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女孩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可能不完整

心烦意乱的星期六。天刚亮,恍惚间看着闹钟,才发现已经七点了。周东叹了口气,看了看微微发烫的电脑,半杯残留的浓咖啡,还有赶了一宿只做了一半不到的工程,无奈起身,垮在了厅内的沙发上。闭起眼睛,咖啡强抑住的疲惫像是决堤般淹没过头顶,脑中一片嗡鸣,正要睡去……

突然,一阵震耳的噪音从隔壁袭来。即使隔着一堵墙,对于已经即将睡去的周东来说也太吵了一点。仔细听来似乎是死摇。他平日里就不喜欢这种音乐,此时被吵到更是心中不欢,站起身,走到墙壁边,用手不温不火敲了三下。那边的人先是关掉了音乐,有一些走动声音。正当周东以为可以继续睡觉时,音乐突然响起,音量几乎是之前的三倍!

周东怒了。隔壁的人很明显是在蓄意挑衅自己,今天觉可以不睡,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他走到洗漱间,洗了把冷水脸,待人稍微精神点了之后,出了家门,径直走到隔壁家门口,敲了敲房门。

门开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中年女子,身体随岁月颇显富态,但却是风韵犹存。她对周东笑了下,“小周,有什么事情吗?”虽然周东搬来这里才几个月,但他们已经熟络的很了。周东有时候会帮他们家拎米,或是上下电梯时聊上几句,一来二去,自然熟悉起来。

周东低吟片刻:“是这样…”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女子听了先是满脸歉意,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家玲玲给你添麻烦了。”随机厉声厉色地喊了一声“玲玲,出来!”随着开门声,一位少女慢吞吞走过来,眼中却是不屑之色,但似乎碍于对妈妈的畏惧没有显露。周东惊讶地看向她。长长的马尾,扎的一丝不苟。精致的脸蛋有些可爱的婴儿肥,此时正抿嘴,斜眼看着周东。穿的是短裤短裙,紧致凸显身材,虽年龄不大,但已是半个熟苹果。

她妈又接着说“给周叔叔道歉!”“切。我不要。而他也没大到可以当我叔。”少女是一脸不满。瞪着周东,显然对他来告状很气愤。“快道歉!”“我不要。”两人正是对峙着,忽然玲玲妈冷笑一声,“你不道歉是吗。那我们就按平时你犯错的规矩来办吧。”“……!”少女显然没想到会这样,眼睛睁大,似是不可思议。又退后几步。语气软了下来。“要我道歉…可是…我只是在听歌…”周东心中一动,这规矩居然能让如此蛮横的丫头退缩了,究竟是什么呢。

“你平时在那里听些吵的不行的歌,我跟你说多少次不要再听了,你就是不听,现在居然都吵到邻居了!”她妈似乎越说火越大。揪着玲玲的耳朵就往沙发那里走去。周东好奇,自然跟着走进去。

少女叫着但也不敢反抗,就这样走到沙发旁,忽然,上半身被翻到沙发上,两腿微微腾空,圆润的臀部高高翘起,居然被她妈按在了腿上要打屁股!周东心猛的一动,但却意识到似乎自己不该继续呆着,和玲玲妈说了声“我是不是先回避一下…”也不待回答就向门口退去。玲玲妈似乎正在气头上,也没听到,巴掌举高,向着少女翘臀就拍下,入耳的是一声闷实的啪和一声少女的哀鸣。周东听着声音有些按耐不住,但还是回到了自己家中。

要知道,房间的隔音效果真心不好。就算在自己房间,周东还是能听见一声声巴掌,和少女的叫声。这让周东如何有睡意?就这样听着声音,却是幻想着少女的雪白的臀部。渐渐的,拍打声渐弱。听到一些细微的响声。由小及大,却是自家的门铃响了。周东隐约猜到了一些,连忙去开了家门。

门开了,站在面前的是眼眶红红的少女,身材依旧是是凹凸有致,但是有几处区别让周东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几乎目瞪口呆—第一,少女手上捧着一把戒尺,婴儿肥上有两朵红晕,嘴巴因为羞耻和委屈而嘟着,随时好像会哭的样子。第二少女的下半身只穿了一条浅黄色的小内裤,两条洁白细长的腿一览无余,只是两条腿就让周东有些头晕目眩。

少女一抽一抽地小声说:“我妈妈…让你…惩罚我…因为我之前听歌打扰你了…对不起…”然后把戒尺给了周东,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周东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这样一个身材极佳的女孩,站在你面前,只穿着一条内裤,让你惩罚她,打她的屁股。而可怜楚楚的邻家女孩的感觉更增强了这种刺激。周东话也不太说的出,想了半天,只说了“进来吧。”

