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白马090
本文为《青茫 14》的后记
本文为《青茫 16》的前篇

仔细回忆,本大人最近没干什么不好的,负面影响的事儿,肯定是吓我的,机智的步柒同学迅速在半秒内作出判断,有如鬼神之速。咳咳,信息传入大脑再做出反应需要一秒,而我则用了半秒,事实证明这叫做--不动脑子。心中自有乾坤的我,判断出自己的处境,便有底儿了,吓我,还敢吓我。

一抬头,仰35度角,对着那人说道

“左青桐,你放肆,本步英明神武,玉树临风,你想做甚?”

我双手抱肩,瞪着眼睛看着对面的人,好像依旧严肃,好像脸色更差了,不行,气势,气场,气场不能弱。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绝不退缩。

左大人心中这个气啊,还没和她算账,到先数落起来了。冷静,毕竟是大庭广众的,还是要保持自己的形象,缓声道

“走吧”

我一听,心下就笃定了,吓我,露馅了吧,平日里要是生气了,哪这么好说话。

“左青桐,本步才不怕你,本步今天就好好收拾收拾你”

看着对面的人想要给我个爆栗,我则拔腿就跑,边跑边说

“有本事来抓我啊,来抓我啊,啦啦啦”

左大人一甩手,把包放在地上,深吸两口气,笑道

“小兔崽子,别让我抓到你,这次…哼哼”

左大人跑步的速度哪里是我可比的,我边跑边看,两人的距离越来越小,她哪是穿的高跟鞋,是火箭吧。四处望了望,赶紧朝假山那块跑去。那时学校堆的一个土堆儿,然后放了几块石头,建了个亭子,称“望山亭”

跑到望山亭,找块石头做掩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感觉湿湿的,用手一摸,泥巴沾手。早上湿气重,露水将草地浸湿,我眉头一皱,裤子脏了。

喘着粗气,盘起双腿,透过假山的缝隙观察左大人的状况,不只是角度不对还是什么,就是看不到,往前挪一挪,探出头。

而此刻左大人则不紧不慢的看着写着“望山亭”的石头,笑了一下,往上面走去,就看到不远处一个脑袋敲来敲去。慢慢向我走来。

感觉到左大人发现了我,想着来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继续前进,可是,艾玛,咋这样…

此刻,左大人已经走到身前,“跑啊,继续”

我涔涔一笑

“腿麻了”

左大人不管其他,拽着我软软的耳朵就往前走。

“哎呀,左青桐,疼”

前方的人一听,加大力度又转了一圈。

“耳朵,耳朵,我腿麻,哎呀呀,轻点”

左大人将地上的包扔个我道

“拿着。”

抱起包对她道

“你拿,重”

前面的人并未说话,只是又加重了力度。

到了车前,揉着红扑扑的耳朵,小声道

“下这么重的手,难道是我判断错了?”

拉开门把,就听到

“你去后面跪着”

一瞪眼,对她道

“凭啥”

天空飘来四个字儿

“裤子太脏”

“你你你…”

“那我走了,你自己回去”

左大人坐进车中,启动车。我看她真的想走,二话不说,爬起后车厢--跪着。可是小嘴撅的老高老高,一脸的怨气。

开车的人也不理我,我坐在车中,不,跪着车中,看着好像和来了的路线不一致,闷声闷气的说道

“去哪啊”

也没人理儿,过了会儿,左大人道

“去阿棠那里,工具全”

“你怎么还真打”

“我怎么不能真打,今儿的帐咱好好算“

等到了归海那里,我是被左大人拖下去的,归海在吧台那里老远就看到被左大人拽着的我,笑呵呵的想着,小鬼又闯祸了。

“青桐啊,早上才来过,怎么下午又来了,你看我这里也不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你忙,棠哥哥这里这么多客人呢,咱别打扰她,走吧”

那人对我道

“步柒,你是不是嫌火不够旺”

双手捂嘴不说话,摇摇头。

“阿棠,借你屋子办点事,家里未末在,不太方便”

