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yoshino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第十三节 为了大家,请让我接受惩罚(进行曲二)

不一会,士道又回到了那个房间,可身后却是空无一人。

仔细一看,一个头发乱蓬蓬的脑袋正在门外向里窥伺。

“进来啦,七罪。”士道把七罪拉了进来。

七罪明显被吓了一跳,整个身子颤抖着被拖进了房间,只留下一句凄惨的“亚麻跌”回荡在城堡的大厅中。

“那个,七罪,你纸条上的内容是什么?”士道把七罪的头扶起来,让她注视着自己。

“是…是…”七罪扭捏了一会,终于像是自暴自弃一般开口,“学不好魔法被惩罚的见习魔道学者。”(魔道学者二觉古灵井盖)

“这样啊。”士道又是一个响指,熟悉的闪光亮起,七罪不由得闭起眼睛,自言自语道:“是「赝造魔女」的力量吗…”

光芒散去,房间内再次变样。

这是一个充满了各种炼金装置的房间。许多不知名的药水在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偶尔还有几声嘶哑的猫叫传来,显得格外的诡异。

七罪的服饰也发生了变化。原本家常的休闲装变成了类似七罪灵装的魔女装扮。只不过除了帽子整体都小了一号,搭配到一起显得格外滑稽。

“哎呀哎呀,你又把事情办砸了啊。”一个熟悉的女声在七罪身后响起。七罪回头,发现一个体型和变大后的自己一模一样,脸却是士织模样的人站在自己身后。七罪吓的一声惨叫:“你你你你你,你是谁?”

“啊啦?”士织一歪头,“连你的老师都不认了吗?看来小迷糊是要狠狠的惩罚一次呢。”

不等七罪争辩,士织上前一步抓起七罪夹在腰间,身边悬浮着的,怎么看都是「赝造魔女」的扫把调转过来,“呼”的一下敲在七罪那被迫翘起的屁股上。“呜…”七罪疼得一声低鸣,却是没有挣扎。

想想自己是真的惨!被打的七罪想着自己悲催的经历:受伤没法用天使被按在床上拿拖鞋打;用了天使的能力结果乐极生悲被打;啥都没干被美九调教了一次,现在终于能用天使了,却被自己的天使打!(小七你是真的惨…)

(这一段当时写在短篇三和短篇3.5之后,所以会有美九欺负七罪的说法)

越想越气,七罪撅着嘴,把头埋低,一点都不想理会身后的扫把。

“啊啦?不服呀?你自己说说这是第几次了!”士织挥动着「赝造魔女」,在七罪屁股上又打下一下。

“哎呀!”七罪痛呼出声,随后转过头来气呼呼的盯着士织,“我哪有?”

“狡辩啊。”士织坐到一边的大木椅上,调整了一下七罪的姿势,把魔道学助手的袍子往上掀起,又把七罪的内裤拉下,露出了七罪带着两条红痕的屁股。

“你要干嘛?”七罪觉得事态不对,开始挣扎。

“别乱动。”可能是嫌七罪动来动去烦,士织举起巴掌在七罪屁股上狠狠来了一下,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啊!”七罪被这一巴掌的威力震慑住,乖乖被夹着不敢再乱动。

“做不好药水的女巫不是个好女巫。”看着七罪不再乱动,士织把巴掌轻轻的放在七罪屁股上抚摸着,然后“啪”的又落下一掌。“呜…”七罪一声低鸣。

士织觉得七罪的反应很有趣,忍不住又多拍了几下,打的七罪不停的哀鸣,转过头来眼泪汪汪的看着士织。

“好啦好啦。”士织摸着七罪的头,“做不好事情要被自己的天使惩罚也是应该的哦。”

“哼,我知道啦。”七罪低着头闷闷的说。

“也不多打,四十下就好。本来只要三十下,但是你四糸乃和琴里每人还欠着我十下呢。”士织开口说。

“亏你还记得那么久之前的事啊。”七罪语气有些奇怪。

“所以三十下扫把和十下巴掌,没问题吧?我要开始了哦。”

“嗯。”七罪闷闷的回应。倒是「赝造魔女」微微的晃动着,似乎对自己被叫成扫把很是不满。

士织微微一笑,身旁的「赝造魔女」发出微微的光芒,挥动了起来。

“啪!”「赝造魔女」的扫把棍抽打在七罪赤裸的屁股上,留下一条红肿的痕迹。“呜…”七罪低鸣着。

“啪!”第二下的抽打也只是换来七罪的一声低鸣。

“七罪酱今天很坚强啊。”士织称赞道。

“四糸乃和我说要坚强。”七罪低着头低声说。

“……”士织的脸上闪过复杂的表情,但瞬间就又被平时的笑容取代:“这样也好,七罪坚强一些我的耳膜会少受一点折磨。”