周东走在前,女孩跟在后,两人进了卧室。

玲玲是一名高二的女学生。在班级里算得上是成绩好,外貌佳,身材也是不必多说。只是性格不喜与人交往又偏冷,所以纵然每每听到女生嫉妒的评论和男生聚集的目光,她却从没有接到过他人的表白。她便只是骄傲的抬着头,从男生们身边昂首挺胸经过,装作没看见他们的目光和他们的窃窃私语。她就像一只夜莺一样,灵动而又骄傲。

而现在,玲玲却站在邻居家的卧室里,羞耻的模样,红着眼眶—而且还要请求那个让自己受难的男人来惩罚自己!她几乎无法抑制的羞意让她闭上眼睛。竭力不去注意周东的目光在自己的下半身打转。她失去了她的骄傲,如今像一只羊羔一样,等待他人割宰。

“…”没多久,玲玲听见周东的声音。“过来趴下。”她看到周东坐在沙发上,指着他的膝盖,又向玲玲勾勾手。

玲玲心一沉。居然要趴在这个陌生男人的腿上,像个小孩一样挨打!她唯唯诺诺地移过去,也不知是在前进还是后退。周东等待片刻,看到玲玲还在原地打转有些好笑。又加重几分语调。“快过来。这只是惩罚的开始。希望你不要给自己添上更多的麻烦。”随后,女孩似是心一横,站了过来,乖乖的趴在男人腿上,屁股也很配合的高高翘起,腿略微蜷起,搁在沙发上,不再动弹,像只听话的小猫,只是微微颤动的身体暴露了她的害羞与恐惧。

“啪!”高高扬起的手臂瞬间落下,拍在了浅黄色的薄薄的内裤上,似乎透过布料也能看出先前被她妈妈责打过留下的一片浅红,透过内裤的边缘些许露出来些,染晕了少女牛奶般白皙的屁股。而此时新伤旧伤一起发作,女孩一声闷声,却是不叫。

接连几巴掌打在左右臀的最高峰。女孩的身体也随着巴掌一起一伏:巴掌落后疼痛使女孩拱起身子微微颤抖,还没等周东开口,又乖乖的趴下,把腰沉下,撅起臀部,又经过周东的膝盖的垫高,几乎原样把屁股送回周东方前巴掌落下后停留的位置,有时候直接贴上了周东的巴掌,入手有弹性,而又圆实可爱,这番乖巧的模样令周东有些怀疑,这和先前挑衅自己的女孩真的是一个人吗?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屋内只听得见巴掌的响声和女孩的闷哼,周东打的频率并不快,相反他有些享受每下巴掌—拍到少女的屁股如同潺潺流水,俏皮地把自己手弹开,十六岁少女的臀部正是同时拥有些许婴儿皮肤的细腻粉嫩,光滑几乎没有阻力,却又有些快成人的少女的丰满结实。这种手感令周东爱不释手。而另一又是她的闷哼声,和巴掌的清脆的响声让周东的确很有惩戒的意味,方前听音乐的不适如今要通过如此尴尬难堪而又羞耻的方式一巴掌一巴掌、慢慢地清算。想必少女心中一定在恨自己为什么要故意挑衅,而后悔已晚,只能无助地承受后果,承受他的一下又一下的对她最羞人的打屁股的惩罚。

不久,少女的闷哼声稍微响了些,像是呻吟和哭喊的结合。周东用手敷在了她的屁股上,感觉的确是已经很有些烫,而也比刚才肿了些许。不经意间的一瞥让他看见了少女的双腿间的缝隙——那里的浅黄色内裤已经有些濡湿,变成了更为暗些的黄色,明显是被水湿润了。周东有些明白,侧头正要仔细看,忽然少女夹紧双腿。“你打人家屁股也就算了…干嘛还看人家…那种…”少女的声音中带着哭腔,一方面是因为前面的打屁股,另一方面是因为羞意。

玲玲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反应。但是因为犯错被邻居按在腿上打自己的屁股—对一个高二学生,连夜店也不曾去过,洁身自好而又骄傲的邻居女孩来说,太过刺激了一点。

玲玲正是害羞间,忽然感觉到身后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股间,更是感觉如同触电般,小腹部一股热流,那番被濡湿之处,似乎扩大了些许。连忙夹紧双腿。

玲玲的内裤被周东向上提了提,然后他居然把覆盖住两个雪白圆球的布料,都并到了股缝中,看上去就像是一条特别粗厚的丁字裤。顿时,几乎是少女的整个臀部都暴露在周东的视线下。