归海擦着杯子,点点头,说道

“你们上去吧,这屋子隔音好着呢,就算哭的死去活来,也听不到”

左大人拉着我往上走,边走边道

“那我就放心了”

两人完全没有理会后面内心哇凉哇凉的本步。

被扔进房内,好整洁。

“先把你裤子脱了,看她这里这么干净给弄脏了就把你扣下给她打扫卫生了。”

我点点头退下裤子,提着裤子也不知道放哪儿,实在是太太太干净了,只能放在地上。

“来来来,我们到床上谈”

左大人从后面讲我揽住,推着我坐在床上。看着那人从包里拿出一沓卷子,我想,不会是没考好才…翻着卷子,笑容满面,边翻着边说

“哈哈,这成绩,漂亮,也只有我这么聪明的人才能考出来”

左大人坐在床边,眼眉含笑,道

“是啊,考的是不错,只是为什么偏偏就我的课考的如此惨不忍睹”

她说着我刚好也翻到了,赤裸裸的61,鲜红的大字

“不可能啊,肯定不肯能,我复习的好好的,黑幕,黑幕,我要求重批”

耳朵又被揪起来,整个身子都起来了

“我也以为是改错了,去看了看你那高大的答题卡,从第二题到最后一题,你把所有的选项都填错了地方”

“啊”

我一听,晴天霹雳,这是什么鬼,好像是当时急着交卷也没再检查,难怪左大人生气,这种错误,还是她的科目,早上我得瑟的情景浮现脑中,左大人说了,考不好收拾我。然后我还跑了,我挑衅她,我竟然挑衅她,天啊。

“姐,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轻点轻点,耳朵”

左大人松开手,对我道

“你要是不会错了就错了,你给我来打错答题卡这套,然后呢,然后还得瑟,你…”

一把抱住左大人,喊道

“姐姐大人饶命啊,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咳咳”

我双手双脚的将左大人压住,在她怀里耍赖,这罪名要说做实了,那还了得,要把火苗掐住,掐住,正待我胡思乱想之际,左大人一翻身将我压住,双手背后,对着我啪啪啪的肆虐的攻击。

“你想干嘛?”

“啪”的一声,本步闷哼。

左大人挽起袖子,对我道

“期末考你连答题卡都不检查?”

“我,我觉得都会,就没”

左大人笑道

“那就是说脑袋发热不清醒?”

“先来50俯卧撑清醒清醒”

左大人盘起腿坐在床上,看着底下的人艰难的坐着俯卧撑。

“4,你快点,这么长时间,阿棠都能做四十个”

“砰”的一声,双臂发软的我倒在地上,喘着气儿。

“不行了,不行了,你还不如直接上板子”

坐在床上的人似乎根本体会不到我的心酸,只是缓缓吐字道

“那哪能行,我可舍不得揍你,你坐吧,做完这一轮还有下一轮”

我猛地转头,惊怒交加的看着左大人。

“我说左青桐…”未等我说完,就被人一脚踹翻

“现在都敢直呼其名了,肥死你”

说完抄起旁边的掸子,对着我肥又嫩的小屁股进行了亲密的接触。

“啊,啊”

我用手挡着,手背便挨了一下。

“姐啊,你不是不打,你不是舍不得”

谁知那人也不说话,按住我拔了底裤,连着十几下袭来,想扭动身子,可无奈力气太小,有如板上鱼肉,任人宰割。

“慢点,慢点,疼”

左大人不仅不慢,反而以快于刚才一倍的速度挥舞着双臂。我倒是罕见的硬气,要紧双唇。倒不是真的硬气,而是深谙说多错多的道理,索性忍完这一轮,再做打算。

果不其然,过了会儿,左大人便停了手。坐在我腰上。她一停手,我才感到更大的痛感逐渐蔓延。

“怎么不叫唤了?”

左大人坐在我腰上,更是让我一动不能动。只能乖乖趴在地上回道

“说多错多,索性不说”

抬起手掌,啪的一下拍在身后。

“不说?我揍你你不叫,岂不是显得本大人技术不好,来来来,继续俯卧撑,做完再说”

左大人站起身,拿着掸子对我道

“答题卡叻,错了多少来着”

“好像70多个”

“哦,70多个,诶?怎么这次选择题这么多?”

