哪敢停手。

“啪!”

“啊…”

“啪啪啪!”

“啊,不….”

刑罚继续,鞭子不断落在方怡后背上,带起鞭痕的同时,伴随着凄声惨叫,方怡求饶,可家法如此,岂能饶过。

“啪!”

“啊….”

“四十三….”丫鬟继续报数之中。

“哼!”这时,阿珂来到,她看着方怡,沉声道:“既然知错,就更该教训,还剩七下,给我….”

说着,从丫鬟手里夺过鞭子,对着方怡狠狠得抽去。‘啪’的一声,极为响亮

“啊…”方怡惨叫。

“啪啪啪!”

“啊!”

又是三下鞭子狠狠抽落,方怡娇躯一阵颤抖。

“四十七…”

“啪!”“啊…”

“四十八…”

最后几鞭子在阿珂打来,下手格外的狠厉,方怡哭叫着求饶之中,换来的却是一下下鞭打。

“啪!”又一鞭子抽来。

“啊…”方怡娇躯巨颤,大叫一声,泪水再度夺眶。

“五十….”

丫鬟终于报出这个可以暂时解脱的数字,方怡娇躯瘫软,浑身已是被汗水浸湿,上身伏在榻上,好似无力,挺拔的酥胸一阵挤压,如同瞬间成为了两个圆饼,娇喘连连之中。

“哼!”阿珂放下鞭子,好似大发慈悲道:“怡姐姐刚挨了鞭子,妹妹就准许你休息一会…之后再受责罚!!”

“多谢妹妹!”方怡虚弱道,此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尊严一类,方怡低声啜泣,心中只想着这场刑法快点儿结束,若不是知道即便求饶,也逃不过家法,她都要开口哀求了。

“吁吁…嘶..!”小榻之上,方怡娇喘着,泪儿模糊了眼,随着啜泣,娇躯微微抖动着不动还好,一动就牵动了背后伤势,立即疼的倒吸凉气,却不敢叫喊出声,以防引起阿珂的不满,导致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不翼而飞。

方怡边哭边想着,内心则暗暗咬牙道:“阿珂,这次我认栽,别犯在我手里,否则有你好看!”

她就这么伏在小榻上,身后背上一道道鞭痕布满,宛如红霞一般,无比美艳。

……..

“踏踏踏…”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却是阿珂来到近前,此刻方怡基本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趴伏在小榻之上,一动不敢动,生怕引起背后的疼痛,听见脚步声,方怡心头已经,她知道该来的,怎么也躲不过!

“呵呵!”阿珂示意之下,丫鬟顿时强迫方怡直起上身,而后居高临下,淡淡的俯望方怡,忽然似笑非笑道:“姐姐方才一定是在想,等下次有机会,怎样报复小妹吧,嗯!”

“没,没有….”方怡慌忙摇头,满是急切的大叫道:“是我触犯家规,自然该当手法,妹妹奉了君上之命监刑,自然有权利决定如何处置,姐姐哪敢嫉恨妹妹呢?”

她却是有些被那五十鞭子打怕了,虽然平日也有挨过家法,但大都是家法板子,板子打在屁股上虽然也是极疼,但屁股柔软中带着弹性,臀肉也多,一般怎么打就是修养一阵,就好了,可这家法鞭子抽在光滑的后背上,方怡还是第一次尝试。就这一次,五十鞭,就让她记住了这鞭子的疼。

是故,此刻她哪里敢跟阿珂顶嘴,即便心里恨得痒痒的!

“哼!”听了方怡慌张的回答,阿珂冷哼,带着一股冷笑道:“看来怡姐姐确实该教训,难道不知小妹我最讨厌说谎的人?你说不恨我,小妹却不信呢,就为姐姐‘口是心非’,来人,女儿刑伺候!”

“是!”丫鬟们应道。

“怡姐姐怎么还不谢恩,还不动手呢?难道不服?”阿珂戏谑道。

“嗯!”方怡娇躯一颤间,只得苦涩一笑,跪直了娇躯,大声道:“臣妾触犯家规,多谢妹妹责罚!”

说着,方怡颤抖着小手,缓缓解开袭衣扣子,顿时滑落,这样一来,方怡上身几乎赤裸,只有一小块儿紫色的肚兜,这肚兜比平常肚兜小许多,只包裹了挺拔的酥胸,方怡手颤抖着,怎么也解不下去….!

“来呀,还不帮帮怡姐姐!”阿珂这时叫道。

顿时丫鬟上前,替方怡摘下了紫色肚兜,霎时挺拔酥胸如同一对小白兔一般,跳了出来,暴漏在空气中。

“……”方怡顿时俏脸一红。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