“你!你过分!…啊”少女正是慌乱,忽然被戒尺狠狠拍了一下,吞下了后半句话,哭喊出来。整个人猛的抬起来,屁股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火辣辣的疼。以前也有被妈妈用戒尺打过,但毕竟手下有分寸不至于太疼。而现在周东没有掌握好分寸,用了十成力气。少女便是吃了这一下的痛,本来的恼意全无,梨花带雨,泪眼朦胧。“呜呜…我听话还不行么…我知道错了…”原本想要试图复原内裤的手又放回去,整个人乖乖趴好,让周东看了怦然心动。

说是惩罚,其实周东看了玲玲这么乖巧的表现气早已消了大半。他决定给玲玲一个结束的台阶。

“知道错了吗?”

“知道…知道了..”少女小声抽泣着说。

“下次再打扰到邻居休息呢?”

“…”少女没有说话。

“说话!”一记不重不轻的巴掌。

“打屁股…”略带颤音的回答。

“嗯。知道就好。最后给你十下戒尺。自己起来,跪在沙发上。”周东拿着戒尺站起身来。少女不一会儿就摆好了姿势,屁股也是很自觉的翘高。玲玲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大半个臀部暴露的羞意,提醒自己最后十下了。

“腿分开。”

玲玲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稍许分开了双腿。她知道反抗只会遭来更多的惩罚。像是有一次和妈妈的争执中,她曾经不想要惩罚,试图逃脱。最终结果呢?——被绑在了阳台上,狠狠地用藤条抽了二十下。事后玲玲三天敢做凳子。

要知道眼前的这个陌生男子,似乎与学校里那些只敢偷偷看她的男生的反差太大。她曾经是多么骄傲啊,而如今面对这个打了自己屁股,甚至看到了最私密的地方的男人,她忽然不知道怎么去应对,像是被对方卸去了武器,只能凭对方摆布。

周东看着越来越深的那一块湿润的地方,咽了口口水,回了回神。提起了戒尺。在少女的裸露的雪肌上留下了一道工整的痕迹。

“啊…”少女叫了出来。戒尺果然和巴掌不一样。这第一下就让刚才为了面子不叫唤的少女喊出声。被打的地方逐渐浮起一条红楞。玲玲感觉戒尺似乎有意无意地在自己的羞处打转,磨蹭。顾不上分辨,她只想让惩罚快些结束。“一。”

“二,啊三 四啊啊啊——”接连而来的三下迅速准确地打在右臀的几乎同一位置,引来少女的一阵哀叫。“这里隔音效果不好的。”周东皱了皱眉头。“你想让整栋楼的人都听见么。”

“疼…呜呜…”少女似乎真的被打痛了。整个人卸了劲一般 两腿一软,跪坐在沙发上。用手揉起自己的屁股。周东叹了口气,走上前,用手几乎覆盖住一整个半臀,轻轻地帮玲玲一起揉。玲玲也默许了这种行为。而接下来的行为却让她又有些恼羞:这个坏人居然趁着帮自己揉伤处的机会,开始用手指挑逗自己的…她说不下去了。只感觉脸色潮红,身体比刚才更加软绵。游离在自己私处的手指,只隔着一层布料,却是每每能带起少女的一阵颤栗。

“你隔着一层墙壁打扰了我,那么我现在也要隔着一层‘墙壁’来打扰一下你……”周东别有所指的看着少女,意味深长地笑着。玲玲本来就潮红的脸更平添几分羞红。嘴巴撅起,有些幽怨地看着周东。屁股却是微微撅起,似乎向周东那里靠拢了几分。他的手指似乎有魔力般,能轻易勾起自己的灵魂的战栗与快感,带起玲玲嘴中梦幻的呢喃,她的腹中的热流已经快要冲破拘束了。玲玲当然知道这是什么的表现—她已经到达高潮的边缘了。

正在黄色布料已经快要整个变暗的时候,周东停住了。玲玲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急切地说:“你干嘛!”自己的手向私处伸去。却被周东抓住。“乖乖趴好,惩罚还没有结束。”玲玲幽怨地看着他。人却乖乖趴会原来的姿势。

接下来的惩罚几乎是一场永无止境的痛苦。周东的每一戒尺,都会打在两臀峰中间,玲玲因为临近高潮的边缘,身体变得异常敏感,这一戒尺不仅放大了疼痛感,更是让玲玲本要退回的热流又一次试图冲破拘束,让她始终处于高潮的边缘接受惩罚。

“呜呜…我知道错了…不要这样…”女孩终究还是向周东求饶了。

“哦?怎么样呀?”周东则是装作不知道。他乐于看着这个可怜的小丫头受这样的哭吃。而已经身体微微发热的玲玲,加上脸上的两朵婴儿肥的红晕,整个人像是一个熟透的红苹果。如果说在这场惩罚前,她还是一个半熟的苹果,那么现在,她无疑是一个真正的熟苹果 。

“…”玲玲知道他在装傻。但她又能怎么样呢。她只能又一次哀求周东。

“嗯。既然你都这么要求了。那么..躺到我腿上来。”周东又一次坐会之前打玲玲的地方。

玲玲嗯了一声。刚要行动却又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躺”?不是“趴”?