“就是,也不知道哪个人出的题,太太太缺德了”

“啪啪啪”

“你咋又动手”抬起头质问左大人。看到她阴郁的表情,心里一紧。小心的问道

“姐啊,不会是你出的吧…”

“不是我还是你?”

抬起手又是几下,只是这次是打在了腿上。

感觉到腿上的痛感,岂是人力可以承受,我这腿上的小嫩肉,经不住这般蹂躏,只能求绕道

“姐,姐,走不了路,艾玛,你咋下重手”

左大人道

“你还有力气叫,不怎么疼吧,啊?”

伴随着一声质问,我小屁股又一次被揍的死去活来。

……

因为体能太差,做不了如此多的俯卧撑,左大人便命我撑起身,她好细细审问。身下放着的是一片凄凉红的选择题及答题卡。

“自己说,那天你是怎么把这些题做错的,有几个不会的?”

强撑着双臂,喘着厚重的气息,看着底下的试卷回道

“大部分好像都会”

我仔细的一对答案,好像大部分都对,再把本该做错的题得分数加上去,心碎的不要不要的。继而说道

“姐,原来分好像挺高”

一想到这儿,心情再次低落。

“呦呵,您还知道啊,当时在想什么?”

左大人蹲下身,就看到我头上的汗滴到试卷上,拿出兜里的手帕替我擦擦汗,又捏捏脸蛋儿。

我撅着嘴儿,不开心的道

“最后一门,当时不是急着到咖啡屋找你和棠哥哥”

“哦,我想起来了,你还早交卷了”

一惊,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往下跳。

“嗯,早交了那么一丢丢”

“一丢丢吗?你可是早来了大半个小时”

“嗯,早交了那么大半个小时”

“我撑不住了”

感觉到手上越来越没有力气,有气无力的看着对面的人。

“继续吧,再撑个大半个小时,不是着急吗,多好的锻炼耐心的机会”

“哦”

五分钟后,还能忍,十分钟后,手在抖,就在我重新趴回地上的时候,左大人一挥舞手臂又是一击。下身一沉,差点没撑住。

感觉到手机震动,左大人看了眼手机,接通电话。

“喂,姐,你什么时候回来”

打来电话的正是方未末。

左大人走到阳台边,背对着我。我一瞅,正是机会,悄悄的趴回地上,甩甩手,揉揉身后。小心翼翼的看着打电话的左大人。

“你吃饭了,我和阿步也没吃饭,要不你来阿棠这里,我们一起吃顿饭”

“归海棠,我们自己吃呢,和她在一起总是不舒服”

看了看手表,继而柔声道

“我和阿步2点回去,找家餐厅随便吃些,行吗”

“行,两点见”

“嗯”

还未挂电话,那人却突然转身,而我还未准备好,就被抓个现行。我讲头一埋,叹道“死定了”

左大人笑着说道

“等会见哦,我这儿还有事情处理一下”说完挂了电话,向我走来,手上还拿着小掸子。

“是不是我的话都不听了?”

这话说的无比严肃,若是刚才左大人的气性是三分,现在必然是十分。

“听”

这种时刻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平常她不生气,倒是可以耍赖撒娇,真生起气来,我还是十分害怕,不敢造次。

“刚才罚你罚错了?”

“没”

左大人厉声道

“那你给我偷奸耍滑,应付了事?”

一听这语气,我下意识的一哆嗦,苦着脸道

“做错了,别生气”

再一抬头,哪还有人,往旁边一桥,她正在柜子里翻倒着什么东西。我也不敢说话,过了会儿,就看到她拿出一个箱子,再一打开,一应俱全的工具。

看着那人从箱子里抽出一根两个手指粗的藤条,并挥舞了两下。毫不夸张看到了藤条在半空弯成弓形并恢复原状。伴随着呼呼的风声,吓的我两腿发软,四肢无力。

我两眼含泪,小声的说道

“可不可以去换一个”

左大人并未说话,却拿起另一只比之刚才还要粗的藤条向我走来。

“还换吗?”