“等等。”七罪瞪大了眼。

耳朵少受伤害—自己声音难听—让自己少叫几声(专属于七罪的辩证法)

“哼。”七罪扭过头去。

士织挠挠头,感觉七罪的状态不太对,但是不需要管。「赝造魔女」晃了晃,又挥下一下。

“啪!”“呜…”依旧是坚强的忍耐。

“没问题的哦,毕竟一共四十下呢,七罪酱忍不住就叫出来吧。”士织开口。

“好…好的…”七罪扭捏着,然后又是一声压抑的喊叫:“唔啊…”

「赝造魔女」一下下的打下,七罪也罕见的很坚强的没有大叫出声。看来四糸乃对她的影响真的很大。关于七罪的变化,士织还是有些高兴的。至少,七罪不像之前那么消极,那么脆弱敏感。

这是七罪为重新融入人类社会而迈出的关键一步。七罪这一小步,便是精灵们的一大步(阿姆斯特朗绝对想揍我…)

在「赝造魔女」的责打下,七罪的屁股很快的变得高低不平,一条条鼓起的红棱和颤抖的身体体现着主人的痛苦。但是七罪仍然坚强的忍耐着,只从咬紧的牙缝中发出一声声呻吟。

“话说四糸乃到底和七罪说了什么…”士织边操作着「赝造魔女」抽打七罪的屁股边疑惑的想着。

“不会是'如果七罪酱可以坚强的忍下一会的责罚我就嫁给你'这种奇怪的事情吧…”想着想着士织的脸庞冷汗滑落(后宫-2的危机)。

“七罪,四糸乃到底和你说了什么?”实在忍不住心里疑问的士织开口问。

“那…那种事情不用你管!”七罪的脸突然红起来,再次扭头不看士织。

“……”见到七罪的反应,士织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觉得心口疼了起来,和当初折纸被众人遗忘的感觉一样。(-2确定)

单调的抽打声和七罪不时发出的闷哼声交错在一起,而士织却是有些心猿意马。

三十下打完,看着七罪颤抖的身体和红痕交错的臀部,士织有些心疼的抚摸着七罪那可怜的臀部。

“真的很坚强呢,七罪酱。”

士织挥手,「赝造魔女」消失,七罪疑惑的转过头来。

“那三十下打完了,现在要换巴掌了。”士织简要的说明了一下。

“啪!”比起「赝造魔女」那沉闷的声音,士织的巴掌却是响亮很多。七罪被吓得一声悲鸣。

“趴好!”控制住乱动的七罪,士织又举起巴掌拍了下来。

“啪!”“啊呜…”七罪依旧没有叫出声。

说是用巴掌打,士织的打法比起打,更像是在揉。毕竟屁股上的那种不甚均匀的痕迹如果不揉开的话,可能会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

很快,连搓带揉的十下巴掌打完,士织把七罪从腿上放下。帮七罪把衣物变回原状,士织边揉着七罪的头边开口:“今天的七罪,真的很坚强呢。”

“……”七罪没有理会士织,只是低着头微笑着。

“祝你和四糸乃幸福…”又踌躇了一会,士织终于苦着脸下定决心开口说道,然后用嘴唇堵住了七罪的嘴巴。七罪睁大了眼睛想要申辩什么,却是已经被传送到了病房。

“下一个就是四糸乃啊…”已经变回士道的士道靠在墙上,看起来有些萧瑟。

……

一会儿后。

“那个…打扰了…”跟在士道身后,四糸乃怯怯的先道了声打扰才走进房子。

“四糸乃。”士道叫着四糸乃的名字。四糸乃肩膀颤抖了一下,看来有被吓到。“你的纸条上写的是什么?”

“那个…是…是…被恶龙抓去…抓去…”四糸乃羞红着脸说不出口。

“四糸乃,说不出口的话把纸条给我吧。”士道伸出手。扭捏了一会,四糸乃红着脸递出了纸条。

士道打开纸条,上面写的是“被恶龙抓去调教的冰雪公主”。士道明白四糸乃说不出口的原因了。毕竟“调教”这种词对四糸乃来说还是太难了。

“那么…”士道一挥手,「赝造魔女」的力量发动,房间的摆设瞬间变样。

这是一个昏暗的洞窟,四糸乃穿着冰雪颜色的华服,连手上的四糸奈也变成了冰雪装扮。

四糸乃低着头看了看自己和四糸奈的装扮,然后抬起头来。

“冰雪的公主啊,欢迎来到我的王国。我是龙人王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有人知道这是哪里的梗吗),公主可以叫我苏瓦。”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四糸乃一跳。四糸乃赶紧回头看着面前出现的奇异生物。

人的身体,头生两角,身后一根晃呀晃的龙尾。这是标准的龙人造型。

“那么…苏瓦先生,您请我来有什么事呢?”看着靠近的龙人,四糸乃不由得想要退后,却是被墙壁挡住了。

“没什么,”苏瓦用令人发寒的声音笑着,“听说冰雪公主米娅容貌过人,平日速来不得见,今日有幸相见果然美若天仙。不知可否和本王结为夫妻呢?”