周东看着她犹豫的表情 冷笑了一声说“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们继续。”

女孩二话不说乖乖地躺到了周东的腿上,手却是捂住了自己的羞处。即使有一层布料,但是已经被濡湿的,隐约看得见黑森林。

“手背到后面去。一会儿要是敢拿上来,那么惩罚作废。我们继续之前。”

此时周东看见的,是一具少女的香躯无助的躺在自己腿上,前凸后翘。而羞处,也已经完全湿透,透明的依稀看见一线缝隙。似乎是粉红的秘密。身体虽然在周东的命令下不敢乱动,但还是因为羞耻而左右轻微扭动,更是增添了几分诱人。

周东的手径直地伸向少女的那里。摸索了片刻,然后轻轻地捏住了什么东西。开始用大拇指搓磨起来。少女的叫声由小及大,最终变成不可控制的呻吟。周东的力道加大了几分,开始打转,摩擦,甚至揉捏把玩,随着叫声变大,他开始用手轻轻拍着一整个私处,嘴中还念念有词:“犯错,被邻居家的陌生男子惩罚到这样,你羞不羞?嗯?”

“坏人——”随着一阵最猛烈的战栗,整条内裤完全被染湿,甚至滴下水。玲玲的身体猛的绷直,抽搐了数次,才放松下来,整个身体彻底没了力气。只用拳头轻轻敲打周东。“坏人…我妈妈看到我内裤湿掉了怎么办…呜呜…没脸见人了…”可爱的婴儿肥又被拳头遮住。

“脱下来吧。”周东帮少女脱下了内裤。第一次看清里面的真面貌。柔软而又神秘,正像女孩的内心。

女孩就这样软软的躺在沙发上,什么都不想。她在想周东的脸,虽然不帅气,但还蛮耐看的。也许他能教自己题目什么的,她不往下想了,感觉脑子粉红色的蘑菇云开出一朵又一朵。

直到周东对她打着神色,她才急忙用衣服遮住下体,一溜烟跑回自己家门。途中看到自家妈妈和周东在攀谈,周东向露了个隐秘的笑容。少女脸红着跑回自己家,锁上房门。把自己埋到被子里“坏蛋大坏蛋…”

过了几天,周东去敲了玲玲家的门,开门的是玲玲。她看到周东,脸如同熟透的苹果红了起来。“你…你干嘛…”少女只敢盯着自己的脚尖看,她局促地把手背在身后,脚尖打着转。她一看到周东就想起那天的回忆…

忽然一条黄色的,小内裤出现在玲玲面前。“喏。洗好了。还你。”周东笑着对她说。

玲玲已经红到了耳根。又气又羞,她一拳向周东打去。却被接了下来,塞上一条内裤。周东后退几步,正要扬长而去。

“你…不进来坐坐咯…我家没人…我…我这几天又调皮了…我…”

“不了。我还有事。”

“嗯。那你去忙吧。”难以抑制的失落,让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她没在说什么。本来就是邻居吧。我只是一个邻家女孩而已。算不上什么。我只是因为影响到他了,他才会来管我…少女终于是忍不住泪水。

又是几天过去了。突然一天,在餐桌上,玲玲妈露出神秘的神色。“我帮你请了一个家教。帮你好好搞搞学习。这人你还认识,你猜猜是谁?”

玲玲本来心不在焉的心思突然回过神来,她猛的一抬头,看到了那天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感觉嗓子有些辣辣的,些许泪珠点缀在眼眶边,却没有去擦,她如同一颗苹果,终于落在了那个只属于她的人的手上。

周东带了一副眼镜,平添几分斯文,多了一些儒雅。而左手也夹着几本参考书。

“以后小周就是你的家教了!他住的近,每天都能来的!人家是名牌大学的!你要好好学啊!快叫周老师好!”

后面玲玲妈在说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因为她发现那些参考书里夹着一把戒尺,那番滋味让她记忆犹新。

“坏人…”她看着周东小声说到。她这个调皮的邻家女孩的惩罚,才刚刚开始。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