我摇摇头,再低下头。害怕,绝对是害怕包围着我,在说下去怕是就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而挥舞着藤条的人一把抓起我的衣领,提上床来。因为归海的床并不高,刚好上半身趴在床上,而重要部位突起,就那么趴着一动不敢动。

左大人将手举起,与平面呈大约四十五度角,用着七成力挥下藤条,与我接触。仅仅一下,眼泪就夺眶而出,这与刚才完全不是去一个水准,双手紧抓被单,似乎想把疼痛转移。

紧接着,对着左半边开始了有如冲锋枪发射般频率的连续击打。

刚开始勉强可以忍耐,可任谁也经不住这种频率,就想着拿手先挡着,我的意图很快被人识破,只道她冷冷的说道

“你敢挡?”

她这一说,我更不敢乱动,只能咬着袖口控制着双手。

那人拿手轻轻触摸挨罚的部位,我打了一个冷颤—疼,疼啊。左大人只感觉烫的吓人,便打消了继续的念头。

“起来吧,小惩大戒”

听的我只想放声大哭,这是小惩,这哪是小惩啊。用手摸了一下,火热热的烫,火辣辣的疼。

勉强穿上底裤,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前的自己,头发凌乱,两眼发红。回到卧室,捡起地上脏兮兮的裤子,被人一把夺了过去。

“脏成这样还穿?”

站在左大人对面,低着头道

“没裤子了”

过了会儿,在归海的帮助下,找到了她最肥的一条运动短裤给我穿上,只可惜她腿太长,让我硬生生的穿的不像短裤。归海强忍笑意,对我道

“小鬼,你这就是今年最新款,哈哈哈”

过了会儿归海便不笑了,因为她发现身旁的两人,一个一脸冰山,一个低头不说话。自讨没趣的归海只能也严肃的看着我们二人。

“走吧,中午约了未末吃饭”左大人对着我道

归海看着拿起包的我,拉着左大人到一边小声道

“你今天真生气了?看把她吓的”

“本来没怎么,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能窜火,窜着窜着我便没控制住”

归海噗嗤一笑

“哈哈,你不是号称无欲无求,万年冰山”

左大人只淡淡一说

“我也想…”

归海一把搂住旁边人的脖子道

“回去以后别凶她了,看样子挨的也不轻,说两句得了”

左大腿抽身逃脱归海的胳膊,在她耳边附语道

“知道知道,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

“走了…”

坐在副驾驶,斜坐在车座上,靠在一旁。这时候不免感谢她只打了左半边。不久,便到了家门口,老远就看到方未末的身影。待她上车,一路没有说话的左大人,笑问道

“未末,想吃什么?”

“烤串啊,我可想死它了”

方未末坐在后排,兴奋的说道。

“姐,你今天一上午不在闲死我了,明天可得陪我”

左大人开着车,笑道

“没有时差了?”

“你陪我就没有了啊”

“那行,明天我陪你出去玩,满意吗?大小姐”

她则开心的点点头。

靠在车窗导上看着笑面如花的左大人,心里更不开心了。若说刚才是因为挨了揍犯了错导致的心情不佳,现在看着左大人对别人客客气气,对我却冷言冷语的郁闷。

到了烧烤的地儿,店面很大,就算过了饭点,人也不少。走到最里面的位置,映入我眼中的是—木板凳木板凳!

方未末拉着左大人坐在一起,我则盯着木板凳不敢往下坐,咬咬牙,硬着头皮,这酸爽。

方未末只是要了烤串,并没有要其他,剩下的菜则由左大人负责。

很快,菜便上齐,平日里对着吃有着无比忠诚的我,却味同嚼蜡。因为我坐着屁股疼。

“姐,你尝尝这串,特别好吃”

“好”

“姐,我们明天去哪里玩啊?”