(米娅公主也是个梗哦,看看有没有人知道)

“!”四糸乃的脸涨红起来,然后低下头,用蚊子般的声音说:“没问题。”

“哈?”苏瓦以为自己听错了,又开口道:“我要和公主殿下结为夫妻,共入洞房呢!”

“没…没问题。”四糸乃的声音稍微大了些,但头更低了。

“……”苏瓦沉默了一会,再次开口:“成为夫妻后我要每天打公主的屁股,打到你下不了床为止!”

“没…没问题,只要苏瓦先生开心就好…”四糸乃用蚊子一般的声音回答。

“……”苏瓦泪流满面。说好的不服从然后打屁股调教呢?怎么完全不按剧本走啊啊啊啊啊!

“呀哈哈哈哈,苏瓦先生,你说的这些可是四糸乃公主天天想要的呢。”四糸奈的话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了。

(可能笔者笑点低,写这一段时候把午睡的舍友笑醒了,悲剧)

苏瓦努力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口:“那么请公主过来,我倒要看看公主殿下的决心。”说着苏瓦走到一个长凳前,示意四糸乃趴上去。

四糸乃又像是恐惧又像是激动的浑身颤抖着挪步过来。

“等下。”苏瓦制止了正要趴上去的四糸乃,“请公主自己把屁股露出来再趴上去。”说着苏瓦把一个软垫子放到了长凳上。

“是…是的…”四糸乃红着脸深吸一口气,从下面脱掉了自己的内裤,然后从内裤里走出来,再然后把长裙塞到束腰里,露出了自己白皙饱满的屁股。苏瓦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四糸乃几乎没怎么犹豫的把内裤递给自己,然后主动趴到了长凳上,把垫子放到自己腹部,屁股更加突出的翘了起来。

“这叫什么事啊…”苏瓦苦笑着收起四糸乃的内裤,从旁边拿来一块皮板子。自从刚刚在夕弦那里实践了这一样工具后,苏瓦喜欢上了皮板这样既伤害不大又打人很痛的工具。

拿着皮板在四糸乃翘起的屁股上拍了拍,苏瓦开口:“板子不限制数目,打到我认为足够为止。”

“是的,请…请苏瓦先生惩戒。”四糸乃把脸贴到凳子面上不敢抬头。双腿紧紧的并拢着。

苏瓦绕着四糸乃走了一圈,再度开口:“请公主将双腿略微分开。”

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四糸乃开口回应:“是的,苏瓦先生。”然后,四糸乃缓缓的分开自己并得紧紧的双腿。

“呀哈哈,苏瓦先生可真是色呢。”四糸奈调笑道。

其实苏瓦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双腿并拢会让屁股更加容易绷紧,这样虽然可以一定程度上减轻疼痛,却也使得受到的伤害变得更加严重。这当然不是苏瓦希望看到的。但是等四糸乃分开双腿后,苏瓦发现属于女孩子的秘密花园全部在自己眼下暴露无遗。

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苏瓦开口:“公主殿下,要开始了哦。”

四糸乃吸气闭眼,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啪!”皮板子的声音和巴掌有些类似,但明显更加浑厚,声音也更加大,听起来十分吓人。四糸乃身体一颤,屁股上一大片红色的痕迹浮现。

苏瓦观察着四糸乃的反应,又落下一板子。确认四糸乃可以受的住后,苏瓦放心了下来。

“啪啪!”又打了两下板子,四糸乃疼得颤抖着身子,但是没有更多的反应。

四下板子,四糸乃那娇小的屁股已经被打了个遍,变得整个红通通的。四糸乃细声的呻吟着,听起来十分惹人怜爱。

看着四糸乃并没有过激的反应,苏瓦彻底放下心来,开始专心对付四糸乃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啪!”苏瓦站在四糸乃左边,挥动着手里的板子加深着四糸乃屁股的颜色。

“嗯…哼…”四糸乃小声的呻吟着。那声音听起来极为诱人,搞得苏瓦反而有些心神荡漾。

“话说公主殿下,”苏瓦用说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你和七罪到底说了什么?”