左大人看了眼对闷闷吃菜的我,夹起一刻狮子头放入碗中道

“阿步,想去哪儿?”

我低着头,戳了一下狮子头,筷子又被弹回来,轻声道

“我明天去咖啡屋帮忙,你们去吧”

左大人还想说什么,被方未末打断。

“看电影吧,《复仇者联盟2》,我当时没机会看,姐,我们明天去看吧”

“嗯,好”

左大人应声道,眼睛却盯着对面。

当方未末说完那句话时,我终于将狮子头戳破,一叹气,想想那部电影都快下架了,当时一直想和左大人去看的,也没看成。

“那个,我吃饱了,出去透透风”

说完,放下碗筷,走了出去。只留下盘中被戳破的狮子头滚来滚去。

站在饭店门口,想起饭团约我出去,还没和左大人说,自己走路都疼,还怎么去。便打了个电话以身体不适为由推了它。

环顾四周,好熟悉,貌似就是学校附近,咦?后面的小区不就是我租的房子,尽管现在住在左大人哪里那里,那间房也一直租着,有空的时候还回去清理清理。

过了会儿,站在外面有些冷,想到回去又要坐硬板凳,还是作罢。

餐厅内,方未末依旧喋喋不休的说着,只是听的人心不在焉,一直盯着前面餐盘上的狮子头。转而说道

“未末,你先吃,我出去看一下阿步”

“快点回来昂”

左大人点点头,站起身离去。走出餐厅,就看到一个人蹲在地上玩着手机。

“饱了吗?”

左大人突然说话,吓的我一惊,站起身,对着她道

“饱了,你们吃完了?”

“还没有”

我点点头,道

“你快回去吃吧,我就在门口”

对面的人心中一叹,说道

“还疼吗?”

我又点点头。

“过会儿,未末说想去逛街”

咦?逛街?一听这个我便来了精神,毕竟放假后一直闷着。刚想说我也想去,就听道

“下午你回家休息,我陪她出去”

听完后,无比沮丧,我也想逛街。左大人又道

“晚餐我给你带回家,好吗?”

我低着头,心中十分不开心,我也想和她们出去转,只要在一起就好,可现在…

“不用了,饭团约我出去吃饭,你们好好玩,我去找饭团”

虽然把饭团的局给退了,反悔还是开的记得,嗯,来得及。

“还想出去玩呢?给我回家”

这话一说,我就不乐意了,凭什么你们出去玩不带我,我自己出去也不可以。

“不要,我要出去”

话语中表达着我的不满。

“步柒”

“要出去,就要出去”

“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我抬头,用着哭腔,对她道

“就要出去玩”

感觉到左大人一阵错愕,转身就向另一个方向跑去。只留下一个人站在风中凝视。

跑来跑去,便跑回了租借的房屋,看着与原来无差的房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疼痛感使我猛然站起来。这时才冷静下来,刚才发个什么火儿,其实没必要跑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了。一摸手机,手机呢?完了,我手机呢,天呐,我的新手机啊。赶紧跑出房间,沿路去找,结果可想而知,什么都没有。靠在墙边,口干舌燥,又在心疼手机,又渴的难受。

手伸向裤兜,一摸,在一摸,什么都没有,没有钱,天啊,我竟然忘记带钱了,好像是换了裤子的原因,钱都在另一个裤子里。

又赶紧跑向餐厅,要是左大人她们没走还好,若是走了就……待我到餐厅后,满身大汗,汗水黏的伤重地区更加难受,没有找到左大人,那一桌坐着其他人。

闻着饭香,腹中饥饿。

怎么办,没钱没手机。难不成要走回去。望了望四周,走到一家超市,找到店员询问可不可以借电话一用,店员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就是不借,接连问了几个人,都被无情拒绝。

没有办法,只好选择走回家,顶着大太阳,迈着艰难的步伐。走上了回家的路。平时坐车并不感觉学校到家中是那么的远,加上我受伤颇重,移动的更是缓慢,开车大约三十多分钟,而我走了快两个小时还没到一半的路,舔舔干裂的嘴巴,叹口气。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