“?”四糸乃歪头做出思考的样子,“没…没有什么特别的话…”

“你没有说要嫁给她什么的吗?”不知为什么苏瓦心里居然在思考这些事。

“苏瓦先生在说什么奇怪的事情!”四糸乃涨红着脸。

“啊,那没事了。”苏瓦彻底放下心来。(后宫-2危机解除)

“我…我和七罪说,她必须坚强起来,否则就不能把士道哥救回来…”四糸乃低着头说着。

“……”苏瓦沉默了。

“或许,真的是我太任性了。”

“不是的士道哥。”这时四糸乃突然拉住苏瓦的手,“大家…大家都没有那样想。”

“士道…士道哥拼了命把我们从绝望里拯救回来,我们…我们大家都很感谢士道哥,一直想要给士道哥做些什么…”

“但是做饭做菜士道哥做的比我们好很多,我们根本帮不上忙。”四糸乃说,“其他的事情我们也很难做得到,所以…”

“既然…这次士道哥有了需要,要给大家留下一个…一个回忆,那么我们一定也会帮士道哥完成的。”四糸乃用怯怯的声音一直在说着。

(既然二十卷老橘给了四糸乃表白的机会,那么笔者就在这也把表白的机会给了四糸乃吧)

“你还在说什么,公主殿下!”突然苏瓦用力一板子打在四糸乃屁股上,措不及防的四糸乃痛呼出声:“啊呀!”

“啪啪啪!”苏瓦不停的拷打着面前的屁股,脸上却是带着一点很难看出的笑意。

“谢谢大家。这就当是我给大家的礼物吧。”

四十下板子,打的四糸乃浑身是汗,痛的不停的喘息着。可四糸乃的屁股却只是红肿着,并没有更加深的伤。

“米娅公主,还记得你七罪和琴里欠的板子吗?”苏瓦拿着板子在四糸乃的屁股上摩擦着。

“请…请苏瓦先生惩罚。”四糸乃很懂的开口。(不是四糸奈代打吗…)

“请公主殿下在接下来的五分钟内不要动,那十下就按这个折算过来。公主殿下要是乱动的话要用更疼的工具加罚哦”苏瓦把板子放到一边,拿起了一根毛笔。

四糸乃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发凉。

看着四糸乃白嫩的脚丫,苏瓦把毛笔蘸了蘸水,伸向了四糸乃微微颤动的脚丫。

“咦!”四糸乃身子颤动起来,脸色也开始有所变化。

“不要动哦,否则你的屁股会被痛打哦。”苏瓦边开口边用毛笔挠着四糸乃的脚丫。

“嗯…嗯…呜呜…”四糸乃呻吟着,用手紧紧的抓着凳面防止自己不自觉的乱动。

对于四糸乃来说,打屁股的疼痛还好忍受,但是挠脚丫的痒感却是极其难忍的。

“苏…苏瓦先生,请责打我的屁股吧,不要再挠我的脚了,我忍受不了了…”不到一分钟,四糸乃开始扭动着身体求饶了。

“忍不了就笑出来吧。公主殿下的笑声很好听哦。”苏瓦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

“嗯…呜…噫…”四糸乃依旧在努力的忍受着。

看着四糸乃皱着眉头忍受痒感的可爱表情,苏瓦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还说你不喜欢虐萝莉!)。

“呜…哼哼…”终于在大概两分半的时候,四糸乃再也忍不住钻心的痒感,笑出了声:“哈哈哈哈,苏瓦…先生…请停下……哈哈哈哈哈…”求饶着,四糸乃的双脚也忍不住的踢腾起来。

“公主殿下,你的身体动了哦。”

“对…对不起,但是实在太痒了…”四糸乃抬起头,眼眶里还有刚才因为笑而流出的眼泪。

“动一次多打两下屁股哦。”苏瓦笑眯眯的说。

又一轮挠脚心开始了。可能是由于已经笑过一次,这次不到二十秒四糸乃就大笑着扭动起来。

“那个,苏瓦先生,请把我绑起来吧,我是真的忍不住…”四糸乃趴在凳子上弱弱的提出请求。

苏瓦想了想,说道:“可以公主殿下,但你的屁股一会要多挨十下,加上刚才的四下一共是十四下。”

四糸乃几乎没有思考,迅速的点头。

苏瓦心念一动,「赝造魔女」的力量发动,四糸乃的手脚被伸起来的藤蔓温柔的绑了起来。

“谢谢苏瓦先生。”四糸乃低着头真心的道谢着。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